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虚心挖掘和学习对手、合作伙伴、乃至所有人的智慧,为我所用,是中央帝国昌盛万年的基石。

201973日,由5位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领衔撰写并得到95位美国专家、学者和前官员联署的致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国会议员的公开信在《华盛顿邮报》发表。

这是一份极其重要的文件,它不仅代表了美国乃至西方真正“有本事的”精英对川普对华政策的反思,更代表了他们对中国登顶之路的看法。其对影响登顶的中国自身之缺陷的分析虽略有瑕疵,但深刻到位。无论其动机如何,从结果来看,是一份“魏征式的谏言”,认真研究并选择对的意见进行改正是完成登顶伟业的基本功课。书院学生收藏必读。

 

英中文原文:

China is not an enemy

By M. Taylor Fravel, J. Stapleton Roy, Michael D. Swaine, Susan A. Thornton and Ezra Vogel

July 3

Dear President Trump and members of Congress:

亲爱的特朗普总统和国会议员们:

 

We are members of the scholarly, foreign policy, military and business communities, overwhelmingly from the United States, including many who have focused on Asia throughout our professional careers. We are deeply concerned about the growing deterioration in U.S. relations with China, which we believe does not serve American or global interests. Although we are very troubled by Beijing’s recent behavior, which requires a strong response, we also believe that many U.S. actions are contributing directly to the downward spiral in relations.

我们是学术、外交政策、军事和商界的成员,绝大多数来自美国,包括我们职业生涯中聚焦于亚洲的许多人。我们对美中关系不断恶化深感关切,我们认为这不利于美国或全球利益。尽管我们对北京最近的行为感到非常不安,这需要强有力的回应,但我们也认为,美国的许多行动正直接导致两国关系的螺旋式下降。

 

The following seven propositions represent our collective views on China, the problems in the U.S. approach to China and the basic elements of a more effective U.S. policy. Our institutional affiliations are provided for identification purposes only.

以下7个主张代表了我们对中国、对美国对华手法中存在问题、对美国更有效政策基本要素的共同看法。我们所属机构只供身份证明之用。

 

1. China’s troubling behavior in recent years — including its turn toward greater domestic repression, increased state control over private firms, failure to live up to several of its trade commitments, greater efforts to control foreign opinion and more aggressive foreign policy — raises serious challenges for the rest of the world. These challenges require a firm and effective U.S. response, but the current approach to China is fundamentally counterproductive.

1. 中国近年来的令人不安的行为——包括其转向更大的内部压制,增加国家对私营企业的控制,未能履行若干贸易承诺,更大的努力来控制外国舆论和更进取的外交政策,对世界其他国家提出了严峻的挑战。这些挑战需要美国做出坚定而有效的回应,但目前对中国的做法从根本上只会起到反效果。

 

2. We do not believe Beijing is an economic enemy or an existential national security threat that must be confronted in every sphere; nor is China a monolith, or the views of its leaders set in stone. Although its rapid economic and military growth has led Beijing toward a more assertive international role, many Chinese officials and other elites know that a moderate, pragmatic and genuinely cooperative approach with the West serves China’s interests. Washington’s adversarial stance toward Beijing weakens the influence of those voices in favor of assertive nationalists. With the right balance of competition and cooperation, U.S. actions can strengthen those Chinese leaders who want China to play a constructive role in world affairs.

2,我们不认为北京是一个经济上的敌人,或一个存在的国家安全威胁,必须在每个领域都去对抗;中国也不是铁板一块,中国领导人的观点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尽管中国经济和军事的快速增长使北京在国际上扮演了更加自信的角色,但许多中国官员和其他精英都知道,与西方采取温和、务实和真诚合作的方式符合中国的利益。华盛顿对北京的敌对立场削弱了这些声音的影响力,有利于自信的民族主义者。在竞争与合作的正确平衡下,美国的行动可以加强那些希望中国在世界事务中发挥建设性作用的中国领导人。

 

3. U.S. efforts to treat China as an enemy and decouple it from the global economy will damage the 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role and reputation and undermine the economic interests of all nations. U.S. opposition will not prevent the continued expansion of the Chinese economy, a greater global market share for Chinese companies and an increase in China’s role in world affairs. Moreover, the United States cannot significantly slow China’s rise without damaging itself. If the United States presses its allies to treat China as an economic and political enemy, it will weaken its relations with those allies and could end up isolating itself rather than Beijing.

3,美国将中国视为敌人并将之与全球经济脱钩的做法,将损害美国的国际角色和声誉,损害所有国家的经济利益。美国的反对不会阻止中国经济的持续扩张、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份额的扩大以及中国在世界事务中的作用的增强。此外,美国不可能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显着减缓中国的崛起。如果美国迫使其盟友将中国视为经济和政治敌人,它将削弱与这些盟友的关系,最终可能会孤立自己,而不是北京。

 

4. The fear that Beijing will replace the United States as the global leader is exaggerated. Most other countries have no interest in such an outcome, and it is not clear that Beijing itself sees this goal as necessary or feasible. Moreover, a government intent on limiting the information and opportunities available to its own citizens and harshly repressing its ethnic minorities will not garner meaningful international support nor succeed in attracting global talent. The best American response to these practices is to work with our allies and partners to create a more open and prosperous world in which China is offered the opportunity to participate. Efforts to isolate China will simply weaken those Chinese intent on developing a more humane and tolerant society.

4,对北京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领袖的担忧被夸大了。大多数其他国家对这样的结果不感兴趣,而且不清楚北京方面是否认为这一目标是必要的或可行的。此外,一个有意限制本国公民获得信息和机会并严厉压制其少数民族的政府将不会得到有意义的国际支持,也不会成功地吸引全球人才。美国对这些做法的最佳回应是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合作,创造一个更加开放和繁荣的世界,让中国有机会参与其中。孤立中国的努力只会削弱那些希望建设一个更人道、更宽容的社会的中国人的决心。

 

5. Although China has set a goal of becoming a world-class military by midcentury, it faces immense hurdles to operating as a globally dominant military power. However, Beijing’s growing military capabilities have already eroded the United States’ long-standing military preeminence in the Western Pacific. The best way to respond to this is not to engage in an open-ended arms race centered on offensive, deep-strike weapons and the virtually impossible goal of reasserting full-spectrum U.S. dominance up to China’s borders. A wiser policy is to work with allies to maintain deterrence, emphasizing defensive-oriented, area denial capabilities, resiliency and the ability to frustrate attacks on U.S. or allied territory, while strengthening crisis-management efforts with Beijing.

5. 中国政府正试图削弱西方民主规范在全球秩序中的作用。但它并不寻求推翻中国几十年来一直从中受益的重要经济和其它方面的秩序。事实上,中国参与国际体系对该体系的生存以及在气候变化等共同问题上采取有效行动至关重要。美国应该鼓励中国参与新的或经过修改的全球体系,在这些体系中,崛起中的大国拥有更大的发言权。对中国作用采取零和策略,只会鼓励北京方面要么脱离这个体系,要么支持一个分裂的全球秩序,这将损害西方的利益。

 

6. Beijing is seeking to weaken the role of Western democratic norms within the global order. But it is not seeking to overturn vital economic and other components of that order from which China itself has benefited for decades. Indeed, China’s engagement in the international system is essential to the system’s survival and to effective action on common problems such as climate change. The United States should encourage Chinese participation in new or modified global regimes in which rising powers have a greater voice. A zero-sum approach to China’s role would only encourage Beijing to either disengage from the system or sponsor a divided global order that would be damaging to Western interests.

6,中国政府正试图削弱西方民主规范在全球秩序中的作用。但它并不寻求推翻中国几十年来一直从中受益的重要经济和其它方面的秩序。事实上,中国参与国际体系对该体系的生存以及在气候变化等共同问题上采取有效行动至关重要。美国应该鼓励中国参与新的或经过修改的全球体系,在这些体系中,崛起中的大国拥有更大的发言权。对中国作用采取零和策略,只会鼓励北京方面要么脱离这个体系,要么支持一个分裂的全球秩序,这将损害西方的利益。


 

7. In conclusion, a successful U.S. approach to China must focus on creating enduring coalitions with other countries in support of economic and security objectives. It must be based on a realistic appraisal of Chinese perceptions, interests, goals and behavior; an accurate match of U.S. and allied resources with policy goals and interests; and a rededication of U.S. efforts to strengthen its own capacity to serve as a model for others. Ultimately, the United States’ interests are best served by restoring its ability to compete effectively in a changing world and by working alongside other nations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rather than by promoting a counterproductive effort to undermine and contain China’s engagement with the world.

7,总之,美国对华政策的成功之处必须集中在与其他国家建立持久的联盟,以支持经济和安全目标。它必须基于对中国人观念、利益、目标和行为的现实评估;美国及其盟国的资源与政策目标和利益的准确匹配;美国再次致力于加强自身的能力,为其他国家树立榜样。最终,美国的利益最好是恢复其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有效竞争的能力,并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合作,而不是推动一种适得其反的努力,破坏和遏制中国与世界的接触。

 

We believe that the large number of signers of this open letter clearly indicates that there is no single Washington consensus endorsing an overall adversarial stance toward China, as some believe exists.


  我们认为,这封公开信的众多签名者清楚地表明,没有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的华盛顿共识,支持对中国采取全面敌对立场。

 

 

总体分析

 

首先,必须明确,联名信的根本动机是为了美国利益。亲华或反华,只是捍卫美国利益的方式不同,而不代表忽视或重视美国利益,他们的分歧仅仅是美国式的战略路线之争。

其次,联名信推出的时机是川普反华战略并未成功捍卫美国利益之时,这并不是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落井下石,而是拨乱反正。

美国亲华派一直持有一种观点:只要中国不断融入国际社会,中国就会自然而然地变成他们理想中的民主国家。他们务实而有耐心,懂得超级大国之转型需要时间,所以他们可以等,而前数十年中国的变化也证明了这种趋势。但是最近几年的重大标志性举措与他们的乐观期待背道而驰,几乎粉碎了他们的全部信心,甚至可以说是信仰崩溃。因此,当川普实施反华战略之初期,是有着绝大多数国内共识的。就亲华派而言,多年的“融入促变”战略显然已经失败,那么川普的全面反华战略不妨一试。但是,两年多来的交锋却证明了反华战略也不可行,而且美国付出了更大的代价,比如刺激中国建立全面的独立自主型的全产业链和尖端科技。

全面反华如同在攻城中进行四面包围而无退路,结果导致了守城力量空前团结和士气高涨,只要守城力量有足够资源(国内市场世界第一)、足够智商(中国人智商世界第一)、足够勤奋(中国人勤奋世界第一),攻城者必然代价巨大却毫无收获。因此,包围三面,留其一面,反而可能瓦解守城力量。这是此联名信的核心战略:恢复过去“融入促变”的战略,因为这是美国代价最小,也是唯一可能成功的战略。

再次,虽然“融入促变”战略从本质上来说依然是美国打击中国登顶的战略,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应该全盘反对。王者之国海纳百川,智慧非凡,即使是对手的“圈套”战略,也能从中获取“为我所用”的信息,用于深刻反省自身缺陷,并加以改正。“谦受益,满招损”。这是源自公元前23世纪大禹大帝的执政智慧(《尚书·大禹谟》)。大中华文明在5000年历史里,经历了无数生死考验,最终都能复归王座,成为人类唯一的永生帝国,靠的就是虚心反思精神。而其他所有帝国,巅峰一时,都因傲慢无知而退出历史舞台了。我们必须时刻警惕前车之鉴,尤其是在目前民族自信心剧烈膨胀之际。

最后,我们必须意识到,王者之国必然是从文化到政治制度都全面领先的国家。

作为儒家文明的核心国家,以道统领导法统和科举制为代表的儒家经典民主制度,使得古代中国在现代民主之前成为2000年漫长历史中人类世界最民主最自由的国家。这是古代中华帝国领导世界的核心能力。和近代西方文明用武力强迫他国西方化不同,儒家文明的先进性使得东亚各国主动汉化而成为儒家文明圈的成员。无论核心国家-中华帝国国势如何变化,无论是12791644年,这些国家都没有去汉化,相反还以保留儒家传统而自豪,直至今日。这就是儒家文明的最伟大之处。所以,中国复归王座也必然需要一个全世界都仰慕和效仿的文明模式,一个领导人类不断走向自由与和平的最先进政治制度。否则,所谓的登顶只是昙花一现,和那些消失在历史长河里的野蛮帝国没什么两样。

因此,从我们的历史传统来看,中国超越美国而复归王座之核心战略就是要让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都一起来翘首以盼中国登顶。要做得这点,就必须完成两大任务:一是儒家文明的现代化、全面化和领导型复兴;二是基于儒家复兴的人类最先进民主模式的创建。联名信充分反映了世界人民的“恐中”之心理,指出了中国登顶的必要条件,于我们中华大复兴有大功。

 

文字解读及反思(括弧中蓝色字体)

 

亲爱的特朗普总统和国会议员们:


  我们是学术、外交政策、军事和商界的成员,绝大多数来自美国,包括我们职业生涯中聚焦于亚洲的许多人。我们对美中关系不断恶化深感关切,我们认为这不利于美国或全球利益(核心是美国利益,全球利益是美国利益的外衣而已,美国文明还没有进化到可以两者合一的智慧阶段)。尽管我们对北京最近的行为感到非常不安,这需要强有力的回应,但我们也认为,美国的许多行动正直接导致两国关系的螺旋式下降。



  以下7个主张代表了我们对中国、对美国对华手法中存在问题、对美国更有效政策基本要素的共同看法。我们所属机构只供身份证明之用。



  1,中国近年来的令人不安的行为——包括其转向更大的内部压制,增加国家对私营企业的控制,未能履行若干贸易承诺,更大的努力来控制外国舆论和更进取的外交政策,对世界其他国家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我们对中国很失望,过去亲华战略失败了)这些挑战需要美国做出坚定而有效的回应,但目前对中国的做法从根本上只会起到反效果。(我们想看看全面反华战略效果如何,结果实施两年多,证明也失败了。



  2,我们不认为北京是一个经济上的敌人,或一个存在的国家安全威胁,必须在每个领域都去对抗(全面对抗是错的,但决不能放弃对抗);中国也不是铁板一块,中国领导人的观点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尽管中国经济和军事的快速增长使北京在国际上扮演了更加自信的角色,但许多中国官员和其他精英都知道,与西方采取温和、务实和真诚合作的方式符合中国的利益。华盛顿对北京的敌对立场削弱了这些声音的影响力,有利于自信的民族主义者。在竞争与合作的正确平衡下,美国的行动可以加强那些希望中国在世界事务中发挥建设性作用的中国领导人。(全面对抗只能树立敌人,只有合作融入才能交到朋友,美国需要中国的亲美派势力的壮大



  3,美国将中国视为敌人并将之与全球经济脱钩的做法,将损害美国的国际角色和声誉,损害所有国家的经济利益(美国的霸权基础是美国推行的国际秩序,现在美国自己出来破坏国际秩序,等于自己破坏了自己的霸权基础)。美国的反对不会阻止中国经济的持续扩张、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份额的扩大以及中国在世界事务中的作用的增强。此外,美国不可能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显着减缓中国的崛起。如果美国迫使其盟友将中国视为经济和政治敌人,它将削弱与这些盟友的关系,最终可能会孤立自己,而不是北京(美国衰落是事实,中国复兴也是事实,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迫使朋友们站队,难道他们会站在失败者一边吗?)。



  4,对北京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领袖的担忧被夸大了(中国有政治制度的致命缺陷,要取代美国领袖世界是不可能的)。大多数其他国家对这样的结果不感兴趣,而且不清楚北京方面是否认为这一目标是必要的或可行的。此外,一个有意限制本国公民获得信息和机会并严厉压制其少数民族的政府将不会得到有意义的国际支持,也不会成功地吸引全球人才(除了少数民族问题是无知妄言,本句是联名信的精华之精华。一个不民主的中国,不会有世界人民的支持,美国民主再有缺陷,还是民主制度,有世界人民的公认。中国只要一天不民主,美国的世界领袖地位就不可能动摇,中国的领先优势也不可能持续)。美国对这些做法的最佳回应是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合作,创造一个更加开放和繁荣的世界,让中国有机会参与其中。孤立中国的努力只会削弱那些希望建设一个更人道、更宽容的社会的中国人的决心。(融入促变是唯一的方法



  5,尽管中国已经设定了在本世纪中叶成为世界级军事强国的目标,但要想成为全球军事强国,中国仍面临巨大障碍。然而,北京日益增长的军事实力已经侵蚀了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长期以来的军事优势。对此做出回应的最佳方式,不是展开一场以进攻性、深度打击武器为核心、以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目标为核心的无止境的军备竞赛,即重新确立美国在中国边境的全方位主导地位。一个更明智的政策是与盟国合作保持威慑,强调防御导向、地区封锁能力、弹性以及挫败对美国或盟国领土攻击的能力。(全面武力威胁只能导致中国军国主义化,加快其赶超美国的战略投入,于美国没有半点好处。放弃进攻态势,以守势反而可以减缓中国军力赶超美国的决心



  6,中国政府正试图削弱西方民主规范在全球秩序中的作用(西方民主本身就有问题,亲华派不懂儒家民主的伟大,无力更新其民主,却把西方民主在世界范围内推行的失败归咎于中国,这是错误的。事实上,正是西方民主的失败才阻碍了中国的民主化,把中国变成了他们的假想敌。)。但它并不寻求推翻中国几十年来一直从中受益的重要经济和其它方面的秩序。事实上,中国参与国际体系对该体系的生存以及在气候变化等共同问题上采取有效行动至关重要。美国应该鼓励中国参与新的或经过修改的全球体系,在这些体系中,崛起中的大国拥有更大的发言权。对中国作用采取零和策略,只会鼓励北京方面要么脱离这个体系,要么支持一个分裂的全球秩序,这将损害西方的利益。(应该把打不赢的对手变成朋友,适当让利可以避免更多损失



  7,总之,美国对华政策的成功之处必须集中在与其他国家建立持久的联盟,以支持经济和安全目标(联合起来促进中国之变,而不是逼他们在中国和美国之间选择)。它必须基于对中国人观念、利益、目标和行为的现实评估(低估中国人是错误的,他们比我们想象得要强大得多);美国及其盟国的资源与政策目标和利益的准确匹配;美国再次致力于加强自身的能力,为其他国家树立榜样(攘外必先安内)。最终,美国的利益最好是恢复其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有效竞争的能力,并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合作,而不是推动一种适得其反的努力,破坏和遏制中国与世界的接触。(回到融入促变战略才是正道



  我们认为,这封公开信的众多签名者清楚地表明,没有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的华盛顿共识,支持对中国采取全面敌对立场。

 

上天仁慈,护佑人类文明的进步。民心所向,才能王道天下。无民主,则无民心,无民心,则无王道之国。虽霸道一时,终究过眼云烟。大中华文明,历久弥新,领导人类文明的进化,靠得就是世界之民心永固。西方民主已死,其文明的内在缺陷阻碍了其进化,非援引儒家文明不能自救。过去儒家的经典民主奠基了最伟大的古代自由帝国,今日儒家的现代民主也必将创建最伟大的现代自由灯塔。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