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中华民族过于强悍,除了我们自己,神也没有办法。

 

中国太大太深厚,没有高贵的梦想,只盯着选票是不会有民主的。

 

西方赞赏的宽恕政策是为了保留他们在旧体制的代理人,也是他们对旧体制的赌注,所以西方决不会支持一个新生的民主中国。

 

每个国家历史出身不同,所以国家进步之目标也不同,对某些国家而言,降低了的目标反而不会容易实现,因为国家的理想必然符合国家的气质,因为他们是天然的领袖国家,即使错过百年,其复兴也必然要以全球楷模为目标。

 

 

清末的中国和今日之中国有什么根本区别?认清这个问题就可以知道什么是中国社会进步的必要视野。

 

未来3年不会有惊喜亦不会有意外,千个夜晚都将在知识的海洋里平静度过,也是一种挑战。

 

多年以后回归学校的科班教育,并不在于新的知识,而是可以用极其平静的心态建立更宽广更深厚的基础。和教学要求法国学生面向法国和短期未来不同,我对自己的要求是面向一个新未来,在那个未来里中国的实践可以为全球模式输入新的活力。

 

1849821日,时任法国国民议会议员的大文豪雨果发表演说宣扬一个欧洲的合众国,用全民普选代替枪炮,可是被众人认为是疯子。而后,欧洲人用了百年时间和数千万生命来证明雨果并没有疯。

 

这个国家已经失去了理想,即使那些有理想的群体也没有了梦想,看得太现实,太近,往往是找不到准确方向的。

 

中国不会有戈,因为已经无法支付转身的成本,也不会有叶和普,因为个人实力不济。

 

相对戈尔巴乔夫而言,叶利钦是趁机的夺权者,他和普京一起代表了前苏联体制内精英的险恶,他们以民主和人民为名,继承了旧苏联体制的专制精神,继续其独裁之实。他们的成功反映了俄罗斯民族残留的野蛮凶残的原始本性。

 

哈佛大学总有一天会臭名昭著,毁掉全球美粉的节操观。

 

这个民族有着数千年高贵的灵魂,复兴的首要在于重新认识并继承。

 

寄希望于新人只是给自己苟且的奴性一个光亮的借口。

 

欧盟是精英政治的典型,却时常陷入大众的泥潭。

 

不要去研究路径,研究路径的都会死在路上,中国社会的进步不是路径的问题。研究路径是短视浮躁的,也浪费青春,看不到中国的深厚和青春。

 

因为属于你们的那个时代还没有到来,所以你们会低估自己的实力,但是偶然间你们依然会诧异于发现这样的错位。

 

因为公权力无制约的强大,所以不可战胜,被公权力剥夺利益的平民只能自相残杀,相互欺骗,以挽回自己的损失。民生艰难也很罪恶。

 

关键是少数,甚至是极少数,只要他们不被欺骗,只要他们还在努力,就可以进步,所以不用太在意其他的嗜睡者,做一个坚定的少数是对人类最大的贡献。

 

虽然政治投机者可以走红于大众,但无法欺骗精英的眼睛,即使他们还正年轻,欣慰地看到:踏踏实实,埋头苦干的前景依然美好。

 

台湾真正的危机和分裂将来自大陆民主以后。

 

面对2300万台湾人,650万香港人,13亿大陆人有什么资格做中国人,有什么资格自称中国人?

 

凡是看不到东方传统之美之贵之善的,基本上西学也没入门。

 

中国过于巨大,阻止民主的力量也不弱小,所以中国民主一定要有足够伟大的建构,因为达不到足够的高度,深度和广度,不足以成功。反思几十年失败的根本原因莫过于此。

 

儒家寻求的不应该是儒家宪政,而是在宪政之下的儒家执政之道。因中国宪政虽然必然有中华传统政治伦理之来源,但如果刻意植入儒家一家之言,如同把党派思想植入宪法。儒家之未来政治企图可参考西方左右派与基督理念之合流。

 

所谓顶层设计,本质是民主集中制的翻版。

 

对待很多问题,要怀着一颗仁爱的心来面对现实。而最难的不是仁爱之心,而是如何面对现实。

 

你们中国迟早会有10%的人口是穆斯林”——一个友好的彬彬有礼的正在受法国高等教育的法国穆斯林曾经对我说。

 

中华传统中,对商人阶级进入社会主流进行控制是非常有道理的,而社会主流对知识分子敞开大门非常正确。因为金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现实力量,所以要尽最大可 能杜绝与公权力的联系,而知识本身没有任何现实力量,只有道德可以维系号召力,与公权力更接近显然可以制约资本对人权的侵犯。

 

伊斯兰极端派是通过暴力,恐怖,犯罪来表达对民主社会的攻击和不满,往往还以民主社会受害者可怜模样来博得暴力有理的同情。而温和派则以正面的穆斯林形象来指责西方觉醒者对伊斯兰的指责。而那些幼稚的西方左派就反思西方民主的缺陷,试图用善良来感化他们。

 

在西方民主国家,伴随着伊斯兰暴力程度加强,反而扩大了主流社会对穆斯林野心家的开放和对极端派的宽容,而且不断扩大政治正确的范围来压制言论自由和真相,这使得伊斯兰暴力有足够的利润,所以在现有民主制度下,伊斯兰化无解,只会加剧。

 

社会福利政策:这个社会总会极个别懒人无法救治,只能养着,只要比例足够小。但政府不能把养他们的特殊政策普遍化

 

法国立法机构有时会通过行政行为立法化的手段来逃避执行行政法院的判决,甚至对那些已经被行政法院取缔的行政行为也是如此。但是,这种立法手段并不能豁免那些与欧盟法冲突的行政行为。 ——— 有一个超国家机构和法律体系对捍卫人权和自由非常重要。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