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声明

本博客是作为文明之道书院创办人的陶赟之中文博客,不是作为法国总统候选人的陶赟之官方中文版网站。

本博客面向中华文明体系之公众,重点介绍儒家传统,促进中外文化互通,推进儒家民主化和普世民主模式-中庸式民主,与博主在法国的政治竞选活动无关。有关其竞选活动的内容纯属信息公开或学术交流。

欲了解其法国政治系统内的具体政纲与思想,另请移驾访问法语版竞选网站 www.tao2022.fr    和订阅YouTube陶总统频道 视频配有中英文字幕。

Pages

西方的出路在哪里?

西方的堕落之路是由它自己对中国的仇恨、歧视、无知而筑成的。西方知识分子是这条堕落之路的设计师,资本家是投资者,政治家是监工,可怜的西方人民都是他们的奴隶。天下的人民是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我们要帮助西方人民在学习和借鉴儒家思想和中国历史经验教训中觉醒,支持他们振兴民主,恢复传统价值观。全世界人民都应该携手共建自由、民主、共富的人类大同社会。

Publié par 陶赟

这一阵拍视频,才知道拍电影是个枯燥的苦力活,并不浪漫。

但是,我对干苦力活有一种特殊的热爱和神往。于是就想起了很多往事,那些只有我自己感觉好幸福好快乐好有收获,而旁人却看不懂我的故事。

 

1998年上半年,我23岁,在家里附近的超市门店当管培生,每天都能遇到亲朋好友、邻居们和中学老师们。

但他们一般看到我都不主动说话。开始我不明白,后来父母告诉我: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上海交大毕业的,现在却沦落到超市门店里做工,觉得我自己肯定不开心,故而装作没看到我,怕我尴尬。

1998年,大学毕业生还是挺值钱的,而服务行业还是一个被歧视的行业。哪里有读了交大还是做了交大学联主席,毕业后去做超市业的呢?而且还是到最基层的门店去打杂的呢?

超市的管培生转正后就是四管或副店长,要和店长轮流当值负责全店运行的。所以,培训期间要熟练掌握所有的门店工种和杂活。

比如:理货、清洁、打价格标签,收银(当时还没有二维码扫描更没有电子支付,都是人工输入价格的,还有万分之几的差错率考核)、打包,补货(我们叫点菜),搬货,冷柜,处理客户投诉,去竞争对手超市查价格促销当商业间谍,还包括了抓小偷(他们喜欢偷大容量的洗发水等),抓老鼠(这两项是超市的净耗损,也就说处理得好,直接就提高了单店利润,而好的方法推广到整个公司,提升的利润还是可以的),诸如此类,杂七杂八的。

总之,从外人来看,一个交大毕业生干这些,和劳动改造差不多了。

比如,那日我在前台值班,负责寄包。有一对中年夫妇,拿了包以后,出了门,女的就对丈夫说:这个戴眼镜的小青年,看上去挺有文化的,这么来超市做寄包的呢?挺可惜的。他们说得很小声,怕我听到。不过我听到了,感觉心头好温暖,丝毫没有觉得他们瞧不起我。甚至,还有点小得意,看看我,无论穿什么工作服做什么工,内在的气质还是藏不住的吧。这么有眼力见的人,实在是非常稀罕的,所以我一直记得他们对我的关心。

不过,劳动没有贵贱,即使是博士生也一样可以从事服务业,劳动者最光荣。但是,要改变社会上存在几千年的行业歧视链,还是很难的。

我是从航运记者跳槽到超市的,放弃了和国际航运巨头驻华驻沪的大企业家们高谈阔论,而去和光顾超市的小偷们斗智斗勇,确实令人费解。

但,我的逻辑很简单:第一,在航运业,就客观条件制约,无论是学术,自己干,替国家干,我再努力也做不到冠军,那人生还有啥意思?第二、自打我9岁那年第一次用上抽水马桶,就立志赚足够多的钱给中国的小孩都用上干净的抽水马桶。所以,要经商,而从商的起点最好是直接面对最终消费者,因此选择零售业很正常。而连锁超市是最具有发展潜力的业态,同时对管理的要求最高,所以去超市当店长起步最好了。

如今来看,我从来都是从超级宏观的战略去定位自己超级微观的职业选择的。这等于是把渺小的个体丢到了时代巨浪中。理想是美好的,理论是对的,但实践中要成功,只有天晓得。

但,天,真的晓得。因为在时代巨浪中搏杀,持之以恒,终有一天,你自己就会强大到掀得起时代的巨浪。

人类的所有历史,不都是这样进步的吗?

见习店长,先要经过3个月培训,工资只有600块,不足我原来的1/33个月后再见习管理拿见习工资。无论是收入还是工作都和我的学历是不相称的。但我从未觉得自己干超市屈才了。相反,我很满意自己成功地展开了我的能力培训计划。

有一日,我回杂志社看老同事,眉飞色舞地讲述超市趣闻,大家都奇怪为啥我干得如此开心。有人说了:只要陶赟自己开心,哪怕天天骑着黄鱼车都是幸福的。“  当时,我觉得他真是知己啊。

其实,我本来根本不需要去门店打杂。还没有正式入职呢,总经理面试后,人事经理就找我说:小陶啊,总经理很欣赏你,你是第一个来我们公司的重点大学毕业生,就不要去门店吃苦了,直接到总部的企管部工作吧。”  多好的领导啊,但我却不乐意了,我说:我是要做管理的,将来还要当总经理呢。但是,没有基层门店的经验,怎么能管好这么多的门店,这么大的公司呢?(我们超市是当时中国最大的连锁超市)不行,我一定要去门店学会了全部工作才行。” 

我就是这样傻乎乎地主动到了一个熟人看到我都不敢相认的岗位了。不过,领导们非常赞许,因此破例把我安排在家里附近的门店上班。

这就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无穷的欢乐。门店就是家门口对面,老妈那年正好退休,中午就给我来送热饭。为了让我在办公室里安心吃饭,她还帮我看店看小偷,其乐融融。最有趣的是:

有一天,我当值收银,正好是高峰时段,手忙脚乱的,我眼里只有价格标签和收银机。按当时的操作标准,收银员收完钱后还要帮顾客装塑料袋打包的。可是有一个顾客特别好,付完钱后,自己主动打包,真是好人啊。我一定要对他说声谢谢。结果,抬头一看:哇,爸爸,是你啊!对啊,老爸看儿子这么忙,自然要搭把手啦,可他没料到,儿子忙得头也不抬,连眼前的亲爹都没看到!

这段在超市门店干活的时光,无论别人怎么看,我们全家都是幸福满满的。或许父母内心也哭笑不得,只是没有说出来。

本来我还想在门店多积累些经验。但,好像因为一份给总经理的报告很令他满意,6个月以后我还是调到了总部。

不过,不是当初说好的企管部,而是总经理办公室,专门负责研究管理改善,前瞻战略包括电子商务,以及竞争对手和业态发展等。凡是老总开的会,我也基本上都要参加,中高层的培训也不能拉下。而出去调研等,都有专车,有司机的,不需要我自己骑车。不过,凡是我提出的具体的服务流程改善的项目,我还是坚持自己到门店操练拿测试数据的。

23岁有这样的空间对培养我实际的商业能力和战略观念是非常重要的。只要我勤奋学习,一日可顶上一月了。这个高起点打下的根基是很强大的。

以后,虽然我不在超市行业干了,但也一直从事经济工作,保持着商业竞技状态20多年迄今。今日我能拿出法国经济振兴方案,这是最原始的经验之一。我想,这些都来源于最初主动去门店打杂。

如今的年轻人已经不懂得劳动的可贵了。无论是从商从政,还有多少愿意去一线、去基层单位踏踏实实干事业的呢?中国将来可怎么办?法国将来可怎么办?

 

我还想起当年大学时代,干过最臭的活是挑粪,好像是大一的时候学农。

我们交大闵行校区有自己很大一片菜地,自己种菜自己吃。这些菜可生态了,因为用的是有机肥即人粪。

菜地旁有一个大粪池,学农的时候,大家都要挑粪。自然也要有专人站着粪池边给大家分粪。挑粪还好,满桶去,空桶归,有个空隙,桶也不大。分粪的最惨,分分秒秒都和大粪打交道。谁来干?我是团支书,学农没有火线,臭线就是火线,我就当了专职分粪工。然后,为了避免被熏晕,就兴高采烈地大声唱了一天的歌来转移注意力,干得也热火朝天。只是,学农过后的很长时间里,都不想吃自己种的青菜了。

记得高中时代学农,全年级六个班男女12组,在农场的空仓库里打地铺。就是地上铺层草,上面加上纸,然后就是自己的被褥了,还有很多小虫爬来爬去的, 可热闹了。

分配房子的时候,有一间就在猪圈旁边,没有哪个组愿意去。我们班主任是党员,就自告奋勇把我们班的男生出卖了。早上起床,我是被猪在薄薄的墙壁那边拱醒的,霍霍霍霍,太难忘了。不过,当白菜的机会对男生来说还是很难得的。

还有两件难忘的事:一是当地某家自酿的米酒是我喝过最好的米酒了,恰到好处的甜,以后这么多年,寻寻觅觅,再也没有找到这么好的米酒了。二是食堂大平板蒸出来的新鲜的鳊鱼,比我自己钓的做的还鲜美,直到此刻想起来还会流口水。

所以,只要热爱劳动,热爱农村,再臭再累,也总能找出幸福感来。

 

对于法国农业的发展,我就特别在意农民的疾苦。法国平均每天都有一个农民自杀,关心的人却无几。马克龙总统用十几个小时在农展会上马拉松式地拉选票,这样的秀有意义吗?

我在农展会上可是拿着笔记本找了多少不同部门的人谈,记了几万字的笔记的。等疫情过去了,我还要去农庄蹲点,和农民同吃同住,记日记,想办法提高他们的收入,踏踏实实搞研究,实实在在干活赢得农民的选票,不来虚的。

民主政治,当然需要拉选票,但如今的政治家都是在作秀,有几个是凭着双手干活干出来的选票的?所以,法国江河日下,非我这种既有战略头脑,又耿直的劳工,出来当总统才有的救。

这就是儒家知行合一理念的现代版。还有我本家,陶行知先生的教育理念。研究民主,探索民主化的正确道路,更加要坚持学理论和干活并行的方法论。

 

2007年,我又出人意料地砸掉了上海政府里的金饭碗,自费到法国学习民主,为中国未来政治改革探索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民主化道路。

几乎人人都笑我,30多岁了还那么天真而不计后果。好像有谁对我这么说:当年,你是猎头挖来直接当领导的,不是大学毕业在机关慢慢熬出来的。所以,今天也这么潇洒的离去,没有一点舍不得. ”

其实,不是舍得不舍得的问题,而是我从来没有把任何岗位当作饭碗来考虑。来去只考虑是否有利于我最终的人生理想之实现。

我一直记得国父孙文说过:要干大事,而不是做大官。虽然说干大事,离不开做大官,我也不是天真儿童。不选法国总统,如何能救法国呢?但对我来说,做苦力和执掌爱丽舍宫,在中国,在法国,或影响美国,或服务全人类,只要是一心一意干事业,都是一样的。

人,能找到当苦力时的幸福感,才会有撑得起总统场面的格局。

而心里想做大事,而不是大官,才能从容自如。在威权体制不媚上,在民主体制不拍选民马屁,才能坚持做对的事。至于法国,或中国,美国,能不能接受我的方案,那是其国运了。我等凡人,尽心尽力就好,不必强求。

如今的西方民主国家里,只有要做大官的政客,而没有做大事的政治家了。中国呢,日子越来越好了,数量也就越来越少了,但还是要比西方国家强些,所以能不断超越西方。但是,如今的中国体制已经僵化,对要真正做大事的人是越来越不利了。内政外交的困难越来越多,就是明证。

 

2007年,我来法国的决策是很理性,当然也很淳朴的:

第一、中国必须也必然民主化,但路径和方案呢?绝不是全盘西化,但也绝对是要借鉴西方经验和教训的,所以要去西方实地学,和当年周恩来邓小平一样。

第二、民主好不好,要自己经历过,充分调查过,真正理解了,才有发言权。国内自由派在国内没干过一天公仆的实际工作,也没有踏踏实实在西方深入群众,他们鼓吹的民主好不好,我是怀疑的。因为我自己是劳工出身,相信实践出真知,双手创历史。治大国如烹小鲜,要务实谨慎,绝不能再搞代价巨大的社会实验。中国绝对不能退回78年前,也不能搞民主大跃进。

第三、股市大丰收,家里无后顾之忧。我也有了自己花钱研究民主的经济条件。只要不乱花钱,不讨老婆,能撑很久。当然,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很艰苦的。20082月,我在巴黎的第一个住所只有9平米,是老公寓加层的佣人房,厕所还在过道里。和家里人视频的时候大家都笑我:你不要上海120平米的豪宅,去法国住这9平米,这就是你梦想中的巴黎生活?只有欢欢,我们家的狗在摄像头那边摇头摆尾的,因为9平米呢,比她的狗窝要大多了。

 

我在法国这14年,不仅读书学西方理论,创建自己的民主理论和更新儒家学说,更是对法国社会尤其是其民主制度做了非常全面的调研。

到去年年底,读过留下笔记的书就有560本。最重要的是,我记录几乎所有的和法国人有效交流的心得,估计有上千人,从总统到流浪汉,从农民到大企业家,遍及社会各行各业。笔记大概有百万字,从偶遇聊天到专题请教,这些法国人民和精英的意见是我竞选法国总统最大的底气。

那些法国政客们忙于内斗卡位夺权争利,是不可能亲自记下百万字人民意见的。我绝对相信我比任何法国政客都懂法国的潜力和危机,也懂得法国人民自己都可能不知道的热血与梦想。

法兰西没有完全没落,她需要我来唤醒其与生俱来的伟大使命。

我的纲领来源于广大人民和专业人士,提炼而与时俱进,接轨世界与历史演进,也有我的经验与创意,是绝对让法国和让世界震惊的方案。

为啥别人没有,因为他们其实都只喜欢高谈阔论,而不喜欢埋头苦干。作为政治家,其根本工作就是做充分的调查研究。不是懂得如何说这些议题,而是实实在在地懂。这些都是没有舞台效应的苦活,但也最踏实。也只有我这种老直男才会不计得失的去干,而且是花自己的钱去干。所以,效率也非常高,因为不用浪费时间去搞关系拉资源。天下之事,自己强大了,资源会自己来的。

毕竟,一国之前途,人类之命运,最终不是靠耍嘴皮子,而是靠真本事的。只要,天不亡其国,一定是凭实力的劳工能出头。

一些人以为我选法国总统心血来潮,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我像劳工一样,十几年如一日,每次在调研后码字总结思考码到第二天凌晨。

劳动最快乐,收获最大,也最幸福,当然,底气也最足。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民意。

我的中国儒家民主化方案中,有一个儒家民主书院的规划,就是要设在县里试点,而且一定要有贫困县。年轻学员要从县人大代表开始实践,政治精英首先要帮助人民脱贫致富。

踏踏实实干活起步搞民主,这远远比一开口就要立宪的鼓吹靠谱得多。这些公知懂民主吗?我看他们,理论不行,实践更够呛。单说爱民主之心,他们是为民主花钱了,还是因民主而赚钱了?哪个能像我一样不拿补助,不赚钱,反而倒贴自己的所有积蓄搞民主研究和实践的?

 

我在法国也加入政党参加活动,有一段时期,我同时是三个党的党员:中国共产党,法国社会党和法国人民运动联盟。

2011年省议会选举,我自己租车自己印传单,走遍了本省28个选区参加无数选举会,鼓励法国人去投票不要弃权。

2012年法国总统选举,我在克莱蒙费朗,半夜里和右派的年轻人一起帮萨科齐在公路桥墩张贴宣传海报。回到巴黎,和左派社会党19区支部的同志们扫楼,挨家挨户敲门,派传单为奥朗德拉选票,听选民的意见和抱怨。

法国民主特别重视权利平等。总统候选人,无论大小,都享有平等的媒体发言权。为了了解具体的监控情况,我特地跑到法国主管所有媒体的国家视听委员会去调研,看了实际的监控,也记录了工作人员口述的处罚案例。

法国确实是个伟大的国家,国家级的委员会为了帮助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中国人理解法国民主,敞开大门,还派了专业工作组带领我调研。你能设想,中国的类似国家视听委员会能够同样对待法国来访者吗?

这样的案例,14年来,比比皆是。201811月,我一方面为了写书,也是为了更全面的调研和进一步证实和更新数据库,参加了几十个会议,采访了几十个与会者。而这些素不相识的法国人,居然都愿意以真名实姓接受我的采访和录音。太令人感动了。这样的奇迹只有法国才有。

所以,我说我竞选法国总统是为了感谢法国,是我的真情实感。因为法国人民在我干活的过程中,帮助我太多太多了。直到现在,他们力挺我一个外来人口来选他们的总统。这样的气魄,美国连宪法上的纸面文字都没有,又如何做自由世界的领导呢?

 

孟子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我想说:踏踏实实干事业,自有天助。

 

不久以后,在未来相当漫长的岁月里,我将再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可以自由抒发,放飞自我,随性聊天的机会了。为任何一国之公民们服务,都是要牺牲一些个人自由的。

今天,以这最后一篇天真烂漫的文章,献给所有相信劳动最光荣,干事业最幸福的朋友们。

我们相识,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