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民主把西方变成地狱,但却可以把中国人民拯救出地狱。为啥?因为民主是目前最高等的人类社会运行模式,非最高等的人文文明-中华文明而不能驾驭。只有中华文明复兴,才能更新民主,最终解救所有陷入地狱中的人类。 ​​​​

 

绝大多数普通人都是胆小怕事的,能退一步苟安决不会以命相博求自由,如纵容纳粹崛起,直到庆贺慕尼黑条约。邪教在西方的渗透,只要没杀掉他们的亲朋好友,他们是决计不会反省邪教的本性而反抗的。而到了他们被迫醒悟的时候,地狱已经炼成。无雄主之国必亡。

 

不愿意做中国人的中国人,不推崇中华文明的中国人,基本上都变成了弱智。

 

西方普选之初依然是基督教伦理和贵族统治下的社会,选民政治素质虽不足以承担政治责任,但在传统价值观和精英指引下,并没有破环传统伦理。战后,个人主义白左全面崛起,颠覆了传统价值观,社会陷入了叛逆高潮,装逼为高尚,偷懒和纵欲为时尚,不负责任成为自由的代名词,普选才真正倒退了西方文明。

 

未来为了获得选举权而进行的资格考试,虽然会更专业一点,但肯定不会难过高中会考的程度。因此,绝大部分反对者应该都是毫无责任意识的废柴,或者是毁灭民族的小清新。不给他们选举权是保国卫种的必须。

 

蛮族对友谊的理解和高等文明不同。高等文明讲究礼尚往来,你敬我,我也尊重你。蛮族认为所有对我好的异族都是怕我。所以,今日中国的所谓友邦都是把中国人当贱民,而在西方,凡是曾经把蛮族当奴隶的国家反而得到蛮族的尊敬。 ​​​​

 

如果不是台湾因素,日月潭阿里山等在中国乃至任何省份根本是排不上号的景点。当老一代的外省人相继离去后,台湾人井底之蛙大概于此也有关。

 

反权威是极少数天才的特权,其他的绝大部分都是废材。 ​​​​

 

一个国家教育的质量好坏最根本的是要通过民族和社会的进步来体现。中国教育有很烂的地方,但从国家之间的竞争来看,中国教育比全球各国都有效率。法国长期被所谓的国家行政学院的精英把持,但无论是在全球还是西方世界内部,法国都在衰退,所以其精英本质上是土鳖。 ​​​​

 

"台巴子以为来到北京能当爹,结果巴基斯坦绿绿和津巴布韦黑叔叔笑而不语。"

 

号称复兴中华者,弱智村夫甚多。太多了。复兴战略要全面转型。弱智村夫的复兴,只能把中华再次带入亡国灭族的境地。 ​​​​

 

台湾人是最低等的井底之蛙。尤其是台湾年轻人,简直是华人界的耻辱。他们以为大陆出台政策是为了吸引他们这些精英。大陆每年海外留学30多万人,国内大学教育质量远超台湾大学,绝大多数台湾青年,无论在大陆还是海外,哪里能和大陆青年竞争?大陆的政策只是给台湾青年一条活路,免得他们困死在台湾。 ​​​​

 

台湾民主的倒退不能全部归罪到民进党,而是台湾大多数民众的选择。台湾人要的不是民主,而是独立,他们要的不是做台湾人,而是做日本人。民进党上台以后的所有特务专制做法都是得到台湾主流民意支持的,尤其是年轻人支持的。

 

 

中华文明是领袖文明,是真正的普世价值。不能解决当今人类社会面临的宗教信仰问题,贫富分化问题,文化教育升级问题,战争与和平问题的中华文明决不是真正的中华文明。复兴中华文明有一个根本性的出发点,就是要以人类普遍性的困难为目标来挖掘中华文明的传统智慧,使之在现代社会里发挥领导作用。

 

粗俗地说:如今所谓的中华文明复兴,穿穿汉服,怀怀旧,却懒得学外语,懒得多读西方先进作品,对中华古董充满感情,却丝毫不知道如何用中华智慧解决现代人类问题。这算什么复兴?这是土鳖意淫毁国。清末汉人英雄千万,真正成功的同盟会里,哪个不是精通中西文明的?有几个是只会剪辫子的土鳖? ​​​​

 

《明朝那些事儿》的畅销其实就是说明:单纯以民族情感为依托的,怀旧式的中华文明复兴必然是失败的。洋文西学一窍不通,哭大明等于继续自杀。中华文明的现代复兴始于国父孙文,是以现代的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为旗帜的前瞻式复兴,大汉民族才能推翻了满清,重建中华,成为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 ​​​​

 

虽然明朝是最后一个汉人王朝。但如果不好好批判和清算明王朝对中华文明的罪行,中华文明绝无复兴可能。 ​​​​

 

中国是唯一的领袖文明,中华民族的存亡就是人类的生死。中华文明复兴以后,要对洋垃圾进行彻底审查清理,与中华文明价值观不符合的,不适合留住中国的,都要全部遣返。凡是不接受遣返的国家,要采取包括断交、经济封锁等手段督促其接受。 ​​​​

 

国父大智慧,今生恐不能及。唯有耐心一点,国父必不如我。 ​​​​- 国父忧国忧民忧天下,急于求成。我淡然太多,弱智民族被淘汰是天道,没什么可惜,即使全人类灭亡于弱智,也可以千万年后重启进化。

 

民族主义是野蛮人要讲的主义。为啥作为最文明的人类中国人也要讲民族主义呢?因为面对全世界其他野蛮人,中国人不能一意孤行,要尊重野蛮人的野蛮法则,所以中国人也必须讲民族主义。 ​​​​

 

有集体荣誉感的民族才能存活。没有对共同体的责任意识,会使得个人利益高于集体利益成为时尚。越自由的社会就越被愚蠢和任性的个体所摧毁。无数本来应该投入民族发展的资源就被无数弱智刻意浪费,民族必然随着消亡。这是西方社会的现实。 ​​​​

 

现代民主时期以来,西方最伟大的政治家是戴高乐,东方最伟大的政治家是孙文。戴高乐的五共宪法、孙文的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 ​​​​

 

那些把你的伟大理想或者说超越平常的想法当作是吹牛扯谎的人,最好不要交往。因为他们是以自己的心来揣测你的心。他们认为你扯谎是因为他们自己一直在扯谎。当然,还有一个情况是,这些人和你属于不同世界,完全无法相互理解。

 

谨慎交往那些怀疑你人品的人,如果你自认人品极好的话。因为他们之所以会怀疑你的人品,根本原因是他们的社交圈充斥着足够多的人渣。 ​​​​

 

多子女是民族存亡的命脉。孙文如果是独子,就没有辛亥革命了。因为革命最初,只有他兄长孙眉资助革命。 ​​​​

 

戴高乐在放纵人民和弱智同伴方面比孙文要智慧得多。孙文太急于求成,反而导致欲速不达,或许也影响了自己的健康。因为孙文并没有亲身经历能救国而无能无力的局面,他的大汉帝国早在他出生前就亡了。而戴高乐不同,他亲眼看着德国现代化部队占领了祖国,而祖国早在10年前就可以按他的战略更新军队了。 ​​​​

 

生育后代不仅是个体自身基因的延续,更是一个民族文明的继承,是感情的接力,是史诗的传颂,是伟大理想的实现。因为有了人类,地球开始了新的生命,宇宙的存在才有了真正的意义。生育是人类对宇宙最伟大的创造。生命起源于生命。 ​​​​

 

人生有无数陷阱,每一个都足以致命。魔鬼大显神威,一次又一次扔我进去。女神怜悯天下苍生,一次又一次救我出来。 ​​​​

 

西方人的传记一定要追溯到其祖上有多么显赫的历史,或者穷尽笔法来构建和显赫人物的关系。中国人的传记正好相反,即使祖上多么显赫,也要拼命强调其一穷二白的底层出身。伟大的文明能够生生不息,就是因为代代有脱颖而出的伟人。中华帝国之所以永生,是因为我们坚信“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人的家庭出身决定了其视野。能够超越这种视野的亿万人中不过数人。 ​​​​ 儒家最有气魄的地方,就是让整个中华民族都成为着数人中的一人。天下的文明,没有比中华文明更具有王者的胸怀了。 ​​​​

 

西方社会里充斥着以事业发展为由不生孩子的女强人,这不代表男女平权的进步,却是母性丧失的表现。人类这个族群是依靠母性而存活下来的,丧失母性就意味着人类的灭亡。女权大于母性的社会不是人类文明的进步,而是毁灭。 ​​​​

 

过去几百万年来,人类从动物不断进化成文明人,依靠的是优胜劣汰,文明战胜野蛮的天道。今日无论是文明社会内部还是人类社会整体都蓬勃发展着劣胜优汰,野蛮战胜文明的道德观,上天不会再有好生之德了。地球数十亿年生命,可以再等一千万年来重启物种的进化。 ​​​​

 

所谓人性的光辉在更多情况下是文明种族灭绝的根源,因为西方低等文明不懂天道人伦。人类文明能够活到今天是因为文明族群不断增长而野蛮族群不断减少的天道结果。无论是文明逆向融入野蛮,还是其人口被野蛮逐步替代,都将获得天道的严酷惩罚。因为上天创造人类这个物种不是希望它变成野兽。 ​​​​

 

按常理,年轻人保守不是好事。但在野蛮乱世,文明各族保守的年轻人越占主流越能存活,而小清新小确幸的年轻人越多的民族将被野蛮灭族。 ​​​​

 

千年巨变起于一瞬,神在五百年前就落了子。 ​​​​

 

种族的竞争异常残酷。百年前的一次傻白甜,百年后就是一亿生命来殉葬。国无雄主,朝无信念,民无知觉之族必亡。 ​​​​

 

浓浓的白左味,如兴奋剂让小清新们如痴如狂。帝国的崩溃不是从极端野蛮开始,就是从极端高尚起步。 ​​​​

 

金融危机由资本家们引起,最终却由财政即人民的钱来买单,同时资本家继续在解决危机的过程中发大财。这种以金融为核心的经济制度必须终结。中国的金融业不是开放的不够,而是开放得太多了。应该牢记士农工商的祖训,以及国父说的节制资本。中国作为未来第一经济体必须建立新的经济秩序以解救全人类。

 

中国还有一群忧国忧民的贱民,他们从未为民主做出一分努力,却始终认为民主在中国不可能实现。一群败类,国耻。 ​​​​

 

未来中国只有一个战略:民主化。未来各国也只有一个战略:跟着民主的中国走。 ​​​​

 

俄国人兽性不改,普京亡后必全面崩溃。天下大乱起于欧洲,邪教必胜。美国联邦必被白左和双语制解体。天下苍生翘首以盼的只有中华文明的大复兴。

 

人类被美国人拯救世界的好莱坞改造成了美国人的奴隶。他们忧心忡忡地看到美国的衰落,咬牙切齿地憎恨中国的复兴,其中还包括了无数美奴日精等黄皮杂碎。 ​​​​

 

风情万种的姑娘太少了,因为既有脑子又自知的人物世上罕见。 ​​​​

 

互联网使得智者更智,愚者更愚。现代社会人类文明是比古代下降的。因为底层依靠数量优势变成流量优势,全面低俗化了文明程度。如果没有能够重建以士为尊,以高雅为主流,以低俗为羞耻的中华传统文明,人类必然以逆淘汰的方式自我了断。

 

未来百年,中华文明一枝独秀,跟随中华文明的民族能够活下来,其他的都会被野蛮吞噬。人类的浩劫是人类咎由自取。中华文明如上天的恩惠,得之则活,弃之必亡。 ​​​​

 

奥斯卡最佳影片《水形物语》和《白蛇传》在形式上是相同的,都是歌颂了跨越物种的爱情。但在本质是完全不同的。西方的跨物种爱情不仅轻易宽恕了行恶的兽类,更以人类蜕变为兽类作为结局,而中华的白蛇则要历经千年行善才能升格为人类,获得人类的爱情。中西文明的根本区别在于人类和兽类之别。 ​​​​

 

言论自由的普及,话语权的下移,在一个屌丝称雄浪女亮雌的世界里,文明被鸡汤和下水严重摧毁,人类没有因为言论自由而变得更加文明和智慧,反而变得自以为睿智的愚蠢和丑陋。除非人类选择自爆,否则一场反革命的大革命必然爆发。

 

人类愚蠢而自贱,文明的超越性进步谋杀文明自己。只有以命相搏的文明才能幸存。其他的都会死掉。没有民主的中国也会死掉。

 

种族间的歧视关系并非以国家实力而定,而是以相互间的杀戮为依据。越南人怕中国人,是因为他们被杀得多。日本人和美国人不敢小看中国人,因为你们相互屠杀,谁也没占便宜。俄国人和印尼人绝对歧视中国人,因为只有他们屠杀中国人,却毫无惩罚。人类野蛮如禽兽,不知道如何做人。

 

邪教徒、洋垃圾,作威作福惯了,将来都是镇压汉人的刽子手。

 

未来的税收机制必须考虑加大单身未生育人士的税率,生育不仅是个人事务,而且攸关民族国家的生死,个人生育自由,但也必须承担公共责任。不生育者不能为民族生存提供后代,就应该通过税收提供经济补偿。 ​​​​

 

女性往社会高阶层嫁的传统依然深厚,很多不婚女性对配偶的期望远远超过了其自身的配对条件,在一夫一妻制下就失去了结婚的机会。古代多偶制的婚姻不全是男尊女卑的原因,而是在人口即国家民族生死的大条件下,以一定代价来满足了这部分女性对社会阶级提升的愿望。 ​​​​

 

没有全民公决机制的民主,其实都是一小撮恶心的政党分子的营私舞弊的工具。

 

文如其人,一句话就可以跨越千年而检阅了无数帝国。 ​​​​

 

没有追过的梦想,又如何敢叫作梦想? ​​​​

 

获得选举权必须要通过资格考试。很多艺术家脑子缺根筋,还特喜欢孤芳自赏并煽动无知粉丝,他们肯定无法通过考试,所以社会可以宽容他们的癫狂,却不会被他们颠覆。

 

中华文明的复兴才能复兴文学的伟大,拯救人类的灵魂。

 

中国人的伟大和中国文学的伟大密不可分,而文学的伟大完全依赖于文学家的伟大,而中国的文学家,无论是掌握天下命运的执政者,还是落魄的书生,都是拥有天下大同理想的伟人。当文学家变成了职业,文学就开始堕落,人类就在气质上变得低俗,在精神上变得粗鄙。所谓大众文学,是伟大文明的坟墓。

 

青春从未敢离去,只因祖国期待新生已近百年。

 

这是因为这么多年跌宕起伏的人生实践和寒窗苦读攒下的资本啊。当然也要感谢不那么富裕的物质条件,和看上去彻底失败的人生,清静了生活环境,所以极大地提高了觉悟升级的效率。可以说,一年顶上五年。上天如此的宠爱,实在不能不加倍努力啊。 ​​​​

 

“只是浓缩再多黑暗,也榨不出一丝光明。” - 本世纪以来,我见过的对中国文学和艺术最棒的评论。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