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方案之要点:

1.  百日行动方案以制止川普在任期内动武,维护世界和平。

2. 制定全新战略以彻底扭转中国外交被动局面,增加中西方了解与互信。

3. 全面复兴儒家,作为中国特色民主化的核心理论和发动机,并为世界民主进步做出表率。

 

背景与我们的立场

我们判断川普有极大概率在11月选举前伺机与中国爆发武装冲突,而且我们看不到中美之间有缓和冲突的有效举措。这是所有关心世界和平的政治家所不愿意看到的,我们必须有所行动。

法国是中美两国共同的朋友,唯一一个可能超脱于中美对抗阵营之外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它有义务在此危机时刻,尽全力来缓和两国关系,既不应该站队某阵营更不应该袖手旁观。

世界和平需要法国的贡献,而作为法国华人政治家,我更加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来提出捍卫世界和平的建议,尤其是要帮助中国积极调整政策来消除西方对中国的长期偏见和成见。

中国必然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是西方的集体共识。无论中国承认与否,都无法改变我们的看法。西方过去炒作中国威胁论,今日集体反华是因为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恐惧。

虽然美国领导世界很糟糕,但毕竟与我们欧洲有着类似的政治制度。而中国的体制与我们完全不同,西方无法想象也无法接受世界会被共产中国所领导,这是川普政府能够以自由世界之名公开对中国宣战的正当性。而基于这种正当性的战略并不会因为美国的政权轮替而发生根本变化,也就是说世界和平将长期受到威胁。

但是,这种正当性却来源于西方对中国长达几个世纪的偏见,甚至是完全错误的理解。

而我于他们完全不同,我对自己的祖国的文明和历史非常了解,深知中国的内核是儒家,而儒家是人类最早的自由主义,儒家民主曾经是人类最先进且持续时间最长的民主制度。所以我根本不认为中国会成为西方害怕的霸权主义国家。恰恰相反,中国儒家王道领导下的世界将远远比今日美国霸权主义领导下的世界更加自由、和平、公正和繁荣。

今日之中国是由一个叫做中国共产党的政党执政的儒家国家,绝非西方过去认识的苏联式的共产国家。西方对中国民主绝望,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儒家民主制度始终是中国历代政体的内核,个别如满清异族部落专制等例外,不代表中国传统,如同维希法国并不代表共和法国一样。

所以,我们应该支持中华传统文明的大复兴,尤其要加强法中、欧中、世俗国家之间以及法语国家联盟同儒家文化圈的合作来重新为人类未来制定更和谐的新秩序。我们不应该担心中国的威胁。因为我有从中国历史中得出三点结论:

1. 中国的立国之本是不断随着时代更新的儒家思想。 无论时代的中国偏离了多久多远儒家纵轴,中国都会坚定而缓慢地回到儒家这个根本上来,不会有例外。

2. 任何政府、政党、组织或个人,只有尊重中国的儒家传统才能有其合法性、历史地位和赢得正面评价。

3. 中国特色的民主模式绝不是西方已经失败的现有模式,而是基于现代儒家的民主模式,该模式还将成为西方民主进步的灯塔。

由于源自西方的长达两百年对儒家及其传统的歧视和污蔑影响了中国社会各界尤其是文化界迄今,加上当代中国儒学研究因方向性错误而无法解决现实问题,所以,今日中国也还没有真正意识到儒家对于中华文明大复兴的根本意义。

但是,我们认为中国很快会在现实中意识到:只有走儒家的路,才是粉碎美国封锁的路,才是赢得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支持的路,同时也是帮助中国经济重新高速增长的路,当然也是确保执政党长期执政以保障民主化阶段社会稳定过渡的路。

所以,当未来中国在各方面都超越美国之时,中国必然已经拥有世界上最大最先进的民主模式-儒家现代民主制度。

作为法国政治家,这就是我对国际形势、中美关系、法国及欧盟之外交政策、乃至中国民主化和未来走向的标准回答。这些内容,都是我在法语政论:《陶总统-当法国被一个中国人唤醒,世界将大放异彩 !》(第四季度出版)里要展开论述的。当然,针对中国的实际困难,我推荐了一个儒家民主化模式及稳步过渡方案供中国伙伴们参考。而且,我推荐给法国人民公投的法国新民主模式也是用儒家民主思想来改造的。

当然,我也会给美国朋友们推荐一个在美国失去老大位置后如何重建美国以避免联邦解体的方案。让中美双方都跳出各自思维局限,在和平过渡基础上确保双方的根本利益是需要超越时代之大智慧和大气魄的。这就是儒家所说的大仁大义。

 

中国外交和外宣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按民主体制的思维逻辑来走群众路线

下面这个法国前总理拉法兰接受法国电视采访的例子足以说明问题了。

202016日,因为出版了关于中国的新书《辩证看中国》(Chine – le Grand Paradoxe),(该书非常亲华),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在法国第一新闻频道BFMTV的早间新闻访谈中接受了Jean-Jacques Bourdin(布赫丹)的采访。其中有那么一段对话,粗体为法语原文:

布赫丹(轻微嘲讽):我们知道您对中国的爱 (On sait votre amour pour ce pays (la Chine) )…

拉法兰(马上打断):我的好奇( Ma curiosité

布赫丹(顺势改口):您对中华文化的爱   Votre amour pour la culture chinoise

拉法兰(马上接口强调): 浓厚的兴趣( L’intérêt profond

布赫丹(自圆其说):对中国人,中国人民的浓厚兴趣,我没有说是领导们( L’intérêt profond pour les Chinois, le peuple chinois, je ne parle pas des dirigeants….

拉法兰可以说是法国乃至西方对中国最友好的政治家了,但是他却不敢在电视采访中公开承认,哪怕是默认自己爱中国,马上就用我只是对中国好奇来纠正。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考虑法国大部分公众无法接受他爱中国。这是西方体制下政治家的民主思维逻辑:走群众路线,不说群众无法理解或抵触的话。拉法兰虽然已经退出政坛不再参加选举了,但长期形成的职业敏感性让他在面对爱中国的指认时能够迅速反应。这段细节,足以说明法国目前大部分公众和精英阶层对作为国家的中国之看法是非常负面的(这还是年初疫情之前)。但对中华文化和人民是正面的。

如果对比这么寥寥数句和723日蓬佩奥的长篇演讲,两者的民意根基都是一样的。蓬的演讲不是对中国人说的,所以不要认为他不懂中国,他本来就是对西方阵营说的,目的是稳固己方基本盘和动员旁观者回到战斗位。这也是川普政府联合西方盟国反华的战略自信心之来源,他们完全懂得西方的民情民意。而中国却几乎完全不掌握,说得不客气一点,中国就没有重视过西方绝大部分选民的意见。这个问题我在2012年就发现了,迄今没改。当年我和奥朗德面议其访华计划时,国内还在天真地认为萨科齐必然连任,对法国的民情民意完全不掌握。中国要赢得西方公众,却不走群众路线,那不是很奇怪吗?拉法兰这个级别的政治家在BFM这个影响力的栏目的采访,外交系统有没有专人关注和分析?

西方国家是选票逻辑,反华亲华一般都是依着选票来考虑的,根本上是顺着民意来的。那些专家说西方民意都是被操纵的,这只是到了见山不是山的第二层,忽悠外行而已。凡是真正打过选战,有民主第一线经验的,就绝不会认为民意真的那么好操纵。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就是民主。中国不能用源自自身体制的思维逻辑和官本位的逻辑去研判西方体制下的问题。

中国要走群众路线,充分重视西方公众的意见,中国要对世界人民讲话,告诉世界我们的理想和信念,而不要和川普一样搞低级的口舌之争。

关于中美老大之争是上不了台面的,上得了台面的只有自由民主。川普的策略是让中国和全体有选举权的自由世界的国民为敌。而目前中国的应对正中其圈套,且越陷越深,完全被动挨打。我们为何不能谈自由民主?这两个都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是儒家核心信仰,讲自由民主就是最大的讲政治。

关键是我们如何谈自由民主,谈什么样的自由民主才能赢得世界人民的信任?如果我们能做到大多数西方公众都喜欢中国,就不会有一个正常思维的西方政治家来反对中国,因为反华就无法当选,而亲华才能当选。如果大多数美国选民都喜欢中国,川普只能爱死中国了。

赢得大多数世界人民的喜爱和信任,是中国和平崛起的根本保障。反之,就是我们现在的困境,如前副外长傅莹所问:"中国人也要想清楚:一旦中美闹到决裂或分道扬镳的程度,有没有国家会选边站到中国一边?"  

下面就当前实际问题谈谈战略上怎么干才能赢得世界的民心与喜爱

研究具体问题应该直言不讳,不说自己都不信的话,不忽悠人民也不忽悠领导。在我的团队里,是没有马屁精的位置的。因为他们可以胡乱吹捧,但失败的后果乃至全部历史责任却由我一人承担。领导者必须时刻警惕这些专门给我们下套挖坑的人。我本人始终铭记:用师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

我们判断,美方战略部署已经完成,对中方的任何反应都全面预测并掌握了,因此美国完全掌握了主动,中美冲突正在按着美方的预期展开,对中方极其不利。美国懂中国,不要相信那些美国不懂中国的鬼话。

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我们要跳出现有思维体系,以美国完全无法预料的新举措彻底打乱其战略执行节奏,乃至摧毁其战略制定的前提,迫使其根据我方的新情况而重新制定对华战略。如此,世界舆论及民意将发生美方预料之外的重大转变,川普政府就无法按着原计划对华动武了。

美方目前的战略制定有一个最基本的前提是:中国绝无启动民主化的可能。因为他们知道的民主只有一个西方民主而已,既然中国不要西方民主,那么就等于不要民主。他们完全不知道,包括我们中国自己,也几乎完全不知道,中国还可以走更符合中国国情的儒家民主化的道路。这就是美方完全无法预料的中方杀手锏。

我们必须让美方明白:我们是一个有足够能力在稳定中推进民主化改革的中国,一个对赢得世界的民心,对民主思维逻辑的运用有极强能力的中国,对美国人民的了解比川普政府更透彻的中国,那么这个中国是绝不可能战胜的。

过去,美国掌握主动权是因为他们认为我们的体制已经彻底僵化到无法进行战略改革了,目前来看,美方的判断没大错。但,现在不同了,只要中国围绕儒家复兴而进行战略性改革,其竞争力就会猛然提升数个层次。这是一个完全出乎美方意料的新的极其重大的因素,那么美方在采取进一步冒险行动之前,必须重新评估这个新因素带来的影响,原来的战略执行必然要滞后。

一个勇于实质改革,不断实质创新,而不是老生常谈说自己都不信的话的中国,才是让美国害怕和让世界敬重的中国。

高举儒家民主化的大旗,中国就能彻底掌握战略主动权,让美方去被动应对吧!

 

接着,我们按着长中短三期谈谈操作方案的思路,不展开细节。

我们要紧紧围绕儒家中国和儒家民主自由来构造全新的话语体系和政策,要在全球人民心目中形成:儒雅中国对流氓美国的印象。要让全世界人民形成以下共识:中国要超过美国,只有儒家民主化,中国也必然儒家民主化。因此美国要阻止中国的崛起,只有破坏和阻止中国儒家民主化。一言以蔽之:美国的霸权主义者反华的根本目的就是要破坏中国的民主化。

 

长期方案:2021年中国两会后到2031-2041年。

体制性改革,稳重渐进,不设精确时间表,试点顺利就推广快,有困难则缓,主动权在我。但要超级积极地与世界人民沟通交流,争取全人类的支持与理解,走到世界人民中间去。具体内容是 :儒家民主模式与试点方案,党的儒家化改革,儒家民主统一台湾,一国一制(儒家民主制)。同时也要为西方民粹提供双赢的出路,要理解他们的困难,至少要提出关于寻找出路的思路,争取其中一部拥护中国的大复兴。。。等等。

 

中期方案:202011月美国大选结束至2021年中国两会

技术性改革和行政性措施,以标志性政策兑现前期的宣传,向全世界证明:中国和中国共产党人言而有信,我们是踏踏实实在干儒家民主改革的事。具体内容有很多,这里只讲两件事情。

第一是技术性改革-修宪,比如:宪法序言的第一或二句应该清晰地表达出儒家思想是中华传统文明的核心以及中国传统政治是以儒家自由主义为基础的古典民主制度。等理念。修改第四句 一九一一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废除了封建帝制,创立了中华民国 一九一一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废除了君主制,创立了中华民国”  因为,中国自秦统一后就已经废除了封建制。而在儒家民主制度下,有君主却不可称之为帝制。“封建帝制”是西方对我中华文明民主传统的污蔑或误解,我们岂能在自己的宪法里给他们背书?以上修宪就是要为我中华文明正名,中国是有着几千年民主自由传统的!同时更向世界表明,中国必然实行现代儒家民主制度的决心! 另外,还可以增加一条:“国家提倡尊师重教,以孔子诞辰日公历928日为教师节”(解释见下文短期方案)

如此的修宪可以提前出预案供全国乃至全球报道和讨论。这对改善中国形象作用极大。我举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来说明。

20181116日我在巴黎政治学院参加《世界人权宣言》发布70周年的纪念会。会上可以说是一边倒地批判中国各种问题。除了我说:“人权和自由是中国传统”之外,还有一个法国教授特地提醒大家:“中国是唯一把“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贡献”纳入其宪法的国家。” 在西方人权会议上,难得有法国教授为中国说话,这说明该理念加入修宪有多么重要。国际舆论和民意的改变往往是从学术界开始的,关键是中国要给他们新的积极正面的研究内容。

第二是行政上的,要相应提高对外交工作的重视以适应中国面对的新的国际地位。试比较中国外交部长、美国国务卿和法国外交部长在党内和政府中的排位。这种重视程度直接体现在反应速度和灵活性上。另外,还有外交外宣系统的现代儒学和走群众路线的培训等。

 

短期:即日起至11月初美国大选结束

这百日是川普发动对华军事行动的高风险期。我们绝不怕战,但绝不轻言开战。要有足够智慧来制止川普动武,为恢复中美友好保留余地,这是百日方案的核心目的。

百日时间有限,无法进行全面战略规划后再行动,只能出奇以快制胜,四两拨千斤,所以要国家一号人物(下简称一号)亲历亲为,才能达到最大效果重点是高举复兴儒家以促进中国民主化的大旗。

以下按时间节点提供思路。

830日。 这是我称为“20世纪孔子”的钱穆逝世30周年。有两个活动可以做。

一是学界可以组织一个小型的“钱穆的儒家民主思想”研讨会,一号参加,并发表讲话。重点在于澄清:中国是一个共产党执政的儒家国家,而不是美国宣传的苏联式共产国家。中国共产党党员都是以儒家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明的继承者。等等。。。

国内儒学界因为没有机会参与西方民主一线和外宣的实践,很多方案过于理想化而无法落地,理论性太强也难以被西方公众所理解。如果海内外大幅报道他们的说法,或适得其反。所以另外提供两个补救措施:一是可以参考文后的链接,这是我们对钱穆和儒家的现代性和实践性诠释,按此思路调整研究方法,就可以落地并被西方公众所接受。二是研讨会紧紧围绕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和《政学私言》这两本作品进行,不偏题就不会犯大错了。

二请九州出版社(钱穆作品大陆出版方)组织纪念钱穆逝世30周年的读书会,可以全球联网进行,请普通读者参加,一号也参加并发表讲话,除了方案一之要点外,还应鼓励民众多读钱穆的书。普通读者非儒学专家,大可畅所欲言。

以上两个活动要低调小规模组织,一号讲话中度报道,但是对讲话和儒家民主的学界媒体界讨论可以在会后高调持续开展。

 

910日中国大陆教师节。

除了按惯例正常进行之外,要在舆论上开展更改教师节日期的大讨论,即把教师节改成孔子诞辰日公历928日,与台湾的教师节统一起来。两岸都是中国人,都是儒家思想的继承人,以后统一了,教师节肯定要一致,必然以台湾现行的孔子诞辰日公历928日为准,大陆就先行统一吧。该措施对台影响甚大,请相关部门细化和预评估效果。

 

928日孔子诞辰,曲阜孔庙祭孔活动

由一号亲自主持。这是历史性的进步。重点绝不在规模和排场,而在高雅和现代精神。要有国际电视和网络转播的现代美感,切忌复古乡土化。一号讲话重点是儒家的现代化复兴和儒家民主制,修改教师节为孔子诞辰日的意见。这是百日方案中的最大最具有象征意义的活动,必定引起全球范围内的广泛报道、研究、猜测与评论,所以具体方案一定要细化精确持续长效。

 

101日国庆及十九届五中全会

讲话及会议中增加儒家相关内容,比如儒家思想入宪预案等。

 

1010日辛亥革命纪念日

重点在于孙文革命思想与儒家民主的关系,表明我党的正统继承地位。甚至,为促进两岸统一,可以搞双国庆日合一活动。

 

11月初,美国总统大选结束

一号发贺电或讲话,其中加入儒家民主内容。

 

119日及22日(戴高乐18901122日-1970119日)

比如戴高乐逝世50周年之际,法中协会和学会等可以组织戴高乐民主思想与儒家民主思想研讨会。根据我的研究,两者在民主政治方面有很多共性,理解戴高乐,就理解何为传统儒家现代化与民主化。

 

其他措施

  1. 外交部新闻发言,去意识形态化,增加知识和学术含量,多引用西方学术观点和西方政治方案来向西方媒体解释中国决策依据;
  2. 给我们的外交官放权:美方成都总领事走的是群众路线,深入民间接地气,生活化外交,去政治化。中国这点差太多了,因为我们的体制高度意识形态化,束缚了外交官。要相信我们外交官的能力和创造力,给他们足够的发挥空间,鼓励创新,让外交工作生动活泼起来。
  3. 加强外宣外交系统培训,包括了有国际姐妹城市的领导干部,要全面调整对外交往活动的演讲话语体系,去意识形态化,去党八股化,严格内外讲话有别的纪律,突出儒家的自由民主传统和落到实处的工作。首先要读通两本书:胡适的《中国的文艺复兴》和辜鸿铭的《中国人的精神》,我对中华文明有一个很短的介绍,也可以参考。以上三者都在文后有链接。
  4. 网络部分试点放开,百日内至少要出台一个试点方案,这点最实际,绝不能回避。

 

按以上思路,可以有更多好主意。祖国人才济济,但被现有的条条框框制约太多了。关键是要解放思想和广开言路,让有识之士可以畅所欲言。

 

最后必须强调两点:

  • 现有网络管理体制下,要赢得西方大多数民心是不可能的。这不是意识形态斗争问题,本质上是舆情处理能力和理论水平问题,越闭关,能力越差,形成恶性循环。
  • 在儒家民主制度建立之前,竭尽所能也最多赢得49%的世界民心。但是,只要建立儒家民主制度,起评分就是51%

不过,作为个人,我是理解国内决策层犹豫的原因的。因为国内对儒家民主以及民主本身的研究和理论构建还无法满足具体实践和外宣的需要。所以,儒学被污名化是有其自身原因的。等第四季度我的几本法语书出版了,就可以提供一些参考了,里面有相当多的对儒家和儒家民主的现代性解释。

儒学要回到孔子时期的原初状态,走实践性复兴的路,慢慢来吧。

 

从历史大潮和全人类的福祉来看,复兴儒家,建立儒家现代民主制度是比改革开放更伟大的事业。

 

 

相关文章链接

 

胡适《中国的文艺复兴》导读1

胡适《中国的文艺复兴》导读(下)

辜鸿铭 《中国人的精神》导读

《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第13讲:中华文明

如何读懂钱穆

钱穆之《中华文化十二讲》导读

钱穆之《文化学大义》导读

钱穆:《中国历史精神》导读

中华文明传统不利于民主化吗?论人的自由

中国的传统政治真的是专制黑暗的吗?-《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书笔记

   中国传统政治与宪政 --《政学私言》之读书笔记之一

 

我们相识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欢迎关注文明之道书院微信公众号taoyun2017   

为中华文明复兴而读书!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