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凤凰周刊》201215 《凤凰周刊》 特约撰稿员/陶赟

 

他要打贸易战?这是笔者对法国新任总统奥朗德关于中法关系问题首次表态的第一反应。当时他还只是社会党总统初选的候选人之一。

2011617日, 社会党总统候选人初选刚开始,奥朗德到中部城市克莱蒙费朗进行竞选活动,记者在社会党地区总部的聚会上问他:您的博客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关于中法关系的言 论。今天,经济上我们需要中国,另一方面,中国当局并不喜欢我们谈论民主和人权话题。如果您是总统,将如何平衡这两个议题:金钱和价值观?

奥朗德的回答可谓相当直白我们和中国有大量贸易逆差,我们应该对中国直言不讳:必须遵守社会保障、环境保护和货币原则。关于民主和人权,我们不能改变立场,过去10多年我们谈人权,谈西藏,然后为了商业合同,我们就沉默了。法国企业当然对中国合同感兴趣,但法国购买更多的中国产品。如果双方有杯葛,中国将比我们损失更多,所以我们将据实告知中国当局。

这是他第一次就中法关系的公开表态,虽然以后在正式竞选活动中的表态中有所收敛,但基本上是按照这个框架来定调的,也就是笔者之前谈过的三大议题的强硬立场:贸易逆差、人民币汇率和人权。

但事实上,奥朗德并不是顽固派。去年11月 初,笔者在他担任省议会主席的图勒市和他就中法关系进行了单独交流,他开口第一句:我知道双方都有需要改进的地方。这充分表明了他是一个很务实而又灵 活的政治家。而我也直言不讳地告诉他:第一次激进的表态有贸易战之嫌,所以我并没有向中文媒体发稿以免双方不必要的误会。因为你还没有到过中国,了解 不够。因此我提议他在选举期间访华,之后再确定合适的对话政策;他也表现积极,虽然以后因为选举策略考虑并未成行。

如果说去年6月首次表态比较激进的话,那今年122日在布赫杰召开的万人造势会上已经退化为强硬:我不接受不可兑换的人民币。即使是更为敏感的人权话题,去年底社会党新闻发言人阿蒙向笔者表示:社会党对于人权问题的立场始终如一,在尊重会谈对象和国家主权的同时,法国应当对少数民族的命运和基本自由表示关切。对比6月第一次奥朗德的表态中直接提到西藏,阿蒙就用了少数民族来隐喻,而且还加上了尊重国家主权这条中国官方反复强调的外交准则来进一步弱化对抗性。

317日,我参加了奥朗德在巴黎马戏剧场举行的重新认识欧洲的主题大会,他声明欧洲应对不遵守社保原则和环境保护的征额外税,但绝口不提中国来直接对抗。

到 了第一轮选举前夕,面对巴黎观察等华文媒体,奥朗德的表态就更加笼统和中性了。他不再强调自己的立场,而只提出问题:我们有很多共同利益,也有各自 利益,我们需要讨论很多事情,比如商业,货币和贸易。他同时暗示中方,应当区别对待他竞选时的言论和当选后的具体政策。

而在第二轮投票前夕的429日,奥营就表示要在今年年底或秋季访华。当选次日即57日,奥朗德就会见了中国驻法大使孔泉,并表示:重视中国在国际政治、经济领域的重要影响。希望两国友好合作关系不断取得新发展。

所以,如果仔细跟踪并分析以上这一系列的演化,可以看出来:奥朗德作为候选人面对法国选民时的强硬立场只是为了博得他们的选票。当选以后,真正的对华政策应 该在他首次正式访华之后才会完整浮现:先了解后决策以避免认识不足而导致政策的偏差。当然,基于左派传统价值观和法国国内局势考虑,他在了解中国之后采取 何种政策?合作还是对抗,都存在一定的变数。因此,笔者认为,如果中方能够按照法国媒体的新闻规律设计好他的访华安排,让他能看到一个完整而生机勃勃的当 今中国的新面貌,就可以极大改变法国左派和公众对中国的成见,才能从根本上减轻法国政府面对国内被误导的民意压力,从而促使中法关系发展到一个新阶段。 (作者系旅法学者)

 

http://www.ifengweekly.com/display.php?newsId=5481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