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美国的国家凝聚力是建立在其全球霸权基础上的。一旦失去霸权,则解体无法避免。唯有进行文化、经济和政治的全面改革才能救美国。由于西方文明自身之局限性,美国只有吸取儒家之长处和借鉴进化程度更高的法国文明才能完成这三个改革。本文主要讲其政治改革。

 

美国政治改革之根本目的是要从各种极端主义的掌控中解放其民主,而建立美国新政体。

作为年轻民族,美国天然存在的首要危机是其文化的多样性,虽然这也是一种优势。围绕着独立、联邦制、奴隶制、孤立主义、以及直到今天的黑命贵和戴口罩等议题,美国的“内战”在各个领域进行着。 这是因为美国的历史还没有长到足够可以形成民族的凝聚力。

但是,曾经凝聚了昨日之美利坚民族的民主制度却分裂了其今日之公民。为了赢得选举,各个政党寻求并制造了许多分裂选民的议题。华盛顿说过:“我自己不属于任何党派。我内心的第一个愿望就是:如果政党已经存在,就让他们和解吧。[1]”华盛顿担忧的党争正在破坏着美国的民主。极端保守主义和极端进步主义,极端民粹主义和极端精英主义,极端地方主义和极端多元文化主义以及极端政治正确正在破坏着美国。我们必须夺回民主以实现华盛顿总统的遗愿。

我们必须知道,为什么在民粹主义统治今日世界之时,大多数法国公民却在2017年选择了中间派总统。因为中庸之道,这个法国政治的传统美德又回来了!正如戴高乐所说:“成为戴高乐主义者,必须同时成为左派和右派。[2]”法国民主制度的改革已经开动,公民们期望一个更详细的方案。我将在随后的《全民民主》一章中详细阐述。

我们也可以从建立在中庸基础上的儒家民主制度中得到启发,正如孔子所言:“和为贵”。这也是中国民主化的方法。中国人希望稳定缓进的改革而不是野蛮的革命。

在美国,只有建立在中庸式民主基础上的政体才能限制极端主义、团结冲突中的不同群体并吸纳各自的优点。但是,今日美国之政治学只服务于利益集团而不是人民。它放弃了追求更好的民主模式之使命。政党或许能赢得选举,但人民却失去了自由,祖国则处于解体的边缘。

重新发现美国先贤,正当其时。例如,爱默生,他是第一个具有全球智慧并着迷于儒家思想的美国先贤。1841年12月9日,他在波士顿的共济会圣殿发表了著名演讲:《保守党》。对美利坚民族来说,我认为这是对中庸式民主最好的定义。下面是其最重要的一段话:

“保守党和创新党,这两个分裂国家的政党都非常古老。它们自创世纪以来就为拥有世界而战。[…] 这两种思想并立互衬,每一方都暴露出另一方的弊病。然而在现实社会中,或在真实的人性中,两者必定是混杂交溶的。大自然决不会单独地把它认可的桂冠-即“美”的嘉奖-赐给任何一个行动、徽记或行为者,而只会加恩于那些兼容了两种因素的人们。[3]

团结就是力量和智慧。团结也将复兴美国的民主。这个伟大的民族不乏伟大的圣贤,而外部视角对找到他们非常有用。

为了重建美国国家凝聚力,改革必须能够创造这种中庸式的民主:

1.它要有利于形成共识而不是制造分裂;

2.它要有利于团结国家而不是分裂它;

3.它要有利于寻求爱而不是制造仇恨。

即将改革中国的儒家民主制度也是遵循了以上这三项原则:

1.“求同存异”;

2.“家国天下”;

3.“仁者爱人”。

如此改革之后,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将能够生活在同一个自由制度之下。这两个伟大的民族将相互拥抱而不是对抗!

以下是为了在美国建立中庸式民主的十个最基本的建议:

1.建立联邦层面的全民公决机制并实现总统直接普选

这是最重要的措施。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国家而不仅仅是一个联盟,美国人需要一种机制来直接表达其国民的整体意志。

公民们首先进行讨论,然后进行投票,最后他们再次团结起来。全民公决是建立民族凝聚力的工具。这是从利益集团手中解放民主的最后手段。如此的宪政革命才使公民们进行所有被由利益集团阻碍的改革。全民公决强调了每一张选票的重要性。它能减少极端主义,毕竟大多数公民都属于中间派,偏好中庸之道。

两个多世纪前,开国元勋们选择了由13个地方殖民地组成的联邦制。但是,他们创制的宪法只是为了尽快建立一个新国家的政治妥协,而不是像在其他成熟国家里那样能够确保民族凝聚力的共同价值观。比如,当时的美国宪法就没有解决分裂国家的奴隶制问题。

如今,该宪法已不再适合美国的发展。它甚至还违反了多项民主原则,例如参议院中的代表权不平等和总统选举制度。在实际运作中,美国不断地在向单一制国家转变。但是,其原始的联邦制宪法却一直对抗着这种美国政体的自然演变。这是导致美国民主所有矛盾的根源。

根据儒家宪政主义,联邦制只是一种过渡性的政体:它要么朝着单一制国家进化,要么退回到分裂状态。经过两个多世纪的共同体生活,现在到了美国公民必须决定自己国家命运的时候了。人民主权是民主的第一原则,没有什么比全民公决更重要的了。

通过全民公决,美国人民可以改革其民主制度而不需要屈服于利益集团。他们可以像1962年的法国人民一样,通过公决恢复直接选举共和国总统的权利。由此,美国公民们将可以稳健地重建美国,直到有一天,他们决定为“美国共和国”建立新宪法。

2.实现公立大学免费

如今,高等教育(可以从本科开始实行)已不再是对个人职业生涯的投资,它代表了决定民主质量的国民整体文化水平。这是与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作斗争的根本保障。

3.在宪法中明确政教分离原则。

自从罗杰·威廉姆斯提出这个想法以来,已经过去了四个世纪。距离杰斐逊强调:“要在教会与国家之间建立隔离墙”也有两个多世纪了。今日,我们应当真正把他们的主张纳入宪法,使得宗教不再分裂多元信仰并存的美国。

4.将以下句子纳入宪法:“美利坚合众国的语言为英语”。

否则,双语制将终结美国。

(后六点略)

 

法国和我将竭尽全力帮助我们的美国朋友们,正如200多年前我们做的那样。如果他们同意,法国还可以组建一个美中法的三国顾问团队。我也将成为成员,因为目前,我是唯一精通西方民主和儒家民主的专家。我们将为民主,和平与我们的友谊而共同努力!

这项改革对美国的未来至关重要。它是如此艰难以至于无人敢言。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也处于同样的困境,但邓小平和他的人民敢于克服“改革开放”中国的所有困难。因此,才有了中国奇迹,中国也才能够重返世界巅峰。

在最关键的时刻,决定一个国家命运的选择只有一种。有勇气的可以活下来,而犹犹豫豫的则将被淘汰。今日,美国,中国,法国和世界都处于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在改革之前和改革期间,听取外部意见非常重要,这样才能使自己从固有观念中解放思想。邓在1975年访问了法国,在1978年访问了日本,并在1979年访问了美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是中国模式的最大秘密之一。

昨天,中国人民敢于进行经济改革。今天,他们还敢于进行政治改革以恢复儒家民主制度。美国人民敢于改革其民主制度吗?

 

以上节选编译自法语政论《陶总统-法国已经觉醒》之《美国的新独立运动》

 

精选文章

突破当前中国发展困境需要儒家民主化和借鉴法国经验

法国人热赞儒家外交模式

华人竞选法国总统,法国人如何反应?

论儒学之正道及儒家民主

 中国的传统政治真的是专制黑暗的吗?-《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书笔记

  中国传统政治与宪政 --《政学私言》之读书笔记之一

中华文明传统不利于民主化吗?论人的自由

 


[1] « I was no party man myself, and the first wish of my heart was, if partiesdid exist, to reconcile them»

[2]Alain Peyrefitte, C’était de Gaulle II, Fayard, 1997, p. 105

[3]« The two parties which divide the state, the party of Conservatism andthat of Innovation, are very old, and have disputed the possession of the worldever since it was made. […] Each exposes the abuses of the other, but in a truesociety, in a true man, both must combine. Nature does not give the crown ofits approbation, namely, beauty, to any action or emblem or actor, but to onewhich combines both these elements.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