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老一代或许有孙文的奉献精神,但不会有他的见识和智慧,新一代即使有孙的见识和智慧,但个人自由为第一,不会耐着性子苟且于庸众,国父不会再有了。

 

孙文的铁路计划堪称政治学大师之杰作,迄今无人能懂。

 

舍不得放弃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自信拥有。

 

政治家治学非常精彩,因为他们洞悉各群体人性又有政治实践,所以穿透力极强。同时从政者往往知识结构宽泛而高远,可以穿插各学科思想,多线条思维,可以达到纯学者难以达到的境界。

 

重大社会变革并不是先驱者的无畏可以造就的,而是由最懦弱的群众对死亡的恐惧推动的。

 

太平天国喜用为各类专有名词的前缀,百年后大陆喜用人民代之,虽然字义天差地远,但居心都是一样的。

 

朱熹之前儒学是可以身体力行的真信仰,而之后的理学是无法做到的假信仰,所以在文化层面上丧失了抵御蛮族的精神力量。

 

中共或美国如果不能及时拿下朝鲜,将来中国必因朝鲜问题而发生巨变。

 

身为国家领袖人物,应以国家前途人民利益优先,要抛开个人荣辱,后世当以蒋的失败为教训。

 

我对拿破仑遗产的另类总结:一以民法典统治人身,二以功勋荣誉制统治人心。

 

未来中国政治版图必然多元化,一个主义统治国家的时代已结束,当前各类政治思潮(自由派,保守派,儒家或墨家等)都应当放弃一家独尊的不切实际的目标,而 应在各自理念中寻求最大共识,这个共识就是未来中国的宪政。各思潮能追求的是在宪政下的具体的执政理念。欲望太强会断送本门的未来。

 

武汉首义后各省纷纷宣布独立,虽然是由革命党人率先举事,但各省的保皇派也纷纷加入革命动作,可见其保皇之心。

 

不通西,无法和自由派竞争政治市场,不通中,也无法和保守派竞争政治市场,所以选择共产主义这种最容易忽悠无知识民众的政治理念,居然成功了。

 

理学作为学术思潮自有其价值,创立者个人也有学术自由,但理学的能量不足以担纲国家哲学的重任,官方出于利用价值考虑而拔苗助长:元清欲灭我中华博大胸怀之文明,而明帝出身农民,继任者窃位,天然地把维护统治作为首要目标,三者目标几乎一致,遂使理学成为中华亡国之学。

 

宋理学之奠基人身份不可于孔孟相比,后者有诸侯天子之质/志,所以宋之前儒学有制约君权的天然本质,理学则相反,有天然局限性,所以自元代被尊为官方哲学,君权就再也不受儒家教权制约,专制达到鼎盛,中华文明遂亡。

 

孔孟等先秦诸子闻达于诸侯,地位尊崇,可以诸侯平视,所以中华传统政治思想是利用执政者为实施其政治理想的工具。而朱熹地位过于低微,所以只能以投靠执政 者之学说而立命,犹如当今之御用文人,至此以后,儒者多为乞食之徒。只有王明阳跨文武两界,为明之重臣,有相当地位,所以儒学在其时代略有复兴。

 

清末进步运动都是社会精英冲在第一线,牺牲在第一线,今日之社会精英却以乞食为荣,即使有反抗者,也是怂恿普通大众做其掩护。更知名人士,却以西方学界新闻界标准设计行动方式。

 

读书有重大收获的标志是心力憔悴。尤其是看先人写的历史书,仿佛通灵一样,消耗不少元神。

 

西方看来宁愿支持一个稳定的中国专制政府而不是一个民主政府,因为民主是否带来地区不稳定导致核物等重大杀伤性武器的外流还很难说。

 

民国创业是不可能中的奇迹,而中华文明血脉则依仗民国才得以延续,中华民国国号应不敢废,亦不忍废。

 

清末革命党环境之恶劣,是绝看不到成功希望的。

 

原来佩服孙文有三分,现在到了六分。换做是我,清帝退位后,一定回檀香山当美国人终老,决计不愿意和一群迂儒自私的遗老或天真幼稚的少年厮混在失败的路上。

 

民国初年至北伐前的历史就是一群国家级sb被挨个敲醒的历史。

 

孙文大概缺少佛学和道学的修为,所以走得太早了,是中华民族的悲剧。

 

孙文是有远见的,也很无奈。称之为国父,不为过。能容忍队友,一起走一条失败的道路,不是一般的政治领袖可以达到的功力和涵养,深深敬仰。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我觉得李清照毫无疑问地比撒切尔夫人伟大得多了,且无可替代。

 

在一个男性主宰的世界里,充满着对女性的桎梏,撒切尔夫人的成功在于她从未否定这些恶的传统并与其对抗,但她精通于如何利用这些传统,当然她有幸在一个文明社会出场。--一个典型的保守党人。

 

撒切尔,一个男性丛林法则的运用大师,成功只因为她是女人。

 

尧舜之前有何书可读?”—— 南宋淳熙二年(1175年),吕祖谦邀请陆九渊、朱熹等人参加鹅湖之会,陆九渊雄辩滔滔,提出尧舜之前有何书可读?,认为只要明心见性即可。

 

很多人一说到美国先贤会立马脖子拧一拧,仿佛自己也先贤了,一说到哈维尔连下巴也要抬高一厘米,仿佛自己也哈维尔了。不管怎么说,以此为榜样还是追求进步的。

 

虽然人生来而平等,但不平等是永存的,因为后天的主观追求确实各异。他人视为珍宝的,有人视为粪土,他人视为囊中物的,有人视为水中月。面对现实,才能把平等参透。

 

以冷静的理性应对未来的巨变,以最大的善意期待那不可能的转变。能做的大抵如此了。

 

我并不是说,要抛弃传统信念的结构,包括它的核心基础,即对社会公平的承诺,而是说,在现代社会里,需要用新的方法来建设这些基础。。。我驳斥:只有当你们反对改变时,才会有骚乱,你们要么说自己真心相信现在的党章,要么接受改变”——布莱尔对党内反对工党改革的回应

 

清末海外华人也可算民国建设的中流砥柱,今天的海外华人大半是走狗鹰犬。

 

据说武昌首义之时,国父在美国华人餐馆洗碗赚生活费。

 

体制内的很多人推崇英国模式,而且是他们刻意曲解了的英国模式,无非考虑自己将来的饭碗,而不是中国真正的未来。以饭碗的心态和格局来规划千年一次的巨变怎么可能成功?

 

民主制度下,政治运作越来越透明化公开化,对个人修为和领悟力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

 

袁世凯为实力派本可以成中华开天辟地之人,却因个人私利其实也是蝇头小利错过良机,机关算尽到最后还是身败名裂。在大变革时代的实力派或揽权或敛财而为日后变局做筹码者,如无"天下为公"之心,命运大抵也会如此。

 

中国之将来,如何把社会政治上种种制度而来简化,使人才能自由发展,这是最关紧要的”——钱穆。——— 这是超典型的东方思维

 

孙中山是大政治家,又有书生的修养,对政治和社会又有深刻的观察,认识中国,也认识西方,所以他的革命理论也不同 ——钱穆。 钱的评论简单但非常到位,这两点的混合确是他最大的两个特色。可惜身体不够好,上天却不怜惜我中华无人。

 

满清是部族政权,而不是帝制,所以君主立宪是绝无可能的,因为不是一个皇族可以决定的,而是要让整个部族放弃权力,是不现实的。

 

宋太祖出身行伍,一朝窃位得天下,所以有一定的自卑心理,所以皇权集中比唐代盛,但毕竟还是将领出身,所以不至于太过。到了元清异族得天下,极其自卑,旧 专制达到顶峰。朱元璋农民出身,又比宋低了一头,所以专制比元清好,比宋差。毛出身农民更加自卑,所以对知识分子,同党,人民的迫害举世无双

 

其实革命的本质应该是推翻制度来迁就现实,绝非是推翻现实来迁就制度。——钱穆。——我理解的现实就是社会进步和人民诉求需要的现实。

 

越是关键的时刻,人民或者说是大多数意见犯错的概率越高。

 

卫道士们指责马基亚维利的实用主义和权谋,而这正是他们惯于运用的,他们故意忽略马的仁爱之心,而这正是他们从来不具备的。

 

一切国家的教会机关,不论是犹太教的,基督教的或是土耳其教会的,在我看来,无非是人所创造出来的,建立的目的是在于恐吓和奴役人类,并且借此来垄断权力和利益。——托马斯·潘恩

 

法国大革命死亡人数最多是拿破仑战争,但这场战争是拿破仑挑起的吗?事实上如果没有欧洲封建君主国对新生法兰西共和国的残酷入侵,连拿破仑都不会有机会登上历史舞台。

 

只顾惜羽毛,却忘记了那只垂死的鸟——Thomas Paine(美国开国元勋之一,大革命后法国国民议会议员)。 这句话是他反击那些对法国大革命的批判,其实用来评论清末保皇党,或者30年年代欧洲的和平主义,以及60年代的越南战争都是可以的。

 

欧洲童鞋要努力了,如果说英美系的作用是推动中国进入正常文明社会,那么欧陆系则应以中国成为世界之典范为目标。

 

得益于中华文明的庇佑,东亚地区成为人类永续世俗文明的净土。人类未来的挪亚方舟。

 

腐朽文人们只知道鼓吹不流血的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却故意忽略这是依靠此前长达半个世纪英国内战做基础的革命。所谓英国模式其实比法国大革命更加血 腥,却没有法国大革命更彻底进步。他们所想无非几条:附庸君主的奴才情节,只知英美不知欧陆的狭窄视野,保留既得利益的自私心理。

 

文人误国,等他们掉了脑袋才知道自己的天真幼稚,但国家和民众之不幸已经巨大。

 

英国自1640年革命到1688年确认君主立宪制,经历约半个世纪的内战和杀戮,和法国革命历程没啥两样,如果说有区别,那就是英国还有国王和国教,还有贵族,而法国是共和国,没有国教和贵族了。

 

欧洲三十年代战前,中国20年代北伐前,中国40年代抗日战争后,都是一样的名流和庸众误国。

 

 

深深体会到当初没有去美国而来到欧洲是人生以来最英明的决定,因为身在欧洲却不会忽略美国,而身在美国而熟知欧洲之美却不是大多数了,至少语言绝对是个障碍。所以欧洲的童鞋要加倍努力才行。

 

她的经济政策过于自由,可能是当前经济危机的根源,她不够亲欧洲,但有强烈的大不列颠情节,她把欧洲只当作一个巨大的自由贸易区,而不是一个整体融合的欧洲,这样的欧洲是我和施密特(德国前总理)所追求的。—— 法国前总理德斯坦评论撒切尔夫人。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