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精通儒家伦理的士大夫法官在审判中有最终裁判权,精通现行法律的师爷在幕后做专业法律顾问,正是中华法系在实践中德主刑辅的完美体现。这就防止了僵化的法条主义,体现了法理不外乎人情的基本原则。法官与师爷相得益彰,中华法系实在是高等文明法系,大智慧啊,顿生敬意。西方低等文明哪里能懂啊

 

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三个代表: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民族)、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民权)、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 (民生)。

 

中华文明是什么?虽然它有5000年历史,儒家为国家哲学也有2000多年历史,但中华文明和儒家思想从来就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只有务实的解决方案和无数历史经验。因为在20世纪以前,中国不存在西方的纯粹的学术界和知识分子群体,中国的士大夫都是有现实责任的政治家,以务实为第一要义,以治国平天下为人生目标,而没有闲工夫去勾画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来证明其活着的价值。而进入20世纪以来,虽然中国也有了纯粹的只说不练的知识分子,但学术方法已经全面西方化,用低等西方文明就无法理解中华高等文明了,因此也没有能力去对中华文明进行系统性的学术整理。所以,直到今天,中华文明是什么?依然没有一套完整的答案。

 

 

总体上,中国古代君主制要比现代专制要好得多。因为最坏的君主也不会比最坏的专制者要坏,而最好的君主则比最好的专制者要好得多。 ​​​​

 

中华法学确实是最先进的法学,只适用于最高等的文明。天下各族,唯有大汉民族基于性本善来设计所有制度,才能诞生如此高贵的法律体系。

 

把中国模式之高效率归功于政体是绝对的错误。中华文明比西方早进化2000年,形成了名为儒家的社会共识。在西方低等文明的民主中,缺乏国民共识,不同利益集团往往为私利而损公利进行斗争而影响效率。在中华高等文明中,即使实现民主制度,公利也必然大于私利,非但不会影响效率,更加能提高决策质量。

 

为啥海外高等华人要跪舔西方?因为他们认为西方文明比中华文明高贵,而自己已经西方化了,所以比原来的中国同胞高了一等。跪舔西方就是通过抬高西方而抬高自己。但事实上,中华文明最先进,跪舔西方非但不能抬高自己,反而两头落空,被西方看不起,也被中国同胞鄙视。 ​​​​

 

明军的主力是崇祯断送的,国家的战略是崇祯弄烂的,财政系统是数百万宗室群体弄瘫的。” - 这个结论很中肯。天下大乱之时,兴亡其实只在一人。天下生平之时,一人再折腾也左右不了天下。 ​​​​

 

没有出身传统学术圈绝对是大幸运。否则,即使没有被毁掉智商,碍于各种社会关系,也不可能进行这场智商革命。中华文明的复兴和人类文明的复兴,就没什么希望了。如今的情况,未来实在是太有希望了

 

科举制度鼓励平等,但加强了皇权,因为平民官吏无世家贵族抵制皇权扩张的能量。所以,科举制度最终必然导致君主专制,如明清时代在科举制度晚期。所以,科举制度的新生必然需要共和制和现代民主制。而且,更新后的科举制度将极大地保证民主的质量和进步。没有科举制度的民主是没有未来的。 ​​​​

 

意识形态之说是低等文明的政治术语。中华文明最高等,儒家是经过千年竞争和实践检验而形成的民族思想共识,远远超越于西方的意识形态。用ism主义来翻译儒家思想是低等文明对高等文明的亵渎。 ​​​​

 

中华帝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在科技时代前,投票选举国家领导人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中国古典民主之设计自然不会以投票为基础。而无全国性投票,君主制还是最不坏的政体。但中国人生而民主自由,所以才有道统领导法统和科举制等措施来制约君主制度之危害。以专制来概括中国历史,本身就不懂民主。 ​​​​

 

中国电影要向世界展现积极正面的中国人形象,不是简单的爱国主义或民族自豪感,而是对人类文明进步的责任。中华文明是领袖文明,有义务帮助全人类共同进步。优秀的中国电影应该承担这种寓教于乐的作用。尤其在白左横行的电影界不断毁灭人类智商的环境下,中国人不仅要拯救电影艺术,更要拯救人类! ​​​​

 

西方电影界也不是没有问题。他们是最low的西方人,见不得伟岸的中国人,尤其是在今天中国人越来越伟大而反衬出一个日益没落的西方时,他们更加无法接受任何关于中国人的积极形象。如瑞典电视台黑中国人一样。但,中国人自己的导演怎么能去为了个人利益而通过抹黑中国来跪舔西方土鳖呢?人要有骨气! ​​​​

 

政权性质奠定了在全世界被歧视最基础的理由。有了民主化,歧视你的西方人会有西方人帮你来打。没有民主化,歧视你的的西方人非但会有西方人添油加醋,还有西奴不断来舔。我大汉民族生而自由民主,我大汉帝国曾经是当时人类最自由的公民社会。复兴中华,首先就要民主化,反对民主化的都是汉奸卖国贼。 ​​​​

 

未来这一年将决定法国的命运。历史大潮滚滚,法国不是没有机会幸存,甚至重新崛起,但无知而傲慢的精英正在毁灭她。法国人民如果不能继续大革命的下半场,这个曾经伟大的民族将慢慢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人民创造民族,而精英却毁灭她,唯有革命才能拯救她,这就是革命在人类文明中的全部意义。 ​​​​

 

中国从来不缺少热血男儿,只是我们low到崇拜街头的混混。大汉帝国的荣耀在痞子流氓当主角的时代死去,我们忘记了曾经呼啸天下的祖先。士的江湖是家国天下,生与死都写着大仁大义。 ​​​​

 

(中国)不可能有一种忠诚的反对派,因为一个人反对另一个人的政策实际上就是反对这另一个人的人格及其品行。 - 费正清- 美国最著名的汉学家对中华民主的认知都是错误的,连秦李斯之《谏逐客书》,魏征,海瑞等都不懂。 ​​​​

 

古代实行分餐制,那时中国的烹饪技术还处于发展初期。大鼎煮几样肉,每人面前分几块,倒也方便。后来生产力进步了,菜品花样多了,高脚椅普及了,一顿饭从两三个菜变成了七八个菜,再搞分餐制,一般家庭恐怕没那么多盘子了。所以改成合餐制就受欢迎啦。”-这个说法有道理,饮食发达必然促进合餐。

 

儒家的人治是人类最高等文明的伟大王道,它有三个理论基石:1.性善论相信人之善良本性可以在法治基础上用好人之情理。2.人人可为圣贤相信人人可以如今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一样具备最高释法之能力。3.有教无类相信教育为本之国策可以塑造适合人治的伟大公民。 ​​​​

 

宣称一个传统的中国人不仅是儒家,而且还是道家和佛家,会令大多数西方人迷惑不解。因为西方人对哲学上或宗教上的忠诚与有意识接受的教旨或信仰之间划等号的。-安乐哲低等文明难以理解高等文明的精神。今日西方学术要求的所谓方法论就是门户之见而不能兼容运用多元智慧的典型low教条。 ​​​​

 

儒表法里纯粹是胡说八道。因为最根本的里是道统和政统谁大,道统大为儒,政统大为法。中国历来都是道统大于政统,无数皇族来去,唯有孔子家族是世袭贵族至今,以代表对儒家奠基者的尊敬。法家以性恶论为起点,儒家以性善论为起点,中华帝国所有制度均以后者为基础而设计,哪里有法家为里的道理? ​​​​

 

孔子的学说是什么?是为了济世救民。所以,今日凡是不以中国民主化为根本出发点的儒学研究都是挂羊头卖狗肉,不是为了骗钱,就是为了舔蛮夷主子的腚。

 

儒家民主很显然在字眼上是矛盾的。-亨廷顿。- 亨廷顿已经算是我很看重的西方学者了,对中国和儒家的理解也不过如此。 ​​​​

 

儒学在现代竞争社会被边缘化和宋明在古代被蒙满蛮族所灭是同一个原因,即先秦以后的儒学越来越偏离有统御力的王道,而走向文明化的极端和平主义。儒家是以王道为常态,霸道为紧急状态的领袖型思想,它的超强竞争力正体现在这两者适时并用的智慧上。统治不了蛮夷,赢不了现代竞争的儒家根本不是儒家。 ​​​​

 

西方的自由主义中个人权利大大优先于义务。这实际上是西方对一神教奴隶制系统的矫枉过正的反抗,白左在社会问题上的变态,白右在经济问题上的放纵都起源于此。而中国的自由主义从诞生其就是一种权利和义务对等的契约,因为中国生而世俗化,从未有过神权系统,不需要过度地反抗,无论文化、社会和经济都依着中庸原则而平衡,是最高等的人文

 

了解当代中国时存在的一大缺陷便是没有抓住这样一个深层的事实:支配中国文明的终将是孔夫子,而不是哪一位德国思想家。- 安乐哲(Roger T. Ames)1999.- 这个美国汉学家很懂。 ​​​​

 

 

衡量一个西方人和汉学家水平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准,那就是他或她是否认为儒家思想才能拯救今日之人类乱象,并领导人类文明新的进步。只要立足这点去研究中华文明,就如同坐上火箭,必然可以超越其他做汽车的同行。 ​​​​

 

以文化多元主义和相对主义为名,中华文明在西方有了研究的价值。但西方人始终不承认中华文明比西方文明更进化更高等,因此除了那些号称儒家思想才能领导人文进步的汉学家,西方无法真正理解中华文明,也就没有福分受益于汉学研究。中国人和西方人一样,只是比他们早进化5000年,一神教时代的中国在黄帝统一华夏后就结束了。

 

未来20-50年,是邪教和人类全面决战的时代,两者只能活一个。中国及东亚和美国是最幸运的,因为欧洲先死。

 

社会运行必然有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上下级的存在不是等级制度,而是分工之不同。与其说儒家尊重等级制度,不如说儒家是尊重权利与义务对等的公平制度。而儒家比西方更智慧的地方就在于它把冷冰冰的社会分工变成了热乎乎的人性情感。 ​​​​

 

文明各有其先进落后之处,但总有一个关键性的指标决定文明的先进性,这个指标是人类最根本的自由-信仰自由。为何说西方文明是低等文明呢?因为西方文明进化了2000年,到了今天,其信仰自由还比不上中国传说中的黄帝时代即龙图腾和汉字创造的时代。 ​​​​

 

简单讲:西方不了解中国的高等民主,就认定中国古代不民主,中华文明是专制传统。而把所有关于中国历史中民主传统的研究一律戴上杜撰历史的帽子。这符合西方文化精英的low性,他们一贯把自己没有能力理解的东西归纳为假的或无价值的。只要这些精英继续领导西方,中国必将大出天下而领导人类。 ​​​​

 

 

以西方模式为唯一的民主制度标准是无法理解中国古代的儒家民主制度的。因为前者起源于野蛮的斗争和无耻的利益瓜分,是低等民主。而后者起源于人与人、人与社会、社会与国家、国家与天下、人类与自然宇宙之和谐,以及高尚的利益共建,是高等民主。未来人类的新民主模式必以更新后的儒家道统为普世标准。我们会比孔子幸运,10年后中国成为第一超级大国将背书中华文明的伟大,我们的思想可以在有生之年领导世界。

 

19世纪末有汉学界研究满清时代的中国基层民主,还引以为赞。事实上当时中国的乡治已经因满清统治而退化了。这说明满清前的中国古代乡治不会被现代西方市镇民主逊色。相反因为中国人有天下兴亡之责任,乡治核心领袖为国家级精英士大夫,乡治之民主质量和与国家利益之和谐肯定远高于西方现代市镇民主。

 

近代以来西方对中华文明的误解之核心原因是他们只看到了一个被满清部落专制野蛮化的落后中国。这个中国自安史之乱和崖山以后一直在走在历史大波浪的下降通道里,19世纪是中华文明从未有过的底部。以此最野蛮最落后的现实中国来推导整体的历史的中华文明显然是错误的。而中国人则反之,以西方最强盛时期来推导整体的西方文明也显然是错误的。

 

历史大潮非人力可以扭转。倘若孙文在如今的世界正当年,必将是世界第一领袖,中国也必将成为公认之领袖国家。钱穆若在今日正当年,中华文明大复兴已然启动,天地将为之变色。而倘若其晚出生50年于大陆,则一生蹉跎无所成就。

 

西方汉学界认为中国人是儒家的思想奴隶。这是少年民族不懂成年民族的智慧。儒家经过了千年思想竞争后成为大汉民族的哲学共识,又经过了2000年的历史考验,不断更新发展直到最新版即国父的三民主义。儒家是经过3000年历史考验的生存发展智慧。而西方的思想多元只是幼稚期民族没有足够经历的幻想。 ​​​​

 

或曰,购船雇人何如?曰,不可。能造,能修,能用,则我之利器。不能造,不能修,不能用,则仍人之利器也。利器在人手,以之转漕,而一日可令我饥饿;┅┅借兵雇船皆暂也,非常也。目前固无隙,固可暂也。日后岂能必无隙,固不可常也。终以自造、自修、自用之为无弊也。冯桂芬(18091874 ​​​​

 

国父的三民主义是现代民主时代的道统,最终全中国都要回到三民主义上来,才能有文化和民族的大复兴。更新演进后的三民主义必将成为人类新民主模式的基础。三民主义不是政治意识形态,而是人文主义的哲学共识,是大智慧大学问大战略。 ​​​​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起源于妥协,在今日看来反而是唯一能够领导人类文明进步的大智慧大战略。 ​​​​

 

《春秋》中国夷狄辨序 : 孔子之作《春秋》,治天下也,非治一国也;治万世也,非治一时也。- 梁启超 ​​​​

 

时哉夫,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 - 舜。 ​​​​

 

有些西方的歧视是完全个人化的,比如西藏dl的粉丝就敌视汉人,喜欢狗的普通人也会歧视中国人,因为你们吃狗肉,多野蛮。我有一法国朋友,中国回来后给我展示了非常多关于中国人爱狗的照片,说他大吃一惊,中国狗的待遇那么好,还发这些照片到fb上,他的朋友也大吃一惊。西方对中国的误解太多。 ​​​​

 

西方人没见过世面,这200年的运气不过昙花一现。 ​​​​

 

愚民何知?妄谓念佛可以致福免祸耳。殊不思福者何?子孙昌、家业富之谓也,祸者何?绝子孙,无家业之谓也。彼佛者,有子孙耶?有家业耶?佛已无福,念之其可以致福耶?佛已大祸,念之其可以免祸耶?- 颜元

 

未有圣贤而不豪杰者。- 王船山。中华传统确实是最高等文明,气象博大,雄壮非凡。 ​​​​

 

国家不是总统私人的,国家不可以随便起冲突和对抗,国家也不能破产保护,国家更加要承担历史责任。用搞企业的方式来治国是要捅出大篓子的。川普捧着一颗热乎乎的爱国心来,能力有限,视野有限,气质有限,格局更有限,最终会支离破碎地下台,美国会被川普玩死的。 ​​​ ​​​​

 

总的来看,慕洋犬是中国民主化失败的根源,是现代中国沦为蛮夷的始作

 

中华文明复兴后,要以对待秦侩的方式来对待张学良,永生永世。 ​​​​

 

瑞典事件中国人意见大分歧。足以证明我说的:中华文明复兴必定起于海外,必定以解决西方社会危机为研究起点,必定以领导全人类文明进步为目标,必定以培养各领域全球顶级领袖为成果,必定以全面更新所有人文学科和科技伦理为根本。除此之外,绝无复兴可能。本条书院学生和有志开天辟地的伟岸青年必读。

 

陆九渊乾道八年(1172年)三十四岁中进士,先任隆兴建安县主簿,后改建安崇宁县。 中国古代科举考试集合全国精英,然后分配到各地方,等于是把国内,当时也算国际顶级精英空降地方执政。这是古代中国地方治理重要的经验,中华文明大复兴后要援用来提高地方执政水平来保持地区平衡发展。 ​​​​

 

人生的每一步都是台阶,在马拉松般的人生路上,其价值是永恒的,未来一刻会起到关键作用。志在长远的少年,应该在每一步都走得踏实认真,一线的经验可以受益一生。 ​​​​

 

和老娘聊天说到20年前我要做商业行业,就去应聘华联超市做店长。当时零售服务业传统上低人一等。面试时总经理说我是第一个来应聘的重点大学毕业生,所以还是来总部做管理吧,不用那么辛苦去基层。我却说门店工作没经验又如何管理整个集团呢?坚决要先去门店学习。结果连抓小偷和老鼠都学了,实在有趣。

 

人文学科对人类生死存亡关键,学者要求极高,智商、情商、气质和视野都非常高,所以应当大幅度缩编研究人员、博士教授等人员。如此可以大量避免弱智毁国灭族。 ​​​​

 

宋明理学走向务虚化和极端化的邪路和当时国民教育程度大幅度提高有关。汉唐时代国民教育程度低,识字率低,知识分子是极少数精英中的精英,所以智商极高,难以走火入魔。而宋明时代经济发达,识字率提高,国家疆域和气象却远低于汉唐,因此大众化的知识分子没有足够实践空间更没有足够博大的国际治理空间,所以退而求其次,拓边定边转为安内。但其本身智商不高,眼界狭小,所以就容易极端化,以追求形而上为目标,对中华文明伤害很大,给以后三次亡国挖了坟。

 

中国人过于照顾在华外国人不全是"媚外",而是贵族文明的价值观:外国人到我们的领地了,当然要保护好,每个中国人都是领地的主人,所以有集体荣誉感。西方文明欠发达,没有这么高贵的理念。西方私人朋友会这么想,因为个人友谊和个人荣誉感,但警察等陌生人没有集体荣誉感,才不管你们外国人死活呢! ​​​​

中华文明是人类最高等文明,所以懂得待客之道。西方人,尤其是北欧蛮夷,进化不完全,他们没有中国人的道德观念,不会理会你们外国人,尤其是异族人的困难或人生安全。没有外来压力,警察才不管你们的死活。所以,中国政府及全民就应该有针对性的教育和教训他们,蛮夷付出代价,才会明白何为文明。

 

瑞典事件戳破了海外高等华人的低等人格。当同胞受到不公正待遇和困难时,这些慕洋犬首先嫌弃同胞不高端的仪态来切割,仿佛自己有多么高大上,其实连人都不配做。真正的贵族不会嫌弃同胞给自己丢脸,首先会关照他们是否需要帮助,是否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慕洋犬被西方主子打骂惯了,歧视同胞做投名状。

 

夫佛本夷狄之人,与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殊制,口不言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服,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情。假如其身至今尚在,奉其国命,来朝京师;陛下容而接之,不过宣政一见,礼宾一设,赐衣一袭,卫而出之于境,不令惑众也。况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秽之馀,岂宜令入宫禁?- 韩愈,中华大英雄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