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我看不惯这个丑陋的世界,除非有机会改变它,否则宁可躲在山里让它也管不到我。顺便发发围脖。

 

 不要相信西方政客们,他们清楚地知道:和几个掌权者打交道比15亿握有选票的人民容易得多。中国人的民主最终要靠我们自己。

 

相信民众觉悟的一定会被当作人血馒头,不为民众根本利益着想的一定会遗臭万年,所谓民主抗争在初期只能是自娱自乐。

 

为了给国内媒体写篇亲历花絮,翻看了半年的记录,越来越讨厌政治。因为我带着纯朴的心来到这个以虚情假意为竞争力的剧场,只是为了一个自由的梦想,如果实现梦想必须忘记本性,我情愿从未开始过。

 

在法国最高视听委员会采访,原定30分钟,结果搞了90分钟,从实际操作到民主理念和未来的规则完善。我们都很尽兴。可是我担心这样专业的民主制度介绍国 内媒体根本无处可发。中国人要民主果实,但对民主制度本身没兴趣。有点悲哀。从未怀疑过自己研究的价值,但时常感到只是自娱自乐。

 

 

美国民主制度的成功并不完全在于制度本身,而在于美国的地理位置。这套制度适用于一个强大的国家,或没有强敌的弱小国家,美国的幸运在于:当他弱小的时候没有强敌,当有强敌的时候,他已足够强大。

 

如果梦想已在自由天空飞翔,就无法适应在陆地带着枷锁爬行。

 

法国媒体就喜欢妖魔化FN,我就看不惯,要么政府查封他,既然承认它的合法地位就应当尊重他的话语权。法媒的恶心之处还在于:连我谈自己吃惊于玛琳对外国记者很热情的事实也要封杀。

 

理性是民主的朋友,却是政治的敌人。因为政治热情需要谎言来点燃。我喜欢民主讨厌政治,可惜两者密不可分。很悲剧。

 

民主的成熟和选民的素质分不开,百年的法国民主依然和理性主义遥遥相望,中国即使民主了,不知道还有多少年的路要走。

 

泥马的,法国人全民直选总统都47年了,中国人发围脖还要屏蔽,他们真是不给自己留后路,越是和历史潮流对抗,死得越惨,古今中外无一例外。

 

什么叫适者生存?在中国,就是一群奴才在主子的馊饭里觅食! 而且还相互打大出手,甚至还以命相搏!而主子在剔着牙缝冷笑看戏,最后宰了那头最肥的猪。

 

 

那年的失败是中国民主重大损失,改革力量被彻底清洗,乱臣贼子当道至今。所以个人安危是小,力量安危是大,应当坚忍而务求一击命中。

 

粉碎媒体的霸权,从资本到技术,平衡私人产权和公众利益,鼓励竞争和抑制垄断,是现代民主制度进一步改革的新课题。有一点几乎肯定,独立公营媒体决不可少。

 

当穿透力已经超越媒体视角之时,在公众眼里其实你是无知的,甚至是完全错误的,除了极少数同一等级的玩家。当粗俗的媒体统治公众对世界真实认识的时候,民主已经死在它原来的保护者手里。

 

 

蒋介石其实没啥本事,只有一点值得表扬:当全中国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和青年们哭着喊着支持共产主义的时候,他能够洞悉真相,冒天下之大不讳坚定反共终身。没有他,中国非但看不到民主,连传统文化都荡然无存了。

 

当年死活投奔延安的知识青年首先要向人民谢罪,然后才有资格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那些转了人性的附逆则根本没有资格抱怨自己在内斗中的起伏。

 

法国人说左派:我不喜欢共产主义者,因为他们是真的共产主义者;我也不喜欢社会主义者,因为他们是假的社会主义者。

 

解放报文青,费加罗更年期,世界报装逼。

 

其实有头脑的女人还真不多,因为她们把大量的时间用来研究男人。而男人是比女人更低智商的动物,所以越研究男人的女人越傻。

 

成熟的公民不能因政见不同而恨一个人。不然民主后的中国岂不是社会严重分裂?

 

人类是没有救的,但可以重生,然后再一次死去。

 

 

无论法国还是中国,强势媒体把持了解释世界并刻意引导民意的权力。他们不是依靠专业客观,而是感官刺激来抓眼球,丝毫不考虑后果:真实世界和媒体描绘世界的差距。可惜受众本身也如鸦片般沉迷于虚妄,如同选民为政治家美丽的谎言而激动。人类的命运即使悲惨也是自找的。

 

 

毛毁掉的不仅仅是中国民主,更是民众对伟人的正确理解。前者的苦难我们已经看到,后者的祸害可能也需要同样长时间的磨难来认识。

 

坦率说,没有伟人连民主事业都不会成功,哪里还有稳定的制度?难道指望群众自发革命?伟人的使命就是建立民主制度后把自己赶下台,比如戴高乐,华盛顿。

 

中国未来确实需要一个伟大人物,这并不是不相信人民力量,而恰恰相反:革命性变局已成必然,如没有一强人掌控局面,中华大地必然暴民四起为复仇。

 

20120426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