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你们冲在前,我们去告密;你们去死,我们赚钱;你们挣来的民主,我们也有份。-- 这是一个现实的中国,一个严重分裂的民间社会。

 

美国的成功与强大增值了它的模式和经验,欧洲的古老和困境贬值了它的价值和创新,中国的失败和苦难让我们对传统愤恨不已。此三者都是不明智的。

 

哪怕只是呐喊一次,也会感受到胸中的畅快,因为自由最真实的快感来自对不自由的反抗。

 

没有自由的自觉心,任何社会政策都无法带来平等。

 

力量来自实力和信念,从来不来自数量。

 

只有丢掉包袱才能轻装前行。今天不站出来的,永远不会站出来,错把包袱当支持力量是30年失败的根源之一。

 

从现实政治出发,利益是最好的驱动力,所以应该清晰地知道谁才会是民主真正的支持者;从中国国情出发,只有理想才能坚守到底,所以应该清醒地知道谁才是民主进步的先锋。

 

其实,党派理论设计都是为本国政治服务的,一个小岛的政治可以很简单而不需要理想,因为实力无法支撑理想。而大陆必须要有理想,因为没有一个大国可以没有灵魂和气质,这是台湾民主和未来大陆民主最最根本的区别

 

张伯伦希望慕尼黑协定可以争取时间,等待德国甚至是希特勒的清醒,至少在他看来,已经得到奥地利和捷克的希特勒足够满足了,他还想要什么呢?张伯伦是 善良的,他差点成功了,但他忘记了:希特勒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象征,即使是最善良的希特勒也无法改变法西斯运动的轨迹。

 

现代意义上的帝国不是真正的帝制,而是带有贵族气质的共和国,代表了人类对自由,平等和公正的追求与梦想。帝国不仅用伟大的信仰鼓舞人类共同进步,同样以非凡的实力捍卫人类的尊严。即使中国还不是这样的帝国,但中国的国民至少可以先成为帝国有修养的公民。

 

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没有一个好的教育方法是不可能的。

 

把党逼到墙角上,会把党逼疯的。把人民逼到墙角上,会把人民逼哭的。

 

自由,是从漫长黑夜里苏醒后萌发的抵抗邪恶最有力的自觉心。

 

学术没有对新时代的接待能力,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了这点。

 

重新检讨我们对中华文明的价值发现并不代表否定西方文明的进步和效力,但是西方成功的路径和西方正在努力探索的更新之路恰恰证明了东西方文明最终将合流成真正的普世价值。

 

民主成功的核心是人,这是每个人都可以努力的,所以未来依然还是在我们自己手里。

 

西方用了2000年的努力才把对宗教的认识提升到了中华文明2000年前的认识程度,今天不少国人居然希望用基督化来为中国的民主自由寻一条通道,诚意可嘉,但方法绝对是错的。宗教在中华文明里是升华而非救赎,西方恰恰相反。

 

宗教在中国的发展受益于中华文明的高度发达和整体国民高素质。而西方恰恰相反,宗教兴起源自极其落后的国民素质。所以中国成为永久性的政教分离国家,而西方经历千年的黑暗统治。

 

中国遭受西方邪教荼毒70年并不是因为我们无知或胆怯,恰恰是因为太过善良。中华民族以自虐的方式寻找着人类文明进步的新方向。

 

纵观全球,只有中华文明圈从未经历过政教合一的荼毒,是需要一个解释的。

 

中华帝国没有象古希腊古罗马帝国那样被蛮族彻底摧毁的根本原因是中华文明中致力于自由和平等的理想,比之古欧洲文明更普世化的自由和平等,这让抵抗蛮族的力量更强大更团结。

 

如果人民不再悲惨痛苦,权贵就不会感到快乐幸福。所以,他们自己甘为人民的死敌,永无法和解。

 

权贵的满足不仅仅在于获得财富和特权,而在于看到大众被迫折磨在黑暗和悲惨中,因为只有血腥掠夺他们的正当利益才是他们最满意的享受。这是他们一定要坚持轮番出来装B调戏大众的根本原因。

 

因为对于民主后中国的模样并不清晰也不确信,所以缺乏足够顽强的毅力和精确的努力方向。

 

中华文明的传统是更崇拜失败的英雄,以为励志,所以中华文明得以绵延至今。今天的中国人竞相追捧得势的流氓,已然亡国了。

 

福利制度或许养了些底层的懒人,但不至于导致他们危害社会,但是一个不重视平等和福利的国家将养很多权贵懒人(二三代),他们对社会的危害远远比底层的懒人要大上无数倍。另外一个社会群体严重分化的国家终究会有革命暴动。

 

受西方,尤其是美国影响过大,过大到客观评论里都能清晰地读出那种宣布为粉丝的骄傲,恐怕是很难为中国民主化进程找到一条成功的道路。30年来失败的 历史应该足以证明这点。因为中国与美国和整个欧洲等量,推动中国的力量至少得具备和美欧对视的平等高度,否则很难撬动这块厚重的土地。

 

从宪政的观点看,中国史似乎应当如此断代:秦一统前;秦汉至南宋亡:元起至今;三个中国。

 

希腊亡国千年,西人依然以希腊文明为西方文明之起源,中华从未亡国,只不过输了200年而已,中华文明反而要被国人所唾弃呢?

 

若规定各自由职业团体必须有若干资产若干基金成分之贡献于公共事业者,始得参加选举,此又活用衡平精神之一法“—钱穆。 中国民主以后,可否考虑以此思路来寻求社会大和解之法呢?

 

西方现代宪政理论承认人民有反抗暴政推翻现政府的基本权利,亦是民主。是否可推断,中国历代的人民或精英阶级领导下的人民起义推翻暴政而建立新政府也是一 种民主行为呢?如果是,那么中国所谓的改朝换代无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政府更替而已,因为立国之本儒家原始宪政从未因政府更替而改变过。

 

重新发现中国古代悠久的宪政传统,当然不是为了复古,而是要清晰的告诉我们:中国人有着世界上最长最完整的宪政传统,中国人绝对有资格成为人类现代民主进步的新发动机。当然,还有很多具体措施和理念到了今天依然非常青春。

 

美国建国200多年,崛起领袖世界不过百年,却引得全球研究其成功之道。中国不领先世界只有近现代200年,虽有剧烈动荡时代,但大体上全国安定发达,如此持久的成功案例不会没有理由。学习西方非常必要,但如果仅仅出于成王败寇的理由学习西方,估计未必得其精髓。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weibo.com/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