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香港既没有彻底的民主来制约资本垄断,也没有铁腕的专制来打击富豪,单纯的自由经济必然导致经济发展到资本主义最丑恶的顶峰。历史的机遇给了香港人才和位置,却没有培养出有远见的主流社会。科班出身的政治精英循规蹈矩没有足够气魄杀伐决断,香港要有未来,港人治港决无可能,只能依靠空降的英雄。

 

历史。。就其根本而论,是一种号召、一种神命、一种天启,由自由的人们来听闻和相应;总之,就是神和人的相互作用。- Evgeny Lampert ​​​​

 

我们是五千年悠久历史的古老文明的一部分,这是一股至深至巨的精神力量,能使一个民族产生信心,去面对和克服重大的改变和挑战。这种文明源远流长,因为它主要是建立在一种久经磨练和考验的价值观念制度的基础上。- 李光耀 1984年10月 ​​​​

 

当古代希腊面对着危机,眼看大流士决计要把古代希腊的欧洲部分,像亚洲部分一样放在他的帝国的统治之下时,斯巴达却让雅典去独出风头,结果,急需统一才能得救的古代希腊就为这一对旗鼓相当的对立的救主所困苦。- 汤因比。- 先秦时代,中原和匈奴都在各自的统一进程中,没有秦一统,华夏就是被蛮族冲散的罗马。

 

以民为本是执政的核心,既是铁腕的合法来源,也是铁腕的目的所在。董建华时代,中央拉拢富豪,忽略民生民意,没有铁腕护董修理富豪,毁掉香港前途,是今日香港之乱之根源。胡耀邦时代,中央平反西藏奴隶主,打击民生民意,没有铁腕执行早期革命政策,导致今日藏独做大。民主,是铁腕治边的唯一办法。

 

香港的前途自把董建华轰下台起就没有了。香港需要彻底死一次的清盘,然后才能再启动。 ​​​​

 

在网络如此发达,自媒体泛滥的时代,真相和假象都太容易被人为操控。民主,从来没有比今天更重要。只有民主产生的公权力,才能有合法的铁腕对待那些卖国的汉奸和变态的妖娆。 ​​​​

 

要想建立高效的政府,你必须选择优秀的人担任政府职务。如果一个民族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才运作民主制度,那么无论这个制度多么完美,终将消亡。- 李光耀 ​​​​

 

有灵感和能办实事之间有万米海拔差。能办实事和能办好大事之间更有万米海拔差。人才培养成本极高,高到会弄翻大船。 ​​​​

 

一个初生的教会可以为停滞不前的世俗社会提供它现在最迫切需要的东西,因而造成了自己扩大势力的时机。它能够为人类受挫折的活动能力开辟新的道路。- 汤因比。- 只是这种依托宗教的社会改造往往都是文明的倒退。比如基督教在罗马帝国后期摧毁了人文主义,佛教在五胡乱华之际摧毁了儒家人文信仰,而马克思主义则在20世纪摧毁中华传统文明。

 

民主不是口号和冲动,至少要懂得何为民主,要懂得什么样的民主才符合当代社会的需要和各国自身国情的需要。要懂得基本的民主常识:1. 无考试的普选权好不好?2. 投票年龄18岁合不合适?3. 比例代表制要不要?4. 如何避免金钱游戏?5. 如何避免政治正确?有几个香港大街上的废青考虑过这些实际问题? ​​​​

 

大陆人,尤其是那三千万饿死的同胞,是西方化的牺牲品。香港人和台湾人一样,也是另一种西方化的牺牲品。打掉了儒家思想的中华正统,中国人不成其为人,中国不成其为国,华夏族不成其为族,只有灾难。只有复兴儒家思想,建立儒家思想为理论核心的中国民主模式,才能真正再中国化,才能保国卫种。 ​​​​

 

大陆和港台的敌视越来越严重,只有高举儒家复兴的大旗才能一家大团圆。马列和一神教主义都是跪舔西方的汉奸卖国贼,决不能取代中华正统。不愿意做中国人的,要西方化中国的,都应该滚出中国的土地。民主是普世的,西方民主不是,只有儒家化的现代民主才是真正的普世民主,反对儒家就是反对民主的进步。 ​​​​

 

香港要的是只属于自己的特权式民主,而不是把大陆人当同胞的普遍性民主。这种特权意识无法获得内地民众支持的。因为内地不会有任何一个地方的人只要自己地区民主,而不谋求全中国民主化的。独立是逃避责任,不应该是选项,一起为中国民主化奋斗才是选项.没有全中国民主,香港不可能有自己的民主。 ​​​​

 

所谓“中国越来越自负或傲慢”的说法,都是西方人殖民主义内心的反应。他们一贯把不愿意做西奴的中国人当作是傲慢。中国人,只要站起来面对西方人,就是自负。但,他们不会同样的态度对待其他人,包括黑人,韩国人和日本人,印度人。因为中国人是他们唯一没有殖民过的非西方人。 ​​​​

 

世俗化和汉字是中华文明独有的,和其他所有地球文明都截然不同的特点。很难相信中国人也是原生的地球人。我觉得,中国人的祖先应该有两个可能的来源:或是更高等外星人的后裔,或是上一轮地球人仅存的后裔。 ​​​​

 

人类会好吗?虽然劫难无法避免,但至少不是现在,因此你的降生才有必要。 ​​​​

 

王道是建立在教化基础上的强权,也是最终为了教化的强权。哲学家-帝王模式容易变成独裁是因为两者合二为一人,古代儒家宪政创造性以道统法统两分的设计把两者分离形成民主式的分权,从而避免了绝对专制。同时以道统领导法统落实了教化作为国家的根本目标。大智慧啊,今日西方民主都望尘莫及。

 

当年我大中华的爱国大学生上街,可有一个是带着面具口罩的? ​​​​

 

中国人作为最先进人类文明-儒家文明的最核心的载体,应该积极生育,要争取恢复到世界人口的30%。中国人要成为世界和平的重要基石,要成为引领人类文明进化的模范。 ​​​​

 

法国大革命的普世价值是政治理念,它天然地缺乏儒家以人性为起点的家国一体化之伦理的巨大说服力。因此以政治普世价值统一欧洲的拿破仑失败了,而以伦理普世主义统一中国的儒家成功了。 ​​​​

 

西方世界创造力的源泉显然已经干涸,也不止于在雕刻艺术方面要从西非洲的蛮族寻求新的灵感。西非洲的音乐同舞蹈也通过美洲而涌入欧洲的中心地区。- 汤因比 – 艺术的粗鄙化、精细化和变态化都是一种文明衰落的标志。 ​​​​

 

马克思在他的供奉耶和华大神的宝座上,供起了“历史发展必然性”的女神,用西方世界的内部无产者代替了他的选民犹太人,而在他的想象中无产者的专政就是他的救世天国;但是在他的陈旧伪装下,到处都露出了他的犹太启示录的突出形象。- 汤因比。多么优美的文笔啊

 

精英与平民的分离是文明丧失自决能力导致衰落的标志。按儒家传统的说法就是执政集团已经丧失民心。按现代民主的说法就是:合法程序选举出的执政集团丧失了正当性。周期律不是中华文明特有的,而是所有文明的共同特点,但死而复生重返巅峰倒是中华文明特有的。 ​​​​

 

技术后退不但不是文明衰落的原因,反而是它的结果或迹象。- 汤因比。- 缺乏应对新危机的能力是文明衰落的标志。罗马帝国缺乏儒家思想作为国家哲学来天下归心,宋明的儒家文明缺乏战时军国主义转型模式应对蛮族入侵,西方文明没有彻底世俗化来应对伊斯兰化的厄运,都是因为文明自身能力下降。 ​​​​

 

人类的一种亘古不变的弱点就是把他们自己失败的原因推诿给那些完全无法由他们掌握的力量。- 汤因比。无法掌握的力量无非就是归结于外部,如川普及失败的西方社会。孔子说:射有似乎君子 失諸正鵠 反求諸其身。只有儒家文明首先从自身检讨做起,所以也只有儒家文明可以不断复兴更新,永远领先世界。 ​​​​

 

各文明的文字都从最初的图案不断简化成了字母,英语更简化了词型变化,只有汉文明的汉字例外。汉字的简化过程是意象化,而非符号化。中华民族迎难而上,选择了一条复杂的文字进化之路,由此才能磨练出第一等智商的人种。五千年的进化史就是高智商基因不断积累强化的过程,时间越久越领先。

 

​​​​艰难的环境淘汰率高。但是也刺激改革和提升竞争力,所以最终统一中国的是最初环境最差的秦国。 ​​​​

野蛮时代是决定民族命运的关键时代。统一文字,统一疆域,统一价值观只有在野蛮时代才有可能实现。虽然当期战争成本巨大,但后期和平利润巨高。反之,则永生永世支付战争成本。大一统就是和平,分裂就是战争。中国人的大一统观念就是对和平的追求。 ​​​​

 

英国死路一条。因为美国崩溃后,英语霸权也必然崩溃,英国唯一的国际资本就完蛋了,所以英国必须和美国一起斗争到底。结果就是和美国一起完蛋。识时务为俊杰,英国只有承认英语系必然完蛋,才能勉强保全自己。和美国一起赌上国运,对中华大复兴,是逆天而行,必然惨败。 ​​​​

 

古代中国文明有时被称为是黄河的产物,因为它正巧是在黄河流域出现的,但是多瑙河流域虽然在气候特点、土壤、平原及山地面貌上同黄河非常相似,它却没有产生相似的文明。- 汤因比。- 黄河纬度要比多瑙河低5-10度,更利于原始人类生活。另外,地理是文明产生的必要条件,但也有随机性的因素。文明的产生是必然和偶然两者合一的结果。

 

当代西方学术,也就是以西方学术方法论统治的当代人类学术就是孔乙己学术。他们只研究回字的若干种写法来糊口。 ​​​​

 

过去华侨跪舔西方是迫于生计,当时中国也是真弱。如今海外华人跪舔西方,只能说明其出身太底层,希望通过跪舔西方跻身西方人行列来提升自己在华人社会的阶层。可惜,中华大复兴,成为西方人只能变成loser的一份子。 ​​​​

 

文明的起源原来是通过内部无产者脱离现存文明社会以前的那个已经失去创造能力的少数统治者的行为而产生的。- 汤因比 – 革命产生新文明。革命是一个文明永生的动力,是一个伟大文明的基因。从汤武革命到今日的儒家大复兴,天下文明只有中华文明以革命为传统,以传统为革命,所以永葆活力。 ​​​​

 

古代社会里的模仿是对过去的模仿,只要过去本身是具有创新精神的,这种模仿就是积极的,比如具有世俗精神的儒家思想。人类文明进步中的反复出现的旧瓶装新酒就是此例。而一神教系统的模仿就是倒退。而在现代社会里的模仿,表面上看是那些富有创造精神的人物,其实绝大部分都是低俗的网红,这是大众文化普及后的文明倒退。或者是缺乏考虑后果的进步导致的文明妖魔化,甚至是地狱化,比如政治正确,同婚,变态类性别。

 

自我中心论在西方人和中国人里都有。但两者者对待他们认为的蛮夷的态度是不同的。西方人把蛮夷当作野兽来屠杀来奴役。而中国人则以“修己安人”来慢慢教化。所以西方崛起的这五百年里给人类带来了所有的种族灭绝和奴隶制。而在古代中华帝国领导下的东亚各族能在长期和平中进化文明,成为最高等人类。 ​​​​

 

金毛当选是英美系崩溃的开始。美国和英国都会解体。西方时代结束。

 

历史会学者自欺欺人地认为蛮族入侵就会促成西方社会的生长。事实上这些蛮族并不是我们精神生活的创造者。他们所以被人注意,只是因为他们在古代希腊社会垂死时出现了一下。他们只是啄食腐尸的秃鹰或是臭骸里钻出钻进的蛆虫。- 汤因比。凡是推崇儒家思想的西方人都是最高智商的西方人。 ​​​​

 

儒家思想才是中华正统,中华文明大复兴必须建立在儒家思想为哲学核心的基础上。任何其他外来思想,都可以取其精华,为我所用,但决不能喧宾夺主。今日港台问题,乃至世界对中国信任的问题都是没有大力复兴儒家思想所致。儒家思想是真正经历了数千年历史考验的中华民族最伟大最广泛最先进的价值共识。

 

昔日红伟兵,今日废青,年轻人要避免成为政治运动牺牲品的最好办法是记得祖宗先贤。凡是跪舔洋教的,无论左右都是汉奸卖国贼,遗臭万年,要坚决反对。

 

发达国家过去靠高科技垄断暴利收入产生的溢出效应,无技能和低技能者也有高收入,这是对全世界人民的剥削。如今各国迎头赶上,西方高技术垄断暴利不再,自然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了。西方人不首先思考如何提高穷人的劳动技能,反而责怪市场给的工资低了,这是典型的奴隶主心态。西方崩溃不可避免。 ​​​​

 

国民党是拿不到台湾年轻人的选票的,因为台湾的年轻人绝大多数都是洋奴日奴不要做中国人的狗汉奸,彻底的废柴。要获得他们的选票,也就要变成和他们一样的废柴。按国民党还有一点点高贵的血脉没死,是很难自甘堕落的。 ​​​​

 

识字率的普及导致精英越来越精英,而庸众越来越庸众。因为大众文化的普及,让庸众自以为变得文化了,虽然他们只读那些卡通、侦探小说、变态文艺和心灵鸡汤。人类社会的整体文明程度相比古代是下降的,加上更低俗的西方民主,人类以表面高贵的形式逐步倒退到野蛮时代,非儒家大复兴不能自救。 ​​​​

 

香港问题仅仅是一个开始。美国人及西方反华势力会长期抓住民主这个软肋一直打,在全世界人民眼里,为民主而抗争就是正义的。美国人在贸易战科技战失去的,都可以在民主战中全部赢回。中国最好的反击就是加大加速儒家民主思想的大复兴,用最高等民主思想来打击西方低等民主。用马列回应只会亡国灭族。 ​​​​

中国人不重视心理疾病的根源是中华文明天生高贵平和,出现变态比例极低。西方一神教文明包括政治宗教文化等,东侵以来,才大大提高了中国人的变态比例,降级了高贵的儒家文明。西奴以为西方人重视心理疾病为高贵文明,其实是低等文明自身的原发性变态基因爆发。 ​​​​

 

一神教文明极端化人类的思想和精神状态,所以制造了高比例的精神病患者,而且其艺术创新也往往建立在变态精神之上,包括文学、绘画和电影。这些都大大损害了人类的心理健康,倒退了文明。儒家文明中正平和,对变态有天生的免疫力,其艺术创新更提升了人的精神境界,是最先进的人类文明。

 

这么多年司法实践下来,因为精神病等原因逃避法律制裁的措施对法制国家伤害极大,大大倒退了社会伦理,造就一大笔丑陋无比的律师寄生虫,让法律变成了特权阶级富人阶级的玩物。中华文明大复兴后要取消并增加监护人责任。 ​​​​

 

多边国际经济组织的建立,起初是为了通过表面的多边民主协商来法制化西方经济的霸权,同时处理可能的系统危机。但是组织成立之后,就产生了无数的组织寄生虫及其集团,包括经济学家和国际行政官员。因此组织就在这部分人的推动下不断膨胀,同时不断膨胀的组织反而制造了各种危机,而这些危机又变成了组织膨胀的借口,所以就形成了恶性循环。不彻底割掉这些组织的命,世界经济不会好。

 

两次世界大战是世界领导权处于真空期而诱发的。美国有实力有野心,但无责任心来承担领导。也可以说,美国明知战争来临而不介入,意在让战争彻底摧毁传统欧洲列强为美国担任新领导而扫清障碍。百年后,因果报应轮到美国自己陷入中东大战而国力大减。 ​​​​

 

二战后的多边主义本质上是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列强主导的实质上的单边主义,所以在西方实力强大时期还能运行。但是西方文明本身不是最先进文明,随着西方硬实力的下降,世界秩序大乱,包括宗教在内的各种野蛮势力席卷地球。而儒家文明在马列和一神教集团的双重打压下还没复兴,人类的浩劫难以避免。 ​​​​

 

不以先进文明为核心领导的多边主义既维护不了世界和平,也不能促进人类文明的进化。传统东亚以儒家文明为核心领导,以汉帝国为共主,才成就了世界第一等的文明圈和各民族。 ​​​​

 

民主的基础是伦理而不是法制。因为在实践中,伦理是趋于共识,而法制导致分裂。伦理是在超长期历史的文明进化中逐步更新形成的全民共识。而法制是粗暴的短期的基于政治斗争的50%+1的投票结果。伦理是伟大而高尚的人品,法制是低俗而无可奈何的底线。儒家德政的大汉帝国才是真正的民主文明体。 ​​​​

 

 

美国是宪法和基督教,中国则是儒家思想。这是哲学和伦理在漫长的历史演化长河中形成的社会共识。比政治博弈和投票形成的宪法的要先进和坚固的多了。中国之和谐与美国之分裂起源于此。 ​​​​

 

"他们需要一个落后的中国来展示他们的所谓的“先进和优越”。给西藏通电通网通路,每年巨额财政转移支付建设西藏的基础设施,帮助西藏同胞脱贫,过上现代化的生活。他们说这是破坏西藏的传统文化。他们喜欢看藏人同胞一步一跪朝圣的画面,一如人们参观动物园一般。表面是无知,本质上是傲慢与偏见。" ​​​​

 

拿儒家同欧洲民族沙文主义对比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儒家是普世主义。面对进化落后的民族,儒家是要教化,而西方则是奴役,两者完全不同。而且,儒家拥有比西方民主更先进的民主思想。把儒家理解成威权主义也是错误的。这是所有不懂儒家的中西方学者的共同错误。 ​​​​

 

欧盟的两难。不接纳土耳其会让土耳其倒退回宗教极端主义,而接纳土耳其则会被内部伊斯兰化。根本原因是欧盟自身没有强大的世俗同化能力,白左闹腾的。 ​​​​

 

美国的地理位置帮助了美国在早期可以安稳地实现拒绝强人和集权的民主。但是,这种不集权无强人的宪政结构严重影响了今日美国应对危机的能力。无论是国内分歧,还是国际影响力,最终还影响到美国民主本身的进化。只有懂得这点,才有资格论中国民主和天下。 ​​​​

 

教育部是中国人民的死敌。和计生委、民宗委一样都是亡国灭种的汉奸卖国贼! ​​​​

 

拿马克思主义对付台独港独和西方反华派根本没有用,只有复兴儒家思想才能从根本上建立中国模式的合法性和正义性。 ​​​​

 

歧视汉族的政权必亡。 ​​​​

 

儒家文明是人类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儒家文明有着海纳百川博采众长的能力,而西方文明就还没有进化出这样的能力。所以从现实结果来看,儒家文明国家可以成功借鉴西方所长而更新自己,不断超越西方。而西方文明则无法借鉴儒家而变成井底之蛙。 ​​​​

 

修己安人和天下大同的联系是安人。即修己的普世化,没有普世化的目标,修己就失去了真正的意义。儒家外交不是被动的,而是更内敛高贵的主动,真正的王道天下。而事实上,没有能够普世化让全球人民向往的模式,中国也没有资格成为世界的领袖。所以,以儒家思想为理论基础的民主化是中华大复兴的必须。 ​​​​

 

世界的混乱,或是伊斯兰的崛起都是美国无能且弱智的领导造就。美国构建了一个罪恶的循环来获得霸权:制造混乱-干预混乱-混乱混乱-干预混乱。美国的霸权建立在人类的痛苦上,而美国的崩溃是人类光明的开始。 ​​​​

 

有些人年纪大了,反而比年轻时候漂亮了,那是因为心眼越来越好了。而有些人年轻时候漂亮,老了却变得丑了,那是因为心眼变坏了。 ​​​​

 

对美国的过高评价以及在此基础上的所有学术研究都大大降低了人类的智商和世界学术的质量。人类文明如今遇到空前的危机,就是因为不具备领导能力的美国文明占据了领导地位。儒家文明的复兴是人类唯一的出路。 ​​​​

美国梦的基础是美国是一个年轻的社会,没有太多旧势力,而不是其制度优势。所谓的美国梦在中华帝国的所有王朝的初期和中兴时期都有过。美国今日的阶级固化无非是复制了这些王朝的末期。美国人太儿童,以为人类历史只有200年。

 

当年赶走日本鬼子,打趴了美国鬼子,穷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也没有跪舔过洋人。如果大国崛起了,眼看就要登顶了,居然跪舔起黑绿来。这是自中华民族诞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国耻! ​​​​

 

韩剧的水平年年涨,无论是偶像剧还是政治剧,看得到全面超越日本的趋势了,在关于人类文明发展方向是已经全面超越美剧了。韩国人了不起,绝对是一个带得起来的伟大民族,儒家国家联盟的中坚力量。 ​​​​

 

无民主,黑绿成洋大人。最基本,如果大学有独立自主民主选举产生的学生会,就绝无可能出卖自己的女同学。凡是搞黑绿搞学伴的大学领导系统要全面彻底清洗。不是佞臣就是汉奸卖国贼,抄家连坐都不为过。国耻,比满清更国耻。 ​​​​

 

美国文明是最落后的西方文明,与儒家文明有2000年的进化时间差,并不具备领导天下大同的能力。因此以美国文明为特征的全球化必然反噬其身,美国就成为所有反全球化运动的替罪羊。全球化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美国文明。全球化只有在儒家思想领导下才能真正造福人类。 ​​​​

 

美国精英没有料到智商和勤奋都世界第一的中国反而成为全球化的最大赢家,他们就如同输红眼的赌徒一下子掀翻了赌桌,变成了无赖。

 

燕雀焉知鸿鹄之志。一个民族进入没落下降历史周期后,无论其过去的眼界和逼格多高,都会变成小小鸟,视一切伟大和高大为“扯淡”。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欧盟各国大小不一,格局落差极大,因平权合作方式构建的欧盟必然因此而崩溃。中央帝国以高大上文明为核心构建的区域一体化才是唯一可能成功的模式。 ​​​​

 

国民党还有大中华的格局,所以在执政后没有对民进党进行全面清算。而民进党基于日奴岛民的格局,行事极不要脸却无所顾忌。收复台湾后,要从台湾根本利益出发,全面彻底清剿民进党党徒及日奴代理人,绝不姑息一人。 ​​​​

 

中庸之力量不在于中,而在于正。在一个彻底腐烂的时代,正道的成功率极低。失败的根源不是因为过正而不懂得妥协,而是在于正道之人。彻底腐烂的时代,需要500年一遇的圣人。上天只能把极低的成功率给与极少数人。正之胜利在于具备一扫乾坤的能力。 ​​​​

 

纵容蛮族必然导致蛮族猖狂而妄想屠尽汉人以窃国,最终蛮族必在汉人的反抗下彻底灭亡。保护教化蛮族最好的方式就是取消自治区及一切蛮族特权,促使其汉化。 ​​​​

 

现代法治国家不允许搞株连九族,但对于重大犯罪,可以用社会公益劳动等方式实现连坐。 ​​​​

 

西方领导下的世界充斥着屠杀和不平等,这是因为西方人从未真正了解这个世界。学术地说:西方文明还没有进化到足够了解人、社会、民族和天下的程度。从古至今,只有儒家王道统治下的世界才有过真正的长期的和平,因为儒家文明是迄今为止进化程度最高的人类文明。 ​​​​

 

Is America’s culture compatible with an essentially imperial responsibility ?- Brzezinski,2004. 美国传统一神教加商业文化只能产生自私型帝国,无法真正领导世界。只有天下大同的儒家文化才是领导世界的王道。 ​​​​

 

有兄弟姐妹很重要。远的不说,没兄弟姐妹,辛亥革命就没有了。要彻底改革社保制度,让多生育的家庭多受益。大汉民族绝不能让女权癌给灭亡了。 ​​​​

 

人生很幸运,其实是天道酬勤。 ​​​​

 

一个民族的堕落首先是文化的堕落。要摧毁一个民族之首要是摧毁其文化。要振兴一个民族之首要就是全面革新其落后的文化界。文化大革命和全盘西化是两种不同方式的汉奸卖国贼。而当代法国及西方要振兴的首要在于彻底革新其井底逼格蛙之文化界。

 

付多少得多少,天理公道。天上不会掉馅饼,所有的机遇都在很多年前因为勇气和执着而注定。所有的权衡都不会有传奇的人生。傻人有的不是傻福,而是上天的敬意。

 

韩国的女权和叛逆,虽然现代化了,但还能守住基本伦理与公正的底线。而西方女权和叛逆就是有违天道的胡作非为。受儒家文明熏陶的韩国文化到底还是比西方低等文明高出了很多。 ​​​​

 

我对法国的批判,“刀刀见血”。痛定思痛后觉醒则有救,反之则亡。此书在法国乃至西方世界的流行程度和地位决定了他们未来百年的命运。 ​​​​

 

西方式“participation参与”已经堕落为不学无术的懒汉瓜分勤奋努力者所创造的社会财富的捷径。没有考试的无条件选举权不仅导致民主退化,更加摧毁社会道德。 ​​​​

 

participation参与”在西方一种政治斗争的成果,而不是因民主和经济本身需求而产生的优化手段,更不是儒家“天下兴亡人人有责”的责任共担。所以它必然在实践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从而损害民主和经济本身。参与需要基本的知识和能力,是一种有条件的权利,更是一种责任。当参与成为无条件和无责任的权利,那么民主和企业竞争力的质量是必然下降的,西方式“参与”在70年代流行之后的结果就是西方社会的全面倒退。

 

台湾越来越low。中华民国的安全只需一句话: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

 

情义无价,英雄不老,赤字之心,大汉帝国永生的三大支柱。

 

纽约的编辑们自以为定义着世界文化的走向,其实既不懂中文,更不懂中华文明的他们,只是在引导人类走向堕落的地狱。这是一个人类文明进化的十字路口,只有紧紧追随中华文明大复兴的民族才能幸存。美国,有这么一个机会,他们终将错过而崩溃。天下帝国,唯有大汉帝国永生。 ​​​​

 

大汉文明的高贵,大汉民族的英雄气概,铸就了大汉帝国的永生。

 

这是多么伟大的时代啊!神话一样的时代啊! ​​​​

 

今天读198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版的“自由、平等、博爱”一书,突然感悟到为何“时代”。圣人或雄主的时代,才是真正的时代,一个人扭转乾坤的时代。想起了汉武帝刘彻,中央帝国之所以永生,都靠他一人之勇气和决断。嬴政可以有替补,因秦一统之必然。刘彻无来者,因大汉民族处于十字路口。 ​​​​

 

看韩国的政治剧,会莫名的感动。能够感受到一个民族的渴望和动力,要改变现状的勇气。无论现状多么糟糕,韩国是有希望的。这点和法国完全相反,法国是一个整体已经颓废到死亡的社会,一个对未来毫无欲望,坐着等死的民族。

 

许多社会中道德力量的源泉是它们的国教,宗教表现出的衰落-特别是在较发达的国家-未必是人类进步的象征。- Brzezinski 1993。- 宗教的衰落是进步的标志,西方道德退化的本质是因为处于一个信仰的真空期。基督教衰落,而更先进的儒家人文信仰却因为西方的井底蛙精英阻挠而没有被引进,所以从表象上看西方社会是退步的。

 

西方越来越没落,其重要指标就是人才凋零。越来越low,越来越没有视野,越来越小清新,越来越为了饭碗而胡诌。如老布,亨廷顿一样的大师,未来千年都不会有了。 ​​​​

即便欧洲通过经济统一获得了再次成为一个全球重要角色的能力,它的新的神庙却是超级市场和迪士尼乐园,以及它给世界的启示是越来越只向内看,寻求自我满足。没有精神境界和缺少哲学内涵,这样的欧洲充其量只能是美国的应声虫罢了。 - Brzezinski 1993。-没有儒家哲学来更新欧洲文明,欧洲只能沦为邪教徒的乐园。

 

经济力量本身不会转变为政治力量。一个对全世界不能提供社会或哲学的远景的(国家无法领导世界)。。。。日本既不能向世界提供一种引人入胜的社会模式,又不能带来举足轻重的启迪。。。Brzezinski 1993。- 老布是中国儒家,我只能如此赞美他了,任何西方头衔都不足以彰显他的智慧。 ​​​​

 

共同的语言和共同的宪法承诺奠定了全国文化共识赖以存在的基础,而没有这些共同性,文化的多样性就可能维持不了社会的承受能力。这样,美国的社会就有面临解体的危险。Brzezinski 1993。-看今日美国的拉美化,尤其是双语化。老布是卡特的高参,一个民主党人能有如此睿智,还敢直言,惊为天人! ​​​​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在全民精神回归正常之前,凡是拍小鲜肉影视剧的,从演员到制片及投资人,应该全面封杀,以剿灭这种亡国灭族的阴谋,绝不姑息。 ​​​​

 

我大汉男儿啊!人类文明永远的守护神! ​​​​

 

负多少重,忍多少辱。 ​​​​

 

我大汉男儿,英雄盖世,生而为领袖世界。他们西方装逼犯,哆哆嗦嗦,只配向隅而泣。人类的安宁,世界的和平,非我大汉民族雄起不可!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