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在民主国家,可以说新闻媒体决定了政治家一半的生命。因此,媒体沟通能力就是政治家最重要的职业能力之一。

我研究民主的方法是知行合一。特别关心在实践中如何确保公正公平的选举和选出最能干的人。重点研究如何赢得选举和当选后如何做好工作。而这离不开专业的议员培训。

根据法国法律,议员每年有20小时的职业培训权利:参加内政部认定的有资质机构的培训,完成课程考勤,国家买单。该培训和国内党校培训完全不同,都是实战,教议员如何赢得选举和议会斗争,以及作为少数派议员如何运用法律、传播等工具来监督多数派和捍卫民主制度。

20181130日和121日,全法反对派议员协会在巴黎举办了针对市议会反对派议员的专题培训。在该协会主席的推荐下,我也免费参加了两天培训,收获很大,学到了不少实战秘技,也完成了两个重要采访。一个是采访该协会主席,另一个是采访法国知名记者Laurent Bazin(洛朗·巴赞),他主讲媒体沟通课,教市议员如何应对媒体采访。

课程中好几次走神回到了十多年前上海的青春岁月。课后他在我的采访中评估了萨科齐、川普、马克龙、希拉克的媒体沟通能力。我还请他给马克龙提点建议,最后他也给法国公民与华裔法国公民如何应对媒体采访提了点小技巧,重点是要适应法国思维。

下面是采访实录:

 

对您来说,哪个法国总统应对媒体最有办法?

巴赞最棒的沟通者,毫无疑问是萨科齐,因为他有极好的媒体传播的技术和知识。他的全套媒体战略按着两个方面展开:一是真正认识记者,他能够叫出几乎全部记者(负责报道他的)的名字(不仅仅是姓氏)。二是知道如何接待他们和给他们提供新闻素材。他完全清楚记者工作的运行机制。但是说到底,对政治家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媒体沟通,而是产品。最终是政治产品给他提出了问题。尽管他的媒体战略非常成功,采访做得非常漂亮,但他无法言行一致。

 

因为总统的政治产品就是他的政绩(任期内遭到2008年经济危机,萨科齐的政绩不好)。那么现在您如何看待川普的沟通能力呢 ?

巴赞从心理学的角度讲,我们把他称为原始情绪者(émotif-primaire)。 所有出色的演讲者都是原始情绪者,例如Jean JaurèsJean-Luc Mélenchon原始,并不意味着愚蠢,它意味着反应迅速而直接。这种方式在室内演讲和电视论辩中非常有效。 川普的问题是他没有准备好新闻口径。 他只是依着冲动而行事。 而在沟通中,准备新闻口径至关重要。 川普却想啥说啥。 但是政治并不总是意味着能脱口而出自己的想法。有时,我们会有那一瞬间的情绪激动,但应该理性地想到,最好不要这么说。

 

但这种想啥就说啥的方式能够马上打动很多选民。

巴赞是的。 您说对了,因为他想啥说啥。 但是您看他发动对中国的战争。因为他想干就这么干了。 现在,这就给美国造成了经济问题。 我们怀疑美国是否会在经历了8年的经济增长后陷入衰退。一个总统显然应该在三思之后再开口。

 

另外,作为总统候选人和当选总统还是有区别的。

巴赞作为公民,我更喜欢看起来像总统的候选人。但就沟通方面而言,候选人确实比执政者走得更远。因为人民对于执政者的要求是:权威和冷静。

 

那您如何评价马克龙的媒体沟通呢?比如在阿根廷举行G20峰会的时候,他走下飞机后,和在场迎接他的每一个人都握手了。

巴赞我们有过这样的总统,就是希拉克。 当他到达电视演播室时,他并没有首先向记者打招呼,而是与所有人,技术人员等所有在场能找到的人一一握手。 我们和所有人握手,这几乎是法国政治家的本能。一是握手,二是拍拍奶牛的屁股(tâter le cul des vaches)来了解它是否够壮实。 这可是法国政治生活的两项重要创举!

 

对啊! 我知道这些轶事。您有何建议给马克龙以提高他的沟通质量呢?

巴赞通常,我们建议给政治家的第一沟通要诀是同理心(empathie)。 也就是说,要设身处地考虑沟通对象的感情。我发现总统在他的沟通中缺乏一点感情。 这与川普完全不同。川普是个原始情绪者(émotif-primaire),而马克龙则是理性第二反应者(rationnel-secondaire)。 第二反应,是指他目光长远,他超越了今天,看到了明天。但问题是他忘记了今天。因此,他应该首先关心今天,首先关心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先要学会聆听,而后再给建议。

 

说得太好了!马克龙应该听听您的建议。对于那些希望在媒体前表达观点的公民,您有何建议?

巴赞发表演讲真正困难的是有能力知道说什么内容才能让别人感兴趣。 我们要准备两三个内容,这些内容是我们要说的,同时我们也要知道这是对别人有用的。

 

对于在法国的中国人,当他们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您有何建议呢?

巴赞对我而言,法籍华裔就是法国人。 最重要的是意见是:不要闲扯。这不是讨论,而是您可以表达自己内心意见的机会。 我对旅法中国人的建议是:不要太客套了,要更加直截了当地说。

 

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中国领导人讲话时一般不动,没有手势。 但是几乎所有的法国领导人讲话都有肢体语言,喜欢打手势。

巴赞是的,因为我们是拉丁人。 这也解释了拉丁人说话就是带着手势的,因为他们很有表现力。 这对于活跃气氛非常有用,比表情僵硬好。 当然,演讲时,既不要太僵硬,也不能太激动。

 

课程上,巴赞用一个饼图说明采访中三种语言的比例:7%是纯语言;38%是半语言,就是节奏、声音大小、说话的技巧和声音的旋律;而55%都是肢体语言,呼吸、姿势、眼神、表情和表情细节。

 

看来,像我这样,讲话自带手势,表情丰富的人,更适合做法国的政治家。

 

不过,在目前西方反华高潮时期,如果能根据西方人的习惯,适当调整中国政治家集体的媒体形象确实是一个简单易行的应对方法。比如,是否可以在演讲中更注意半语言和肢体语言呢?当然,我们不是拉丁风格,而是孔子的儒雅之风,这才是应该在西方公众心目中建立的理想的中国人形象。由此,或者说在前台以儒家领袖而非意识形态领导出现的形象,更能消除西方公众对共产中国的刻板印象,减小他们对未来世界第一强国的恐惧。当然也就缓和了西方人民群众反华的情绪,从而为后台的深化改革赢得了缓冲时间。

 

尤其是外交外宣系统,更加要以东方儒家士大夫而非西方式的战狼来塑造中国的国际形象。

 

精彩推荐

西方集体反华,我们怎么办?

中国人懂民主吗?何种民主模式适合中国?

中国的传统政治真的是专制黑暗的吗?-《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书笔记

中国传统政治与宪政  --《政学私言》之读书笔记之一

全球人文科学的复兴和文明之道书院学生的责任

钱穆之《中华文化十二讲》导读  

 

我们相识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欢迎关注“文明之道”书院微信公众号taoyun2017   

为中华文明复兴而读书!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