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我喜欢法国风,但我是个中国人。

法国风,是选择的权利。中国人,是肩负的责任。爱情把权利变成责任,自由把责任变成权利。

我来法国是为了民主,我回到中国是为了自由。我从未忘记初心,所有的轨迹都通向这一终点。

我不喜欢离开罗马的安东尼,但我尊敬为共和国捐躯的西塞罗。登陆西方,就是为了带着所有的希望在某一天回到孔子的天下。

出生于1974年,我属虎,它是森林之王。它的故乡在辽阔的亚洲大平原。那里诞生了它英雄般的灵魂。

作为中国人,我是龙的子孙,它象征着和平与幸福。太平洋才是它传奇般的世界。

最终,我要回到中国,那里有我5000年的根。

但是,我不能离开法国而不为她做出一点贡献,因为她那么地爱我,也因为中国传统美德教育我要:“受人滴水之恩,甘当涌泉相报”。

 

法国不仅给了我一滴水,她给了我一片海,在海里诞生了一个全新的陶赟,从身体到灵魂。

首先,法国的环境,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和人文环境,连同美食都让我越来越年轻。我的运动能力越来越棒,我能做比青春时代更多的引体向上和俯卧撑。我的身材也越来越好。现在我身高183厘米,重73公斤,腰围75厘米,而12年前在中国的时候是95公斤和100厘米。虽然我45岁了,但我的身体和心理都处于最佳状态,可以迎接未来任何挑战。

其次,法国人升华了我的人文人生。

虽然中国是人类第一个人文主义的民族,虽然人文主义是我们首要的传统美德,但人文主义在今日社会里却被资本主义竞争所腐蚀。实用主义和利己主义扭曲了爱情和友情的本质,那些竞争胜利者尤其如此,我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

相对中国,法国才是一个和谐社会,她才是一个传统的中国。作为一个外国穷学生,一个进入法国社会的举目无亲的新人,我享受了真正的人文主义情感。

我在法国重新找到了初恋。我们交流诗歌和厨艺,却不计算金钱,房价,或者是汽车的品牌。虽然除了如小王子一样天真的脑袋,我一无所有,但我的玫瑰评估我的思想胜过我的账户。是那纯洁的爱情让生命充满了活力!

同样还有君子之交。2013913日米歇尔来我家做客,带了一瓶红酒和他写的《国际公法》一书做礼物。三周之后,我去他家做客,带了一幅爸爸的书法:李白的《赠汪伦》。我们讨论中国民主和叙利亚局势,重现了大唐时代儒家士大夫的生活: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陋室铭》,刘禹锡)

我发了两条微博来描绘这样的场景。一个中国网友羡慕地评论道:“很有士大夫风范啊!”

2016年夏天起,米歇尔已经帮我改了四本法语手稿的法语:1. 《陶总统:21世纪的文艺复兴》(201612月);2. 《中国的世俗化能够让我们的社会受益吗?》(20183月);3.《一个中国人在法国民主的历险记》(201810月);4. 《我的理想法国》(20196月自主出版)。从第一本手稿开始,当众多法国出版社连续给我寄拒信的时候,米歇尔从未停止过支持我要“唤醒法国”的梦想!

201910月开始,当我为2020年的“决战”而完善这些书的时候,是我的邻居亨利帮我修改法语。读一句改一句,有时还大声朗读出来给他夫人听,以评估语感。我们三个会就一句话的表达方式,读好几遍。不仅如此,他还时常还请我吃饭来鼓励我坚持“唤醒法国”的使命。

他和米歇尔代表了一个继承了智慧、勇气和坚韧的传统法国。他们和所有支持我的法国朋友们,都在告诉我,法国决不会认命,我也不能。

他们的支持,让我想到了孟子说的:“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如果中国坚定走在民主进步路上,也将得到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支持。中国作为世界之领袖,成为人类民主最伟大的灯塔是我们的责任。

 

当发财梦统治着今日中国,人们谈论金钱,股票,汽车,诸如此类,我却在法国找到了已经在祖国逝去的传统儒家士大夫的时光。如果您是中国的知识分子,或者是韩国和日本的知识分子,您就会马上体会到这种思乡之情。

法国式的爱情和友情给我带来了完整的人生。感谢法国,我生活在精神人生的天堂里。爱法国,因为她是我们遗失在1644,甚至是1279的故国!

 

最后,我自己的思想体系诞生于法国,它包括了以下五个部分:

  1. 全民民主。这是未来的民主新模式。我将在另一部书里详细介绍:《陶在爱丽舍宫:当法国被一个中国人觉醒,世界将闪耀一新!》
  2. 重新发现中华文明。尤其是儒家思想,我将在随后的工作中不断更新它。我会把一些思想分享在另外两本书里:1. 《上海人在巴黎:11月的100个奇遇》;2. 《中国的世俗化能够让我们的社会受益吗?》
  3. 中国民主化之路径

这是21世纪最重大的事件。中国民主化将改变整个世界和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所以,它应该非常谨慎、耐心、智慧及平稳。慢慢而坚定地,中华文明大复兴是第一步,更新后的儒家思想是其发动机。法国引领着我听到了天意:“当中国觉醒而意识到其文明的伟大,世界将为它的民主模式而着迷!”

  1. 新文艺复兴

它将从中华文明复兴和法国文明复兴开始。这两个普世文明是联合发动机。新文艺复兴是它们的结合,相互借鉴,取长补短。它将传播到整个世界并促进其他每一个文明都进行自我更新。新文艺复兴的关键在于用全球性的智慧和方法来解决全球性和地方性的实际问题。

  1. 人文学科的更新

当今世界,从表面上看,人文学科的研究一直在进步,但为何我们的社会始终处于危机之中?从民主到和平?从世俗化到犯罪率?专家学者无处不在,解决方案却无处可寻?

这是因为学术研究方法始终被禁锢在西方的井里。欧洲中心主义依然统治着我们的研究,即使是汉学研究也仅仅是用单一的西方学术方法。今日,所有重要的问题都不局限在一个国家。所以,局限在一种文明视野里的解决方案绝对不是最好的。我们只用了人类一半的头脑来研究全部的人类问题,所以我们既看不清真相,也找不到解决方案。事实上,学术界对中华文明的敌视掠夺了人类的未来。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学术方法来更新人文学科。我们应该把中国智慧,尤其是儒家思想融入到学术研究领域来全面更新人文学科:哲学、政治学、法学、外交学、历史学、经济学、教育学、甚至是社会保障体系的研究以及伦理型科技发展等等。

我把这些当作我一生的研究项目。

 

感谢法国,我的女神与我的情人!您不仅给了我想要的,而且还给了我为完成人生使命而必须拥有的!

 

我出生是有原因,这个原因就是要来到法国。法国唤醒了我的灵魂,重新定义了我的人生。她赋予了我比中国民主化更普世更光荣的使命。这就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这也是法兰西民族和中华民族共同的使命。

法国,她给我的不是一片海,而是整个大洋,我应该回报她一个崭新的世界!

 

爱法国,不再是权利,而是我的责任!

我不能离开法国而不为她做出一点贡献。我应该为法国和法国人民做一些有益的事情。这些事情应该是他们今日和明天所需要的。

 

法国是一个充满魔力的国家,但她有一个非常法国的特点。

法国人总是在第一时间为新点子而激动,因为他们要求改变。然而,他们习惯性地失望,因为“这不符合法国国情”。他们很快把这些新点子新改革扔进垃圾桶,而后开始重新寻找其他的新点子。但是,继续失望,继续抛弃,继续寻找,这是法国式的恶性循环!

所有的新思想,新战略,新计划都因为“这不符合法国国情”而死亡。因为我们始终停留在老路上寻找新前景!

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改变这种“符合法国国情”的宿命。

 

译自法语书,法国三部曲之第一部:《中国的托克维尔在法国》之后记。纪念12年前的今天,我第一次降落在巴黎戴高乐机场,感谢12年来支持我的家人和朋友。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