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故虽有诚信之心,不知权变,危亡之道也。春秋不与夷、狄之执中国,为其无信也。匈奴贪狼,因时而动,乘可而发,飙举电至。而欲以诚信之心,金帛之宝,而信无义之诈,是犹亲跖、𫏋而扶猛虎也。”- 盐铁论 – 今日之民族政策就是亡国灭族政策。 ​​​​

 

夫以小国燕、赵,尚犹却寇虏以广地,今以汉国之大,士民之力,非特齐桓之众,燕、赵之师也;然匈奴久未服者,群臣不并力,上下未谐故也。”- 盐铁论 –燕赵国土纵深小,匈奴进逼,人人自危,才能全国统一对外作战。汉帝国疆域广阔,给了大多数内地人懦弱苟且的机会,汉人之勇猛气质骤降而不能保族了。王者之国,必须时刻处于局部战争和战备状态,以保证国民的尚武精神。

 

华夷之别,是万年真理。民族文化发达如德国、日本、意大利者,一样成为战争策源地。与汉民族交好通商千年者,如日本,一样不改凶残本性。不彻底汉化之族,皆为蛮夷,需要时刻警惕。 ​​​​

 

大夫曰:“汉兴以来,修好结和亲,所聘遗单于者甚厚;然不纪重质厚赂之故改节,而暴害滋甚。先帝睹其可以武折,而不可以德怀,故广将帅,招奋击,以诛厥罪 ” –盐铁论 - 蛮族不仅打,而且要彻底汉化,灭其族号,否则迟早要反,反必灭汉。 ​​​​

 

盐铁论中的儒生反对远征匈奴,提出和亲,不能说他们完全不懂蛮族凶残,或者缺乏长远眼光,只是因为他们出身民间,体恤民生艰苦,不忍看到人民战死疆场,家中留下孤老妻儿,感性战胜理性了。民族存亡时刻,非雄主勇士不能忍痛下作战决心,一念之仁,亿万生灵涂炭,一时之勇,千百代人得福。

 

昔夏后底洪水之灾,百姓孔勤,罢于笼臿,及至其后,咸享其功。先帝之时,郡国颇烦于戎事,然亦宽三陲之役。语曰:‘见机不遂者陨功。’一日违敌,累世为患。- 盐铁论 –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汉民族的兴旺是千百代人的累世之功,苟且一时的民族最终会灭亡。 ​​​​

 

大夫曰:“不轨之民,困桡公利,而欲擅山泽。”- 盐铁论 - 国计民生的战略行业私有化,最终肥了权贵,坑了百姓。私有化和国有化都在一个度,以社会和谐,政治民主为标准。只要不利于社会和谐政治民主,无论私有化还是国有化都要严禁。完善民主制度,全民监督国家大锅饭,是可以保证国有企业竞争力的。

 

无雄主之时代,恶魔猖狂,人类无福分得享安宁。二战后70年,人类承平太久了,忘记了战争从未远离。人类懦弱而苟且,不愿正视趋势和数据,50年内,全球人口结构量变到质变,天下必大乱。计生40年,汉人比例从98%降低到90%,如不立刻扭转,再过40年,汉人比例不会超过70%,中华大地必定生灵涂炭。

 

贤良曰:“。。古者,行役不逾时,春行秋反,秋行春来,寒暑未变,衣服不易,固已还矣。夫妇不失时,人安和如适。。。。若今则繇役极远,尽寒苦之地,危难之处,涉胡、越之域,今兹往而来岁旋,父母延颈而西望,男女怨旷而相思,身在东楚,志在西河,故一人行而乡曲恨,一人死而万人悲。”- 盐铁论 – 夏商周诸侯时代,人民服兵役劳役都离家不远,两千年传统在秦帝国统一之后不再,汉初之人民还不能习惯远征,有怨言是可以理解的。汉民族的统一,国民的集体主义精神,也需要时间来建立。中华民族经历了数千年磨难才有今日之团结的共同体,西方诸国求之不得,羡慕嫉妒恨,亡汉灭中华之心从未死过。

 

“古者,明王讨暴卫弱,定倾扶危。卫弱扶危,则小国之君悦;讨暴定倾,则无罪之人附。今不征伐,则暴害不息;不备,则是以黎民委敌也。”- 盐铁论- 汉人善良,不好刀兵,所以国家如果不积极备战,等于把汉民族送去喂狼。蛮夷邪教纷纷崛起之乱世,国家应该实行汉人全民义务军训以保族卫国。

 

大夫曰:“饰几杖,修樽俎,为宾,非为主也。炫耀奇怪,所以陈四夷,非为民也。夫家人有客,尚有倡优奇变之乐,而况县官乎?故列羽旄,陈戎马,所以示威武,奇虫珍怪,所以示怀广远、明盛德,远国莫不至也。”- 盐铁论 – 蛮族歧视文明,崇拜武力,外交要分对象,对文明人讲文明,对野蛮人要展示军威。

 

像蒙古人,这种军国主义集体对人类进行数百年屠杀,死者过亿,罪恶巨大,应当集体自杀来谢罪。能够活到今天,是人类各族怜悯之心。蒙古人应当主动汉化,逐步让如此罪恶的族民消失才对。凡是要复兴蒙古族的,都有发动战争,继续屠杀人类的动机,要重点监管,时刻准备逮捕入刑。 ​​​​

 

贤良曰:“宫室舆马,衣服器械,丧祭食饮,声色玩好,人情之所不能已也。故圣人为之制度以防之。间者,士大夫务于权利,怠于礼义;故百姓仿效,颇逾制度。。。”- 盐铁论- 礼仪规制按等级就是中庸之道的智慧:不逆人性强求简朴,但设定秩序以引导尽可能降低其副作用。 ​​​​

台独日奴猖獗,台湾青年大半已经绿化,左化,幼稚化和变态化,心比天高,命如纸薄,非强制改造不能复为正常人。两岸已经失去对等谈判时机,台湾终将沦为中国最落后地区。 ​​​​

 

缘边之民,处寒苦之地,距强胡之难,烽燧一动,有没身之累。。散中国肥饶之余,以调边境,边境强,则中国安,中国安则晏然无事。- 盐铁论 – 蛮夷进犯边境,边民为内地安定牺牲巨大,内地难道不应该从物质与精神上支持边境同胞吗?边境安定,内地安定,人人放弃边境,躲回内地,亡国灭种之兆。 ​​​​

 

 

大夫曰:“诸侯以国为家,其忧在内。天子以八极为境,其虑在外。”- 盐铁论 – 西方民主政治建立在地方选区制度基础上,所以缺乏以国家为单位的长期战略考虑,在和非民主国家的竞争中落败,百年来莫不如此。中国民主模式要避免这一致命缺陷。 ​​​​

 

夫蛮、貊之人,不食之地,何足以烦虑,而有战国之忧哉?若陛下不弃,加之以德,施之以惠,北夷必内向,款塞自至,然后以为胡制于外臣,即匈奴没齿不食其所用矣。”- 盐铁论 - 儒生幼稚了,汉人文明,懂得知恩图报,蛮族凶残,只认拳头,不认良心。以君子之腹度小人之心也是不对的。

 

儒家可以治国,却无法建国和救国,儒家体系无法自然产生雄主,这是儒家最大的致命伤。承平时期,儒家不需要雄主,国自然安定。但危机时刻,儒家必须有雄主领导,才能不亡国灭族。孟子说五百年有圣人出,其实也是看透了儒家的致命伤。雄主加儒家才是最完美的体制,在今天就是儒家加普选元首的民主制度。

 

成功,怎么可能没有代价?享乐苟安,怎么可能没有代价?民族存亡,千年大计,怎么可能没有代价?英雄和庸众最根本的区别,不在智慧,而在承认代价的必要。 ​​​​

 

商鞅以重刑峭法为秦国基,故二世而夺。。知其为秦开帝业,不知其为秦致亡道也。- 盐铁论 – 儒生这点说对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统一中国非秦莫属,也是秦国六百年生命的全部意义,统一成,而气数尽,是秦对汉民族的使命完成了,无愧于天地。 ​​​​

 

先帝计外国之利,料胡、越之兵,兵敌弱而易制,用力少而功大,故因势变以主四夷,地滨山海,以属长城,北略河外,开路匈奴之乡,功未卒。。。有司思师望之计,遂先帝之业,志在绝胡、貉,擒单于,故未遑扣扃之义,而录拘儒之论。” – 盐铁论 – 反复诵读,深感刘彻及其同志们对汉民族的丰功伟绩。 ​​​​

 

夫权利之处,必在深山穷泽之中,非豪民不能通其利。。。今放民于权利,罢盐铁以资暴强,遂其贪心,众邪群聚,私门成党,则强御日以不制,而并兼之徒奸形成也。- 盐铁论 – 战略行业私有化后,只有权贵得利。国有虽然弊病繁多,但产权还在人民手里,民主后还可以加强监管。一旦私有化,就难以追回了。

 

大夫曰:“。。民大富,则不可以禄使也;大强,则不可以罚威也。非散聚均利者不齐。故人主积其食,守其用,制其有馀,调其不足,禁溢羡,厄利涂,然后百姓可家给人足也。”- 盐铁论 – 私人资本过于强大,则不受人民主权的制约。国家对赤贫要托底,保障分配公平,抑制贫富分化,节制资本盈利率。

 

赵宋经济发达,文化进步,上至君王,下至百姓,却无远虑,只会苟且偷生,百年之后,亡我大汉千年,迄今未能恢复我汉人之高贵之气质,勇猛之精神,这数代人是大汉民族第一罪人。 ​​​​

秦始皇千古一帝,那是积累了秦国六百年国运,三百年无中断之连续强盛的奇迹之功,主要是时势给了他机会,个人能力仍在其次。而汉武帝,完全是作为帝王的战略选择和个人之决心造就了伟业。刘彻敢于乾坤独断,逆天下庸众,牺牲个人名誉,为我大汉民族生存至今,立下第一等的功劳,堪称中华第一帝王。 ​​​​

 

儒家成为正统之后,非儒家的学者就难以做官了,这是不是儒家独裁吗?当然不是,首先儒家是人伦天理,是经过历史检验并兼容各家之长的执政理念,不是今日西方文明生产的政治性意识形态。古代儒家相当于今日之共和制,包括了政教分离原则。非儒家就好比保皇党或更糟糕神权邪教徒,当然不能进入政府了。

 

牺牲少量经济利益,与蛮族交好不是不可以,但有其致命伤:蛮族本性凶残,善变,汉帝国强则示弱,汉帝国有变则翻脸入侵。和平共处政策完全依赖于汉帝国的连续稳定,风险极高。只有除恶务尽,在汉帝国强盛之时尽最大可能剿灭匈奴有生力量,才是最合适的政策。汉民族活到现在,都是吃汉武帝的老本。 ​​​​

 

读完《货殖列传》,一句话总结:致富光荣,贫穷不是大汉帝国。人民富,则国强,国强才能王天下。 ​​​​

 

蜀卓氏之先,赵人也,用铁冶富。秦破赵,迁卓氏。。。致之临邛,大喜,即铁山鼓铸,运筹策,倾滇蜀之民,富至僮千人。田池射猎之乐,拟於人君。- 货殖列传 –西方智障说中国古代没有民法。民法核心之一就是保护私人产权。作为亡国奴的赵人,可以勤劳致富,安享富贵,可见中国古代对私人产权的保护。 ​​​​

 

故关中之地,於天下三分之一,而人众不过什三;然量其富,什居其六。- 货殖列传 – 中华文明大复兴后,中国的GDP也应当有全球的六成。

 

西方人长期受到一神教的束缚,他们要自由,就走了一条变态的道路,并引以为荣。中国人生而自由,根本不需要以鼓励变态来证明自由。自由应该堂堂正正,清清白白,高贵而文雅,西奴神棍和黄左智障应该成为中国社会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才对。 ​​​​

西方文明里歌颂的爱情以婚外恋,出轨,同性,变态为模范,因为爱情无罪。中华文明里歌颂的爱情以超越门第、贫富、时间、人神为模范,因为爱情有理。低等文明走极端主义,社会不断沦丧,高等文明走普世价值,社会不断进化。这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世界,人类的良知被西方低等文明摧毁殆尽。 ​​​​

 

当阅读变成了读小说、励志、心灵鸡汤,识字率越高的社会,其智商越低。 ​​​​

 

然则人君非能散积聚,钧羡不足,分并财利而调民事也,则君虽强本趣耕,而自为铸币而无已,乃今使民下相役耳,恶能以为治乎?  - 管子 – 如果不从分配公平入手完善经济制度本身,只知道货币宽松和刺激创业又有何用呢?如今的经济学家全球加在一起不如管仲一人。 ​​​​

 

历史中的智慧是用人的生死、国家存亡、民族兴衰,这样代价高昂的经验而总结出来的,这是中华学术最务实最可靠的根本。而西方的所谓智慧大多来自书斋,只是胡思乱想的严密逻辑,经不起实践的检验,这是人类自从被西方统治后,不断遭遇全球性灭绝危机的根本原因。 ​​​​

 

没读通管子的根本不是不懂中国,而是不懂西方。我们目前的社会运行都已经西方化了。今天,不懂西方文明、历史和社会,就直接去学儒家学中华文明的,基本都掉进巨大的坑里,变成智障。因为儒家是治国平天下的执政宝典,如果连现代社会是什么如何运行,问题在哪里都不懂,还学什么儒家学什么中华文明? ​​​​

 

故先王使农、士、商、工四民交能易作,终岁之利无道相过也。是以民作一而得均。民作一则田垦,奸巧不生。田垦则粟多,粟多则国富。奸巧不生则民治。富而治,此王之道也。  - 管子- 各行各业分配要公平,选行业应该是个人天赋和喜好,而非获利率,这才是完美经济制度的标准。

 

夷吾也,如以予人财者,不如毋夺时;如以予人食者,不如毋夺其事,此谓无外内之患。- 管子。用财物救济穷人,不如引导其劳动来自谋生路,给穷人分发食物券,不如不让其失业。总之,救济穷人的根本,是为其创造自食其力的机会,而非天上掉馅饼的补贴。 ​​​​

 

问曰:兴时化若何?莫善于侈靡。- 管子 - 提倡富人高消费,其实就是用私人的钱做公共投资促进就业,是软约束的再分配,有利于弥补贫富差距,却比用公权力强行分配好上万倍。软分配出于自愿,国家越来越富。而强制分配最终导致无人愿意致富,国家越来越穷。

 

戴高乐之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宪法的精要与《管子》- 是以官人不官,事人不事,独立而无稽者,人主之位也。先王之在天下也,民比之神明之德。先王善牧之于民者也。夫民别而听之则愚,合而听之则圣。虽有汤武之德,复合于市人之。是以明君顺人心,安情性,而发于众心之所聚。是以令出而不稽,刑设而不用。先王善与民为一体。与民为一体,则是以国守国,以民守民也。然则民不便为非矣。

 

而国未尝乏于胜任之士,上之明适不足以知之。- 管子 – 这句话未必符合事实,一国的教育和文化滞后闭塞久了,发生方向性错误,就真的缺人才了,不是没有聪明能干的人,而是没有懂得该从何处用力的才,如昔日满清和今日之西方诸国。君子是求不到贤才的,只好自己培养人。 ​​​​

 

德政难于法治,因为德政是软约束,以文教为根,自律为主。而法治是硬约束,靠外部暴力维系,能收一时之效。法治以拳头为本,德政以人为本,百年树人,千年连续德政才能培养一个伟大高贵的民族。所以,德政之难,难在坚持,天下各族,只有最高等的中华民族才能坚持这么久。 ​​​​

 

“日治是什麼概念呢?就是治理的意思。當時日本並沒有這樣的想法,認為你臺灣人只是我日本的殖民地,你連二等公民都算不上,基本上沒有享有跟日本人一樣的權利。日本要是治理臺灣,為什麼在撤出臺灣的時候破壞電力系統呢?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我仍然把你當作敵國,你跟我不是一邊的。” ​​​​“日據就是日據 什麼日治個屁!台灣光復就是光復 什麼終戰個屁!終戰是貪污犯陳水扁的講法 而且小日本是個荒謬的國家 先去侵略別人 偷襲珍珠港 然後被打慘了 再說自己不玩了 終戰 這個國家的最大戰犯日本天皇 老蔣當初應該要求他切腹 殺死了那麼多中國人!可恨!!” 也是台湾人

 

要找乐子,就看看台湾青年的文章,比如这个标题:《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少騙,真正的中華民族早在 3 千年前就被周武王給滅絕了》,然后想象一下台湾口音认真读出来的样子,很有趣。

 

然后问事:事先大功,政自小始。- 管子 – 接着要做调查,调查要从大事情开始,但是行政措施要从小处着手。因为有了大目标才能层层分析深入。而改善要从最具体地贴近民生的事情做起,才能让人民逐步支持他们不了解和距离日常生活遥远的伟业。高妙之极! ​​​​

 

士三出妻,逐于境外。女三嫁,入于舂谷。- 管子 -  男人休妻三次,流放国外,女人改嫁三次,要劳动改造。男女平等。

 

管仲对曰:“君会其君臣父子,则可以加政矣。”公曰:“会之道奈何?”曰:“诸侯毋专立妾以为妻,毋专杀大臣,无国劳毋专予禄;士庶人毋专弃妻,毋曲堤,毋贮粟,毋禁材。行此卒岁,则始可以罚矣。”君乃布之于诸侯,诸侯许诺,受而行之。- 管子- 春秋版之人权高于主权。 ​​​​

 

桓公二年践位,召管仲。管仲至,公问曰:“社稷可定乎?”管仲对曰:“君霸王,社稷定;君不霸王,社稷不定。” – 管子 – 戴高乐说:不追求伟大的法国就不是法国了,因为法国人散漫懒惰,如没有一个宏大的目标,他们就天天泡在小酒馆里无所事事了。

 

上赦小过,则民多重罪,积之所生也。- 管子- 中国两少一宽,西方白左司法提高犯罪率。 ​​​​

 

饰于贫穷而发于勤劳、权于贫贱,身无职事,家无常姓,列上下之间,议为民者,圣王之禁也。  - 管子 – 现代西方民主社会中那些以人民为名的职业社会运动家或党棍。 ​​​​

 

交人则以为己赐,举人则以为己劳,仕人则与分其禄者,圣王之禁也。- 管子 – 建立在政党分赃规则上的西方现行民主制度。 ​​​​

 

教训习俗者众,则君民化变而不自知也。是故明君在上位,刑省罚寡,非可刑而不刑,非可罪而不罪也;明君者,闭其门,塞其涂,弇其迹,使民毋由接于淫非之地,是以民之道正行善也若性然。故罪罚寡而民以治矣。-管子- 刑罚少了,不是不讲法制,而是德政化育万民,让人民生活在风气好的环境里就不容易犯罪,所以用刑罚就少了。

 

千里之路,不可扶以绳。万家之都,不可平以准。大人之行,不必以先帝,常义立之谓贤。- 管子 – 1. 地方治理需要分权以适合各地特点,不能中央统一集权。2. 王者治国,遵守基本价值与原则,却不迷信旧制度。1是托克维尔对民主将导致多数人暴政的救济方式 2.是人类永远无法告别革命与改革的宿命。

 

所贤美于圣人者,以其与变随化也。渊泉而不尽,微约而流施。是以德之流润泽均,加于万物。故曰圣人参于天地。- 管子 – 王者治国,尊重社会自然变化,不强行干涉,事半功倍,无为而治,大治而无为。 ​​​​

 

对比中国古典政治学的《管子》和西方现代政治学开山之作《君主论》,同样是讲治国为君之道,中华文明实在是比西方文明高出无数等级了。 ​​​​

 

变俗易教,不知化不可。- 管子 – 要改革,先教化人民,要有基本的知识和形成基本的共识。中国改革的成功之道,法国改革的失败根源。 ​​​​

 

微邪者,大邪之所生也。微邪不禁,而求大邪之无伤国,不可得也。- 管子 – 小恶不惩处,重大犯罪就无法避免。1980年代美国犯罪学研究搞了个破窗理论:强调打击轻微罪行对抑制重大犯罪的重要性。 ​​​​

 

故知予之为取者,政之宝也。管子-  欲取之,则先与之。为政者,先要为人民做贡献,然后才能要求人民做什么,这就是改革必须在发展中进行的道理,中国改革因此成功。而法国改革迄今半个世纪失败的原因就是先要人民付出,却无法让人民相信付出会有回报。 ​​​​

 

削减债务需要代价,现行西方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在其有限的任期内只能承担代价,而无法享受成果,除非全国人民上下齐心为后代子孙解除危机而承担代价,不会有任何领导人愿意财务平衡,即使有也选不上。死局。 ​​​​

 

没有一个金融决策者或央行的老板喜欢被人称为“老坏蛋”,他不愿被抛到公众面前承担大量失业、普遍贫困、住房短缺、经济萧条、以及那些不学无术而又用心险恶的新闻工作者可能强加给他的任何其他恶名的责任。- 布坎南。- “不学无术而又用心险恶的新闻工作者” 黑得好

 

预算盈余之代价承担者和受益者并不总是固定不变的,因此从长期看是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而无道德的人只要收益不要付出。公众对预算盈余好处的理解基于其经济学知识,鉴于大多数人很难具有专业的经济学知识,只有依靠选民的自律,至少是大部分。民主制度的生存依靠的不是法律,而是道德,只有人类唯一的德政文明-中华文明才配得上民主。

 

凯恩斯主义的流行是普选成为民主标配后,不懂经济学且缺乏自律和长期责任的选民成为多数的后果。没有考试的投票权是个巨大的坑,西方现行民主的投票权无法退回考试,只能坐等崩盘。 ​​​​

 

与西奴臆想的完全相反,中国古典学术是独立的,因为学者就是统治者,所以他们的学术从根本来说就是为自己服务的,因而务实理性又有责任,因为没人愿意自己背自己锅。而西方学术反而是附属于权力的,因为学者不是统治者,所以他们需要献媚于权力来为自己牟利,却又不用承担责任,大可以让掌权者背锅。

 

本质上,凯恩斯主义是为选票服务的,就是说在民主制度下为当权者和想当权者而服务的,是经济学家向政治权力的献媚。

 

当个人混入集体,没有明确的个人对应的责任,整个集体也就变成了不负责任的集体。赤字财政就是债权的国有化,它和产权国有化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而已。西方国家一方面要产权私有化,另一方面把债权国有化,这种矛盾正是现行民主制度的根本危机:人人要享受,无人承担责任。

 

除了合理且谨慎地投资,任何由消费导致的赤字财政本质上是有投票权的人对还没有投票权的人的专制,赤字财政就是反民主的。搞笑的是,几乎所有西方式民主国家在今天都是赤字财政。因此,西方民主已经死了。 ​​​​

 

孙文只活了59岁,如果再多20年,则是1945年。二战是否全面爆发亦未可知,中国早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历史有时是喜剧,有时是悲剧,一国乃至全人类的命运不过寄予一人而已,众生芸芸,无可奈何。 ​​​​

 

契约的产生原因是因为共识和自律的缺失,所以要事先约定。因此,契约的产生代表了文明程度的退化。最文明的单位是家庭,家庭事务的处理需要契约吗?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义妇顺需要契约吗?契约是社会扩大到可以昧着良心做坏事的程度后无奈的救济而已。契约社会就是人坑人的社会,没什么高尚可言。 ​​​​

 

中国人要有文化自信,这不仅是要救中国,更是要救人类,因为要用中华文明来重新改造所有人文学术理论,才能拯救目前因西方思维统治而日益智障的学术界。 ​​​​

 

把经济学引入政治学的最大恶果是摧毁原来尚存的政治道德体系。经济人的假设合法化了政治系统参与者的利己主义,而这本来至少在表面上还是为人所不齿的。经济学家的这些忽略应用环境差别的理论经过舆论界的鼓吹,直接降低了公民的道德标准和民主的质量。西方经济学家对西方人和社会的堕落难辞其咎。 ​​​​

 

西方经济学是建立在西方低等文明基础上的,很多理论都有其非常幼稚的致命伤,比如公共选择理论,用经济学来分析政治学,其致命伤有三:一是不适用于性本善的传统中华文明体及普世主义特征明显的文明体,二是不考虑商人和政治家的特征区别,三是不考虑普通人在做经济和政治决策时的逻辑应用区别。

 

中国古典经济学是政治学在执政实践中的延伸,所以高贵伟大、务实有效、有利于社会和谐和平衡发展、能够促进文明的进化。而西方经济学却反过来要向政治学扩张,所以就带入了低端自私、抽象臆想,而西方民主也就更加分裂社会、代际福利和贫富分化日益严重,文明倒退乃至最终崩溃。

 

经济学家有着“造神”的冲动,因为经济学家们无法避免经济危机,他们就通过“造神”来宣布自己找到了解决方案,证明自己并不是废物。经济学依靠这些“神”来洗脑人民,让他们来膜拜经济学家,从而达到衍生他们的势力至政治文化等各领域,甚至变成人生导师。实质上,99%的经济学家都是人类社会的祸害。

 

中国古典教育对人生的设计是人类迄今能达到的最高段位:儒家首先承认人的私利,如伦理从爱家人开始。其次把私利公益化,如平天下之成功人生。最后以历史和祖先崇拜鼓励公益,伟大的人可以得到万世传颂。这就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以天下兴亡为个人最大私利的高贵人生,西奴舔狗是无法理解的。 ​​​​

 

自由政府是建立在猜忌而不是信任之上的。- 托马斯杰斐逊《1798年的肯塔基州决议案》- 性本恶为哲学假设起点的西方文明永远需要宗教对人自由的束缚,也就是西方文明永远落后与以性本善为起点的中华文明。 ​​​​

 

市场基本 上是政治制度,市场使人们互相自愿地发生交往,不须国家细致 的监督。 - 布坎南 – 民主的政治制度是建立在任期限制的基础上的,而市场是建立在永续的私有产权基础上的。因此,市场至少不是民主的政治制度,市场永远需要国家监督,用政治的民主来制约市场的专制性。 ​​​​

 

宪政并不代表社会文明的进步,只是反应了社会对进步的需求。宪法是社会共识,但也可以说是精英用公权力来强制推动他们希望的社会共识,正说明社会文明没有进化到足够的共识阶段。一个极端例子是印度,印度宪法文本最多,因为印度社会价值观分歧最大。而古典中国无宪法,因为全民共识足以实现宪法功能。 ​​​​

 

布坎南提出用“宪法”来规范“民主”以限制经济决策的泛政治化。这是以不容易用民主程序修改的宪法来约束容易政治化的简单多数决民主,其思路和戴高乐设计的五共宪法中限定国会立法范围是一样的。在中国古典社会,用的不是成文法,而是儒家经典以及普遍的圣王教育。 ​​​​

认定1.中华文明为最高等文明 2. 儒家为目前阶段最先进社会共识 3. 中国古典社会为最文明社会,才能理解中国古典社会的设计。比如“春秋决狱”的运行基础就是高专业素质和高道德标准的法官以及高伦理认知的民众,代表了性本善的最高等人类社会。性恶论的低等西方法学及今日堕落的西奴是没有能力理解的。

 

法国人在香街庆祝新年,我一中国人在家研究公共债务,避免法国财政破产。

 

谁能代表市场?既不是资本家,也不是政府,绝对不是追求金融创新牟取暴利的投机寡头。市场是为了公平交易而产生,从消费品到生产要素,只有公平才能代表市场。不是以市场名义进行的新游戏及其规则就是市场,比如绝大多数衍生品交易。追求公平是人性本能,因此人心就是市场的规则。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