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西方的出路在哪里?

西方的死亡之路是由它自己对中国的仇恨、歧视、无知而筑成的。西方知识分子是这条死亡之路的设计师,资本家是投资者,政治家是监工,可怜的西方人民都是他们的奴隶。天下的人民是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我们要帮助西方人民在学习和借鉴中国智慧和儒家思想中觉醒,支持他们新建民主,恢复传统价值观。全世界人民都应该携手共建自由、民主、共富的人类大同社会。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不能给世界提供榜样的法国不算是法国;不能领导人类文明进步的中国人不算是中国人。 ​​​​

 

像中国这样人口超级大国,只要有和西方国家人口占比一样的酒鬼和精神病,早就把国家折腾死掉了。全靠传统儒家教育,树立家国天下的理想,起码懂得光宗耀祖的道理,才能大幅度提高积极公民的比例。精神病医生、社会关怀和戒酒戒毒互助会越多的国家,国民教育越差,其文明从根本上而言是未进化成熟的。

 

不能自律的天才无法担当重任。好运即使可以弥补百次,但只要一次就可以毁掉全部,绝对不能心存侥幸。 ​​​​

 

自律是所有优秀品质中最稀有的。人只要具有正常智商,能够自律而努力,就一定有培养前途,就能取得超越常人的成功。儒家的自律使得个人的奔放投入到家国天下的伟大事业中。儒家国家的自律,让领袖国家不陷入到无法同化的扩张陷阱中。中华帝国自律而照亮世界,自愿儒家化的民族追随其屹立于世界之巅

 

川普一辈子做生意,70多岁才从政,已经无法改变其商人思维来执政了。商人可以逃税漏税搞破产坑蒙拐骗发财,国家则不行。不计后果减税举债刺激经济,是以加速美国国家财政和美元信用破产为代价的。政治家会相对保守,而商人思维只看任内。以为川普懂经济是个笑话。倘若减税就行,狗都可以当总统了。坚决反对没有考试的普选权

 

文化话语权,价值体系和学术体系之间的西方现行规则和儒家规则的竞争是无法调和的,因为西方文明始终是一神教的产物。最终是西方国家和儒家国家之间的成王败寇之争。面对邪教及社会和国际挑战,能活下来的体系胜,死掉或濒临死掉的体系输。输掉的西方体系将全面儒家化,其文明摆脱一神教桎梏而进化。 ​​​​

 

夫事有顺乎天理,应乎人情,适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而为先知先觉者所决志行之,则断无不成者也,此古今之革命维新、兴邦建国等事业是也。予之提倡共和革命于中国也,幸已达破坏之成功,而建设事业虽未就绪,然希望日佳,予敢信终必能达完全之目的也。- 孙文。18661112日国父诞生。 ​​​​

 

国内智库遍地,其实都是弱智-库。以前的聪明劲去哪里了?短短十几年就变蠢了,应该是大国崛起的制度优势必然。 ​​​​

 

要么改变世界,要么隐居山林,只有这两种人生才最快活

 

《世界人权宣言》1948年中华民国张彭春(起草委员会副主席)版中文原本第一条:人皆生而自由;在尊严及权利上均各平等。人各赋有理性良知,诚应和睦相处,情同手足。联合国现行中共版第一条: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 都是汉语。 ​​​​

 

学者满天飞,世界越来越糟糕。说明现行学术体系出了大问题。这个体系培养的是作为饭碗的学者,而不是解决问题的学者。只有复兴以知行合一为根本的儒家学术体系,人类才有未来。 ​​​​

 

天欲成其事,必铺好了所有的路,让他爱的人都早早幸福无忧。当他不乖的时候,则推一推,当他跌入陷阱的时候,则拉一拉。他若有需要,则轮番有天使降临。人类因信而得福,世界因爱而光明,历史因他而变成了神话

 

共产主义制度拖后腿。美国人以为打掉了共产主义制度就打掉了中国,其实打掉了共产主义制度,中国发展更快。- 今天,赵少康讲得不错。 ​​​​

 

在平庸的时代,选举是技术,执政是饭碗。天降伟人,参加选举却不竞选。他给凡人一个选择,或生或死,都是咎由自取。识得伟人的民族是幸运的,这是195819621965年的法国。自以为逼逼的民族抛弃了伟人而走向衰败,这是1969年的法国。今天,戴高乐逝世50年,法兰西民族还在打瞌睡。 ​​​​

 

务实反体制派放弃了川普。美国乃至整个西方民主体制已经腐败,反体制派四年前希望川普能够先破坏后建设,结果发现基于低文化程度的民粹主义只会破坏不会建设,结果更糟。川普的败选意味着暴乱式民粹的退场。人类需要高文化程度的公民革命来建设新体制。拜登的历史使命是保障这段过渡期的相对稳定。 ​​​​

 

没有考试的普选权是亡国灭种之路。有考试来测试基本的治国常识,可以排除掉绝大多数自以为有学问但没有脑子的文化人来瞎逼逼。再把投票年龄提高到至少25岁,可以排除掉自以为成年人的幼稚儿童来破坏社会。 ​​​​

 

当年我在费城参观独立宫,美国官方讲解员给来自全球游客说:国父们姑息奴隶制,匆忙通过宪法,留给后代内战。一个公职人员能够在老外面前公然批评国父们,批判伟大的制宪会议,帮助老外更好地理解美国,这不是美国的耻辱,这是美国的光荣。比中国的小粉红们,叼盘们,大国崛起自嗨党们,伟大一万倍

 

2016年川普当选证明了民主制度的缺陷,2020年川普败选证明了民主制度的纠错能力。川普赢,民主输;川普输,民主赢。虽然美国民主有致命缺陷,但还能让人民把川普选下来。如此,美国民主才有改革发展的可能。没有民主,总有一天全国挂路灯。 ​​​​

 

比较中国影视剧和韩国影视剧,尤其是中韩电影。中国人应该理解韩国人完全有理由质疑汉服和韩服的关系。韩国电影已经登峰造极,中国电影还在热衷展现脑残和智障。一个完全丧失了祖先优秀传统而被马列洗脑成二货的国家,如何让继承了儒家传统的韩国心服口服呢? ​​​​

 

 

 

 

国家是绝不能交到商人手里的。因为,虽然政治家和商人都可以不要脸,当商人是绝对的不要脸。​​​时刻要谨记儒家的祖训:士农工商。 ​​​​

 

成为世界老大的道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中美竞争,更准确地说是中国和西方民主联盟的对抗,才刚刚开始。 ​​​​

 

人民本来就是弱者,他们指望天降伟人。凡是指望人民的都不是天降伟人。 ​​​​

 

邪教的强大是因为非穆里的脑残圣母多到滥了。 ​​​​

 

未来百年,领先世界的顶级智库可能还是在法国。因为只有复兴儒家民主,以儒家思想改造西方学术才能建立人类新大脑。而法国人对儒家思想并没有中国人那么排斥,所以反而改造容易些。当然言论自由也是重要因素。 ​​​​

 

国未富,先纨绔。楚王好细腰,遍地是战狼。 ​​​​

 

中美真发生热战,新加坡一定站在美国这边,为啥?因为美国可靠。如果,印尼入侵新加坡,中国和美国,谁会来援助?中国肯定不会来,只有美国会来。 ​​​​

 

世界500强有500个。中国有200个地级行政区,每个都可以有一个世界五百强。参考新加坡模式来治理地级行政区,人均过6万美元。整个中国经济总量可以超过世界的一半

 

法兰西共和国苟活太久了,差点忘了大革命的传统。如今,终于开始觉醒了。大法兰西人民又一次站在反邪教斗争的最前线。人类文明之光,必然照亮全球

 

应当恢复明制,严禁伊斯兰教内婚。凡是两穆斯林结婚,必须有一人出教。 ​​​​

 

在政治分析领域,博主算是小学生(胡扯),一般教授是中学生(瞎扯),专业教授是大学生(扯),政治顾问是硕士生(显摆),政治家是博士(夯实)。其文流行程度则依次相反,博主的胡扯文最流行,政治家的夯实文最少问津。所以,没有资格考试的普选,是亡国灭种之路。 ​​​ ​​​​

讲一个世纪笑话:马列共产,文化强国。 ​​​​

 

人类正在被邪教亿万刀而剐,消费任何一种邪教商品就是给自己剐一刀。全人类都要一起抵制邪教商品,全部邪教标志商品、商户。

 

不同阶层的家庭教育迥异。西方教育重个人权利远甚个人对集体的责任,而个人权利之诉求直接受到原生家庭影响,唯有追求集体利益的责任教育才能消除不同阶层之影响。西方教育反而强化了阶级分裂。儒家教育重集体责任胜过个人权利,才能消除阶级差异实现人与人的平等。儒家是最高贵最智慧的人类文明

 

西方共产马列把人民洗脑成弱智来维系其专政。西方民主以装逼教育跪舔蛮夷亡国灭种。中华儒家民主启发民智坚持华夷之别来建立王者之国循序渐进教化全人类。 ​​​​

 

邪教誓与全人类为敌,十年之内全人类必有一场大浩劫。邪教与人类,只能活一个。 ​​​​

 

民主的质量由人民当家作主的能力而决定。教育人民是儒家德政的执政手段和最重要的内容,其目标就是把人民个个都培养成尧舜一样的圣王。一个国家的圣王-公民比例越高,民主质量就越高,国家竞争力就越强。建立在德政基础上的儒家民主才是最先进的民主制度。 ​​​​

 

法国人爱法国,法华可以逃回中国。法国人关心法国同胞,法华关心自己发财。所以法国人和法华对我的政纲看法截然不同。 ​​​​

 

弱智以为,如果研究结论得出全世界民主国家联合反共就是研究者自己反华。 ​​​​自以为是专家的业余以为,写一篇有千年和洲际跨度的国际局势分析就是专业。以上两者看对眼后,联手把中国大陆互联网变成了全面降低中华民族智商的大杀器。 ​​​​

 

所有的地缘政治都没有提高本国人口更重要。所有帝国最终都因主体民族人口无法配比帝国疆域而解体。只有中华帝国务实发展,不搞无法融入的殖民地,才能万年昌盛。凡是减少中国主体民族人口的政策都是叛国罪行。 ​​​​

 

建立在西方初级经济学基础上的现代金融体系是毒药,不明白这点,是不会有好结果的金融创新的。越创新,越挖坑。唯有复兴儒家经济学,全面重建金融秩序,全球经济体系才能避免大崩盘。 ​​​​

 

午觉醒来,就想大喊一声:还我河山! ​​​​

 

川普连任则美国国运终结,中国不战而胜。拜登当选则美国国运尚存,仍有扭转空间,中国则将面临民主国家联盟的集体围剿,这是未来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且没有任何外援。中美之争,短期中国大利空,中期看好,长期大利好。因为最终5000年的中国必依靠儒家民主而大复兴。 ​​​​

没有资格考试的普选权是亡国灭种的捷径。 ​​​​

 

公知时代,强化了崇洋媚外,但普遍扩大了全民的眼界也提升了智商。如今的小粉红时代,也强化了崇马列媚共产异教,却普遍封闭了全民的眼界并大幅度降低了智商。 ​​​​

 

福柯是只会找茬的喷子,萨特是动乱社会却不负责任的氓棍。他们是法兰西民族的终结者。中国人绝对不能重蹈法国的覆辙。 ​​​​

 

没有文统的道德、智慧和文化,只剩下武统的野蛮。这是中国之耻,中华民族的灾难。 ​​​​

 

美国不明确大陆武统台湾之时,美国是否出兵。因为美国已经决定出兵。美国就是希望中国大陆在台湾不公开宣布独立的情况下贸然武统。这样美国就可以让其人民及全世界人民都相信中国的崛起就是军国主义的崛起,一个连自己同胞(未宣布独立的情况下)都不放过的中国,一定是全世界的敌人。 ​​​​

 

只要大多数公民同仇敌忾,民主制度就能支持和迫使官员打击邪教,比如印度和缅甸。但是,没有民主制度,官员求稳怕事,必然屈服于邪教以求息事宁人,邪教由此做大,逐渐亡国灭种,这就是大陆。 ​​​​

 

我们当年体育是不作为中考和高考成绩的。但是,只有达到起码的体锻标准(各项目总分及格的情况下允许偏科不及格,比如我当年很胖,1000米只有40多分,但铅球满分),才能考高中和大学。我觉得这个方法比计算体育成绩要好得多,也有实在的意义。体育是基本,算入总成绩,无论多少比重都是不对的。 ​​​​

 

没有儒家思想作为民族文化基础,任何外来思想都在中华大地变成亡国灭种的极端邪教。从马列到女权,从公知到粉红,从教育到娱乐,无不例外。驱除异教,复兴儒家,才能保国卫种。 ​​​​

 

没有民主政治,却要打肿脸在西方面前充当民主社会,所以什么丑事都干得出。花钱买进黑绿搞多元社会,跪舔少民打压汉人展现民族团结,纵容邪教拆庙平坟标榜宗教自由。兴汉救国,唯有复兴儒家民主。 ​​​​

 

不搞民主,不兴儒家,不论华夷,不敬天地,跪舔黑绿,亡国灭种。 ​​​​

 

坚决反对台湾独立,坚决反对共产主义统一台湾。台湾是中国的,绝对不是西方马列教的。 ​​​​

 

多元社会不是民主的必然,而是未成熟文明的表现。西方文明在形成更广泛的社会共识之前就实行了初等民主制度。这是一种建立在党争基础上的不成熟民主。它中断了西方文明通向共识的进化过程,形成了所谓的多元社会,其实是一种文明的倒退。而中华文明依靠儒家思想形成了稳定演进的社会共识。儒家社会多元化较低而共识较强,代表了儒家文明的成熟。儒家文明比西方文明更进化,儒家民主是高等民主制度

 

中国是人类最早的民主国家,儒家思想是人类最早的自由主义。谁反对自由民主,谁就是汉奸卖国贼。真正的中国人,必定是自由民主的捍卫者

 

大陆小粉红,台湾绿蛙,香港黄丝,其实都是祸国殃民的一类人

 

邓小平时代解放思想,全面提升中华民族智商。如今的时代,内卷化洗脑,全面降低中华民族智商。​​​​ 右派公知跪舔西方,左派粉红也跪舔西方,都是亡国灭种的绝路。只有坚持中庸之道的儒家思想才能兴汉复国。 ​​​​

 

汉族女性本科毕业生3个孩子及以上,可以不工作,国家按对应公务员标准发育儿工资。孩子越多工资越高。 ​​​​

 

儒家中国绝不是德国鬼子老毛子的中国,驱除异教,匡扶汉室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根本。 ​​​​

 

共产主义是亡国灭种的主义。 ​​​​

 

没有儒家民主机制选拔官员,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脑残官员以引进黑绿跪舔黑绿为荣。 ​​​​

 

今天法国费加罗报发了一篇中国武统台湾的文章。有一个法国读者的评论简单明了:赢得战争容易,赢得和平很难

 

改开以来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和知识青年虽然对西方有种不切实际的高度评价,但其求知欲强,视野开阔,知识面广,勤奋好学,从而奠定了今日大国崛起的基础。如今的中国青年躺在前辈的改开成就上高度自满,在被过滤和妖魔化的世界知识之洗脑下变得越来无知和闭塞,大有重新闭关锁国的趋势。 ​​​​

 

和改革开放之初相比,中国人更有自信了,崇拜西方的人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年轻一代更加具有民族自豪感了,但也变得越来越内卷化,正在大踏步回到鸦片战争前。 ​​​​

 

早期互联网是提高精英集团智商的利器,顺带惠及大众。如今的互联网是降低全民智商的大杀器,精英阶层也是受害者。哪个国家能先拿出解决方案,哪个国家就是本世纪的领袖。 ​​​​

 

国运是一定存在的。川普连任,美国国运就此终结。川普不连任,美国国运还有挣扎空间。 ​​​​

 

中国不是像苏联这样的共产主义国家。 该党也不是共产意识形态的政党。 他为什么保留这个吓到全世界的共产主义名字? 共产主义的名字是中国的负担。 必须改名以使世界各国人民认为中华民族的大复兴不会成为共产主义国家的重新崛起! ​​​​

 

以国家利益为绝对条件,而忽视政治制度对国家间关系的决定性作用,是自以为专家的外行。理性的民族主义提升全民智商,而被煽动产生的强烈的民族主义不仅降低全民智商,而且带来亡国灭种的危险。 ​​​​

 

儒学复兴的根本在于教育下一代,但当务之急是教育父母。儒学之所以成为人人痛恨的糟粕,就是没资格做父母的妄谈孝道。父慈子孝的首要是父母要慈爱讲道理懂是非。中国有太多的恶父凶母,借孝道为名残害孩子,应当严格立法剥夺其抚养权乃至入刑坐监以正天下。 ​​​​

 

美利坚合众国之国家凝聚力是建立在其全球霸权基础上的。一旦失去霸权,则解体无法避免。唯有进行文化、经济和政治的全面改革才能救美国。由于西方文明自身之局限性,美国只有吸取儒家之长处和借鉴进化程度更高的法国文明才能完成这三个改革。 ​​​​

 

儒家文明崇拜失败的英雄尤甚成功的帝王,比如项羽和关羽尤甚刘邦和孙权。因为成功者已然得了实利,而敬重失败者代表了中华民族永不言败的雄壮气质和永远可以复活的不死灵魂。如此骄傲的文明,今日依然有亿万精英和平民拼尽全力去抹黑它,以做中国人为耻,是任何外国人都难以理解的无知。 ​​​​

 

千万人一时风云,写下千秋的屈指可数。不以当下为尊,而求万世流芳,这是儒家最雄壮的气质。 ​​​​

 

每个领导人都有其优势与短处。川普在处理美国疫情方面的弱点不能掩盖其对华战略的勇猛。中美冲突为热战严重威胁世界和平。任何国家最终都不得不被迫选边。面对共产中国,美国具有极大优势。但对一个儒家中国开战,美国反而将成为世界公敌。我们无法理解为啥伟大的中华民族要为一个西方名称而战。 ​ ​​​​

 

中国儒学界背离儒家务实、通识、为实际问题求解的正道,异变为从理论到理论无实践能力的学究。他们无力堪当中国民主化之重任,反而以空乏之谈严重降低了正统儒学在精英层和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复古而不创新的中国儒学界是中国儒家民主化的最大障碍。​​​儒学界必须反省改造。这是中国民主化的第一步

 

改革开放曾经是中国唯一的出路。如果以改革开放之难为理由拒绝改开,偏偏要在两个凡是的原则下寻找其他出路,那么就是缘木求鱼,只有死路一条。在各民族命运的最关键时刻,往往只有华山一条路。勇往直前的民族可以活下来,磨磨唧唧犹犹豫豫的民族都死在了历史里。今日法国乃至世界都进入了关键时刻。 ​​​​

 

梁启超在拜访美国银行家约翰·皮尔庞特·摩根时,摩根向梁送赠一句名言:凡事业之成就,全在未着手为开办之前,一开办而成败之局已决定,不可复变矣。” - 从来没有如此时这样对这句话有如此深刻的感悟。天下,原本就是设计出来的。有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叫做智慧。有一种无法放弃的信仰,叫气魄。

 

中国人对其近邻日本的知识贫乏令人惊讶。安倍是忠诚的神道政治成员,而国家神道是日本军国主义制度的信仰来源。安倍在任期推动修宪废除和平宪法而重新武装日本,是重建军国主义体系的第一步,遭到了日本和平主义者尤其是年轻一代的强烈抗议。实在无法理解大量中国人对一个日本极右民族主义者的追捧。

 

中国的民主化决定着世界的未来。儒学的复兴决定着中国的民主化。所以儒学的复兴决定着世界的未来。世界对儒学的妖魔化已有百年,中国人自黑儒家更甚。法国是文化大国,上世纪40年代,我们的知识分子就认可儒家学说积极的实践意义,比今日美国化的中国自由派更明智。法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能力是其智慧

 

改革的三个阶段:用新思想走老路,用新思想走新路,用新体制催生新思想,形成正循环。目前国内还处于第一阶段早期,其持续时间长短和受到失败的打击力度成正相关。我对中国前途的判断是:短期看空,中期乐观,长期绝对有信心

 

天下之大事,从来不能以常理度之,但要以常理化之。奇迹是无数极小概率的常理连续相乘的结果。发现并实现这些极小概率的常理是大智慧,而大魄力就是敢于连续这么干。 ​​​​

 

说到底,人还是分为低等和高等的。低等人只知道抱怨,讽刺,毒舌,但绝不肯为改变其所不满的社会而挪一挪屁股动一点。高等人,就是实干家,在千万人旁观中奋起而行动。一个有前途的民族,就是高等人集团的影响力大于低等人集团的影响力。 ​​​​

 

为何中国时至今日还有那么多的各种脑残:喜欢袁世凯,反对孙文;憎恨儒家,崇拜毛;反对大一统,跪舔西方低等逻辑? ​​​​

 

任何制度和任何人一样,都有其优势和劣势。美国的制度不利于抗疫,但有利于网罗天下的人才。乔丹是篮球明星,不能因为他乒乓球打不好就否定其运动天赋。以己之长比他人之短,是自满致落后。以他人之长比己之短,是虚心求进步。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