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智慧并不是只和灵性有关,最重要的是慈悲心。

 

人民有反抗暴政的权利,无论采取何种方式,这种权利是具有宪法地位的。

 

基础养老金不应该有亏空一说,因为国家要对基础养老金承担全部责任,所谓的收支不平衡应当由国家财政补贴。基础养老金应当是全面覆盖的社会互助模式,不能 用普通商业保险中谁投保谁受益的概念。在国库充裕,公务开支极大浪费且腐败的情况下,坚决反对借养老金亏空为名,提高企业和个人缴费率。

 

历史以百年,千年为跨度来筛选人物和故事,少年人基本无社会交往,往往受这些人物和故事的影响很大。短期看过于虚无缥缈,除了境界毫无所得,但如能成功跨越人生最初无趣的几十年,就会发现这些年少时的影响会刻在骨子里,永远无法抹去。

 

能赢的正气必然具有足够影响大众的特殊魅力,同时达到足够真实蔑视一切邪恶力量的高度。正气输给邪恶非正义之过,而是正气缺乏足够深厚的底气和足够高度的气质。

 

宪法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 民主和专政居然是可以并行的。

 

中国国情论是必要的,但是却用错了领域。最符合中国国情的就是民主制度,却没有用,而最不符合中国国情的就是私有化等自由经济政策,却大行其道。为什么? 因为权贵狡猾得很,他们所拒绝的都是影响他们利益的,而所接受的都是扩大他们利益的。

 

不要听信那些自由派专家的私有化理论,他们只是权贵阶级的学术代言人。所谓私有化的制度红利普通百姓最多享有1%,中小资本家或许可以有5%,剩下94%尽归权力阶级所有的。30年来的制度改革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西方现行民主制度的主要弊端,比如选民过于重视个人眼前利益而忽视长期利益的政策,在中国民主后未必会发生。因为中国有着几千年重视教育的传统,可以说儒家文明圈的民族是世界上最重视教育的,这一理念的背后其实就是具备长远眼光的素质和传统。

 

有限政府并不意味着削弱政府的实力,也不意味着减小政府的责任和规模,而是指政府干预各种经济,社会机制的手段。尤其是面对全球化竞争和人类文明的危机,受法律约束和公民监督但强有力的政府非常有必要。

 

社会福利制度的设计应当建立在社会互助的价值观基础上,同时以提高个人和国家的竞争力为评判标准,任何削弱个人竞争力的社会福利制度都是毒药。

 

民主后的中国将彻底改变人类文明的进步方式,地球人都在等这一天。

 

新能源应当是中国科技研发的首要任务,没有新能源,中国就没有完整复兴的可能。

 

西藏在人类文明进程中是有神圣使命的,如果要用伟大来形容,那是因为这种使命完成必须有一种更深厚宽阔的文明所支撑。西藏是世界的,更有趣的是:西藏之于世界的伟大意义恰恰是因为西藏是有归属的。

 

西藏问题有解,而新疆问题在相当漫长的时期无解。

 

中华文明的终极战略目标一定是民主政体,只是在漫长的历史中始终没有找到技术过渡的方法。

 

建议国内有志向也有底气的年轻人最好要出国学习几年,不仅仅是因为学习他人之长,更在于本国文明的根基混合了其他文明后可以更加灿烂。

 

人人都期盼英雄的时代就是没有英雄的时代。

 

1949年后的中国和中华文明的传统没有关系,不能把现有体制归罪于中华文明,因为他们的成功只是一场技术促销的胜利,充其量只是一场失败的文明外遇,改变不了中华文明对自由民主最忠诚的爱。

 

中国古代社会真的是专制国家吗?我看比今朝要好。在那个历史时期,中国古代社会是世界上最先进最文明的制度,正是这种制度优势让中国长期站在了世界的巅峰。也因为制度优势,缺乏民主革命的强烈的原动力,在世界整体变革的时代中落后了。

 

一个曾经成功的民族,一个历经磨难依然可以迅速复苏的国家,一定有其深刻的原因,既是传统也是历史,在向西方学习的同时,也要回头看看中国古代史中的精华篇章。

 

质疑discrimination positive(平权歧视)是否真的对弥补社会阶层之间的裂痕有效,法国的经验表明,越多越扩大化的平权歧视政策只能在根本上导致不平等的加剧,而不是相反。

 

国企私有化提升的绝不是市场经济的效率,而是权贵们瓜分国民财富的效率。他们已经嫌国企这个跳板慢了。没有政改,我反对重要国企私有化。

 

关于中国未来是否选择联邦制的研究要避免三个误区:以魁北克为例反对联邦制(历史渊源不同);以把美国之民主归功于联邦而推崇联邦(超级明星国家光环的陷阱);以台湾等中国特殊地区而选择联邦(比例极其不对称),同时要注意联邦制国家越来越中央集权的趋势。

 

年轻人研究宪法学还是要多看看海外各国的,研究大陆的没有多大意义。对年轻人来说,那个有效期太短了。

 

未来中国的国家利益应该建立在以自由人权为首的价值观上,以强大国家实力支持下的国家品行,为世界事务的处理确立新的规则。

 

虽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但一个没有气节的国家绝不值得信赖。

 

 

中国太大,大到美国完全没有勇气做个堂堂正正的汉子,只好耍尽手腕从中国人民已经被掠夺的利益里分赃。这种现实主义不仅使美国失去了过去的中国也将同样失去未来的中国。美国人民应当质疑美国政治精英的短视和虚伪。

 

我们非常清楚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所以我们比任何其他人都清楚未来世界的变化。这显然是一种不公平的游戏:一群将主动左右世界命运的人和其他只能被动接受世界变革的人一起参加竞猜未来的游戏。很不公平。

 

以中国人为荣,不是因为她的过去和现在,而是为了她的未来。因为历史把更新人类自由和民主模式的使命只赋予了中国人。

 

埃及的情况不会在中国民主化进程中出现的:一、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永久性世俗国家,宗教势力永远没有机会掌控政治;二、所谓毛粉左棍其实都是现有体制下的怪胎,会树倒猢狲散,不足为虑。

 

其实人民从来不缺乏解决问题的智慧和战略,而真正来搅局的都是政府,因为他们不是出于人民利益而考虑决策的,他们首先考虑的政府的组织利益和工作人员的私 利,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如此,民主国家也不例外。所以说政府永远都是问题。只不过民主国家,人民有权力集体斗争政府,而不是被政府挑唆相残。

 

民主制度不仅是公民捍卫自身权利的保障,同样也考验每个公民自己的团结互助的价值观。而某些投票结果则是向全世界展现了一个民族占优势的道德力量。

 

学习美国,中国人仰仗深厚的文化底蕴还能保留一些自尊,如同长者的不耻下问,学习欧洲,自古希腊文明起,到今日之欧盟,于心不甘。

 

欧洲表面的衰弱并不代表他们已经失去了强大的内心,虽然目前来看依然有些不自量力。

 

将来中国的福利模式从设计理念上要走欧洲模式,更注重公平,但是在操作理念上用市场手段解决,政府少管。

 

总得来看,养老问题的不是政府管得太少了,而是太多了,尤其是中国,所谓的养老危机和几乎所有改革都是政府为自己和利益集团扩大权力而设计的。

 

台湾绝不能独立,如果想的话,先把国号还给我们。

 

那么一大笔遗产,他们不肯给百姓花,宁可守着用着等死,结果全部留给民主政府收买人心。从来也没见过如此白痴的执政。

 

现执政既留了个烂摊子给继任者,也留了无数惠民政策的空间,一旦新执政上台只需每年出几个政策就可以连选连任几十年。比如上台第一年大幅度提高个税起征点至万元,幼儿园到大学全部免费。

 

宿命是一种必要的过程,既无法回避也无法超越。

 

欧盟70年的发展历程凝聚了欧洲所有的政治智慧与伎俩。精华之精华,不可不研究。

 

中华无数巨星都坠落在如此漫长的黑夜里,必定有一场伟大的复兴唤醒不可计数的英雄来补上历史的欠账。

 

欧洲的衰弱也意味欧洲知识分子在全球的话语权的丧失,唯有一个欧洲联邦的奇迹可以拯救他们的价值。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weibo.com/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