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陶赟  林碧波          都市快报    2012422

 

历史

  法国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中唯一一个通过全民直选产生实权总统的国家。

  日本的天皇,德国、意大利的总统,以及英国、西班牙和比利时的国王等都只是象征性的国家元首。这些国家真正的权力属于议会。议会里的多数派领袖往往出任首相(总理),掌握实际行政权力。至于美国总统,他虽有实权,但并不是来自直接选举,而是由选举人团选举产生。

  全民直选的特点,赋予了法国总统极大的合法性,同时,也使法国总统享有其他国家领导人无法企及的广泛权力。

  陶赟 林碧波

  ■权力

  法国总统就像国王

   国人的骨子里似乎有拥立国王的情结。时至今日,太阳王路易十四的塑像依然遍布法国各地。在用断头台砍掉路易十六的头后,他们又树立起了皇帝拿破 仑。在经历了王朝复辟、两次世界大战、五次共和国之后,他们仍然在创造现代版的国王”——法国总统。这个人物凌驾于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之上,是西方民 主国家中最有权力的国家元首。

  法国总统通过直接任免总理,控制政府。理论上,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任命任何人为总理。(不过,尊重传统 的法国人一般会挑选议会中多数党成员为总理。)政府内阁成员也必须由总理提请总统任免。总统通过每周一次(通常在星期三上午)主持政府内阁会议,影响政府 的所有事务。不论从预算到国防再到移民,他都拥有最后的决定权。

  法国的立法机构是国民议会。但总统也可以超越议会。议会通过的法律必须由总统颁布,但如果总统对议会立法不满,可以发动全民公投越过他们。总统每年都有一次机会,可以以任何理由解散议会,重新举行选举。戴高乐、密特朗和希拉克都曾在遭遇政治危机时,这么干过。

   国总统在任期内还享有司法豁免权。由于希拉克在1995年至2007年担任总统,他在1977年至1995年担任巴黎市长期间涉嫌的腐败案,直到卸任后的 2009年才得以立案。此外,法国总统还是最高司法会议的主席,可以通过任命最高司法委员会成员,影响司法。他甚至还可以中止宪法12天,并命令紧急状态 措施。

  只有有限的几种制约使法国总统不至于成为独裁者:他必须由普选产生,他必须遵守宪法,唯一可以弹劾他的指控是严重叛国。直到最近,法国才又增加了一项对总统任期的限制。2000年,总统任期由7年缩短至5年。2008年,议会通过修宪规定,总统任期不得超过两届。

  英德意日的总理或首相,以及美国总统都远远没有法国总统那么大的权力,他们最多拥有行政权,但与议会的关系是相互制约、相互平衡,而不是凌驾于议会之上。

  ■由来

  法国一度是欧洲病夫

  为什么在法国大革命推翻帝制300多年后,法国人仍然要缔造这么一个国王般的职位?

  这要从1789年大革命后法国政局的长期动荡说起。

  1848 年,在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拿破仑帝制和王朝复辟后,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成立。法国历史上第一次由男性公民直接普选产生议会和总统。不过,仅过4年,第二共和 国被第二帝国取代。重新建立帝制的路易·波拿巴利用选票(全民公决)合法登上皇帝的宝座:支持他称帝的高达780万人,反对票只有25万张。

  1870 年,法国被崛起的普鲁士击败,第三共和国登场,直至1940年再次败于德国。第三共和国最大的特点是国家处在一种长期的政治危机状态中。政府以令人眩晕的 速度上台下台。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它已经产生了50届政府,平均每年一届。一战之后,政府更迭的速度加快一倍,内阁的平均寿命为6个月。寿命最长的 政府也不过执政两三年,有些只能维持几个月——最短命的政府仅分别只存在了2天、3天、4天和5天!

  在整个第三共和国时期,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单独的政党在国民议会中拥有多数或者接近拥有多数。每一届政府为了延长其寿命不得不依靠至少2——通常是6——政党的支持,而这些政党的利益和目标各不相同。

  二战结束后,第四共和国诞生。然而,这几乎是混乱的第三共和国的翻版:12年间更换了22届政府,有两届政府仅维持了2天。第四共和国的第2位总统竟然选了13轮才揭晓。由于政府长期羸弱不堪,法国一度被称为欧洲病夫

 

  动荡的根源是议会权力过大

  令法国最终稳定下来的人是戴高乐。戴高乐认为,议会权力过大,是法国政局长期动荡的根源。当时,议会由普选产生,而总统由选举团(各级议员组成)间接选举产生,所以议会权力大于总统。

   高乐认为,第五共和国的旧宪法虽然民主,但它分散了权力,使得任何人都不可能行使权力。很少有党派能成为绝对多数派,大部分要通过组建联合政府才可统治。 更糟糕的是,没有一个机构可以仲裁议会和政府之间的不一致意见,每当议会就哪怕最小的问题投票反对政府时,联合政府就会随之解体,不得不重组政府。

  不过,戴高乐的建议一开始并没有被法国的政治家们接受。19461月,戴高乐因想法被明确拒绝而辞去法兰西第四共和国总统职务。

  1958年,法国陷入全面危机。首先,在阿尔及利亚,以伞兵为核心的军队发动了政变。法国本土的部分警察、宪兵以及共和国保安部队不仅不服从政府的命令,反而积极配合阿尔及利亚的军人叛乱。巴黎也发生了民众游行示威,支持军人组成的救国委员会

  随后,几名来自阿尔及利亚的伞兵煽动科西嘉岛的地方伞兵夺取当地政权,也成立了救国委员会。中央政府迅速派治安警察镇压,后者却倒向叛乱者一边。

   方认为现政府已无力解决内外危机,高呼着戴高乐万岁,要求戴高乐再次出山主政。戴高乐也快速做出反应。515日,戴高乐向媒体发表声明说:以前, 国家在危急存亡的关头曾赋予我以重任,领导全国救亡图存。今天,当国家再次面临考验时,让它知道,我已做好了接管共和国权力的准备。

  61日,议会选举戴高乐为总理。第二天,议会授予他全权制定新宪法。9月,新宪法由全民公投通过,第五共和国成立。3个月后,戴高乐通过81764名各级议员组成的选举团选举,重返总统宝座。这是法国最后一次以间接选举方式产生总统。

   戴高乐并不是一个感恩戴德的人。他在新宪法中果断削弱议会权力,使总统自第三共和国以来第一次超越议会,成为国家政权的象征。下一步,戴高乐打算继续 削弱政治集团对总统的影响。他要让法国总统诞生于全民公投,给总统一个极高的合法性,让总统不必沦为要对议员们报恩的阶下囚

 

  “直选总统之战

  19627月,阿尔及利亚独立,法国前殖民地危机大体解决,戴高乐终于等到了机会。尤其是在8月他差点被暗杀的事件之后,72岁的戴高乐更加感觉到,要让法国在他离开之后依然保持政局稳定和总统的权威。事情已迫在眉睫。

  “自从法国人民召唤我重新领导国家,我感觉自己必须考虑继任问题。这就是国家元首的选举方式。是该做的时候了。”920日,戴高乐抛开议会,直接向法国人民发表电视演讲说。他宣布,将依法举行全民公决来修宪,改革总统选举制度。

  戴高乐的计划立即遭到了除戴高乐派之外所有党派的坚决反对,无论左右。议员们显然不愿意放弃自大革命以来由他们而不是法国公民来决定总统的百年特权。这不仅是夺权,更是让他们臣服于总统。

  10 1日,国务委员会以差一票就满票通过声明:宣布计划违宪。2日,宪法委员会10名成员中的7名投票反对计划,但委员会主席宣布该计划不在管辖权内,应当 让人民直接做决定。5日,议会疯狂反扑,通过了对戴派蓬皮杜政府的不信任案,要求政府下台。9日,戴高乐拒绝接受议会的不信任案,并宣布解散议会。10 日,议会正式被解散,将于全民公决之后重新进行选举。28日,全民公决,在2818万注册选民中获得77%的绝对多数支持,通过了全民直选总统的修宪案。 1125日,新议会选举结果公布,戴高乐派获得绝对多数议席。至此,戴高乐和法国人民在这场与议会的较量中大获全胜,奠定了延续至今的全民直选总统制 度。

  1965年,法国进行第一次全民直选总统。第一轮,戴高乐赢得446%的选票,和第二名得票率317%的密特朗进入第二轮。最终,戴高乐以得票55%,成功连任。

  “美国、英国、德国等都有他们的方式,我们也要有我们的方式。它应该同时兼顾民主理念和我们漫长的历史传统与经验教训。总统和法国人民之间应当有直接的联系。戴高乐说。

 

链接

 

http://hzdaily.hangzhou.com.cn/dskb/html/2012-04/22/content_1257925.htm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