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我在法语版的法国三部曲之二《新公民论语》里讲了下面一个故事:

 

20181116日我在巴黎政治学院参加《世界人权宣言》发布70周年的纪念会。[…]

作为参加这次人权会议的唯一的中国人,因此我必须让大家能够听到中国的声音:

当我们谈论自由与人权时,中国并没有缺席。我是中国作家,我带着成为中国的托克维尔之梦想来到法国。这对我们(每个人)的未来都很重要……”

可能是我的法语还不够流畅,这个声明并没有让与会者情绪稳定。一位巴黎政治学院的教授指出:我们研究过很多中国古代文献,知道在中国,有法家和儒家。但是关于人权的表述很少。所以,在场的每个人都为我这个中国托克维尔而担心。

但是,这个教授中肯的结论反而激发了我思考:为什么法国人和西方人不了解中国。在西方,中国研究有一个大问题:他们的研究是用中文的表述而不是用中国的事实来研究中国的。但是,缺少词汇并不一定意味着缺少词汇所描述的事实,尤其是对于外来语而言。

20181224日,我发了一条微博:中国古代文献里从来不提人权,所以中华文明里没有人权…”一位中国网友评论道:中文里做爱翻译自make love,古典文献找不到做爱一词,可见中国古人都不做爱的,庞大的人口都是无性繁殖的。

实际上,中国人习惯用高雅的诗歌来表达这个浪漫的事实,例如:巫山云雨或简称云雨,或者鱼水之欢”...如果我们在中国古代文献中找不到做爱这个词,因此我们就说中国人不知道如何做爱,我们该如何解释14亿中国人的起源?他们出生的方式都如耶稣一样吗?(根据圣经,耶稣是童贞女玛丽亚而生)人权一词在汉语及其文明中也具有相同的逻辑。

 

(节选结束。该书将于第四季度在法国出版,非学术书,是大众读物,将结合公民访谈的展开情节,针对西方受众,穿插介绍中华传统文明及儒家民主和儒家自由主义的现代诠释。)

 

我原来以为只有西方学者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其实书呆子哪里都有,中国也不少。比如,百年来至今,各种自称儒家的,或敌视儒家的,知名的或不知名的,学者或非学者,都异口同声的批判:民主来自西方,哪里有什么儒家民主!

他们的理由和那个巴黎政治学院的教授一样,即中国古代文献里没有西方意义的民主一词,在政治实践中也没有选举,所以,中国没有民主,当然更不会有儒家民主了。

形成这样的错误结论,有非常多的原因。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除了对自身文明和历史或儒家的研究不到位,更是对西方民主掌握不够,或者说自以为懂的一知半解。

民主,当然不是为民做主,而是主权在民,通俗说就是人民当家作主。投票、选拔、考试、抽签等等,都是实现民主的手段。

实现民主制度的根本基础是人的自由。而在自由方面,古代中国是遥遥领先于西方的,甚至在精神自由方面,依然领先了今日之民主西方。参考拙作《中华文明传统不利于民主化吗?论人的自由》。

所以,要理解儒家民主,首先要精通西方民主和民主本身只有精通西方古今民主的理论,掌握其实践,并有接地气的选战经验,全面理解西方民主的优劣,才能提炼出民主之真谛的西方部分。然后再根据主权在民这个根本原则,对比研究中国儒家的政治理论与几千年实践,才能提炼出民主之真谛的儒家部分。接着,把以上两部分结合起来,才能得出普世意义的民主。在我看来,得是以儒家为体,西方为用的普世民主。最后,再用此普世意义的民主来研究中国历史,才能懂得何为儒家民主。也才能懂得为何西方民主。而儒家现代民主则应是比今日西方民主更先进之民主模式。

我知道西方是没有做如此整体性研究的。但我相信中国肯定有的。结果却发现,只有我一个人孤孤单单这多么年。

 

我思前想后,根本原因大概有两个:

一是中国研究西方民主的学者严重缺乏西方民主之实践经验。这个要有对专业的执着,需要十年磨一剑不图名不图利,不要发表论文,不要职称评级,不要做网红,不要领导提拔,不要国家经费与津贴,不要买房炒股票,除了真学问,什么都不要。总之,需要不浮躁不功利,需要踏实进入西方人民中间去历练去和他们同呼吸共命运。国内大环境下要做到这些,真的很难。此外,还需要一定得道多助的机缘。

二是中国研究西方民主以美式民主马首是瞻,基本忽略法国民主模式,却不懂法国民主其实才是最先进模式之西方民主。比如,整个中国学界研究民主的,或长期滞留海外的,大概没几个人知道以下法国民主特色的(按从简到难排序):

  1. 只要是法国公民就可成为总统候选人,不像美国一样排斥掉归化入籍者。
  2. 在法国的外国人有权加入政党参加党内投票;可以成立政党,还可以担任政党的领袖。
  3. 法国各级选举都有竞选经费上限,不得超支,以最大限度控制金钱对选举的影响。
  4. 每个法国公民每年政治献金也有总额封顶,比如7500/政党。任何企业法人都不得政治捐款。
  5. 法国各级候选人,无论当选与否,只要得票率过一个比例,就可以按规定报销选举经费。比如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中,得票率过5%的候选人,即可报销相当于47.5%的选举经费之上限即8 004 225欧元。所以非大党的候选人一般是按报销额度确定选举花费的,最终全部是国家报销。所谓金钱操纵民主的情况,法国要比美国好得多得多。国内,除了这十几年来我的忠实读者之外,又有几个西方民主大师知道这些的?
  6. 法国总统候选人不做电视广告。但是国家电视台免费给每个候选人播出其自制电视宣传片。而且,法国全国视听委员会有专门的小组监控主要广播和电视,来确保每个候选人的媒体报道时间之平等。20124月我特地备好了课去办公地访问过的。法国人对于我这样研究民主实务的特别热情,派专人全程陪同详详细细地讲解。该措施虽然不能杜绝媒体操纵,但总比美国模式好吧?国内研究民主的有知道的吗?有去过实地访问吗?当然,民主大师或儒学大师们,德高望重,受邀法国高层领袖互动,断然不会被法方安排去听一线公务员讲解民主实务的。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民主研究的劳动者,要向所有法国公民学习,无论是总统总理,还是大学里的厨娘或普通的马术教练,还是饭店邻座的法国食客,只要有机会,只要他们肯讲,我一样洗耳恭听,并认认真真记在我的学习日记里。
  7. 戴高乐这么有名,无论其人还是其戴高乐主义,都应该是研究法国和欧洲的必修课。这么多年来,有中国人认真研究其民主政治思想吗?有人去比较研究戴氏民主和儒家民主的吗?
  8. 其他就不举例了,没有必要了吧。

 

我想,不精通法国之民主模式,应该没有足够自信说自己精通西方民主吧。谁不懂法国民主却有自信自诩为西方民主大师的,我个人尊重其勇气,为其胆量鼓掌!Bravo !

 

目前中国知识界的主流,尤其是公知们,往往读了几本西方民主的书,看了看热闹的西方选举,就自认掌握了西方民主而否定儒家民主存在的历史事实,这样治学态度是极其不严谨的。

严格来说,当今中国为何还没有全面复兴儒家和儒家民主,和这种一知半解却自信满满的学术风气密切相关。我相信决策者很早意识到儒家思想对于中国大复兴的意义,但从实践角度来看目前所谓的儒学研究,能用来治国安邦吗?能解决国家和老百姓的实际问题吗?没有落地方案的儒家,都不是儒家。

儒家民主至今不兴的根本,不是执政者回避民主议题,而是儒学无法提供实际解决方案。因为目前的儒学,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在研究方法上都有着致命的方向性错误。这个错误就是从理论到理论,而不是从实践到实践

 

我学历比较低,在法国这么多年,42岁才勉强硕士毕业,最终不过定格在博士肄业。天资愚钝,只能做知识界的蓝领工人,本来是没有什么资格用母语谈什么儒学的。但为了帮助有理想有悟性的祖国青年以真正的儒学报效国家和人民,还是简单列举几个复兴儒学的原则:

第一、我们须知孔子是谁?孔子是大实干家19岁从政,从底层小吏做起,一直到51岁担任当时的诸侯大国-鲁国之部长级地方首长,继而部长和实际执政,治国多年且担任过军事统帅。然后带着政治方案周游列国十四年,游说诸侯以图执政以救万民与平天下。最后到了70岁才返回故里,退出政坛(政治实践),主攻教书育人。三年后逝世。可以说,孔子成年后虽然教书育人不断,但其根本身份是从事实践的政治家,有着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丰富的治国理政和竞选之经验(游说诸侯)的大实干家。中华文明之大幸运,中国人之大幸运,就是因为我们的核心文明缔造者-孔子,是一个伟大的实践出真知,再由真知落地为实践的劳动者。这是中华文明优于西方文明的根本之所在:须知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都不是实干家。

第二、我们须知孔子之儒学的根源是什么?是来自两大政治实践的经验总结。第一是孔子对之前2000多年的华夏族治国理政经验的总结。第二是孔子自己的实践经验总结。孔子做这些总结,不是为了夸夸其谈,而是为了解决他那个时代的国家和人民最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可以说,群众路线是儒家的根本,而为人民服务就是儒家的目的。每个真正的儒家都是劳动者。莫忘孔子的初心。

第三、儒学要提供实际解决方案,而不是空谈理论。今日儒学研究从理论到理论,几乎没有一个从人民现实需要出发的。中国儒家胸怀广大,海纳百川,理应比西方民主更具有普世价值。按我的说法,凡是不能为西方乃至各国人民现实问题提供解决方案的儒家都不是正统儒家。所以,儒学研究一定要从掌握民众之实际需要出发,要解决经济发展、分配公平、中美竞争、中欧联盟、科技发展及环保、宗教及民族融合、乃至建立国际关系、国际经济新秩序包括新货币体系。一言以蔽之:心中有人民疾苦,脑中才会有儒学智慧。

第四、儒学不是单一的哲学或政治学,而是以通识学问为基础的执政能力的大学问。既为执政能力,当然还要知道经济学、外交学、战略学、军事学、宗教学、教育学、农村城市治安等等。否则,如何服务于人民和国家,乃至全人类?以上诸方面都和儒家民主有关。我创立的文明之道书院有一个这样的书单,今年最新版见我的博客www.taoyunhome.org/2020/08一文《文明之道书院各专业书目录及简介 202085日最新版》

第五、研究儒家的学者不等于儒家。正如研究宗教的学者,不等于是宗教徒,研究美国的学者,不等于是美国人,研究纳粹的学者不等于纳粹党。只有至少符合以上四点原则的才能算是儒家。因此,目前国内外,基本上,在我能知道范围内,只有研究儒家的学者,而没有儒家,至少没有现代儒家,因为现代儒家的知识结构与古代儒家是大不同的。

所以,当今儒学必须进行革命性改革,回到大实干家-大为人民服务家-孔子的实践性本源!

 

儒家民主第一条原则就是完善或建立一个制度,让真正德才兼备的精英能够愿意投身于公共事业并脱颖而出,保证其良性发展。

从当今中国最实际的问题出发,就是要解决发达地区精英扎堆浪费而欠发达地区精英外流不回归的人才分布地区不平衡问题。发展的问题,根本上就是人才的问题,为啥内地的精英都往国外、往一线跑?一线撑不了,退到二线苟活也不愿意回到家乡?

儒家民主必须首先解决人才回归家乡的问题。要用人就要大胆用,精英从一线回家乡不是来打下手在现有体制内的,而是来领头搞深化改革的。哆哆嗦嗦犹犹豫豫的用人思路,能扭转什么局面?用新精英走老路,断然吸引不了真正的精英,也不会成功把落后地区带发达了。儒家民主必须首先从几个落后县市试点起步,在改革实践中完善其模式,用改革发展的结果来验证其先进性,用成功案例来证明其对中国复归高速增长的决定作用。

 

至于儒家思想在中国大陆已经污名化的问题,我今天和法国邻居改法语时提到了。邻居非常诧异。虽然,西方文化精英歧视儒家,但是在绝大多数公众眼里,儒家形象绝对正面。老人家特地拿出两本超级厚重的法语大辞典,查孔子(confucius)词条给我看,如下:

第一本辞典是Le Grand Larousse, 2018年版:

中文:孔子,公元前551-479年。 中国文人和哲学家。 他的哲学是关于道德和政治。 他主要关心的是通过教育人们合乎道德的生活来维持国家的秩序。 他的著作是儒学之本源。

法语原文:Confucius, en chin. Kongzi ou Kongfuzi, v. 551-479 av. J. – C., lettré et philosophe chinois. Sa philosophie est morale et politique. Sa préoccupation majeure est de faire régner l’ordre dans l’État en formant des hommes qui vivent en conformité avec la vertu. Son œuvre est à l’origine du confucianisme.

第二本是1948年版本的Nouveau Larousse universel 1 :

中文:孔子,中国最著名的哲学家,完全道德型宗教的创始人,足够高的人格模范(公元前551-479 )。 他出生在鲁国,曾担任多个重要职务,但后来辞职而投身于对民众和执政者们的教育。 孔子学说的突出特点是实践、实用和对人性的热爱。 其整体制度是建立在人与人之间相互义务的基础上的,他按照君主与臣民,父亲与子女,同胞之间的关系来划分其相互义务。 他为古代祖先崇拜之信仰锦上添花。

法语原文:Confucius ou mieux Koung-Fou-Tseu, le plus célèbre philosophe de la Chine, fondateur d’une religion toute morale, d’un idéal assez élevé (551-479 av. J.- C.) Il était né dans le royaume de Lou, occupa des fonctions importantes, mais s’en démit pour s’occuper de l’éducation des peules et des gouvernants. Le caractère saillant de la doctrine de Confucius est un bon sens pratique, utilitaire, et une grand amour de l’humanité. Tout son système repose sur les devoirs réciproques des hommes, classés par lui en relations entre prince et sujets, entre père et enfants, entre concitoyens. Il donne un nouveau lustre à l’antique religion des ancêtres.

 

两个解释都是积极正面的,所以儒家中国是能够赢得西方绝大多数公众的民心的。可悲的是,我们中国人自己比西方人还敌视儒家,岂非太过荒谬?因此,我们更加要集中力量为我中华儒家文明正名,当然也包括对当代儒学本身的大改革,这是必须的。

 

 

相关文章与有缘人分享

法国华人政治家论中国如何扭转外交被动局面和制止川普动武

胡适《中国的文艺复兴》导读1

胡适《中国的文艺复兴》导读(下)

辜鸿铭 《中国人的精神》导读

《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第13讲:中华文明

如何读懂钱穆

钱穆之《中华文化十二讲》导读

钱穆之《文化学大义》导读

钱穆:《中国历史精神》导读

中华文明传统不利于民主化吗?论人的自由

中国的传统政治真的是专制黑暗的吗?-《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书笔记

   中国传统政治与宪政 --《政学私言》之读书笔记之一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