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以下译自我的法语书,法国三部曲之第一部:《中国的托克维尔在法国:12年法国民主历险记》

从西方视角来看,中国貌似是拒绝民主的。但实际上,她从未停止过学习民主和研究最佳的民主化模式。

2012126日,法国总统大选期间,在巴黎的梅达露公馆(la Maison des Métallos)里,后来成为法国总理的瓦尔斯,当着20多个法国和国际媒体记者的面,表达了他对我要做“中国的托克维尔”的担心:“中国政府会允许您向中国人民介绍法国民主吗?” 他并不知道,不久以后,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的网站上转载了一篇我写的关于比例代表制的文章。虽然这看上去是对“西方民主”的宣传。

2012年开始,另一本托克维尔的杰作,比《美国的民主》更学术化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在中国成为畅销书。它有超过10个版本的中文译本,其中最畅销的版本在一年内就卖了20万册。凡是没有读过托克维尔的中国人根本不敢自称为精英。法国红酒占领了那些“文盲富人”的餐桌,但是托克维尔却进入了中国实权群体的大脑。一个民族的命运和托克维尔之作品在其国内的流行程度正相关。无论是昨日,还是今天,无论是对于中国还是对于世界各国。

真正的中国人推动民主化,不是为了取悦于美国或西方世界,而是为了让中国人民满意,因为中国人民的利益优先于其个人的国际声誉。正是这些真正的中国人决定着中国的未来。

非常遗憾,西方的精英们从来视而不见,因为这样的中国人不是那些顺从“西方主子”的乖学生。这些西方精英把所有不愿意复制西方民主模式的中国人都当作是反民主分子。如果西方世界继续由这种类型的精英所统治,那么在未来的国际舞台上将不会再有西方的位置了。

 

2001年一个周末,我去了安吉旅游。这是一个46万居民的美丽的乡村小城市。它在浙江省,位于上海西南200公里的地方,以其一望无际的大竹海而闻名。奥斯卡影片《藏龙卧虎》(2000)就曾经在此仙境中拍摄。在无垠的绿色中隐藏着亚洲第一的抽水蓄能电厂:天荒坪水电站。人工湖在电站的头顶上,巨大的发电机组则深藏在挖空的山洞里。如此得神秘,就像是007系列电影中的场景。

当时,以一个上海游客的眼光来看乡下的安吉,就是一个贫穷的村庄,就像今日一些法国人认为中国还是一个很贫困落后的国家一样。所以,当我发现安吉居然有着非常高效和优质的从市中心到旅游景点的公交服务时,我是非常吃惊的。

这些公交线路属于一个由所有车主联合组建的私人合作企业。车主通常是一对夫妻。不论他们在该企业里拥有多少车辆:一辆或十辆,每个车主在该合作企业中都只有一份投票权。这种投票权的平等可以用来对抗资本的垄断,就像法国的农业合作社里,每个业主无论其资产多少也都只有一票。因为公交线路有赚得多的高峰时段,也有赚得少的低谷时段,这些车主就通过抽签来分配时段和线路。而车主们的收入是按总收入来平均分配到每一辆运营车辆的,而不论单车收入的多寡。为了能管理和监督好收入与服务,每辆车都有分属不同车主的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通常情况下,A车男司机是B车女售票的老公,而后者又或是C车男司机的老婆。这些措施确保了服务的质量,大众化的价格和每个车主的利益。

我很好奇地问司机是否是当地政府或一些西方的无政府组织帮助他们建立了这套管理系统。司机听了一脸不高兴:你不相信我们这些乡下人也可以和你们上海的城里人一样聪明吗?这都是我们自己组织的。他非常自豪地说。这些乡下人并不懂民主的定义,也从未有过要当民主化英雄的壮志。但是他们所做的这些,难道不正是民主吗?

人民,无论其国籍或社会地位,一直都是民主的好老师。他们的行动,他们淳朴而务实的构想就是民主最好的教科书。

而这,不过是在2001年的中华大地上发生的一个小故事。

 

亿万中国人,他们不会像那些自由斗士那样发表华丽的演说,但是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践行着民主。然而,那些西方知识分子完全没有兴趣去了解他们的行动,因为他们并不真心希望中国民主化。他们要的只是一个能被慕洋犬们驱使的如小绵羊一样听话的中华民族!

最糟糕地是,以民主化为借口,一些美国人始终有着基督化中国而灭绝世俗的中华文明之野心。对他们来说,一个没有上帝的民族就是威胁世界的蛮族。

在网络时代,无数关于国外民主的文章和报道在拥有8亿54百万用户的中国互联网上传播。其中有8亿47百万拥有上网手机,随时随地联接世界。海外的中国人则创建了成千上万个社交网络账号来向国内民众介绍国外的政治、选举、辩论以及各种事件。他们还制作带有中文字幕的视频。感谢他们的义务工作,中国人从来没有缺席一场奥巴马和川普参加的选举辩论,同样他们也看了马克龙的演说以及法国人的罢工。

在移民,世俗化,枪支管理,就业等诸多议题方面,他们要比西方人明白得多,因为他们有着中西文化背景以及外部视角。他们担心被移民潮摧毁的德国人。他们为恐怖主义威胁下生活的法国人而难过,他们也同样嘲笑法国人希望干得越少却能赚得更多。他们赞许那些使用了中国版教科书的英国学校。他们懂得宗教原因才是巴以冲突的实质。他们知道特鲁多先生更善于秀他的漂亮的花袜子而不是领导加拿大走在正确的方向上 ... ...

在西方,互联网不过是类似俱乐部的朋友圈。而在中国,互联网就像一个巨大的太空站。尽管有着诸多局限,中国人在上面发现和理解了整个世界。中国人民凭着他们的好奇心,不断自我培训那些新知识。他们同样通过所有外国人来学习民主。这已经不是那个过去只由着知识精英领导普罗大众的启蒙时代了。这是一个全体公民们都参与演出的新启蒙时代。他们推动民主并为此准备一切。唯一的问题是:究竟何种民主模式才能适应中国国情?

 

1924413日,孙文,现代中国之国父,人类历史上第一位拥有中西文明背景的国家元首,曾经指出:我们所主张的民权,是和欧美的民权不同。我们拿欧美已往的历史来做材料,不是要学欧美,步他们的后尘;是用我们的民权主义,把中国改造成一个“全民政治的民国,要驾乎欧美之上。中国的民主模式要超越欧洲和美国民主模式,这不仅是孙文的理想,也是邓小平关于中国政治改革的原则。

这就是十多亿中国人正在探索的中国民主化之路。他们借鉴各种西方民主而构建一个比原型更先进更美丽的模式。孙文由此而创立以“五权分立”为基础的中国式宪政。它就是我正在完善并现代化的“新宪政”的原型。邓小平提倡的“共同富裕”是我希望向法国人民建议的新民主模式的合法性之一。

西方世界并不知道上述历史和今日之发展,因为他们的知识分子只看到了某些民主“明星”。他们完全无视在实际工作中推动民主进步的亿万中国人民。他们不相信中国人有能力懂得民主,更不用说有能力来创造一种可以被全球各国人民共享的新民主模式。

由于这种“文化歧视”,30年来,所有他们做出的“中国经济将崩溃”的预言都已成为了笑话。然而,这些西方知识分子还在继续他们的搞笑事业。

 

 

精彩推荐

因为这是我的玫瑰Puisque c’est ma rose

何为不朽?法国有加缪,中国有严子陵

中国的传统政治真的是专制黑暗的吗?-《中国历代政治得失》读书笔记

中国传统政治与宪政  --《政学私言》之读书笔记之一

全球人文科学的复兴和文明之道书院学生的责任

钱穆之《中华文化十二讲》导读  

 

我们相识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欢迎关注“文明之道”书院微信公众号taoyun2017   

为中华文明复兴而读书!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