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为何民主会鼓励负债财政?因为当代有投票权的人可以合法侵犯后代还没有投票权或还没有出生的人。当西方自由异化为自私主义,民主异化为无代表就无权利,只有中华古典“人人为圣王而心怀天下”之自由民主才能拯救人类,哪怕未出生的后代子孙之福利一样可以被超社会群体的士大夫以长远战略而考虑到。 ​​​​

 

“中国人一盘散沙”是主观要求极高的自我批判而已。客观上中国人最团结,因为中华民族是唯一能够反复死而复生的民族。无论经历多少劫难,我们永远会成为领先世界的王者。如果中国人不团结,又如何能创造这人类史上唯一的奇迹呢?中国人相信天道酬勤,相信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人人积极进取的伟大民族。

 

效率与公平之矛盾其实是个伪问题,不公平最终导致最大的无效率-战争,乃至世界大战。而公平必然带来效率,任何不能提升效率的公平本身就是不公平,这是西方一神教极端思维不懂得度的问题,比如过高的税率和福利就是对资本的不公平,而过低的劳动类收入就是对人力的不公平。所以效率是评判公平最好的工具,公平不是意识形态,而是市场的自由特征。

 

百年来,西方经济学发展迅猛,各种主义越来越多,学术“成就”越来越大,经济学家多如牛毛。但是,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经济危机越来越频繁,公共债务越来越扩大,人越来越失去竞争力,国家越来越堕落,文化越来越倒退。这些事实足以证明西方经济学百年来走的是一条错误的道路。

 

中国传统学术是知行合一的领导者学术,所以简明扼要一针见血,士大夫不仅是学者更是统治者,他们的能力通过实际的政绩体现,根本不需要通过理论装逼来哗众取宠。而西方学术是知行分离的附庸者学术,学者不掌权,只统治者提供意见,所以要以“”完美逻辑”的宏篇大论来显示自己的讲废话的能力。 ​​​​

 

凯恩斯主义的实质是在现有资本主义游戏规则下的、奴才般小心翼翼的、不解决根本病症的、不得罪权贵阶级的、学者要出名又不愿承担责任的大忽悠。因为所谓的公共投资创造就业的本质是:用子孙后代的钱来孝敬今人:劳动人民得蝇头小利,资本家得暴利,所以缺少今人反对而获得赞誉,而子孙后代因为还没有出生或成年,根本没有反对的权利。凯恩斯主义不解决分配不公,反而加剧代际不公,是无耻的投机主义。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用中华文明的智慧和视角来看待各种社会问题,包括各国及全球性的问题,都很透彻,哪怕是经济问题,也有足够的解决方案,因为中华文明最先进,是人类文明进化的最高峰。 ​​​​

 

鼓励汉人生育不能缩手缩脚,小大小闹,要有雄心壮志来大手笔,舍得化大钱,设计大战略,要研究新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提高生育率为中心,坚持公共教育质量优先,坚持乡镇现代化和边境地区移民发展优先。 ​​​​

 

“主义”多并不代表多元化的智慧,而是没有足够历史检验的幻想多。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任何方法都有一击必中的绝杀,这是最务实的方法论。幼稚的文明在没有长大到找到绝杀之前,都在“多元”摸索中,他们以为这是智慧,其实是智障。

 

中国的古典经济学是建立在近半全球GDP之上的超级大一统经济体,并且经历千年多周期检验的智慧。而西方经济学源自小经济体的短期分析,所以成为智障经济学。经济学的改造要以中华经济学原理来适度应用西方工具而进行。 ​​​​

 

市场自身会形成充分就业。高失业率不是市场失灵的结果,恰恰相反是市场被扭曲导致,比如来自政府的过高的最低工资和福利,又如来自资本家的过于泛滥的金融产品及过高的收益。要刺激就业的根本不是公共投资,而是要恢复市场本身的自由。凯恩斯是错的,他自己也知道,但不敢挑战现行制度砸自己的饭碗。

 

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其实本质上是智商局限。西方人不承认中国及其兄弟民族高智商,证明了他们自己的低智商。 ​​​​

 

凯恩斯煞费苦心论证了降低工资并不能促进就业,因为总体收入减少将影响消费等系列反应最终导致经济衰退。这是一根轴的西方智障思维。脱离中庸之道的限度谈经济政策是很荒谬的。关键是现行工资数和失业率,在两者双高的情况下,降低最低工资必然促进就业刺激更多人消费,而在两者双低的情况下,反而需要提高最低工资促进消费。

 

儒家赞同量力而行的祭祀、庆典和厚葬,有极其高妙的经济学道理。它们都能拉动经济和就业,引导富人把财富消费掉而不是投资。此种消费对经济的作用类同公共投资,却不带来国家债务,而减少投资则可抑制富人的财富迅速增长,对减缓贫富分化,对社会和谐平等极其重要。儒家提倡慈善办学医疗也是同理。

 

西方的逻辑很简单:伊斯兰世界没有西方发达,且被西方殖民过,所以适合居高临下怜悯装逼找死。中国是超级大文明,从未被西方征服国,如今复兴了,所以要歧视强者来获得尊严。西方歧视中国本质上是极度自卑心态的病理特征。 ​​​​

 

中华文明是王者文明,礼贤下士,海纳百川,是成为王者的基本素质。禁止过圣诞节这种土鳖行为绝对有悖王者气质,是扭曲了中华文明的西方低等一神教文化的变种。复兴中华文明,就是要复兴中国人的王者气质,坚决反对做西方式的土鳖。

 

西方村夫,没见过世面,把大陆舔狗当作中国“精英”。所以他们受不了雄壮的中国豪杰,对中国的王者归来恼羞成怒。任何不愿做西方舔狗的中国人和中国企业,在西方看来都是反民主自由的。西方精英们普遍智障且自卑,他们绝望于西方的衰败,看不得中国一点点的优秀,有史以来最小心眼。 ​​​​

 

少年时代特别反感他们宣传“西方文化是腐朽堕落的”,如今在西方生活研究多年,“西方文化还真是腐朽堕落的”,而且越来越严重,足以毁族灭种而不自知。根本原因在于一神教的文明容易极端。再好的文化和理想,一旦极端就变成了毒药。世界的美好来自千万年文明的自然进化,绝对不在幻想中。 ​​​​

 

苟安一时,毁族千年。没有雄壮理想的汉人就是蛮族的口粮。 ​​​​

 

杀人要判死刑,为何对侵略者不能屠军?对日本全部枪毙符合正义,也是真正解救日本人民于军国主义。日本最终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后灭亡完全是因为二战后没有得到足够惩罚。行凶成本太低,日本才会不断作恶。

 

古代土地兼并过度和今日资本获利过度是一个性质的社会危机,其后果也是一样的,清零式革命的到来。这场革命中,金融化程度越高的经济体崩溃危害越大,实体经济包括工业农业及非金融地产法律及其衍生服务业的服务业越强大的经济体存活率越高。 ​​​​

 

“富而好礼,贫而乐道”是伟大的经济学终极定理。

 

2008年金融危机中,各国都用了巨额公共资金来应对,但西方政府把钱用在补金融业的窟窿,既没有创造就业及乘数效应,也没有投向基建等实体经济为未来发展打基础。而中国用在基建等实体经济上了,不仅投资未来,而且创造就业及提高了劳动力的竞争力。这才是金融危机对中美竞争的最大影响。 ​​​​

 

 

人生都是坑,各民族的发展史也一样都是坑,今天汉人如果被欧美模式忽悠了,掉进分裂成小国或联邦就可以如他们一样发达的坑里就完蛋了。西方模式只能辉煌一时,从工业革命1760年算起,迄今还不如一个中国朝代。到2060年西方不仅将全面落后于中国,而且将开始彻底崩溃,只有大一统的中国才是永远的王者。

 

经济学最终都是规范经济学,因为实证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在大数据时代也是不可能的。而中国人早在公元前就认识到了这点。要相信市场是永远有效的,市场失灵的背后其实是利益集团扭曲了市场机制,资本家不比政府好多少,甚至更坏,因为资本家既没有监督也没有任期限制。 ​​​​

人文研究极需悠久的历史智慧沉淀和人文环境。美国作为新文明体,又作为最低等的西方文明(宗教思想依然占据社会主流的唯一西方社会),是最浅薄的人文社会,所以通过把学术量化化来弯道超车达到统治西方学术界的目标。这种低等学术方法不仅阻碍了西方正统学术的进化,还导致人类学术的全面智障化。 ​​​​

 

现行由西方低等文明尤其是美国文明设计的经济制度极度有利于金融资本而非人力资本,这使得贫富分化会加速恶化,最终导致清零式的革命。但如果要改变现行制度,则西方尤其是美国经济将彻底崩溃重启。所以,无论哪种方式来恢复公平的经济制度,美国必然崩溃。中国必须去金融化来求存并拯救未来。

 

“商鞅为韩、赵、魏三国民众,准备了上等的农田、住宅,免除了他们三代人的徭役,免除其兵役,仅“使之事本”务农,以此招徕韩、赵、魏三晋之民。” - 经济特区在中国古已有之。

 

中国古代“科幻片”里都是对未来美好的憧憬,科技服务于人性。而在西方现代科幻片里大多数都是对未来的恐惧,科技扭曲人性带来毁灭性灾难。中西差别如此之大的根本在于对科技的认识:中国人以伦理掌控科技发展,是科技带来幸福的高等文明,而西方人无法平衡科技与人性,是科技极端化的低等文明。中国人不是对科技不够重视,而是我们根据人类能力的演进逐步发展可以掌控而不会导致灾难的科技。西方文明青春盲动,发展科技不顾后果。

 

 

 

减少99,9%的经济学家,经济绝对会更好。 ​​​​

 

西方精英,至少是宗教和文化精英,以灭绝汉文明汉民族为目标不遗余力,我们要时刻警惕。

 

叛逆期的少年渴望独立自由,有着无穷无尽的新想法,他们没有经历过人世间的磨难,相信每个新想法都会给社会带来福利,多元思想是他们信仰,为此他们可以奉献生命,自己的和其他人的。共识对他们来说是驯服的同义词,他们不愿意做现实的奴隶,他们渴望成为理想的主人。这群少年就是目前阶段的西方文明。

 

西方文明低于中华文明的地方有很多,除了开放性外,还有一点非常重要:西方文明缺乏权衡现实与理想的能力,中庸之道在西方文明里不是超越极端的艺术,而是与极端平行的平衡点。所以,中华文明的中庸之道可以统帅全局,而西方文明的中道只能被左右攻击。西方语境里的人性之难,只是难在其智障。

 

为何西方是井底之蛙?傲慢的逼格还在其次,根本上是一神教文明起源的排他本性。西方从未觉得“他山之石”在完善自己过程中的重大价值。

 

汉民族最文明最和平最善良最包容,为何不能提倡大汉族主义?我看要大力提倡大汉族主义才对,提倡大汉族主义就是提倡大文明主义,大和平主义,大善良主义和大包容主义。反对大汉族主义就是反人类。人人都来争当汉人的世界就是最美好的世界! ​​​​

 

中国需要再次创业,要形成全部独立自主的产业链,并在所有领域领先世界。中国的经济和科技要有在全封闭状态下保持发展活力的能力。尤其是要注重能够替代石油的新能源和新原料。这不是中国要回归保守,而是要充分应对未来的全球性崩溃及长期动乱。 ​​​​

 

自治区在,中华必亡,中华亡了,人类也就灭绝了。废除所有自治区是拯救人类的第一步。 ​​​​

 

新疆必须取消自治区,分成若干省,恢复汉地名称。 ​​​​

 

西方民众对中国奇迹有两种感受:一是震惊,二是羡慕。但是西方精英也有两种感受:一是嫉妒,二是恼羞成怒。因为中国人作为他们眼中的低等种族居然敢于超越他们,是决不能接受的。如果说西方的政治和经济精英还有务实精神的话,最反华的就是夜郎自大的西方文化精英,诋毁中华文明成为他们的终身癖好。 ​​​​

 

西方的友谊,实际上只存在于西方人民中间。但是西方民主制度本身越来越不民主了,人民越来越不掌握政权和话语权,也就是说,今日之西方并不在西方人民的掌握之中。因此,中西若要有真友谊,就必须改革西方现有民主制度,让西方人民真正掌握权力。如果西方民主不进步,中西对抗终将爆发成热战。​​​ ​​​​

 

未来百年,西方国家将分成两类。第一类坚决跟着美国走,全面对抗中国复兴,最终和美国一样失败崩溃。第二类接受中国复兴,坚决和中国合作,最终成为西方世界的幸存者。目前,看不到第二类国家。 ​​​该类国家将在中国民主化以后出现。而第一类国家是坚定的反华派,无论中国如何民主,都要顽抗到底。 ​​​​

 

西方是绝不愿意中国复兴的,虽然西方人民并不在意,因为老百姓只要过好日子,没有那么多政治意见。但西方精英集团无法接受中国复兴后的优越感和权力的丧失。他们分成两部分,一是坚决反对派包括大部分知识分子,因为中国复兴将让他们变成智障。二是不得不接受中国复兴的,这是对西方自身前途的绝望。

 

我们自己看大陆,觉得行政体系一塌糊涂,效率和质量都低下。但如果和法国等欧美国家比,其实大陆的行政效率和质量都是极高的。这倒不是政治体制的原因,而是人的能动性,中国人不仅肯干活,而且思路开阔,“井底之蛙”在中文里是贬义词,而在西方语言中其实代表了“足够的优越感”。 ​​​​

 

“1949-1985 ,中国卷入了11次对外政策危机,其中8次使用了武力(72%)。美国、苏联和英国在1927-1985之间的相关数据为18%、27%与12%。”- 中国的外部危机和西方霸权主义的外部危机有一个根本差别:中国是被入侵的一方,而西方是侵略者。狗日的西方学者把抵御侵略抹黑成暴力,把侵略者用政治方式牟利美化成和平,实在是不要脸。

 

明朝视蒙古为长期边患是汉人善良本性的典型证明。以大明之实力,完全可以短期军国主义化,而后一战打败蒙古并屠族,永诀后患。汉人善良,从未有过如此打算,所以蒙古才能长期为患。满人凶猛,成功灭族,绝后患。 ​​​​

 

西方人的野蛮性和无耻性表现在他们反对中国的国防独立。西方从政界到学术界直至新闻界,都把任何能够抵御西方侵略的中国国防建设都视为对和平的威胁。一个好的中国,在西方语系里是一个能够被西方轻而易举入侵并占领的中国。能够自卫的中国,都是坏的中国,都是对世界和平的威胁。 ​​​​

 

汉人那么善良,能活到今天而不被灭族,实在是上天怜悯好人哪!这个地球和太阳系或银河系里,人类或是最高等生物,没有汉人作为人类的榜样和守护者,人类产生的意义何在?只是为了自相残杀而灭绝吗? ​​​​

 

美国有汉学家把儒家重视备战作为理论来推翻中国传统的和平主义,其用心极其歹毒:1. 只要中国备战,就不是和平主义,2. 中国崛起必然威胁全球和平。3. 只有无军事抵抗能力的中国才是“好中国”。 ​​​​

 

不要以为顶着个哈佛教授等美国名校头衔就很牛逼,其实99%都是弱智。如果他们不是弱智,美国领导下的世界为何越来越糟糕?连美国人自己都要造反?如果西方研究中国得法,为何从从1949年起西方一直输给中国?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绝不能忘,但迷信西方学者必然会变成智障。 ​​​​

 

中国学术被毁掉的最大根源不是tg,而是西方智障学术方法。中华文明是人类最高等的人文文明,而西方文明起源于一神教,用一神教的思维如何来理解高等的人文文明?所以对人文科学的研究和对中国的研究必然会智障化,而中国知识分子只会舔西方,看到哈佛牛津,口水流而腿发软,是比智障更智障的低能儿。 ​​​​

 

从历史来看,以文化为民族认同之首要原则的民族才能活下来,以文化为核心基石的帝国才能永生。汉民族其实天南地北,长相喜好个性差异巨大,但汉文明异常强大,是天下最有凝聚力的文明,才能在数千年历史的反复冲击下不断团结汉人。归根溯源,汉文明的强大基石是道德为人的第一特征。 ​​​​

 

从现在起到未来百年,中国须做好迎接海外华人及家庭回故国避难的充分准备。准备不充分,影响中国社会稳定,准备充分了,这股千万人口级别的回归将是中华文明复兴的特大利好。 ​​​​

 

法国人说法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国家,没有问题。美国人说美国是世界最伟大的国家,没有问题。全球都接受,包括西奴西粉。而中国人说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民族,全球都认为这是中国民族主义的崛起,包括西奴西粉。中国人是人吗?中华民族就不配拥有民族自豪感吗?西方文明嫉妒心极重,是低等文明。

 

“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是特别伟大的中国传统智慧,是中国学术足以领导人类学术的根本原因。尤其是“学而优则仕”这个理念实在是特别有益,这决不是西奴低能儿抹黑的学者变官迷,而是知行合一的必须。当官就是要服务于国民第一线,一个做官的学者要解决现实社会问题,而不是躲在书斋里幻想。 ​​​​

 

中国当代的所谓武术就是和当代西方学术一样的花拳绣腿,而中华传统学术才是真正具有实效的格斗。人类社会的进步,文明的进化,都需要用中华传统学术来全面改造现代西方低智商的人文科学。尤其是要大幅度减少博士、教授等数量。因为这些弱智学者为了抢夺一口食,就不断炮制所谓新观点来祸害人类。

 

近代以来,中国人有两次觉醒,第一次是1840年被鸦片贩子打醒了,第二次是2018年被奴隶主彻底打醒了。前者教育中国人要睁眼看世界,不然最高等的文明也会沦落到地狱。后者教育中国人,只有中华高等文明才能领导人类走向和平和正义。 ​​​​

 

 

赤裸裸地抢劫是西方经济起飞的关键因素,所以西方经济学从研究对象上来说就是非正常的,这是西方经济学失灵的根本原因之一。 ​​​​

 

西方领导下的世界充满了种族灭绝、殖民掠夺和战争,从未有过正义与和平。根本原因不是西方缺乏足够领导世界的经验和智商,而是西方从来没有出于天下大同的公义之心。西方领导世界的核心目的是为了其自身利益,以美国和沙特勾结为最典型。而古代中国对其辐射地区的领导则是出于推进文明进步与和平之公义,所以即使中国在最实力最羸弱的时候,也不乏忠诚的追随者,这都是道德的伟大力量。只有中华文明大复兴,人类才能有大和平。

 

现代苏菲主义认为苏菲主义才是伊斯兰教的真谛,没有苏菲主义,伊斯兰教将什么都不是。从表面上看,苏菲主义或希望用宗教灵修来改造政治化的伊斯兰教。但本质上,苏菲主义是藏在政治伊斯兰背后的“渔夫”。政治伊斯兰征服世界,而苏菲主义通过独占伊斯兰来征服世界。 ​​​​

苏菲主义与禅宗从表面上看有相似之处,但根本上是不同的。禅宗是高等人文文明对次等宗教印度佛教的改造和升级,禅宗是人类已知的最高级宗教形式。而苏菲主义是伊斯兰面对打不败的先进文明的传教手段,是非暴力圣战形式,它确实提升了伊斯兰的文明程度,但降低了原来先进文明皈依地区的文明程度。 ​​​​

 

大汉民族的智商在西方低能儿的影响下不断降低,已经危及民族的存亡了。

 

法国如果有未来,还是在于经济界,因为市场无情,惩罚迅速,企业装逼死得快,哪怕法国人也得务实一点。而法国文化界则是法国社会的慢性癌症,百年来不断毒害法国社会,导致今日濒临全面崩溃。可惜,法国人尊重文化甚于企业,本来是件好事,却变成了自杀的毒药。 ​​​​

 

中国的法学家都在吃屎,吃西方低等法系的💩,所以中国永远被西方所坑,而人类永无正义,世界无和平。中华文明大复兴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要复兴中华法系这一最高等人类法学,并以此中华法学理论重建国际法体系以捍卫世界和平和人类正义。

 

西方只在自己的文化圈里谈教育,越国际化,越想方设法推进,相关公民组织越发达,对新技术的运用越广泛,其教育质量其实越差,其未来的竞争力越落后于中国及东亚。这种西方式的“努力和国际化”在中国人均收入超越美国之前无法逆转。因此,未来500年中国及东亚都将远远领先世界。 ​​​​

 

艺术家肯定是善良的,积极努力的,但用艺术和镜头放大问题的后果也是很严重的。中国古代的艺术家和士大夫是合一的,知进退和决策后果。今日艺术家缺乏基本的通识教育,往往成为自以为高尚人而导致灾难后果。 ​​​​

 

少年时代有个议题在社会上炒得很热:中国小孩最崇拜是伟人,而美国小孩则最崇拜自父亲。由此证明中国教育有大问题。这种以西方低等文明教育观来评估中华高等文明教育理念的弱智思想至今任然统治着中国。崇拜父亲是狭义的小团体观,而崇拜伟人是王者的天下观。所以西方人自私自利,中国人领导天下进步。

 

有一种对中国的悲观来源于对民主化的绝望。他们以为中华文明没有自由的基因,没有民主的先例。这些人不是不爱国,他们只是被西方低等教育洗脑的智障,不知道祖宗姓什么,也是一群自暴自弃的懒汉,不肯多化一分钟看看孙文钱穆的书。西方对大汉民族的打击是从否定汉文明开始的,相当多的汉学家是打手。 ​​​​

 

西方的文化界,尤其是法国的文化界就是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佬,他们无法接受一个真实的中国和真实的中国人,他们陶醉在自己的小小的乡村的小小的枯井里,因为自己还在领导世界和人民。当西方人民渴望了解世界,他们却用文化霸权闭上人民的眼镜,他们是比西方政治家更丑陋的西方人。 ​​​​

 

Crazy Rich Asians是部大烂片,华裔狗奴才们用了新手段来舔西方主子,是华人之耻。大陆的西奴导演用丑陋穷苦低智商来取悦西方主子,海外华裔跟上了时代用另一种极端方式来舔定西方。当今的华人影视圈绝大部分都是西奴垃圾,国耻,民族败类。

 

美国强大的根本原因是其地理位置好和其野蛮性,无天敌又能对原住民痛下杀手,灭族夺地,其制度因素只在其次。若美国在欧洲,建国都无可能,何来制度?如美国人讲究礼义廉耻,国土最多限于早期殖民地,制度再好,无非是美洲的瑞士,哪里会强大?地理和野蛮性中,真正强大美国的,其实就是野蛮性。

 

深深体会到当年国父革命的艰难。中国如今日,依然被西方集体歧视和围剿,何况百年前的羸弱之时。历史上帝国无数,全是野蛮人,只有中华帝国文教天下,是第一高等的王者,中华文明领导世界,是全人类的福分。 ​​​​

 

能被打击倒的都不会是天才,正如绝绝大部分叛逆都是学渣。中华传统伦理不鼓励叛逆,因为天才神魔难挡,而学渣必须规规矩矩。所以,中华帝国万年,西方一现如昙花。 ​​​​

 

种因得果。美国蛮族骄横,一旦失势必成全球大老鼠,人人喊打。中华帝国文教天下,宋明虽亡,天下缟素以缅怀。未来中华文明大复兴,必为天下人心所望。

 

美国鹰派是铁了心的要与中国开热战,因为这是中国民主化之前,美国唯一有可能打赢中国的热战。所以他们在寻找一切机会来爆发热战。最有效的打击方式就是推出中国民主化进程方案,并领导一场全球性的新民主模式革命。 ​​​​

 

西奴哭着喊着,竭斯底里地不相信美国会如此下作。他们太健忘了,下作是西方文明最本质的特征。当年英国为了卖鸦片到中国不惜发动战争,而且宣战是通过了伟大自由公正的英国国会多数票决的。中国人里也有下作的,但中华文明里绝没有下作的位置。西方蛮族无廉耻,下作是可登上圣殿膜拜的。 ​​​​

 

中美之战越激烈,我们就越要学好英语和理解美国。美国人越井底之蛙,我们就要越见贤思齐。一神教文明排外封闭,我大汉文明海纳百川,是人类文明进步永远不灭的灯塔。 ​​​​

 

西方的无赖历史多了去了,大家都被西奴西粉的鼓吹忽悠了。美国人当年对待印第安人是多么无赖,连西奴顶礼膜拜视为正义之神的最高法院都是帮凶。只有中国人谦虚好礼,喜欢沉痛反思并无极限放大自己国民性中的缺点。西方人之国民缺陷可以说是罄竹难书,所以白左痛恨自己的白皮不是幼稚,是真的善良。

 

西方所谓的契约精神就是1.制定符合西方利益的游戏规则 2. 在游戏规则内西方赢不了就扯破脸打你。西奴不懂得西方文明至今还没有走出野蛮阶段,尤其是美国,这个西方体系中最低等的次级文明体。 ​​​​

 

中美之战不死不休。未来50年是中华文明大复兴的最好环境,美国就是汉初之匈奴。历史终将重演,天下的帝国,5000年来唯一不倒的只有一个。 ​​​​

 

西方电影喜欢丑化中国人,美化追捧穆斯林,他们终将得偿所愿。

 

欧洲全民无认知,50年内大乱,美国人口结构已不可逆转,50年内分裂。天下的净土,只有中日韩及其他汉化国家。 ​​​​

 

台湾人有两种哭声最精彩,第一种是声泪俱下,哭着申辩其祖母当日本人的慰安妇是自愿的。第二种是义愤填膺的哭喊,坚决不当中国人。 ​​​​

 

中国人不需要证明自己比西方人高贵和聪明。尧舜需要向蛮族证明自己是圣贤吗? ​​​​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与“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种借助外脑来提升自身的大智慧大胸怀是中华文明永远领袖世界的基石。中华文明永远对外来的新鲜事物,新兴思想充满好奇。天下万灵皆能为我所用,也皆能因我而发扬光大。天下各文明,鲜有如此高贵的王者气质。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