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西方集体反华,我们怕不怕?绝对不怕。我们要不要一个友好的西方?当然还是要的。

中华文明要照亮天下,而不是与天下为敌。有智慧的文明可以化敌为友,而只有最高贵的文明才能教化天下。

 

今日之西方有两个绝对的政治正确,第一是赞美伊斯兰,第二是批判中国。前者引发西方社会内乱,后者使之无法受益中华智慧和中国经验。因此,西方正在末路上狂奔不止。

两百年来,西方一贯反华。中国贫弱时,他们嘲笑我们。中国强盛起来后,他们就天天羡慕嫉妒恨。

但是,自去年香港问题和今年疫情以来,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抨击是火力越来越猛,覆盖面也越来越广。即使在过去相对友好的法国,也是如此。不过,这里有正负面两个现象要先加以特别说明。

 

正面情况,舆论方面的集体反华和我在法国的个人现实生活中遇到的情况是完全相反的。

我在法国12年多了,一方面,可以说享受到了作为中国人的优待,即法国人对外国人的宽容和礼仪。比如大学考试时候,外国学生是可以带法语字典进考场的。或者是外省迷路后,会有陌生法国人开车送我回家的。有教养的民族大多类似,这点和中国人对外国人的态度很像。但在法国,这是公民个体素质高的表现,而非国家体制性的媚外。而且,法国人的友好是真好,男女老少,只考虑三观合,而不考虑我赚多赚少,工作职位职权,有没有事业前途,能不能怎么样的。我的法国教授朋友,从2016年起义务帮我的法语书修改法语,四年里吭哧吭哧改了四本,还没有一本出版赚钱。如今还要改这四本修订版,任劳任怨的,昨天刚刚改了第一本,视频校对的最后,他还告诉我一定要继续加油。另外,从未有法国女生说结婚必须先买房,更没有还要加女方名字的中国特色了。特纯的爱情,特纯的友谊,人到中年,尤其难得。今天就不展开了,以后大家都可以从我的书里看到这些故事的。

另一方面,12年来,我几乎没有受到过作为中国人的歧视。或许我年纪大了,心也比较大,没那么敏感。只记得一次,20139月我所在大学的校长和法学院院长不仅违法,而且有歧视嫌疑,差点闹到打官司的地步。但是,法国政府针对我这样的穷学生还有法律援助,免费给我提供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律师来告他们自己的公立大学。而我的法国律师听完案情,开头第一句话是:非常抱歉,法国给您添麻烦了。”  看看,法国人的民族荣誉感还是很强的。因此,像川普这样德行的商人,是不可能在法国当选总统的, 因为太丢脸了。所以,疫情期间,在法国,从未有过类似美国白人攻击亚裔的例子。2月份,中国疫情最高峰时,我自己都不去中超,不去巴黎市的旅游区域了,法国邻居还请我下馆子吃饭,说要是有人看到我怎么样,他就要伸张正义。

总之,有亲友、小孩等在法国读书工作生活的国内朋友,大可放心,法国人民并不排华,巴黎治安没有大上海好,但比纽约好多了。

我觉得法国和美国对待中国人的差别完全取决于国民素质。根本上体现了国家和全民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和对教育功能的认知。比如,法国人均GDP 4万多美元,只有美国6万多的2/3,但是法国上大学是免费的,美国则高得离谱。因为法国人把高等教育看作是国民素质培养,而美国人则把高等教育看作是将来可以多赚钱的个人投资行为,所以两国政策相反,而结果也相反。这直接体现在实际政治运动中。在法国,法国民族主义者的政治立场和宣传的排外,并不会产生排外暴力行动,也不会去砸法国同胞的中国货。为了研究法国民主,我参加过很多次法国极右政党的活动,从未有过不愉快。而且,越是政策排外的政党,对待外国人越是有礼貌,越有耐心。你可以说是虚伪,但也正说明,法兰西民族是一个要脸面的民族。而在美国,因为对教育的不重视,则国民素质偏低,排外宣传直接导致排外暴力。而且,排外暴力的美国人,完全没有羞耻之心,他们没有我们文明人共识的那种民族荣誉感。

 

负面情况,非常值得注意的是,过去那些不那么反华的新闻媒体,也突然转向了。

比如法国销量最大的日报《费加罗报》。该报属于右派,注重经济和现实。我看了12年了,对华立场相对客观,报道一般正面负面平衡。但从2018年下半年起也逐步转变立场了。尤其是今年以来,关于中国的报道几乎完全是负面和批判的。居然还出报道攻击同为右派阵营的前总理拉法兰,斥之为中国政府的买办。因为拉法兰总是说中国改革好,要法国人多了解中国,多学习中国的经验,多分享中国市场的高速成长。今年1月份,拉法兰出了一本新书《辩证看中国》来介绍中国被西方误读的情况。结果是,他不得不上各路法国媒体来为自己辩护:我不为中国政府工作,而是为法国好。”  实际上,拉法兰才是最爱法国的,因为他最想把法国制造出口到中国。而出口,是唯一可以振兴法国经济的战略了。

可以这么总结,这些年来,中国对外宣传投入越来越大,因为国家有钱了。还有中国奇迹可以宣传了,我们以为有一个美好而富强的中国就可以改变西方的反华传统了,但实际上的效果和预期背道而驰,为何?过去中国穷,还能博得西方正义人士的几滴同情泪。如今,富强了,连同情泪都没有了。难道错的都是西方吗?

但是,与官方砸钱宣传的效果相反,中国民间的商业作品,比如李子柒的视频不仅对外输出了中国正能量,还赚到了大钱。这足以说明两点:第一、我们是可以通过努力来改变西方对华成见的。第二、官方现有体制和操作思路是不行的,而且看来没有任何改进迹象。所以,重点还是在民间的互动。

 

前天,71日巴黎时间16h33分,我在FB的法语群组《喜爱中国文化》里发了个调查贴,当绝大多数西方人现在反对中国或不喜欢中国时,我们如何让他们想了解中国?结果比我预想的热闹得多,是今年以来我在该群里最热闹的一个帖子了。

基本数据:截至72日巴黎时间22h36,该群组有2747位成员,我的帖子获得43个赞,95个评论。大体上比群组内一般吃喝玩乐学中文的帖子多2倍以上的赞,10倍多的评论。这说明,这个群的总体素质比较高,对思考性的议题有相当热度,也很愿意发表意见。当然,这个群里基本上都是对华友好人士,所以都是正面和积极的反馈。不过,从反馈来看,没有专业公共传播人士,因此没有专业分析,但确实极好的原始受众意见。

接下来,先对本次调查做一个简要总结,后根据总结来分类主要意见(根据法语原文翻译的中文,并排除了华人的评论),人称用ABCD等表示,再有结合我过往调查研究的点评,随后是思考,并以去年20191115日中国武汉市政府在巴黎召开的经贸会为例,做个小点评,最后是 怎么办?

 

简要总结:

根据调查,不了解中国是西方集体反华的主要原因。而不了解有中西两方面的原因。西方这边主要有两点:一是媒体习惯于妖魔化中国,二是西方中心论使西方人对其他地区都没什么兴趣。 而中国方面的核心原因是中国政体,即使是非常热爱中国文化的老外也不喜欢中国政体。当然也有个别超级喜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体的。主要的解决方法有三个:一是对话和交流;二是亲自来中国看看;三是喜欢中国文化的外国人要积极主动向周围的亲友介绍中国文化。但是,总是有人装睡而叫不醒的。

 

在列举分类意见之前,我要说明一下自己的调查方法论。虽然说个人看法万千,但总体上对于社会政治类议题的不同看法也是很有限的。法国6700万人口,对某一问题,绝无可能有6700万个不同意见。可以说,每个人的意见基本上可以代表一个相当比例的群体意见,绝不是理论上的个人意见。12年来我研究法国,在网络开设议题,在现实中参加活动和采访等,都极其重视聆听和记录法国社会各阶层不同群体的看法,累积几百万字的笔记,这些都是诊断法国社会用于将来竞选法国总统的数据库,基本上可以说明这个方法的可靠。

 

分类意见:

 

1. 特别喜欢中国,不认为大多数西方人反对中国。而是因为反对中国的西方人更会闹腾,所以从社会舆论与我们中国人的印象来看,显得整个西方集体反华。

 

A的这条评论,获得了评论组里最多的赞:12个。

我不认为大多数人反对中国,但是反对者比其他人更能制造噪声 ... 我爱中国,爱它的文化、历史、美食和诸多其... 当然还有中国人 !!!

B 完全符合他的意见

我也不认为大多数个人反对中国,也不认为大多数现任政府反华。

 

这类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但,反对中国的西方人更会闹腾,这是事实,因为批判中国是政治正确,所以反华者有更高的媒体曝光率。另一方面,支持中国者的软肋,太软,每打必死,也就没有什么媒体娱乐性了。你们懂的。

所以,针对这样的中国铁粉,我们应该从各方面帮助他们建立在西方社会的话语权,而不是拿来搞内宣忽悠中国人自己,拿着人民的血汗钱来欺骗自己的衣食父母有意义吗?尤其是在新闻口径上对他们要有技术含量的支持。那种意识形态的官宣不仅是鬼扯淡,而且是标准的西方反华思想制造工厂。

 

 

2. 喜欢中国是高素质的表现,所以特别自豪。

 

C的这条很具有代表性

我们不要去尝试让他们理解中国。那些傻瓜就随他们去好了。只有棒棒的人才有权利了解中国。

D 的评论说明了为啥喜欢中国是高素质的表现

那些反华的是不懂中国的人。而那些不懂得欣赏数千年美妙的中国文化的人是无知的傻子。

E也有同感

我赞同你。随那些批判去好了。他们一点也不懂中国的传统文化,不懂这么美丽国家和它的人民。

F的解释很优雅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说文化是用来反对种族主义、仇恨、敌对和攻击的大规模摧毁性武器。一旦我们或多或少地掌握了这个武器,我们就要尽可能地持剑在手,甚至在不可能的情况也应如此。我有注意到,那些人,无论其出身如何,只要达到一定的水平,他们就越少喷中国。这不是很有趣吗?

 

这些评论,让我想起一个故事。多年前,我和法国朋友在米其林总部附近的一个酒吧,碰到一群米其林高管在聚会,其中一个和我们攀谈起来,说自己去过云南丽江。我说,我还没有去过呢。他就显得颇为得意,其他同事也羡慕他的样子。后来,我朋友说,看他显摆的。我不解,他就解释 : 中国太远了,景点又多,时间长,所以旅费很贵的,一般法国人没钱去的。所以,去中国旅游就是法国中产的标配。而这个米其林高管,不仅去过中国,而且居然还去了你都没有去过的丽江,实在是太牛逼了。同理,在文化方面也是如此。中国文化太复杂了,太难懂了,在法语里,Chinois (中国人,中国的)还有另一个意思,就是:复杂难懂。法国国宝级歌手Serge Gainsbourg唱过一首著名的歌就叫Les femmesc'est du chinois:女人那,就像中国一样复杂难懂啊!因此,能欣赏中国文化的法国人,自然是很了不起的。

所以,我们既要保持中国文化的国际超级大牌定位,又不能让普通西方人望而生畏。这方面可以学习法国奢侈品行业的市场运作。你们看看,中国无数普通工薪阶层,也可以拥有法国的大牌并引以为荣,却不影响法国大牌的高端定位。我们要在西方社会形成这样的中国文化之品牌观念:凡是反华的都是不懂中华文化的低素质的西方人,而懂得中国文化的才是高素质的西方人。

 

 

3. 因为反对美帝国主义而喜欢中国

  

  这个结论是在两个评论者的对话中慢慢发现的。

G先说了如下这段话

因为他们在智力水平和政治能力上都没有能力去理解中国或任何一个亚洲国家。他们只有摧毁其他国家的能力。抱歉,我说得那么坦白。

H 接口了

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帝国主义。

G回复H

对的。帝国主义是出于经济和政治原因而占有一个国家的最快和最简单的方法,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试图对中国要干的事情。幸运的是,中国在 50年代阻止了它们。 但是,美国用脚后跟碾碎了日本。它却不得不接受朝鲜半岛、菲律宾和越南的现实。我们都看到结果了。

 

反对美帝国主义,在西方也是一种政治正确。只是在主流层面还没有批判中国更政治正确。尤其是,当西方把一个没有美国民主自由的中国当作是新的美帝国主义时,中国之国际形象就特别负面。中国越强大,就越负面,敌人越多。

所以,反美如何反出中国的正当性,反出西方绝大多数人民的心声,反出一个和平、公正、自由的新国际秩序来呢?从理论设计而言,中美竞争绝对不是两个大国争当世界霸主的私斗,而是新旧国际秩序交替的公义,是美帝国之霸权主义和中国之王道主义的斗争。所有爱好和平自由的人类都应该站在我们这边。可是,为啥现在绝大多数都站到霸权主义那边去了呢?这说明,目前我们中国对于新秩序和新世界的蓝图设计完全没有拿到大部分人类的选票。但,问题仅仅是我们的蓝图设计不可信吗?

中国回归王座要的是众望所归,绝非引发众怒。面对众怒,一甩脸,怕了他们了?这种态度是极其粗鄙的,极大损害国家利益。

 

 

4. 不了解中国是反华的主要原因

 

I的评论最为典型

我个人很喜欢中国文化,美食和许多其他方面。因为我去过中国一次。但是,大部分西方人除了通过新闻报道知道的信息外,就不了解中国了。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如此反应的原因。 这样的反应并不一定是恶意,主要是因为不理解。

 

   这说到了根本,即西方媒体惯于妖魔化中国。

 

 

5. 西方媒体惯于妖魔化中国是西方的内因。

 

J揭露了西方媒体对公众洗脑的手法

    “大多数西方宣传精准地定位于谎言和半真相之间,以引导公众往他们所设计方向而思考。而且,他们还让公众无法感觉到这种深入地引导。

K 附和道

是的。事实上,我的面包师傅就有反华的一些特质,但是她并不是真的无知。

J同意

对的,和大多数人一样... 西方媒体是始作俑者。

L加入了讨论,有点夸张

为了阻止他们愚蠢地评判中国,应该取缔那些垃圾新闻频道比如BFM TV 在法国,我们一直在谈论中国但是,自从我在中国居住以来,4年里,中国的新闻里大概只讲到法国五次。

M 也来了

确实如此,虚假报道是这些频道唯一的政策 ... 从来没有正面的报道 ... 总是给法国观众展现中国的问题 ... 不过,他们也是这样对待其他国家人民的。所以,我们熟视无睹了。

N 补充道

对法国媒体来说,虚假报道已成为一种长期甚至是遗传的习惯了。

 

根据20201月的Kantar la Croix做的法国媒体信任度调查,广播的信任度最高,也只有50%,报纸为46%,电视更低,40%,网络23%。而且,对新闻的兴趣减小也反应了这种信心的丧失。2015年,76%的法国人对新闻报道很大兴趣,现在落到了56%。相反,有41%的法国人认为没兴趣。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认为,西方舆论的集体反华对公众的影响力并没有如表面上看来那么大。这意味着,传统西方媒体的桥梁作用在减小,我们正好可以充分利用非传统媒体方式来直接面对西方受众,这不是单说网络传播,这个可信度更低,而是指内容本身的设计要突破传统媒体的大众化运作方式,而更有针对性更有互动性的小众模式,比如我们这个FB群组模式其实就是不错的。

 

 

6. 西方能够妖魔化中国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体制。

 

O的发言为典型

我批判政治体制。但政体并不阻止我喜欢这个国家,它的文化、它的人民及其少数民族。

P也同意

请您放心。我爱中国,但是总的来说,我不喜欢中国政治。

 

法国人比较礼貌,尤其在这样一个爱中国群里,所以提出这点的人不多,但我想这是很大的共识。2014年的夏天,我在环大巴黎游玩,和各种法国人谈天说地。在一个小城市参观教堂,和一个退休的法国义工相谈甚欢,说到中国政治,共产主义,他刚讲了几句,马上改口说:哎呀,我也不懂共产主义,中国有中国国情。他是退休的法国高级工程师,能不懂共产主义吗?他不说了,那叫礼貌。他印象里中国就是共产国家,中国人都是共产党,所以当着我的面,出于礼貌,就不应该评论共产主义了。要是共产主义在他的内心认知里是正面的,他会出于礼貌而闭口不谈吗?这反映了绝大部分法国人和西方人对共产主义的看法。

法国有个德高望重的四星上将,叫Marcel Bigeard(1916-2010) ,在他的书Adieu ma France (永别了,我的法国)里留给法国人民他的政治遗言。其中特地讲到了中国和共产主义:“ Ce n’est pas la Chine qui est devenue communiste, c’est le communisme qui est devenu chinois.”(不是中国共产化,而是共产主义中国化。)这是一个国家的顶级人物,难道我们要指望大部分西方人都和他一样睿智吗?可能吗?

可以说,在西方,共产主义就是负面的。可以这么说,对西方绝大部分民众而言,给西方妖魔化中国递刀子的不是体制,而是名称。为啥?因为体制各有国情,体制可以有一套自圆其说的以我为主的解释。但是,如果这个体制用的不是本土文明的原生名称,而是西方的舶来品,无论我们如何解释,西方人一定是按着西方起源的定义来理解的。而共产主义是什么,在西方公众心目里绝对是有共识的。毕竟,共产主义是洋鬼子自己的东西,不是我们华夏文明的产物。你说一亿句共产主义好,也没用,人家不信,打死都不会信。

所以,我在我的每本法语书的最前面,都会先附上一页说明:《必须首先澄清有关中国的三大根本误解》,第一条就是:中国是儒家国家,既不是佛教国家也不是共产国家。只有儒家化的外来宗教和思想才能适应中国国情,融入中华文明,给中国人民带来幸福。大部分西方人也不懂儒家,但孔子在西方的形象比共产主义正面一亿倍。他是中国的先哲,道德模范,伟大的教育家和思想家,不是独裁者。

法国前总统德斯坦,被选入法兰西学院做唯一的元首级院士时,学院的欢迎辞里就说道:您说您的导师是孔子。”  德斯坦是西方大国的元首,可是做中国孔子的弟子依然是多么光荣高贵的事情啊!如果德斯坦说:我是马列子孙,他还能当选法兰西院士吗?

所以,做缘木求鱼的事情是没有意义的。不能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其他的就不用谈了。

 

 

7. 当然也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粉丝

Q是典型

很简单,就是要解释中国从西方手里解放出来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社会运行情况。

    他还特地在评论后面加了一面五星红旗!

 

   这样的法国朋友有很多是反对资本主义而拥护共产主义的。他们对共产主义的忠诚度远远超过那些号称特别忠诚的中共党员。而且真心认为中国把共产主义中国化,才是发挥了共产主义的优越性,实行了西方共产主义者们的伟大理想。我有一法国朋友,第一次去了中国后,和我感慨:哇,好伟大,真了不起 ! ” 特别买了一本法语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认认真真地研究。凡是中国的信息都从极其正面的角度来解读,让我非常感动。所以,共产主义儒家化共产主义中国化更中国化。既可以满足他们的理想,也可以满足其他非共产主义者的理解。

 

 

8. 西方中心论的传统弊病

R的评论一针见血

这始终是一个无知和懒惰的问题我们自认位于世界中心,为什么要对不同于我们的文化感兴趣呢 ???  那是因为具有数千年历史的中国文化是取之不尽的财富、思想和智慧的源泉但是,有必要克服文化方面的障碍和偏见。

S补充道

根据我的经验,首先,大多数人的认知都有局限性,不会深究。其次,牵强附会的偏见和惯例,或者是乱七八糟的推断,都影响其判断。最后,大部分人只接受中国的负面信息而排斥中国的正面信息。因为,中国和世界其他部分,相互媒体妖魔化许多年了。

 

对陌生文化没兴趣是平民的通病,因为了解陌生文化需要投入额外成本。中国人主要因为好奇心强,所以比西方人好点。其次因为我们自认落后,所以要学习先进,因此中国精英建立了全面国际视野的教育和文化体系,通过考试等强迫手段让中国平民也具有了一定的国际观。而在法国和西方,则没有这样的教育原则。简单说:中国精英必须都是西学家,不懂西方是很丢脸的。而在西方汉学家则是专业,不懂中国不丢脸。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上述的第二点:喜欢中国是高素质的表现。

2019年暑假,我做一个关于法国人对中国感兴趣情况的调查时,一个法国工程师学院(法国985)的硕士一年级学生对我直言:中国热的时机没有到,10年后才会热。等中国成为第一强国了,实实在在威胁到欧洲的安全的时候,中国热才会爆发。”  我就喜欢这么朴实的法国人,说白了,让欧洲人恐惧的中国比让欧洲人安全的中国更能引起欧洲人了解中国的兴趣。其实,对百年前的中国人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呢?看来,中国威胁论对促进中西交流贡献巨大啊。所以,想办法让中国威胁论为我所用才是最高明的。

 

 

9. 吃狗肉是个老话题了

T

我想还是应该停办玉林狗肉节。这个真的让人感觉很糟糕的中国形象,尽管只有极少数人吃狗肉。

U同意

是的,但是,总能找到批判的东西的。这代人没办法了,下一代就好了。

 

吃狗肉的负面影响,没办法的。法国人还吃马肉呢。关键是,中国总体印象是负面的,吃狗肉就加剧了普通西方民众对中国的负面影响。他们可以什么都不懂,只要懂得中国人吃狗肉就已经足以不喜欢中国了。如果中国的总体印象是正面的,那么吃狗肉就会被理解为相对中性的少数人之习俗。不过,在目前状况下,报道中国人爱狗的情况也能多少挽回一些负面影响。一法国朋友,来中国后,发现狗奴特多,所以每逢狗奴必拍照在法国的朋友圈分享。他的那些没来过中国的朋友都知道了:噢,原来中国人那么喜欢狗狗的。

我也特地把我家的欢欢写在法语自传里:刚到法国时,我住在巴黎第六区Raspail大街的一个七楼的房间里。 我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小的房间,只有9平方米,厕所还是在外面的过道上。 这是我在巴黎的第一个住所。 全家人取笑我 : ‘你离开上海的120平方米豪宅,搬进一个9平方米蜗居。这就是你所希望的巴黎生活吗?只有欢欢,我们的狗,在电脑屏幕的那头很开心地看着我的新窝: 9平方米耶,比她的狗窝可大多了!”  法国邻居阿姨,看了我的自传,对这段印象最深。

 

10. 相对中立立场

V的看法显得比较高冷

我喜欢中国,去过几次。我喜欢它的文化:绘画,书法,烹饪 ... 一些人批判中国,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喜欢中国。在法国,我们的批判精神非常发达。 我们批评所有人包括法国人自己。 我们认为,突出错误将帮助我们认识错误并有利于找到其改正方法。 就像母亲因小孩成绩不好对责骂孩子一样。我们不能说她不爱她的孩子。 她这么做是为了让它做得更好。

 

  这人肯定是法国的知识分子了。

 

 

11. 让西方人了解中国的方法之一:对话和交流。但装睡的人是叫不醒的

W

对话很好。但是,要知道,总有些人是不可救药的!

X 生活在中国,惯于与反华势力作斗争。

我们无法强迫一个人喜欢。 在中国生活时,对它的爱就自然建立了。很少有人有机会在中国生活并能亲自欣赏中国的迷人之处。我在中国以一种非常独特的方式生活,所以我乐于在网络世界里去嘲笑那些反华的人。他们这些人既没教养又爱斗气。这是我的解决方法。

Y显得很洒脱

有些反华的人,其实就是简单地不了解中国。 我们需要花时间向他们解释。 如果他们依然固执己见,那就算了吧。 我们总不能把驴子变成赛马吧。

 

法国是一个民主社会,个人有个人的看法,既然无法改变,就只好听之任之。改变看法要持之以恒,慢慢来就好。

 

12. 让西方人了解中国的方法之二:亲自来中国看看

 

Z说得很详细

通过个人的努力,我有机会去许多国家旅行,而不仅仅是在旅馆里待一周。 我喜欢向他人学习,但最重要的是在发表意见之前先了解和理解。 所以,我去了中国。我曾经对自己的发现感到惊喜。与我所听到和看到的内容(出行前的少量信息)相反,我遇到了一个共同生活在多样性环境中的民族。虽然面对语言上的困难,但我也能感受到友善和耐心,还有帮助。我也欣赏其文化,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各种文化,壮丽的风景,以及科技创新与5000多年古老文化之间能够完美融合而形成的巨大反差。我已经多次回访这个美丽的国家,因为了解中国需要时间。 现在,我正在准备我最近一次旅行,到这个我准备侨居的国家。

AA26个字母不够用啦)一语充满了美好回忆

我好羡慕您哪 ... 我只去过中国一次 ... 但在我脑海里,那一直是非常棒的旅行啊。

 

事实胜于雄辩。层次越高的老外,到中国越能发现中国之美。Z就是典型,看看他的那句科技创新与5000多年古老文化之间能够完美融合而形成的巨大反差(法语原文:l'énorme contraste entre la technologie innovatrice et la culture vieille de plus de 5000 ans en parfaite harmonie.)不是普通人能够注意到和总结出来的。所以,中国文化的品牌定位就应该是高贵的,而实际操作上,太土了。要注意,李子柒的视频虽然表现的是原生态,但绝对不土。而很多官方宣传的科技内容却土的掉渣,最终审稿者的审美很有问题。

 

 

13. 让西方人了解中国的方法之三:喜欢中国文化的外国人应该积极主动向周围的亲友介绍中国文化。

AB 介绍了自己的反反华斗争经验

这些人[反华的和不了解中国的]处于迷雾之中... 但是在被迷雾笼罩着的黑暗地方依然可以被照亮,如果我们能够将它引向光明。光明很简单,那就是继续通过出版物和我们的发现来分享我们对中国的热情,就像我们在这个喜欢中国文化的群组内以及在外面所做的那样。继续享受我们自己喜欢的事物,而不必担心别人的意见。并非每个人都能爱中国,这当然是一种选择。这也是我们拥有的魅力。我们可以点燃一些想法。最近,我个人通过一个小小的出版作品分享了关于美丽的龙舟节[端午节]的故事。是通过启发思想,而不是简单的强行灌输。他们读得很好,也许他们会喜欢或许不是 关键是要分享我们所热爱的正面信息。

AC 也这么做了,不过依然遇到了媒体妖魔化的困扰

我在街上接受采访时表达了我对中国的看法。但是,当媒体发现我热爱中国时,他们就对我没兴趣了。

 

    西方确实有言论自由,但是媒体垄断了话语权。我们如何让这种话语权的垄断优势转为对中国进行正面报道的优势呢?这是对专业能力的考验,只会说流利的外语是远远不够的。

补充思考

   

目前反华的主力已经是新一代汉学家和中国问题专家了。他们肯定到过中国,了解中国,为啥更反华?我觉得有一个原因很重要,他们对网络封锁极其厌恶。他们是网络一代,有FB,推特等社交账号,也喜欢上Youtube。这些都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点与老一代汉学家不同。老一代西方人到中国,虽然也知道有其他的政治不自由,当毕竟绝大多数不是来闹事的,政治和言论自由和他们的实际在华生活没关系。但是,年轻一代就完全不同了,当他们到了中国,却发现用不了这些生活必须品,会有啥感觉?大家可以设想一下,你跑到法国后,发现微信,微博,抖音等,不能用了,一天两天,一周,你对法国的印象能有多好?将心比心,外国游客,跑中国,好山好水美食,拍了照要在朋友圈得瑟,结果不能登陆,或者说很不方便登陆,他们对中国印象如何?

20191112日,我回母校法国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参加一个香港问题的讲座。提问时间里有非粉红爱国青年说,大陆也有自由。香港人没有回答,只是客气地问了全场:“你们是否认为我刚才说的自由在大陆受到了严重侵害的,请举手?” 很多人都举手了。他还说了自己四个微博账号都被封杀了,肉体也被禁止回大陆了。看看,当场被噎住了。打铁还需自身硬啊!

人都是感性的,一般公众地亲身经历尤其重要,一个网络都封锁的国家,是绝无可能获得大多数世界公民的正面印象的。认清现实,绝无可能。

法国前总统萨科齐,2016年写了本书 La France pour la vie(一生爱法国),其首页引用了《中庸》里的一句话: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既显得自己很有文化,因为懂中华经典,又显得自己很谦虚,我过去执政不行,被大家选下来了,所以我就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了。我看,中国自己反而缺乏这种自我批判的传统美德了。尤其是如今战狼式外交,外宣,偶尔为之可以。若是作为一种整体战略,则和儒家中国背道而驰,反而对应了新美帝国霸权主义的西方设定。

或者,可以理解为一种自暴自弃式的反抗,那只能说明没头脑而不高兴。

 

 

武汉的例子

最近一次参加国内在法国组织的推广会是20191115日武汉市政府在巴黎召开的经贸会。我就讲讲市长的发言。第一,演讲稿和演讲水平都很差,完美地符合了西方媒体对中国和中共干部的刻板形象。第二,反复说学习什么讲话内容,你当是做党内汇报啊,法国人一听,妥妥地专制主义,人到了国外还要向国内表忠心。第三、过于追捧拉法兰也不妥,把他的签名大大的打在宴会厅的大屏幕上,让人感觉太别扭,民主的法国,轮流上台执政,凡是领导人必有政敌,不来这套的。

重点还是如何介绍武汉。我不是武汉人,其他的说不好,但是有一点全球华人都知道。武汉是什么地方?是辛亥革命的爆发地,是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的奠基礼,是现代中国的出发点。多么伟大,多么光荣的历史啊 !只需寥寥数语,武汉就成了现代史上最伟大的亚洲城市了。怕是中华民国历史,不敢讲?别忘了两点,第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前言第四句:一九一一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废除了封建帝制,创立了中华民国。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联合国席位不是增加得来的,是接替中华民国来的。

关键是,懂不懂这么讲?敢不敢讲?讲了以后,乌纱帽还有吗? 所以,我说,扭转西方反华的根本还是要从自身的整体改革做起,先要转变观念,跳出条条框框,尝试新思路。

 

 

我们怎么办?

其他不展开了,就讲三点:

第一,了解西方公众的意见,真正的公众。而不是走所谓的高端路线。高端路线的西方人根本就看不起他们眼里的中国土老帽,会说几句实话?看看上面的评论,多么生动的语言。今日香港问题,根子也是出在只走高端路线,完全无视香港人民。深入民间,走群众路线,永远正确。

第二,先拿出一个解除网络封锁的过渡方案。中华文明如此高贵智慧,还怕别人的反华宣传?拿出点自信来,不然谈什么大国崛起?谈什么中华复兴?但是,从实际考虑,在西奴遍地,国内对外舆论运作水平极其低下的情况下,也不能说开放就开放,要稳步推进,比如先对某些群体或某些地区开放,让公众适应也锻炼相应人才。 尤其要想一想,那些跑到中国来玩的,拍了照搞了视频要在朋友圈显摆的,他们是更愿意分享中国的黑暗面还是美好的一面呢?中国人跑到巴黎来,是专门拍地上烟头的,还是卢浮宫的?网络封锁就是活生生把朋友变成敌人,把正面宣传变成负面报道。

第三,我们要始终记住,儒家文化是中华文明的核心。只有也只要牢牢抓住儒家,深入研究和更新儒家的理论,用儒家的现代话语来诠释中国,用更新的儒家思想来帮助各国解决实际挑战,用儒家的理想来预告中国领导下的世界,才能扭转中国在国际上的负面形象。

也可以这么说,用外部宣传的需要来撬动实际的内部改革是民生主义中级阶段的长期任务,也是向世界展示天下大同愿景的基本战略。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