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其实,在某些情况下,剧烈的社会进步之所以爆发,并不是因为有成功的可能,而是因为对旧体制彻底的绝望,这种绝望导致曾经是最卑贱最苟且的奴隶也想用最后的生命换一分钟人的尊严。

 

40岁以下的中国人可以远离政治,可以假装冷漠,但不要轻易出卖灵魂,殉葬是不用排队的。

 

西方对中国毫无办法是因为只有中国人才能对中国有办法,而美国的现实主义和美国式的骄傲从来没有重视过这些对中国有办法的中国人。

 

官民互相寬恕,力爭和平轉型 在中国只有一个可能:民间反对群体的综合实力和其精英领导层的能力和智慧不仅令官方恐惧,更关键的是令官方长老层自惭形秽。除此之外,本人浅薄,不觉得有它途。

 

为何亡党亡国会成为一个词组呢?? 中文太差了,连我的法国学生都不如。

 

重要的不是革命和改良的问题,那都是路径,关键是我们到底需要一个怎么样的中国。争论路径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历史发展从来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毫无例外地出乎任何人的预料,但是一个怎么样的中国却是国民可以决定的,至少宪法得人草拟吧,最终也得经过人民公投吧。

 

就传统革命的定义而言,任何鼓吹或殚精竭虑避免革命的,自民间向官方,自下而上的呼吁和请愿等等,都只会促使革命,呼吁越卑贱,革命的暴力程度越大。

 

未来的中国革命是一种必然,无论其暴力程度如何。

 

法国大革命无法避免,几乎所有对大革命的批判都有带有必然性的理性分析,但实际上历史充满了偶然性,相比美国革命而言,法国大革命之所以长期被诟病,只有一个真正的原因,很悲剧很偶然的原因:法国没有华盛顿。罗伯斯比尔不是,他没有威望,而拿破仑也不是,他野心太大。

 

所有的封杀如果仅仅被解读成蛮横是一种失败的思考,封杀的核心反应是内心的虚弱,是控制大局实力的降低,是应对变化能力的不足。

 

民进党开微薄的核心目的就是用具体的,生动的例子向台湾选民证明其纲领有理。他们来微薄就是为了被灭的,但他们用相当平和而含蓄的语言来证明他们不是主动求死,而是大陆太容不下不尖锐的评论

 

在民主制度下的正常时期,能说服大众的战略都是失败的,或不可实际执行的,或毫无远见的。

 

李双江只是特权阶级里的屌丝,所以才有今天。真正的主子是可以屠一村照样受供奉的。

 

对那些支持同情共产主义的艺术流派总有深刻的歧视和鄙视,他们就象一群弱智在为屠夫的暴行喝彩。

 

N代们敢于犯事是一种习惯,不是因为父辈纵容,而是因为他们从一出生起就没有把平民当人看待而已,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也是一种信仰,改不了也治不了的。

 

年轻人研究西方建议还是从了解历史开始较好,因为相对各类解读或评论,历史会客观一点。即使是近现代西人的所谓经典著作,也不要先读为快,没啥好处。

 

不可信时信是立场,可信时信是选择,不可不信时信是钻营。

 

其实我的人生理想足够简单而可以轻易实现:有书读有鱼钓有网络有琴弹有三五知己偶聚,不过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和丑恶,有太少的幸福和正气,假装没看见实在有违我心。男人之大者,当先忧天下,无惧成败,不计荣辱。

 

西方曾经有罗马,而中国,还会有中国。

 

俄国人的民族自豪感还是很强的,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未来命运其实是取决于他们的民族羞耻感。

 

大陆的民主自由人士在反复悲哀于人民的蒙昧和政府的无耻之时,有没有反思过自己的能力是否足够给一个如此巨大的国家描绘一个令人信服的前景呢?

 

一个完美的中国民主化过程是需要奇迹的。这个奇迹如同上帝独爱美国一样。

 

英雄,或者是平民,只要是人,即使是不勇敢的人,怕得不是牺牲,人生不过数十年,总有怒放之豪情,怕的是牺牲换不来胜利,或者距离最终的胜利太远太远。那些意见领袖,民主派一味悲哀于民众的不觉醒是100%的无能,他们完全不了解人民对胜利的渴望,但他们对胜利毫无办法。

 

中国人自私而精明,居然没有革命这一论断不代表中国人天生的奴性,只是说明:没有人相信革命会成功,至少目前看来是的。

 

"被革命摧毁的政府几乎总是比它前面的那个政权更好",托的这句话讲对了一半,他漏了更重要的另一半:被革命摧毁的政府一定是比前面的更无能,或更2B

 

人类社会的进步是不会停止的,大革命的意义就是追求这种进步。 因为没有理想,人类会的,如果有理想,而没有更合适的实现方式,人类也会的,没有人会永世苟且。

 

如果一个梦想的实现受制于专制,也必然以另一种形式受制于未觉悟的人民。

 

俄罗斯联邦最终将崩溃,分成若干独立国家,各国将分别融入相邻地区。

 

天赋很重要,梦想不能超越天赋所限,也不必苟且。

 

民国政府退守台湾以后,视野随着地理不断缩小而固化了,而中华文明之所长恰恰在于天下,民国人守着大宝藏却开发不完全。

 

如果一个巨富公开承认行贿,那不是向屁民秀真诚,那是对权力机关赤裸裸地威胁以自保。

 

屁民要想不成为贱民很容易,只要恪守一条信念:那些吃饱了养肥了的既得利益者是绝不会为你们说话的。

 

民众对民主前景的普遍悲观是因为民主人士对民众觉悟的普遍乐观。绝大部分民众对民主的渴望仅仅在于第三罐香港奶粉。民主运动只有对民众绝望才能赢得民众的希望。

 

现实很残酷,但没有现实就不会有传奇。

 

理想是一种境界,一个纯粹的目标,不需要半点妥协。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