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凡是真心为人民利益着想的,必然得到人民的拥护,因为人民没有特权要维护。精英很聪明,他们非常清楚什么是符合人民利益的,但他们就不会拥护人民利益,因为他们自私自利,把自己的特权看得比人民利益重得多。人民才是民族的希望,而精英,多半是民族的敌人。 ​​​​

 

明帝国不凭超级海军进行殖民扩张,从千年历史周期来看是决定汉民族生死的国策。这是大明帝国最大的历史贡献,保我汉种文明永生永世! ​​​​

 

经济发展会全面带动科技和医疗等进步,让包括穷人在内的所有人受益。过去首富和帝王都会死掉的疾病,在今日即使最穷的人也可以治愈。这不是因为分配公平让穷人变成了富人,而是发展普及大众。而过于追求分配公平则会大大阻碍发展,最终穷人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

 

经济大转型大发展时期,年轻人的收入应该是比中老年人更高,因为企业需要更多有创新精神和闯劲的年轻人,而老员工的经验不仅不重要,而且会制约企业和经济的发展。这就是我们时代的中国情况。总体上,美国和西方情况与中国相悖,正说明其经济整体走向衰败。 ​​​​

 

人,从出生开始就走向死亡。但是,我们依然要奋力拼搏。

 

天下的蛮族总是要崛起而扩张,这是其野蛮本性。文明的帝国固然爱好和平,但不扩张的文明帝国必然产生不断退守的国策和不断消极的国民性,最终必为蛮族所灭。扩张不必急躁迅猛,但即使百年进寸土,也要保持永久的扩张势态,这才是文明帝国的立国之本。 ​​​​

 

昔高帝区区欲尊事义帝而不获者,以项羽为害也。今之曹操,犹昔项羽,将军何由得为桓文乎?肃窃料之,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为将军计,惟有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规模如此,亦自无嫌。何者?北方诚多务也。因其多务,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竟长江所极,据而有之,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此高帝之业也。 - 鲁肃之《榻上策》数语聊聊即立国之策。今日之天下情势变化,英雄者,微博之文足以,平民者,虽百万口舌,皆无用。

 

再读秦孝公的《求贤令》,尤其是最后一句:“宾客群臣有能出奇计强秦者,吾且尊官,与之分土。” 实在是帝国气象,王者胸怀,天下非秦国来统一不可啊。这种精神就是我大汉帝国生生不息,永为领袖帝国的精神。全文如下:昔我繆公自岐雍之间,修德行武,东平晋乱,以河为界,西霸戎翟,广地千里,天子致伯,诸侯毕贺,为后世开业,甚光美。会往者厉、躁、简公、出子之不宁,国家内憂,未遑外事,三晋攻夺我先君河西地,诸侯卑秦、丑莫大焉。献公即位,镇抚边境,徙治栎阳,且欲东伐,复穆公之故地,修穆公之政令。寡人思念先君之意,常痛于心。宾客群臣有能出奇计强秦者,吾且尊官,与之分土。

大陆农民负债偷渡到法国谋生其实是很聪明的决策。因为他们如往上海,苏杭等发达城市谋生,就要面临同样勤劳也同样智商的中国同胞的竞争。而到了法国,就和那些比自己懒和笨的人竞争,自然成功概率大增。偷渡到法国,不是因为法国比大陆一二三线好,而是竞争对手弱,起步虽困难,但长期稳赢。 ​​​​

 

敢想敢干,重要的是敢干。但从敢想的内容质量来看,最重要的是敢干,因为敢干,才有足够大的胸怀和气质而产生大智慧的敢想的内容。

 

盖生计能力之为物,大约以三要件结合而成:曰勤劳,曰贮蓄,曰冒险企业。而我国民之具足此三德,实环球之人所共称叹也。今所以未能淬厉光晶者,不过恶政治为之障。苟政治现象一变,则我国生计上之势力,不十年而震慑群雄可也。- 梁启超 1911 - 种族竞争力 ​​​​

 

法国知识分子满是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夫,直愣愣的眼珠不会转动,僵化的脑子不会思考,举手投足间却充满了自信,如夜郎国的蜡烛,自以为可以照亮天下。

 

想法不是计划,想法是谈资,计划是执行。天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想法变成计划,而后马上行动起来。执行力是一切成功因素中最重要的。 ​​​​

 

融入大汉文明的民族会和大汉民族一样的高贵,承认大汉文明最先进的民族能够活下去,其余的都将在历史中“骄傲”地消失。 ​​​​

 

人生最大的遗憾是在这个年纪,我已经不可能再入一次军营当一回士兵。不过,我也军训过两次,第一次作为士兵,第二次作为教官,摸过枪,打过靶。大汉的男儿,应该人人经过军队的洗礼,永远记得英勇的大汉武德。捍卫人类的和平和文明的进步,是大汉民族最高贵的基因。 ​​​​

所有前进中的障碍,只有当你退缩的时候,它们才是障碍。但是,当你坚定地踩上去,那么障碍只是你迈向成功的垫脚石。西方人畏惧洪水而信神,永生为神奴役。中国人力克洪水,换来人的自由。王者的文明,由此奠基。 ​​​​

 

当年高考前填志愿,我一心要离开上海父母的束缚,去外地独立而自由的狂欢,瞒着家里报考了厦门大学。学校却马上通知了家长,因为全家族的反对,我寡不敌众,被迫放弃出走,乖乖地报考了上海交大。进了交大,竞选成功后,我明白了自己的人生真谛,所有在我眼里的失败,都是上天嘲笑我不懂得何谓成功。 ​​​​

 

解决企业高管薪酬过高的根本办法不是提高税率,而是增加供给。前者是政府强制干扰市场运行,后者是以市场方法来解决市场供需不平衡的问题。增加供给就是提高全民的教育和职业竞争力,还有引进真正的高端管理人才。扶持中小企业壮大也是办法,因为壮大的中小企业将提供更多有经验的职业高管。

 

西方社会,金钱和权力等价。从希腊罗马时期开始,金钱多少就在法律上和同政治权力大小挂钩,所以民主时代消除不平等也从金钱即税收入手。而中国则是金钱和政治权力两分来解决不平等,既鼓励致富和保护私人产权,又保证权力集团更新和机会平等,顺人性尊天道,王者气质才有如此淡定而智慧的设计。

 

根据皮凯蒂的研究,承平时期,财富主要依靠遗产而非奋斗获得,西方文明金钱至上,富者掌握更多权力,加剧不平等。而儒家士农工商设计,就大大减缓了这种因财富而形成的不平等。中国传统社会始终以奋斗为跻身精英阶层的主要因素,最大程度的保证了社会公正和民族竞争力的提高。人类高等智慧的极限了。

 

中华文明要比西方文明高贵得多。比如当西方人用别人的生命来换取自己家人的生命时,是非常理直气壮而公然地毫无羞耻的,而且会得到社会的宽容。同样的情况,中国人或许有人如此行事,但决计不敢公然说自己有理,还会被整个社会批判。自私的文明造就自私的社会,一旦崩溃,再强大的帝国也会如鸟兽而散。

 

没干过实际工作的知识分子的脑子是秀逗的,没干过企业的经济学家的脑子是怪异的,没执过政的哲学家的脑子是癫狂的。西方的学者没有知行合一的中华学术传统,尽整出一些祸国殃民的智障学说。 ​​​​

 

 

21世纪资本论》的作者皮凯蒂认为超级经理人的薪酬涨幅过大不是市场决定的,根本上是经理人自己的贪心。这是典型的没干过一天实体企业的书呆子执拗。全球化竞争下大公司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高管的管理能力,错一步就破产,公司越大对战略和管理的要求越高,高管的大幅度涨薪就是市场竞争演变的体现。 ​​​​

 

中国公共财政债务结构很不错,可以投入每年3-5%的预算鼓励生育,每年至少可以多生2000万。坚持20年,财政也足够负担得起,即使赤字也不怕,人口就是最好的投资。单单静态算20年就可以多出生4亿人口,恢复生育传统,经济可以继续高速发展一百年。鼓励生育要有大气魄,大手笔,花大钱。 ​​​​

 

政治学家,哲学家,宗教学家,社会学家,是很正常的。因为数学没有足够好,我从未想过成为经济学家,最多是经济政策的决策家。但,实际上,最终21世纪的经济学,还是由我来奠基的。中国的精英青年要努力啊,人类的未来需要你们。

 

西方现代经济学建立在自私主义的定性和永恒常态的定量研究基础上,这是其两大根本致命伤。与之相对,中华经济学建立在伦理、常态和例外转换的天道之上,是以人类文明进化和社会和谐为终极目标的经济学,大同社会的经济基础。

 

国有金融机构腐败的是个人,私营金融机构腐败的是整个经济系统和全社会。就纳税人支付的腐败成本而言,显然支付给腐败的个人要比腐败的系统要少得多,甚至是微不足道的。中国的金融系统远远比美国安全。如果国有金融机构在民主制度下运行,纳税人支付的腐败成本可以接近零。 ​​​​

 

最终美联储伸出援手,正式确认,次贷市场崩溃的损失最终由整个社会来承担,也就是说全体美国纳税人。- 资本家从经济疯狂中赚取暴利,接着在经济崩溃时同样赚取暴利。美国的无产阶级不去革命他们的资本家,却选举川普来对准中国的无产阶级,思路清奇,没有考试的投票权是智障的狂欢。 ​​​​

 

精确是坑子,模糊才是王道,前者不相信人,后者坚信人。

 

经济学家将历史数据中呈现的很多规律总结为“均衡”关系,这种关系只有在经济系统能够正常运转的情况下才成立。当经济处于严重混乱时期时,很多已有关系将不再成立,新的关系将会出现,而这将会导致分析和预测变得越发困难- 萨缪尔森 – 常态和例外是天道,只有中华高等文明才懂得两者必然会转换的规律。天下没有永恒公式,只有人的智慧才是应对挑战的王道。感谢所有的危机,人类才能在万变之宇宙中生生不息,永远进化。

 

华尔街太强大,美国宪法又没有联邦层面的公投,所以美国经济没有根本性改革的可能,只能坐以待毙,某一天系统整个崩溃。谨慎持有美元资产,是中美竞争时代的必须。 ​​​​

 

人类如青春期的少年,烦躁叛逆而狂妄,自以为是世界的主人。未来百年,保守是唯一的生存之道,癫狂而妖艳的“进步”民族都将死去,给人类这个种族留下永恒的教训。

 

个人理性的自私主义最终将导致集体的非理性结果,这是经济危机的根源。西方经济学抹杀伦理对市场之手的关键性约束,没有智慧也没有信念以人性本善来建立经济运行体系,所以始终无法在市场自由和公平之间取得平衡。缺乏伦理是西方现代经济学的病根,只有中华经济学才能从根本上完善人类经济学,让社会虽然缓慢但平稳地进化。

 

2008金融危机是中美经济竞争很重要的战略转折点。美国投入巨量资金用于填补金融业这种虚拟经济的窟窿,养肥了依靠钱生钱的资本家,而买单却是依靠实体经济收入的大众。而中国投入巨量资金用于基建等实体投资,分享蛋糕的是大众,享受未来收益的也是大众。美国经济虚上加虚,而中国实上加实,全胜。

 

在很多银行和投资银行里,数量工具被用于为不计后果地增加杠杆率提供正当性理由。通过按照要求调整模型,它很可能将任何数量的新增贷款都标示为“安全的”。这些数理模型的存在,也给资深银行家和政策制定者提供了一种不切实际的安全感。长期以来,风险管理都是一门不精确、需要依靠直觉的学问,但是现在它却转变成立一门硬科学。- 卡西迪 – 一神教起源的西方文明总会发展到德不配位的极端状态,有科学超越人文,经济上是数学超越人文,人类的经济决策和活动被数字掌控,2008年经济危机的根源。

 

医疗保障改革实际上可以归结为这样一个事实,即在控制保险成本方面,政府做得要比私人部门更好。这在任何其他行业都是不可能的。例如,假设你处在电力行业,你很难做得比政府更差。但在保险行业中,情况有所不同。- 阿罗- 政府没有从保费中盈利的动机,而私人公司必然倾向于过度医疗来提高保费收入。 ​​​​

 

相信人性本恶的社会,只能强化法制来约束人,而法制是外部对人的强约束,总有不完善之处,人就会钻空子牟利,法律随之更加细化。但执法必须依靠公权力,法制越发达,公权力也越扩张,最终影响人的自由。而以性本善为前提设计的社会,用个人的自律即伦理来约束人,强制的公权力反而退其次而守底线,最终扩张了自由。所以,以德政为主的中华政制才是引导人类走向自由的道路,天下帝国万千,神独爱高贵伟大的中华帝国。

 

2008年次贷危机前的各机构博弈就是典型的西方式囚徒困境。按自私本性出发来预计,任何维持信贷高标准的机构都把市场拱手让给信贷低标准的对手,所以每个机构都不断降低标准来获得快速的盈利。最终所有机构都采取低标准,整个市场风险就被最大化而形成金融危机,全社会利益最小化。如果各机构按伦理来决策,危机是可以避免的,而整个社会利益反而是最大化

 

囚徒困境的核心问题是参与者并不以伦理来决策。因为伦理并不考虑他者的决策,也不考虑自身的利益,一切按自己的良心行事。但囚徒困境的假设前提是完全自私的,并考虑他者也是自私的,所以最终双方的利益都会最小化。而以性本善出发的伦理决策反而使得双方的利益最大化。中西文明高贵与低端两分,伟大的文明最终得天护佑。

 

当代西方经济学研究紧紧追随了西方哲学的癫狂之路,变成了智障的臆想。量化研究让这些臆想变成了披着科学家外衣的巫婆。只有中华经济学才能重建人类经济新秩序,现在学西方经济学的大部分都将变成废柴。 ​​​​

 

中华文明复兴之后,要对人文教育进行大改革。取消绝大部分按照西方智障学术设置的专业,比如哲学等务虚且祸害社会的科目,取消绝大部分钻牛角的浪费纳税人钱的博士项目,增加通识教育和实践类结合的真正的知行合一的博学类博士。研究阶段的人文教育的核心是培养高质量的普教教师,让他们到中国最广阔的乡村去服务绝大部分中国孩子和当地社会,成为县政的核心。

 

西方文明虽然有局限性,但也有大师,只是大师只在贵族时代。他们当时不愁吃喝,思想自由,作为统治者,心有天下,这才能出的好作品。如今的时代,是学者为职业的时代,所有的主义和流派创新都是为了一口饱饭,哪里会把天下人的幸福放在第一位?或哗众取宠于大众,或投机取巧于权力,都是坑子。 ​​​​

 

50年内,99.99的西方著名人文大师都将失去今日之地位,而所有膜拜西方人文的学者都将被淘汰,除非他们通过学习理解中华文明以自救。 ​​​​

 

文明进化程度不一,智障也可能在短期内统治世界。中立和公平的旁观者的公正判断事实上不可能存在。所谓的公正都是统治世界的文明之视角,先进文明统治时期,人类获得更多公正,蛮夷统治时期则相反。今日世界被一神教强盗统治,哪里有公正可言? ​​​​

 

从来没有摆脱一神教思维的西方式的知识分子,侃侃而谈什么自由,实在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不懂汉语,不懂儒家的知识分子是没有资格谈什么自由的。

 

西方学术喜欢用理性主义来推导正义的存在及坚持正义的好处,啰啰嗦嗦一砣高大上的理论。中华文明大智慧,恻隐之心四个字不仅足以概括所有,而且更加符合人性,高贵极了,因为人性本善。西方人不相信人性本善,所以就一定要用理性和好处来说教,low爆表。 ​​​​

 

西方文明有着低俗的本质。再好的电影或电视剧,总会在不经意间露出其low爆表的底裤。

 

自己国家的蛮夷,可以教育,可以依法管理,乃至处罚,帮助其进步,这是国家责任,也是主权。其他国家的蛮夷,既不听教,又不服管,不求进步,只知道吃要拿,理它作甚? ​​​​

 

寒冬来临,未来百年,天下大乱,没有钢铁般的意志,无法保国卫种,没有菩萨心肠,无法怀恩天下。两条原则,一内外有别,二中庸有度。 ​​​​

 

每个种族活下来都不容易,都经历了无数考验而长了脑子。不能在抗灾中长脑子的都被历史淘汰了。或聪明一点,就加入先进文明大家庭,心甘情愿融入而长脑子,活下来。蛮夷既要民族独立,又要吃拿坑先进民族,更不要长脑子,有违天道,是不应该援助的。文明人受不了的天道淘汰伦理,最终把人类全部断送。 ​​​​

 

人与自然之和谐是解决饥荒和贫困的根本办法。人口的增长受制于其所在的自然环境,如果某地区生产能力不足以养活过多的人口,那么人口增长自然会停滞来适应其自然环境。因医疗技术也同步于生产力,高出生率会因高死亡率而平衡人口。医疗援助容易,但提高生产力难,所以外来医疗援助降低了高死亡率而大幅度提高了人口数量,就打破了人口与自然环境的平衡,导致饥荒和贫困。因此,除非长期大规模输入粮食和物资(养人),医疗援助只能恶化饥荒和贫困。人心善良,不能见死不救,那么医疗援助必须附带严格节育措施。

 

我们决心要由最好的人才组成政府,要是完全等着积极分子毛遂自荐加入如团队,根本不可能成功。难处在于说服他们进入政坛,当选为议员,并掌握激励和赢取民心的技巧。- 李光耀 – 党外求贤而非西方的党内分肥是新加坡胜过西方的关键。法国马克龙的党内就充斥着不学无术的政治投机分子,法国今日就大乱。

 

要建立好政府,非有优秀人才不可。不论政治体制有多好,差劲的领袖仍会给人民带来伤害。- 李光耀 – 无雄主之国必亡。能产生雄主的民主才是好民主,西方诸国只有法国五共宪法有此机制,可惜戴高乐以后法兰西人才凋零,无一人堪用。 ​​​​

 

李登辉深深沉浸于日本历史文化中,对大陆,无论历史、文化或是现有的共产党领袖,他都不放在眼里,并且以日本栽培出来的精英的视角看待中国的一切。- 李光耀 – 蒋经国三大错 :1.没有彻底清剿日奴之前本土化 2.政绩如日中天之际过早全面民主化 3. 选了日狗李登辉。治台首要在于根除日奴及其思想,必要时打主人给狗看。

 

只要世界继续以经济为主导,只要美国还能继续在创新科技领域中保住领先地位,那么欧盟、日本或中国,相信谁也取代不了美国当今所拥有的超凡地位- 李光耀- 美国心胸狭窄强盗本色,他们不是用加倍勤奋来维持其创新优势,而是以打击竞争者的方式阻碍人类总体科技进步。美国是人类之耻,上帝会惩罚它。

 

日本可以因工作失误而以死谢罪,却不肯因侵略战争和大屠杀道歉。这其实说明在日本人的思维里非日本人都不是人。

 

日本人现在的态度,可以视为他们日后行为的苗头。要是他们对过去感到羞愧,日后就比较不可能重蹈覆辙。因战争罪行而被联军处决的东条在遗嘱和供证中说,日本是因敌众我寡而败北的。这个国家从不悔悟,从不道歉。- 李光耀 – 日本发动三战是必然,这次要彻底废掉它。 ​​​​

 

美国自由派分子批评新加坡,也并不因为他们关心300万新加坡人口的民主与人权,而是因为他们认为,我们给中国树立了错误的榜样。- 李光耀

 

尊崇华族价值观的民族比较守纪讲礼,也更能敬老尊贤,社会自然就更有秩序。这些价值观一旦为学校实行的英文教育所淡化,结果是学生的活力、纪律都散漫得多,行为也比较随便。更糟的是,受英文教育者因为所讲的不是自己地道的语言,一般都缺乏自信。- 李光耀 – 可笑的是大陆有些不会英文的也跪舔西方。

 

美国很多社会问题的产生,都是因为道德基础被削弱,个人责任越来越不受重视的结果。美国有些自由派知识分子的理论是,他们的社会已经发展到了一个较为先进的阶段,只要让每个人随心所欲,对大家就会更好。这套说法只能鼓励美国人更理所当然地背弃社会的道德准绳和伦理基础。 - 李光耀 ​​​​

 

毛泽东要改造中国。要擦去旧中国,描绘一幅新中国。然而毛泽东却试图在瓷砖上镶嵌着的旧中国画上画画,雨水一来,毛所描绘的画面就会被冲走,镶嵌在瓷砖上的旧画面又会重新浮现。毛只有一生一世的时间。- 李光耀 – 大汉文明千古永存,儒家思想历久弥新。 ​​​​

 

 

敌方媒体称赞他时,他本应提高警惕才是,相反他却在这时候接受规劝,通过实行开放,导致国家最终瓦解,正中敌人下怀。戈巴乔夫被自己的人民所唾弃,在1996年的俄罗斯总统选举中得票不到1%- 李光耀凡是西方吹捧的中国民主化道路都是失败之路,绝不可信,尤其是多元化和联邦制,要坚决反对。 ​​​​

 

每当人类遇到难以克服的现实危机时,总会回头看。所以历史越长,史学越崇高越完整的民族就有更强大的竞争力。母语的历史是今人通向祖先的捷径,汉字是连接千百代灵魂的密码。所以,中国人是最能从历史中得到智慧宇宙的。越到危机时分,中国人和其他人的决策差距就越明显,天下帝国唯我大汉帝国永存。

 

如果没有自由贸易,各国就要做好再开战一次的准备。中国人古时候建立帝国,是因为需要在大片疆土和多个民族之间维持秩序,以便人们能在帝国范围内自由交换货品和服务。当全球被分割成不同的帝国,就如二战以前的情形时,争夺更多原料、更多市场、更多财富的结果就是战争。- 1993年李光耀对希拉克说 ​​​​

 

澳大利亚总理孟席斯说:我治理的是一个联邦,知道联邦怎么运作。各邦要么倾向于统一,越挨越近,像澳大利亚,要么倾向分裂,越离越远,直到最后彼此脱钩。它们总是不断地在演变,没有停顿的一刻。这种组织容不下另一股动力并存。-李光耀联邦国家如不统一为单一制,则必转向分裂,美国的未来。 ​​​​

 

英国人是天下第一的搅屎棍。世界的搅屎棍,前殖民地的搅屎棍,欧盟的搅屎棍。他们不明白因果报应,自己也被搅屎棍毁掉。 ​​​​

 

如今的世界,充斥着妖娆的同性恋和荒诞的艺术,对蛮族的追捧和对邪教的爱抚,这是一个以变态为荣的时代,像极了罗马帝国和西晋的晚期。所幸,大汉族主义终于崛起了,唯一于乱世中不倒的灯塔,守卫着人类文明的光荣血脉。

 

新贵们以创造潮流为逼格,小清新跪舔潮流为国际观。王者之国,沉稳睿智,冷看千万族于狂欢中消亡。 ​​​​

 

东盟是时代的产物,东盟没有未来。有未来的东盟,就没有东盟各国的未来。

 

未来世界蛮族崛起,文明之国被道德绑架变成废柴,无法诉诸武力捍卫正义,唯一能做的就是严控边境,让蛮族自相残杀在外,不把战火烧入境。必要时刻,出重兵占据飞地,一旦蛮族狂妄,就直接斩首全部废除其武功。 ​​​​

 

印尼极其凶残而危险,用长期密切关注,时刻准备。 ​​​​

 

今天还跟着美国混就太愚蠢了。30年后美国白人低于总人口50%,拉美裔大幅度崛起,亚裔纷纷逃走,西班牙语称霸美国。50年内美利坚联邦就会分裂,美国从此进入历史。 ​​​​

 

偷渡到新加坡,非法入境可判6個月監禁、三下鞭刑。- 新加坡被穷国包围,路上海上都极其容易偷渡,没有严厉措施,必然国家崩溃,鞭刑牛逼啊。川普学不了,只好修墙。 ​​​​

 

李光耀坚持新加坡政府管控媒体的重要理由之一是:媒体业主和记者不是民选的,而政府是民选的,所以新闻自由要服从新加坡的首要需求和民选政府的首要职责。- 相当有道理,但民选政府同样需要舆论监督,管控得有度。中华文明复兴要研究如何把媒体监督以中庸之道纳入宪法架构。 ​​​​

 

我需要媒体巩固,不是削弱我们的学校和大学说灌输的文化价值观和社会态度。大众传媒可以营造一种气氛,鼓励人民发奋学习发达国家的知识、技能和纪律。少了这些,我们根本没有希望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李光耀在1971年全球白左化时期严控新加坡媒体。结果是西方青年普遍废柴,新加坡猛然崛起。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