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无论革命还是改良,有一日要来无人可以阻挡,一日不来,无人可以强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当下的彼此妥协,互相尊重彼此的底线,让时间去做决定。凡是公然破坏此和谐底线的,都有颠覆现行政权的嫌疑,如果不严厉查处坨及其背后主谋,国无宁日。

 

在没有英雄的时代里,他们怕我们太空虚,在没有希望的日子里,他们怕我们太悲伤,在没有勇气的岁月里,他们反复教育我们:人是要有骨气的。

 

总的来看,不少异见人士屌丝情节太重,尤其是面对西方。实际上,如果缺乏中华传统文明孕育的贵族气质是很难支撑起未来的战略构建的。

 

社会进步之艰难真的不是保守力量多么强大,而在于书生气过重。

 

总的而言,神一样的队友比敌人对社会进步的伤害更大,一部中国现代史用几千万人的生命证明了这条血迹斑斑的教训。

 

其实拥有投票权不是问题,怎么用好投票权才是问题。

 

法国人,西方人说冷战是他们没有真正的切肤之痛,他们没有丧身于共产主义魔掌的家人朋友,他们可以用学术表达出冷血,他们可以用愚昧歌颂共产主义的虚妄,而中国人是用数千万同胞的生命在书写共产主义的血腥篇章。

 

资本主义需要朋友,共产主义无比渴望敌人。

 

冷战根本不是意识形态之战,它只是共产主义政权用制造假想战争的方式来对内维护其特权统治,他们所有的对外的强硬表现只是宣誓:他们有决心用武力镇压本国人民的自由。

 

资本主义者相信资本主义,他们用民主制度确保资本主义,共产主义者从不相信共产主义,他们用专政制度确保特权主义。

 

无论以何种方式谋求社会进步,有秩序总比无秩序要损失小,因此在平衡状态下进步是代价最小的方式,即使这种平衡是脆弱的,但进步本身可以慢慢减轻脆弱性, 使之逐步稳固。而肆意践踏对方的底线就会加剧这种脆弱性,这不是把冲突当做是社会进步的契机,而是成为积累社会革命的因素了。

 

一切把社会进步缓慢甚至倒退都归咎于对手过于强大的论调都没有意义,甚至都是错误的,是30年来失败的根源,是为失败找的借口。从来没有强大的对手,只有弱小的自己和错误的方法。

 

中国未来的外交战略和责任,涉及到我们人类需要怎样一个国际社会,而不是狭义的国家利益。未来中国,国家大家庭的兄长,有义务为每个家庭成员都过上幸福自由的生活而努力,这也是中国的国家利益。

 

有观点抨击新儒家始终在追求儒家从未实现过的理想模式,但是西方民主真的有过一天实现过民主的理想模式吗? 所以,重要的不是理想模式是否曾经实现过,而是理想模式可不可以成为一个追求的目标。

 

人民首先应当自信起来,因为实力和能量已经远远超越以前,虽然还没有达到决定胜负的水平,但已经足以进行持续的热身。

 

现在是没办法,民主以后应当如德国禁掉纳粹一样禁掉毛左,以言论自由为名讲宽容的,不是幼稚就是没有真正学会言论自由。

 

当忍时而忍是智慧是毅力,不能忍时决不再忍是品质。有些底线,无论牺牲多大,依然必须坚守。因为退则尸骨无存,正气尽散。有些斡旋,无论毁誉,也必须坚守,因为希望要长存。南北好汉其实是殊路同归。

 

中国没有正式的反对派,民间和官方的互动谈判难度很高,考验双方智慧和实力,一失足变成千古恨,因为民间无组织,所以官方首先要忍,其次要充分考虑民意,免以往覆辙,最后官方当以约束自己的干部为先,避免扩大冲突。

 

热血总会流尽,献血不会。

 

勇气是敌人的礼物,从来如此。敌人,永远是培养战士最好的方法。

 

没有热身的长夜会很寂寞,有人总担心我们太寂寞了。

 

人心在,正气长存。

 

真正的启蒙者来自对手,真正的启蒙运动源自压迫。正气天然存在于真人的内心,无论以何种方式表达。

 

中国民主要忠诚于信念,需要纯洁力量,而不是扩大数量,否则只是另一个轮回,且会彻底灭族了。

 

在某些群体眼里,民主是一场赌博而已,他们坐等可以下注的最佳时机。只是中国民主是一场喜剧而不是悲剧,所以当他们想下注的时候,其实已经输光了底裤。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weibo.com/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