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有生之初,无人不自由,即无人不平等,初无所谓君也。所谓臣也。若尧、舜,若禹、稷,其能尽义务于同胞,开莫大之利益,以孝敬于同胞,故吾同胞视之为代表,尊之为君,实不过一团体之头领耳。而平等自由也自若。- 为何如此高贵理性用语的《革命军》在百年前文盲遍地的中国也能畅销一百万册? ​​​​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学习本来是件快乐的事情。偷懒才觉得快乐的民族不是已经被历史淘汰,就是正在被历史淘汰。物种的进化都是一种千百万年的“学习经验积累”。我们认同论语,往往被西方人裁决为“中国教育缺乏批评精神”。他们不懂得:小孩子得首先有知识,没有足够知识的批判只会祸国殃民。 ​​​​

 

中西文明的融合只会发生在中国,因为中华文明即使自认最高等,也不排斥学习他山之石,所以西能为中用。而西方文明即使在现实竞争中失败,也不会承认中华文明有可学习之处,因为他们只会反复强调自己的高贵。最终,中华文明集天下智慧于大成而高歌猛进,西方文明则不断沦为越来越小的井底蛙。 ​​​​

 

一定要参考法律系统公务员管理方式来全面重建律师系统,设定其最高收入,怎么管法官检察官,就怎么管律师。否则,律师就是人渣中的人渣,法律最终会变成社会道德沦丧的工具。 ​​​​

 

法国最大问题还不是对中国对外部世界的无知,而是他们并不认为了解外部世界是竞争力的重要因素。而我们中国人相反,了解外部世界或竞争对手是我们数千年的传统共识,而好奇本身就是我们的民族个性,根本不需要说服人民去做。而对法国人而言,了解外国不是文化常识,而仅仅是少数人的个人兴趣。

 

只要汉学界不改变西方视角的研究方法,他们越研究中国,就越误导西方人民对中国的了解。中华文明在人文世俗、伦理共识、政治和谐方面领先或者说比西方文明早进化两千年。尤其在学术方法上,以“知行合一”为核心的务实精神,远远优于不接地气的西方学术方法。人文学科要以中华学术为领导才行。 ​​​​

 

最反华不是那些对中国真正一无所知的法国文人,反而或是汉学界本身。因为西方汉学界以西方价值来看中华文明,就认为凡是和他们不符合的就是落后。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对儒家的看法,中国人认为集体主义和共识是一个民族经历了数千年生生死死的磨难得出的智慧,而他们却认为是束缚个人自由和个性的专制。

 

不论有没有墙或言论审查,最关键的是看结果。中国人具有全方位的国际观,而西方人迄今仍然是井底之蛙。由此结果来说:大陆对人民的洗脑力度远远比不上西方文化精英对西方人民的洗脑力度。言论自由,从这个结果来看,中国反而比西方更自由。多么奇怪但真实的结论啊

 

对法国文化界而已,只有两种中国人。不是中共的奴隶,就是其走狗。凡是奴隶都应该向他们摇尾乞怜,而凡是不献媚他们的都是走狗。当法国人惊呼完全不理解为何中国人就“突然”等上月球表面,其实就是因为法国文化界对中国及其中国人形象的丑化固化百年未变。伏尔泰雨果死后,法国文人渣渣爆表。 ​​​​

 

法国文化界充斥了最无耻的知识分子,他们见不得自豪乐观的中国人。只有以泪洗面向他们哭诉的中国人才是“真正的中国人”。至于中华文明,即使对于相当汉学家来说也只是一个饭碗,并无任何价值。而那些所谓爱好中国的法国人,相当一部分只是来刷他们“高贵”的存在感。而华人中,年纪越大就越西奴。 ​​​​

 

中国人不仇恨强者,因为我们有足够的自信来努力和平超越。西方蛮族例来持恃强凌弱,所以仇恨强者,怕自己被其欺负,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中国威胁论的根本是西方的野蛮主义思维逻辑的表现。这也注定了西方的悲剧命运,他们本来可以追随中华复兴而得益,结果却用战争来对抗天命,最终必遭天遣。

 

儒家思想根本上是对当时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儒家是为了治国平天下而诞生的,修身齐家其实是这个大目标下的具体策略。因此,今日我们学习儒家的首要任务不是先从学术上去还原儒家传统思想,而是要先了解今日的社会问题。带着求解的目标去从儒家传统思想中寻找经验和智慧,才是今日儒学的根本。 ​​​​

 

重新认识儒家传统,以此为核心价值观,针对现代社会和国际竞争的需要,对儒家进行现代化改造,包括经济、政治、科技等诸方面进行新制度设计,足以使得中国成为人类社会的灯塔。最终人类诸路同归,不断更新的儒家思想将成为人类真正的普世价值而带领全人类走向天下大同。 ​​​​

 

现代社会运行日益复杂,现代国家其实越大越需要民主制度来刺激地方活力和创新力从而带动国家竞争力。尤其是中国比西方国家更加适应民主制度。因为西方国家迄今没有完成基础的价值观共识,民主反而分裂社会,内斗不止。但在中国,儒家共识已经有2000年,这是我们可以大胆进行民主化最有利的基础。 ​​​​

 

上帝时代,西方的规则就是圣经。上帝死了以后,西方陷入了对规则本身的讨论,从政治学术语来说就是各党派之间意识形态之争,争得是一个维系社会运行的价值观共识,目前的西方民主不仅没有能够促使此共识的形成,反而加剧了分裂。这样的价值观共识形成过程就是中国百家争鸣的时代,从西周到汉初,经历了千年才见分晓。中国人不是没有过多元思想,而是早于西方2000年形成了成熟的思想共识。

 

稳定的可以预期的低税率是社会经济运行良好的最有效的保证。关于税率的调整会消耗巨量的社会成本,并导致各种危机,因此对税率的长期共识就异常重要。中国古代以儒家经济伦理很早就确定了10%的税率,保证了长期的社会稳定发展。最重要的是税率共识,远远胜过“无代表不纳税”的政治博弈。 ​​​​

 

“以和为贵”实在是中华文明的极高智慧。和则大,大才有实力来推行德政。小国苟且于日常的生死存亡,哪里有能力坚持长期效应的德政呢?罗马帝国乃至阿拉伯帝国大统一时代都相对温和。蒙古人和满人窃取中华后也变得相对文明。而分裂的欧洲相互残杀千年,自私主义盛行。反对大一统就是是反对和平和道德。 ​​​​

 

法治只能减少个体风险,但不能减少恶人的数量,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反而提高了作恶者的聪明度,最终形成恶性循环而提高了个体风险。而德政通过降低恶人的数量和犯罪的概率来降低个体风险,是提高了道德底线,最终形成良性循环而降低了个人风险。 ​​​​

 

中华文明是诗意的,诗意是带有美好的人类感情的说服,说服是为了建立最符合伦理规范和最大程度的共识。社会的运行和发展依靠两个基本点:一是规则,二是良性的发展。规则即共识,良性的发展即伦理。因此,性善性恶本身的哲学研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生而为人的美好是因为人性本善。而规则的短期效率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类之种族的长期和谐发展,只有以伦理为规则基础的人类社会才能减少争斗而不断变得美好。

 

囚徒困境的实质是以性本恶作为模型前提,出卖之所以能够成为选择是因为没有伦理制约。从江湖义气到革命者的同志信任,伦理往往把经济学模型打得支离破碎。西方经济学主导的经济学家们,99%都是只为饭碗的寄生虫。 ​​​​

 

自利即利他显然是错误的。比如过度金融创新都是以市场为名产生的。这是西方经济学不以伦理为基本出发的悲剧性宿命。因为没有伦理制约的人,最终会被自私主义控制,即使是所谓的“宪政背景”也将被资本权贵操纵成利己而损害公益的工具。西方经济学统治下的人类世界由此而处在崩溃的边缘,非中华经济学复兴不能获救。

 

人生短暂,长不过百年,要做对人类有利的事情,更要专注于那些只有你才能做的有价值的事情。天下人来来往往亿万,不是每个人都有际遇被上天赋予使命的。读完了中国经济思想史,非常理解那些不出仕而隐居写作的老宅男。名利皆浮云,思想永流传,不在当代,功在千秋。人生的幸福感,可以跨越千万年。

 

如果没有一次轰轰烈烈的出场,又如何开始这样一个神话呢? ​​​​

 

现行的现收现支型养老保险制度是由年轻人交纳社保来供养老年人,因此不生孩子的老人反而比生孩子的老人获利更多,这一不鼓励生育,二不公平,必须改革。要根据老吾老,幼吾幼的传统伦理来改革养老制度,让多生孩子的老人得享更多养老金才公平。鼓励生育是保国卫族的基本国策,所有社保制度设计的核心。 ​​​​

 

天下之事非兴作之难,而处置得宜之为难也。- 丘濬 - 中西文明,哪个是高等文明,就在这“处置得宜”四个字。 ​​​​

 

中国儒家的政治经济学是要为天下人理财,天下人即全体活生生的国民,人人受益。而西方基督徒号称为上帝理财,可上帝不可见,所以变成了一己之私为核心的资本主义,对外殖民掠夺,对内剥削敲诈。 ​​​​

 

为士者耻言文章行义,而曰‘尽心知性’,居官者耻言政事书判,而曰‘学道爱人’。相蒙以欺,以尽废天下之实,则亦终于百事不理而已。- 南宋陈亮批判儒家理学家,用在今日白左身上也不无贴切。 ​​​​

 

汉文明的领袖地位,从根本上来说是由汉字来决定的。玩笑的说,因为汉字是唯一使用着的语素文字,其他都是拼音文字。那么,就是一个领袖多个合理呢?还是多个领袖一个合理呢?所以,人生有命,而民族同理,汉民族实用汉字以后就被赋予了领导人类文明进步的天命。我们必须承认并理解这种伟大的责任。

 

不豪杰非儒生,不雄主非王者,不能做天下人楷模就不算汉人。 ​​​​

 

“爰及农商工贾,厮役奴隶,钓鱼屠肉,饭牛牧羊,皆有先达,可为师表,博学求之,无不利于事也。” -颜之推《颜氏家训·勉学》。行行出状元,劳动最光荣,以天下人为天下师,人人相互学习才能成就最高贵的民族。

 

夫富民者,以农桑为本,以游业为末;百工者,以致用为本,以巧饰为末;商贾者,以通货为本,以鬻奇为末。三者守本离末则民富,离本守末则民贫。- 王符《潜夫论·务本》)-农工商为社会分工不同,所以没有本末之分。真正的本就是取之有道,而末就是取之无道。中华文明博大精深,要挖掘的智慧很多。

 

庄子认为“殉仁义”与“殉货财”没有区别。但人类无法退回过去,只能拼搏前进。而前进总应该向着更美好的方向,所以“殉仁义”与“殉货财”是有着根本区别的。前者激励人类社会更美好,而后者反之。仁义与货财,虽然同为身外物,但对人类共同体的价值不同,儒家心中有共同体,而道家只能想到个人。 ​​​​

 

战争年代,历史骤变起伏,生生死死的历练,化成了代价高昂的“午餐”。承平年代,历史变化平滑少风波,没有了生死考验,“午餐”的价格就由着上天对心灵的磨练而决定。所以,孟子说:苦其心志。比天还高的心,就要承担比天命更艰难的考验。所有看起来顺风顺水的伟业,都有着永不为人知的考验。 ​​​​

 

人生就是思想史。学派研究、政治研究、宗教研究有多种方法,但有一条是任何方法都必须先进行的,就是对创始人之人生进行研究。其家庭出身,人生经历从根本上决定了其思想的核心内容。比较孔子、亚里士多德、释迦牟尼、耶稣、穆罕默德、庄子、马克思、孟德斯鸠的生平,就能准确掌握他们思想的核心内容。 ​​​​

 

儒家基于人类已经形成社会的现实,以促进共同体的文明进步而向前进化。而道家则不考虑社会依然形成的现实,以瓦解共同体的方式来恢复初心而向后退化。然而,同一民族内,不同民族之间,乃至不同物种之间都有竞争,退化的共同体必然被淘汰,只有强化和进化的共同体才能生存。所以道家最终无法成为主流共识,而演化成个人的精神修行。

 

墨家出身底层人民,人生艰辛,智慧不够,缺乏自信和能力差,性情急躁,所以有偏向外部强权在“看得见的短期内”纠正社会公平的诉求,以实现“今生幸福”。而儒家出身贵族或中上阶级,生活无忧,满满自信,有能力有智慧,所以更偏好顺人性天道来逐步改善社会,功在千秋,不急于今生。 ​​​​

 

墨家提倡先利他而后利己,违背人性,强求必诉诸于政治极权。而儒家是利他先从利己做起,逐步推进,如老吾老,幼吾幼,这是符合人性“自私”本能的因势利导。所以,基础扎实,理想高远,符合文明进步的自然规律。可以说,中华文明的大智慧,无论是教育还是经济,乃至政治都体现在“因势利导”这四个字。 ​​​​

 

儒家是以历史经验为标准,对中华文明百家进行择优去劣的总集成,是对中华文明诞生起到汉初三千年历史实践的大智慧大气质的高度总结。所谓独尊儒术,罢黜百家,并非如其字面之义,而是独尊正确的历史智慧,罢黜各种幼稚错误的思想。由此,中华文明超越了西方两千年而进入了正常的不断进化的发展轨道。

 

对西方世界进行当权者(政经文精英)和人民进行两分法是正确的,这不是什么宣传,而是事实。人民善良简单,追求的不是权力而是简单的人生幸福,而精英要的是独占世界的霸权。中华文明是最高贵的领袖文明,复兴之后必然促进西方人民的幸福,同时西方精英则将失去其现有的特权,所以必反华而垂死挣扎。

 

西方有相当部分,甚至很难说是小部分的文化精英极度仇视中国,他们以反共为名来反华。他们嫉妒心极重,见不得一点中华文明的灿烂,用心歹毒,始终坚持要灭绝我们伟大高贵的汉民族。西方人民所有的不幸,就在于他们以民主自由为名对人民的思想奴役,使得西方人民无法分享我们伟大文明的智慧和经验。 ​​​​

 

浪子可以回头,废物不可能成为英雄。这是人类生生死死的历史经验。中国式的传奇是浪子的,因为我们尊重人性天道。而美国式的电影是废物的意淫,既说明了美国民族对历史的无知,也证明了其内心的极度自卑:美国成为老大只是废物在特定时期的运气。 ​​​​

 

子适卫,冉有仆。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论语·子路》- 立国执政之本就是要多生孩子,经济发展和文教都在其后。先增加人口,再发展经济,教育国民,增加高素质人口,经济升级,教育升级,形成良性循环。 ​​​​

 

论语·学而: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 子贡说的是底线,是一种自我约束,与社会风气和制度导向无关。而孔子说的是境界,贫而乐意味着享受人生之乐,而富而好礼就是有人生之更高追求,要实现这两点,就不仅是个人素质提高,更加要有外在环境引导才行。

 

美国迟早会对中国动武,从小型武装冲突开始逐步升级。因为美国人没有中国人聪明、勤劳、好学,所以任何理性和平竞争,美国人都无法抑制中国的复兴,诉诸武力是唯一可能的办法。而中华文明复兴必然带来中国民主化,因此美国必须在此之前,才能师出有名,所以,加快民主化和全面加强武备,缺一不可。 ​​​​

 

 

夫王人者,将导利而布之上下者也,使神人百物无不得其极,犹曰怵惕,惧怨之来也-国语·周语上:芮良夫(公元前10世纪)- 王者要尊重市场规律来发展经济,帮助所有阶层共同致富,同时也保证各阶层分配公平,所以要兢兢业业,时刻警惕民怨。- 中国古典经济学从3000年前起就是承认市场自由的宏观经济学,但政府必须保证分配公平,避免民怨。一语道尽政府之经济职能与范围,这是多么伟大而智慧的文明啊!

 

大汉帝国的天下是打出来的。大汉文明的伟大是仁义出来的。大汉民族的高贵是教育出来的。大汉人民的智慧是生生死死历练出来的。 ​​​​

 

夫衣小缺,裂可以补,而必待全匹而易之;政小缺,法令可以防,而必待雅、颂乃治之;是犹舍邻之医,而求俞跗而后治病,废污池之水,待江、海而后救火也。夫善为政者,弊则补之,决则塞之 - 盐铁论 - 救急也是必须,不然死都死了,还谈什么长期。但,有大智慧者能做到救急之措施同时也是长期战略之部分。 ​​​​

 

60年代自卑,70年代自私,80年代自哀,90年代自信。中华文明大复兴的主力是90年代。 ​​​​

 

上海人口和澳大利亚相当,都是2400万,人均GDP上海接近2万美元,澳洲5万多美元。未来20年,2040年前,上海市应该人均超过澳洲,经济总量更加要超过澳洲,一座城超过一个国。不仅经济第一,上海的城市治理也要成为全球最伟大的民主模式。上海要成为全球第一的灯塔城市,引领人类城市文明的新进步。 ​​​​

 

“舜执干戚而有苗服,文王底德而怀四夷。诗云:‘镐京辟雍,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普天之下,惟人面之伦,莫不引领而归其义。故画地为境,人莫之犯。- 盐铁论 – 没有强大的武力清剿之前,哪里会有修己安人的和平环境?儒生看到的只是作为胜利者的王者风范,忘记了他拥有天下第一的铁拳。 ​​​​

 

所谓均衡外交是西方低等文明的智障战略,因为从不考虑长期和平和稳定。所谓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就是备战体系,而现实外交就是不要脸外交,一战二战乃至三战都是西方低等外交造成。美国以台湾为棋子,自以为可以从中渔利,其实从根本上埋下日本军国主义复辟引发三战的祸根,最终美国将因此而失去霸权。 ​​​​

 

美国人认为中美关系四十年来失败了,并把责任推到中国,这是完全错误的。美国失败的原因不是建交和入世,而是其低等文明的智障精英歧视中国人的智商带来的失败。美国精英们一味向中国推销联邦制和民主制度,但这两者本身就在崩溃,岂不是笑话?只有用中华文明改造的美国才能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 ​​​​

 

言论自由时代不能倒退,所以杜绝智障洗脑人民的唯一办法就是提高教育质量,要化大力气把智障清除出教育系统,化大钱吸引头脑清醒的优秀人才进入教育系统,化大功夫从政治等非教育系统外给与教师足够大的名望、权力,各政党尤其是执政类大党要大力提高这种新型教师的民代比例,形成新时代的士大夫群体。

 

西方低等法学,玩弄法学技术,法治严谨为名,行法学垄断之实。法官装逼破坏正义,律师谋私放纵凶手。今日西方社会,犯罪率居高不下,警察消极怠工,恶徒横行,善良人枉死,都是没有中华传统法学领导之故。凡是不懂得中华法系之先进的,根本不懂西方法学之肤浅。 ​​​​

 

中华法学最高等,核心是情理法,而不是技术法。不能捍卫人伦天理,弘扬正义精神的判决都是💩。大汉民族有教养讲文明,能够活到今天而不被蛮族所灭,就是因为流淌着张扣扣这样的勇士热血。国家法律缺失正义,个人替天行道为民除害是伟大的义举,张扣扣替母报仇,忠孝两全,可以立传竖碑流芳百世。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