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今日台湾大选,蔡英文获得了817万票,遥遥领先韩国瑜的552万票,创下历史最高记录,显著超过马英九2008年的765万票。

首投族几乎都是天然独,40岁以下绝大多数都是仇中反中,还有香港反送中等等,各种因素下,蔡能赢,不意外,但赢那么多,实在令人震惊。可以说,从民意而言,台湾是彻底丢掉了,而且随着天然独的增加,老一代中国人的离去,台湾必将成为汉奸日奴之岛。所谓“统一”,已经不可能了,只会是“收复”。

因此,全体爱国者都应该深刻反思,为何在祖国大陆全面大复兴,重登世界顶峰,而台湾日益没落的情况下,我们居然失去了台湾的民心?

反思就不要去强调客观原因,这种推责任的官僚习气是丢掉台湾的主要原因。我们要从自身反省开始才是正确的态度。大陆做错了什么?大陆有什么对的没有做?

从选举来看,丢掉台湾的根本原因就是大陆体制让台湾恐惧与绝望。恐惧是害怕统一以后没有民主和自由。绝望是因为他们看不到一点点大陆民主化的迹象。

“投票国民党,台湾变香港”。其含义就是只有投票给民进党,才能保障台湾的民主和自由,因为大陆无民主自由,这是台独赢的根本,也是我们丢掉台湾的根本原因。可以说蔡英文当选的最大助力是大陆。

这些年来,大陆不仅没有让任何人看到民主化迹象,反而让更多人相信正在走回毛时代。这是让台湾人仇中,让全世界仇中的根本原因。蔡英文执政业绩超级烂,绿色恐怖大行其道,贪污腐化遍地,选举手段下流无耻,都能创下得票记录,这足以说明,台湾人认为一颗民主的烂菜也比缓和的两岸关系更安全,也比人民发财更重要。所以,只要大陆没有政治改革,不仅台湾人永远仇中反中,而且全世界都继续把中国视作威胁。民主改革是赢得台湾,香港,和全世界民心的唯一方式。

而从大陆自身经济现状来看,也是到了刻不容缓启动政治改革的时候,因为现有体制的红利不仅已经吃完了,而且正在产生负面效果。

首先就是领导人才的问题,典型如对台办和中联办。这两个机构在20年前的运作能力和现在的运作能力就是天壤之别。因为没有民主的体制,官僚集团就会越来越逆淘汰。过去中国艰苦创业的环境锻炼了干部培养了领导,今日亮丽的数字和建筑掩盖了背后无能的官僚。而各种利益的放大更加腐蚀了干部队伍,没有民主,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

其次,民主才能保障言论自由,保证决策的科学性。在一个逆向淘汰的环境里,有才能的人要么出走,要么沉默,只剩下一批专门给领导下套设坑的阿谀奉承之徒,最终必然错误百出而丢掉政权。

再则,中国经济需要新的增长动力,这就是欠发达地区和群体的全面致富。中国经济已经世界第二,出口早就世界第一,要超过美国,只有依靠内需增长。而能带动中国经济超过美国的内需,必须是全体富裕起来的中国人的购买力大幅度提高。这就必须解决贫富分化和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小平同志说过,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不可分离,没有政治改革就不会有经济改革的成功。贫富分化日益加剧就是只有经济改革而没有政治改革的恶果。没有民主,先富非但不带动后富,反而通过寻租和强权不停地割韭菜,中产阶级如何艰难保级?最广大人民群众的购买力又如何提高?内需哪里会大爆发?再论,地区发展绝对少不了优秀人才的加入,而落后地区的家族统治和关系统治已经固化,势力大过党的组织和领导。即使是本地人才,都想尽办法往大城市跑,哪里还能吸引好念经的外来和尚?只有坚决发展地区民主,才能任人唯贤,才能真正发挥全国一盘棋的人才优势,全面带动落后地区的发展。

以前,我始终相信,政治改革或应该在集中精力把总量超过美国之后开始才稳妥。而没有政治改革也能在总量上超过美国。但是,这次丢掉香港,让我觉醒,再看看中国经济增长日缓和危机四伏的现实,40年来平均10% 每年,如今只有6%,这还是官方数字,让我担心。而今日丢掉了台湾,让我震惊。这半年多的研究和思考之后,我认为,如果没有政治改革,必然如邓小平说的那样,经济改革也不会成功。没有民主,中国经济无法解决上述的危机,在总量上都无法超过美国。那么,我们期待的中华大复兴会前功尽弃。而大复兴的失败,必然导致政局动荡,所有仇中反中势力都将借机反扑,这50年改革开放的成果不过是昙花一现。所以,不是10年之后,而是现在就要考虑民主改革。

那么如何进行民主改革呢?有三个要点:

第一,中国要有自己的民主模式。西方民主,无论哪个,都已经病入膏肓,我们可以借鉴,但绝不能复制。在我看来,那些自以为懂得西方民主法制的教授公知没有一个懂民主的,也没有一个懂法律之真谛的。听他们的鼓吹只会亡国灭种。实际上,那些西方民主,如果不吸收中国传统智慧,必死无疑。中国自己的民主模式必然是建立在中国自己的传统文明基础之上的。儒家思想就是该民主模式的核心理论。但是,儒家思想可以吸收包括马列主义在内的所有西方思想的优点。对我们自己而言,中国首先是一个儒家国家,中国人首先是一个儒家弟子。对世界而言,儒家才是中国特有的文化身份。对于台湾香港和所有华人来说,只有儒家思想才是最大的文化和价值共识。今日我们丢了香港和台湾,就是没有真正大张旗鼓的复兴儒家,没有把儒家思想作为中国最高的国家哲学。高举儒家大旗,就有一国,提倡儒家思想,两制最终也会变一制,这就是儒家民主制。

第二,儒家思想要全面“大复兴”。“大”就是从哲学、法学、政治学、外交学、经济学、社会保障学等各方面进行复兴,最终要以儒家思想来全面重建人类人文学科和其他科学的发展伦理。目前这些建立在西方学术观上的学科正在把人类推向内战和灭亡。“复”就是回归中华文明的传统,“兴”就是要与时俱进地进行更新。根据我的研究,按相对历史而言,中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而且是从中华民族诞生之日就开始的,因为我们是唯一一个生而世俗化的民族。中国儒家思想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自由主义思想,儒家民主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民主制度,因为中国是人类第一个废除奴隶制度和封建制度的国家。因为儒家经典和我们传统古籍中少见民主自由人权等词汇,就说中国没有民主传统是绝对幼稚和荒谬的。我们早就把民主自由等落实了。当然,古代民主和现代民主不同,这就是儒家要更新的地方。这个更新有两个工作要做,首先要用现代语言来重新诠释儒家民主理论,其次要把儒家民主传统和现代西方民主实践中的经验教训结合起来以产生适应21世纪的儒家民主理论。儒家大复兴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前提和理论基础,没有儒家大复兴,绝无可能有中国民主改革的成功。

第三,政治改革要目标坚定,稳重缓进。从儒家大复兴的理论研究开始,形成一定可用于试点的地区模式,再选择经济发展不同的地区进行试点。可以从县级地区开始,发达地区,中等地区,贫困地区各有试点,可以向贫困地区倾斜,多试点几个。孔子说过:政之急者,莫大乎使民富且寿也。儒家的新民主模式要让人民富裕起来和生活得更有质量,这是评估试点是否成功的首要标准。西方人嫉妒中国经济发展,说中国有专制的优势,而他们的民主降低了国家竞争力。这是胡扯,民主当然应该提升国家竞争力,他们西方人不懂民主,其民主模式质量差,国家竞争不过我们,却借口民主不好。我们中国人搞民主,搞儒家民主,就要证明中国人才真正懂民主,中国的民主才是最先进的民主模式。

最后,要提醒那些沉迷于台湾民主化及其路径的理想主义者们。从根本上说,台湾没什么民主化。只是以民主为名的反中复日。本省日奴精英不满外省堂堂中国人的治理,煽动本省底层和幼稚外省青年造反,推翻了中国政权,重建了日本殖民统治。公知自以为推翻国民党就有了自由,其实和伊朗革命及阿拉伯之春之后成了更糟糕的专制神权没啥两样。台湾民进党敢于在投票前强行通过《反渗透法》这种纳粹恐怖统治法,就足以证明绿色纳粹在台湾有着广泛的民意基础。我们要认清现实,对台问题的实质已经变成了两岸中国人与台湾汉奸日奴之间的敌我斗争。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