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法国观察站

法国左派和中国左派一样吗? 完全不同,法国左派把个人自由放第一位,反对权威,而中国左派却要将集体主义,树立权威,和全球左派截然相反。这是下午和一记者的通话,晚上琢磨了一下,突然觉得用这个词来形容中国左派最恰当: 纳粹!

 

中国未来之巨变不仅要恢复中华文明的正义和平等,也要彰显世界的公正。奖励始终坚持自由价值观的行为,惩治那些投机分子,民主中国不仅有能力也有责任为人类坚守信念。

 

改变血统或当包衣奴才,不如改变游戏规则,年轻人要对自己和民族的未来有信心,努力提高能力和格局已应未来之巨变。

 

男人靠人生赢得爱情,女人靠爱情赢得人生。

 

我不想打击大家美好的愿望,但必须说句实话以便做好准备:从历史来看,没有一次专制到民主的成功演变是渐进的,因为专制不是民主青蛙的蝌蚪。

 

新闻报道的素材未必全部来自第一现场,但如果缺乏现场的真实互动和感悟,是很难触摸到心灵深处的。尤其是选举和政治,一定要能闻到"个体的人"的味道。

 

中国民主的主要困难:权贵劣迹斑斑已无退路;精英卖身求荣不思社会进步;中产阶级适者生存苟活于世;平民但求自保如散沙;贤人清高而无谋略;勇士义举只是化作人血馒头。

 

其实萨克奇毁掉的是法国的价值观,而奥朗德毁掉的是法国;当然也可以这么说:萨拯救了法国,而奥拯救了法国的价值观。

 

今天我深深体会到自己对政治本质上的厌恶,因为感觉自己的心孤独地飘在空中,而冷冷地看着相互厮杀的演员。如果中国已是个民主国家,我一定远远地遁世而去。

 

日本人中忏悔对华侵略的甚多,即使战争时期亦不乏反战人士,可是我们何曾见过要归还俄占中华领土的俄国人?何曾见过忏悔苏军东北暴行的俄国人?

 

中日友好长达千年之久,中日为敌才百年,承认历史也包括自我反省:究竟是什么导致千年的追随者背叛如此?如果没有台湾,那只有日本替我们保留了最多的中华 文明,北京城墙可都是我们自己拆的。中日问题的症结并不在于历史,而在未来:中国如何做才能重新赢得邻邦的尊重和真诚忏悔?

 

其实在国外生活多年以后,会发现所谓以法国国情或中国国情来排斥外来成功模式都是扯淡,人民关于衣食住行娱的基本需求是一致的,政策制定的原则其实都是一样的:自由平等公正

 

中国人怕的不是不民主,而是权贵阶级以自身利益最大化为目标而设计的伪民主,他们有奴才砖家,掌握资源,他们搞的民主必然是为了能够继续维护他们更隐蔽的特权地位。所以,平民百姓也要有基本的制度政策鉴别力,平民精英更要有识破骗局的穿透力。

 

目前25岁以下的中国平民子弟应当花点业余时间学习议政和选举,以免今后被转身的老权贵子弟借民主之名继续压迫。提高对民主制度的认识,能够区分制度设计的陷阱是制止权贵民主的基本能力。

 

仇日的奴才们被主子灌饱了毒牛奶,当他们自以为民族英雄般磨拳擦掌之时,却被主子打断了狗腿。

 

中日问题的症结不在日本而在中国:战后60年,政治没日本民主,人民生活没有日本幸福,食品没有日本安全,教育没有日本完善,除了官员及其家庭比日本富裕 霸道且心狠手辣,战胜国中国无一超越战败国日本。日本人怎么看得起一群自甘为奴这么多年的人?所谓仇日,只是比要民主要自由来的安全罢了。

 

中日问题应当长远计:效仿欧盟开放边界,免关税,自由流动居住工作,在居住地享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可以建立中日联合军团以维护地区稳定。

 

上次碰到一个日本记者,从叙利亚说到中俄关系,我说日本杀中国人最多,俄国抢占土地最多,不过人死不能复生,也不可能来以命偿命复仇,但是土地是可以夺回来的,中国人最大的敌人是俄国,中日的矛盾在解决了俄国之后,不会解决不了的。

 

20120413


欢迎加入新浪微博:http://weibo.com/taoyun74 法国观察站 

  推荐到豆瓣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