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逃离法兰西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苏嘉鹏  实习生 夏以华 

 

2013110  1508


杰拉尔·德帕迪约:法国政府将成功、创造力、才华和任何与众不同的事情都看做制裁的对象。

奥朗德:他应该反省申请其他国家的国籍意味着什么,因为我们为作为一名法国人感到自豪。


出走的富人们 

还有比这更高帅富的移民吗? 

201316日,法国影星杰拉尔·德帕迪约(Gerard Depardieu)在俄罗斯索契拜会了俄罗斯总统普京。之后,他到莫尔多瓦共和国首府萨兰斯克参加了俄传统的欢迎式。在那里,身着俄式长袍的德帕迪约展 示了他刚拿到的俄罗斯护照。莫尔多瓦共和国主席弗拉基米尔·乌尔科夫当即表示德帕迪约可以直接就任文化部长,并直接入住首府萨兰斯克的大房子。 

63岁的德帕迪约1990年代红极一时。这位在法国几乎家喻户晓的大鼻子情圣最近出演的角色是李安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蛮横无理的屠夫。 近年来产量日下的德帕迪约常常传出酗酒滋事的消息,他的前妻因此认为他高调移民是因为缺乏关注和爱。而德帕迪约则表示移民俄罗斯是因为热爱那里的文 化、艺术以及民主制度。不过,更多的人会说起避税 

20124月,法国新总统奥朗德决定对年收入超100万欧元的富人对其超出部分征收75%的所得税,而此前,法国的最高累进税率只有40%。据毕 马威会计师事务所的数据显示,“75%”的税率让法国一举超过瑞典(57%)成为全球第一。中国最高累进税率为45%;而在俄罗斯,只需缴纳13%的均一 个人所得税即可。

法国总理让·马克·埃罗(Jean-Marc Ayrault)直斥这很可悲纳税是爱国的表现,而政府只是想让富人多做一点贡献。对此,德帕迪约是以公开信的方式针锋相对,他表示自己的总税 负已经达到85%,并指责政府将成功、创造力、才华和任何与众不同的事情都看做制裁的对象

201299日,就在超级富人税被写入2013年法国财政预算法案的当月,法国首富、路威酩轩(LVMH)集团总裁伯纳德·阿诺特 Bernard Arnaud)秘密申请加入比利时国籍。截止到201319日,阿诺特以297亿美元的总身家在彭博全球亿万富豪榜中排名第9位。紧随其后的是香港富 豪李嘉诚,身家290亿美元。

尽管阿诺特事后表示自己此举并非出于避税考虑,还是遭到奥朗德的抨击:他应该反省申请其他国家的国籍意味着什么,因为我们为作为一名法国人感到自豪。

法国巴黎政治学院硕士研究生Aymeric Petitin告诉南方周末,如果只是想避税,悄悄把财产转移到邻国瑞士并不困难,而申请新国籍标志着对政府的强烈不满。

精英出走的话题在法国也不是第一次了。1981年,与奥朗德同样是社会党人的密特朗任总统期间,也曾因其大型私企国有化政策等主张吓跑一批富人。LVMH集团总裁伯纳德1981年为此移居美国,直到三年后政府改弦更张,他才回国。

法国某时尚杂志撰稿人Benedict Burguet的想法或许可以解释这个现象。国有化是对企业持股50%以上,而对个人所得征税50%以上就是明抢。奥朗德的超级富人税比密特朗的国有化政策还要严重。她告诉南方周末。


违宪的超级富人税

富人们的强烈反弹,没能阻止超级富人税在法国国会乘风破浪。然而,就在新税法即将在201311日生效之际,1229日,法国宪法委员会宣布:超级富人税违宪。

法国宪法委员会可对任何国会通过的法律进行合宪性审查,并享有绝对否决权,可全部或部分否决国会通过的法律。

宪法委员会这次给出的理由是违反税收的平等原则——夫妻两人如果只有一个成员收入超过100万,要承担75%的税负;但如果两人年收入均为90万,虽然总收入并不少,却不用缴纳超级富人税;两个家庭显然没有受到平等对待。

法国传统的税收政策是以家庭计税,家庭成员越多,每个人交的税就越少。为鼓励生育,小孩也要计半个名额。所以,这次以个人收入计税,很明显违反了平等原则。旅法学者陶赟说。他认为,这个明显的政策错误,奥朗德团队不可能不清楚。 

“75%”税收计划,为奥朗德在竞选时所提。这个被他的竞选对手、法国前总统萨科齐讥为业余到吓人的税案,涉及征税对象为1500人左右。据英国《卫报》预计,这项税收在2013年可以为法国政府增收5亿欧元,而法国2011年的财政赤字规模则是908亿欧元。

这个税本来就是在萨科齐选情占优时奥朗德团队创造出来的,根本没经过深思熟虑,只是吸引共产主义选民的战术。”Burguet说。陶赟认为,在选举阶段,这种偏左的政策主张稳固、扩大了左派选民的基本盘,在两轮制的法国总统大选中,保证了奥朗德在第一轮的胜出。 

随着奥朗德胜选,这个重磅竞选承诺终被写入预算案,并在社会党占多数的国民议会和参议院一路顺畅。直到反对党人民运动联盟的60名议员联合提出违宪审查申请。

依据法律,在348席的参议院或577席的下议院中,只要60名议员联署申请,宪法委员会就必须展开违宪审查。目前宪法委员会的9名法官均是由总统、参议院院长、众议院院长轮流任命的,每人任期9年,每三年换3名。

议会民主无法避免多数人暴政,在此情况下,唯有法治才能监督民主。合宪性审查给了少数派一个通过法律途径的救济机制,这也是现代法治国家的标志。陶赟说。 

在陶赟看来,奥朗德政府为超级富人税冠上爱国之名也有违宪之嫌,因为爱国不能作为收税的理由。他介绍,根据与法国宪法具有同样效力的1789年《人权宣言》,收税的目的只能是保证国家机构运行所需。 

这下好了,右派觉得这是愚蠢、肮脏且无用的税负,左派则嫌奥朗德软弱,无法兑现承诺。”Burguet说。

201212月,奥朗德的支持率已经从刚上任时的55%一路狂跌至35%的历史最低水平。同样为奥朗德亮黄牌的还有美国商界。美国商务部年底针对美国商人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22%的人认为法国的营商环境有吸引力,而2011年的数字则是56%


前途未卜的超级富人税

20121231日,就在超级富人税被判违宪的两天后,奥朗德在新年演说上依然宣示向富人加税。

税收公平是第一位的。奥朗德说,拥有最多财产的人总会被要求缴纳更多。在宪法委员会裁决后,我们会重新制定针对最高收入者的所得税案,使其做出卓越的贡献。

奥朗德眼下首要的任务不是围追堵截那1500个富人,而是连续19个月高企的失业率。他把2013年定为为工作而战的一年,为此,他连圣诞假都没休。

不过,富人税似乎依然是奥朗德无法绕过的竞选承诺。供职于法国波尔多大学公立研究机构的法国人雷诺告诉南方周末,只有收到这些税,才能保证有钱 刺激经济,创造就业,而非用于古怪而无用的东西”——“比如丑陋的画,富人买它们,只是为了显示自己能买得起。雷诺愤愤地说。

虽然富人税未能开征,但奥朗德增税改革已经开启。20129月,奥朗德政府废除了一系列税收优惠,包括20人以上的企业在35小时工作制下,加班 收入免税。这是萨科齐任内采用的,旨在以税收优惠降低税负,从而减轻企业用工成本。从201311日开始,收入超出15万欧元的家庭需缴纳45%的所 得税,这也是奥朗德政府新增的。另一方面,2013年生效的财政法案冻结了原本随着通货膨胀上调的所得税起征点,从而变相地扩大了征税对象。

普通人已经开始多交税了,如果不对富人们加税,会让穷人感到心理不平衡。陶赟说。不过他也认为,如果一年后经济好转,这项原本期限为两年的临时性税收很可能不了了之。产生赤字的主要原因还是收入少,根本原因是经济不景气。陶赟说。


2013年初,法国政府维持了早先的预期,即2013GDP增长率0.8%,同时将预算赤字控制目标定为GDP3%以下,比上一年下降1.5 百分点。然而,法国国家统计及经济研究局2012年底的报告显示,法国经济已出现萎缩,2013年上半年几乎无法实现增长,预计总统奥朗德削减预算赤字计 划或承受更多压力。

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退休讲师安妮·玛丽·苏里耶(Anne Marie Soulier)则认为,在欧债泥潭中,税收改革无论如何都值得一试。政府宣布了税收改革政策,就很难走回头路了,犹豫不决可能产生比坏的改革更为恶劣的公共影响。她告诉南方周末。

不过,法国的富豪们出走的脚步并未停止,各种消息流传。下一个离开法国的很有可能是一个好莱坞的法国女明星,前两天我刚从她的朋友那里得到消息。”Benedict Burguet说。

 

http://www.infzm.com/content/84973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