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今天,两名法国国家电视二台的工作人员在巴黎市中心遭到伊斯兰恐怖分子砍杀受伤。袭击地点正是2015年1月遭到恐怖分子血洗的法国《查理周刊》的旧址附近。袭击与目前正在进行的当年案件的司法审讯有关。《查理周刊》9月2日重新出版穆斯林先知的讽刺画作是另一因素,因为该出版遭到了新的恐怖威胁。

除非奇迹,法国伊斯兰化已经无法扭转,恐怖袭击成为日常,未来必然爆发宗教内战。各国都要引以为戒。西方民主,不仅不能有效打击恐怖主义,反而成了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工具。只有诞生于人类唯一原生世俗文明-中华文明的儒家民主才能拯救人类。

 

2015年1月发生了两个深深伤害法国人民感情的悲剧。

第一个悲剧就是伊斯兰恐怖分子对《查理周刊》的袭击。从那时起,恐怖袭击就成了法国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哪怕是在今年上半年疫情封锁期间,伊斯兰恐怖分子也没有停止过圣战。2020年4月4日来自苏丹的难民在法国南部的Romans-sur-Isère市杀害了两人。4月27日的袭击在大巴黎的Colombes市导致三人受伤。

第二个悲剧来自一个完全可能发生的假想:2022年,一个伊斯兰主义者将当选为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并在全法执行沙里亚法。这是法国著名作家Houellebecq在其小说《屈服》(Soumission)中向我们发出的警告。该小说在法国畅销80万册,在全球销量接近200万册。

2022年产生一个伊斯兰总统是不可能的,这还太早了。但是2032年或2042年有可能吗?至少不能否认,在我们的民主制度下,穆斯林的投票能起到决定性作用。因为这是一个身份认同度非常高,非常团结和组织性极强的共同体。它不像其他那些社会群体那样分裂,穆斯林们的投票倾向性是非常一致的。从选举技术上讲,法国总统已经是由穆斯林选民决定的了。

法国作家Gourévitch对此的分析非常精确,他在其著作《大替换,现实还是毒药?》中写道:

“根据OpinionWay的民调,2012年大选中,93%的穆斯林在第二轮中投给奥朗德。在2017年大选的第二轮中,这些穆斯林选民的投票率为62%,其中92%投给了马克龙。

在法国生活着800万穆斯林,排除约200万非法国公民,再根据法国人口的年龄比例排除18岁以下的穆斯林,我们得到的穆斯林选民总数约为420万。也就是说,去掉38%的弃权者和12%的废票,有230万张选票(420*62%*88%),其中马克龙得票210万,勒庞为20万。要知道1%的选票大约为31万票,马克龙赢得的穆斯林选票就相当于6.7%。

简而言之,如果没有穆斯林选票,奥朗德在2012年将被萨科齐击败,而勒庞无疑将在2017年第一轮中名列前茅。对2022年总统大选的模拟表明,穆斯林选票可能会占选票的10%。如果一个候选人无法获得穆斯林的投票,那么他就必须获得60%的非穆斯林选票才能获胜。各候选人的参谋部门已经按照这个假设来设计竞选策略了。[1]

而在实际选举中,因为法国世俗社会左右两分,要赢得他们中的60%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凡是要赢得总统宝座的候选人只能采取对伊斯兰主义的绥靖政策来吸引更多穆斯林的选票,而不是坚持世俗主义来赢得非穆斯林的60%。这就是小说《屈服》中假设的合理性,还有什么候选人比本身就是穆斯林更能吸引穆斯林的选票呢?只要法国穆斯林选民人数占选民的比例不断增长,选出一个穆斯林总统是必然。而目前法国正是处于这种必然的人口结构变化趋势中。

2019年10月1日,我与作者Gourévitch讨论了我的法语政论。他对我借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而推出的“法国式的开放与改革”颇为赞赏。他还建议我以《陶总统》为题,补充更多实际措施,把政论改写成政治小说。也许,他认为一个儒家总统可以拯救法国而使得法兰西民族不再屈服。

实际上,由于每个政党(民族主义者除外)都必须采取奉承穆斯林的措施,民主已成为伊斯兰化的工具。伊斯兰主义者以宗教自由,共同生活,平等,多元文化等为借口,影响选举,立法和政治决策。然后再逐步将伊斯兰教法植入民主社会中。

根据GillesKepel 和 Antoine Jardin合著《恐怖肆虐法国本土,法式圣战之起源》(Terreurdans l’hexagone, Genèse du Djihad français)中的分析,我们可以总结伊斯兰化法国的四个步骤:

1.建立清真寺作为伊斯兰主义的总部,便于组织伊斯兰化运动和训练包括圣战分子在内的伊斯兰化积极分子。

2.建立清真食品制度并强化伊斯兰教内婚制,以便在穆斯林社区中实行伊斯兰教法。

3.建立私立的伊斯兰学校,以使得穆斯林儿童与世俗社会分开。鼓励穆斯林女生在公立学校穿上罩袍和面纱,并要求学校食堂提供清真菜,以这些手段来控制世俗社会。

4.建立穆斯林组织,作为游说集团来干预政治,说服各政党和候选人来支持其伊斯兰化项目。

最后,在以上四个步骤的基础上,伊斯兰主义者们就可以拥有他们自己的议员和总统了。

 

为何本来应该支持世俗化的民主制度反而变成了伊斯兰主义者的帮凶了呢?

按儒家的视角来看,这不是民主的问题,而是西方民主的局限性。从根本上说,是西方文明的危机。因为直到今天,西方文明依然拒绝吸收其他文明的优点来完善自己。要知道,西方文明的一半基因来自人文的希腊文明,而另一半基因却来自一神教。而且,即使是希腊哲学,其中最重要的部分,柏拉图的思想也有着深刻的极端主义烙印。因此,海纳百川,兼容天下智慧对西方来说就非常困难。

不过,我们可以从三个主要方面以儒家民主理念来分析西方民主无力对抗伊斯兰化的原因并提供补救措施:

1.西方之党争使伊斯兰主义者受益。

当代西方民主运行在政党体系之上。由于各政党在选举中竞相抬高对穆斯林群体的优惠政策,西方社会就不断加速伊斯兰化。相反,儒家民主限制政党,鼓励中立和独立的政治家,如孔子所言:“君子群而不党”。所以,儒家民主不会让法国伊斯兰主义者有机可乘。

2.多元文化主义的极端化使伊斯兰主义者受益。

多元文化主义是共同生活的基础,而不是目标。但是西方民主则反向操作。由于以政治正确性为主导,多元主义就变得越来越极端。极端化是西方文明一神教的本质特性。与之相对,儒家民主以中庸为根本,它尊重传统,必能捍卫法兰西民族的价值观和传统习俗。

3.宽容的“圣母化”使伊斯兰主义者受益。

宽容不应该是弱点也不应该是绝对的原则。伊斯兰主义者必须受到惩罚。我们必须让他们非常清楚地了解这一立场。而像“野蛮人有枪,我们有鲜花”之类的说法则适得其反。因为对于野蛮的伊斯兰主义者来说,这只是在宣布:“快来杀了我们吧,我们是不会复仇的。”儒家坚持正义原则,它拒绝“圣母化”。孔子清楚地教导我们:“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儒家思想才能威慑伊斯兰主义者而保护法国人民。

最后,教育是儒家民主的保证。也就是说,儒家认为所有问题都源于文化。因此,法国的去世俗化就是法国文化中的问题而造成的。不幸的是,法国文化已经失去了掌控和捍卫世俗主义的能力。所以,不仅是法国民主需要借鉴儒家民主来改造升级,法国文化也应该借鉴原生世俗的儒家文化来完善进化。

只有把儒家智慧同法国实际相结合,才能从根本上扭转法国的伊斯兰化,让已经世俗的法兰西民族在全球性的伊斯兰化狂潮中生存下来。

 

以上节选编译自法语政论《依靠儒家,拯救我们的世俗主义与自由!》

 

精选文章

 如何用儒家民主改造美国民主以避免美利坚合众国之解体

突破当前中国发展困境需要儒家民主化和借鉴法国经验

法国人热赞儒家外交模式

华人竞选法国总统,法国人如何反应?

论儒学之正道及儒家民主

 中国的传统政治真的是专制黑暗的吗?-《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书笔记

 中国传统政治与宪政 --《政学私言》之读书笔记之一

中华文明传统不利于民主化吗?论人的自由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