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战斗让人年轻。坚持理想可以青春常驻。心怀天下者不会寂寞。

 

再腐朽的制度,只要人还要脸,那么就存在改革的可能。不要脸的时代,非革命而人民不能得救。 ​​​​

 

只要伊斯兰教存在,就绝无宗教自由可言。

 

天下有识之士如过江之鲫,但有胆之士寥寥,非道不可行,而无人可行道耳。通俗地说,叽叽哇哇的聪明人多如牛毛,敢笑傲天下的没有。

 

儒家身份乃至视野的降低是科举制度普及的负面影响,因为大量底层出身的士大夫虽然依然保留了儒家传统学术领导政治的理想和节操,但却没有了对抗君王的天然气质。所以,民主制度反而可以复兴科举和儒家传统。 ​​​​

 

宋儒不仅没有相当执政经验,而且政治地位远逊于秦汉儒家,所以他们缺乏在实践中得到的正常思维而陷入极端的狂想症中,也没有与帝王之位等观的视野来思考解决方案,所以就走火入魔如同今日西方学术界白左一样痴颠。 ​​​​

 

立儒家为儒教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儒家没有资格成为宗教,而是因为儒家太高贵,是要领袖和教化各个宗教的,所以断然无法降级为宗教。

 

作为西方知识分子的辜鸿铭只推崇秦汉的儒家,并视为中华文明的正统,而鄙视宋明理学,因为他从前者那里发现了西方文明没有的智慧,而从后者那里闻到了西方文明的腐朽味道。 ​​​​

 

阴差阳错是神谕。 ​​​​

 

英雄时代的降临如同拼图的完成。自上一个英雄时代落幕以来,无数个支离破碎的时代及其主宰在五百年来不断被神召唤,他们的传奇,智慧,失败,勇气,信仰在这五百年里相继组合,直到今天陷入灾难中的人类祈求上天来拯救。

 

中国人在求新生,韩国人和日本人在求生,美国人在等死,其他西方人在找死。

 

中国古代科学家,即使有机会发明原子弹之类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绝不会去深入实现的。这不是中国人对科技的不重视,而是中国人对人类的关爱,这正是中华文明远远高贵于西方文明之处。中华科技的发展受到儒家仁爱伦理的约束,而西方科技的发展却在任何领域都走向毁灭人类的极端。

 

300万人被清理,没有反抗。但若是300万只猫狗被清理,天下已巨变了。

 

所谓天下,无非是一声春雷。 ​​​​

 

阿拉伯商人蒲寿庚到泉州来做生意...南宋政府请他任提举泉州市舶使..南宋末,蒙古军打到杭州,皇帝逃到福建,无船运兵,征用蒲船运兵,蒲不悦,便投降蒙古-全汉昇。-  张世杰向蒲借船被拒,抄没其财产,蒲寿庚进而尽杀南宋海外宗室,并且追杀皇帝端宗和末帝,导致二位皇帝进一步南逃。-永远警惕。 ​​​​

 

宋明时代,中华文明高度发达,国民素质极高,贪图安逸,缺乏为子孙后代的牺牲精神,亦无远见和雄心,所以秦皇汉武那套军国主义政策根本无法实施。空有一亿弱民,无百万壮士,最终被极少数异族消灭而亡国为奴隶。今日西方社会犹如宋明,必亡。 ​​​​

 

《史记·苏秦列传》…… 苏秦问:何前倨后恭也?嫂答:见季子位高多金也。苏秦遂喟然叹曰:且使我有雒阳负郭田二顷,吾岂能佩六国相印乎!”“负郭田二即洛阳近郊之田地,可见当时若有洛阳近郊的负郭田二顷,生活便可富足。- 全汉昇生活过于富足者难成大事。 ​​​​

 

今日取得用西方左中右政治光谱来解释中华传统政治思想的重大理论突破。纪念。中华文明的复兴必然以拯救西方民主为起点,不能赢得西方选举的中华政治哲学就没有生命力,也没有说服力,因为天下人基本都是胜王败寇的奴隶。 ​​​​

 

你从未关心过别人 却指望他人为你的权益呐喊!。。。” - 其实,中产阶级的罪恶还不仅如此,他们还特喜欢吃人血馒头,如果他们获得了你为他们呐喊的好处之后,他们还会反咬你一口来榨取最后的利益。 ​​​​

 

人类的好日子到头了。绿教将在无知人类的庇护下发展壮大,欧洲终将成为战区,巴黎将成为废墟。一如罗马帝国崩溃后的欧洲大陆,蛮夷遍地,短则20年内,长则50年内,我们都能看到。因此,移民海外绝非避祸之策,只有卧薪尝胆复兴中华才是保全自己和子孙的唯一出路。 ​​​​

 

人,无论穷富,无论学历,无论社会等级,只要有良知,就能屹立天地之间,肉体或被碾压,但灵魂强壮,精神长存,万世敬仰。一切脆弱,都源于没有良知。大中华帝国被蛮夷统治何止一次,脆弱吗?但如今那些强壮的蛮夷在哪里?今日之蛮夷,他日之罪奴。 ​​​​

 

中国应该接受基督教作为她的国家宗教吗?答案是否定的!中国人愿意仅从道德的角度理解、欣赏基督教,但基督教所具有的道德戒律并不如孔教蕴意丰富,总而言之,基督教所有的优秀之处在孔教中都能找到,不惟如此,孔教还能提供更多的优点。从哲学的观点出发,基督教不如孔教,也不如佛教与道教那么深邃与丰富,从实用的立场出发,基督教不如孔教那么具有人性或那么切合人类需要。-陈焕章

 

以伦理学出发的财政学在短期是有问题的,但长期是有利的,因为从根本上说,伦理和经济发展是相辅相成的,甚至伦理是最根本的。尤其是对于一个超级大国而言,这是永世帝国的必须,所以人类有过无数帝国,今天也只有中华帝国还能不断复兴而领袖世界。 ​​​​

 

中产是不会觉悟的,他们只会选择投机,所以他们的命运在自以为精明的那一刻就被自己决定了。 ​​​​

日本人知小礼无大义,适合被强者统治,不能独立治国

 

国际事务之复杂在于那些既没有远见也没有洞见,且自以为是的人幻想可以改变世界。 ​​​​

 

王安石确实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但他却生不逢时。如果王安石的全部计划得以贯彻施行,那么,中国早在一千年前就应该是一个现代国家了。- 陈焕章- 宋学走了今日西方形而上的路,放弃了秦汉儒家功用治世的大视野大气魄,所以人才凋零不足数也不堪用了。 ​​​​

 

民国无数人生不逢时,却毕生为中华复兴而努力,今日大陆人生逢其时,却只会唧唧歪歪唯唯诺诺,实在代表了历史上最可耻的一类人。

 

无商不奸大体上是合乎客观事实的,而商人是人类社会不可缺少的病症,究其利弊毫无意义,因为不可缺少。所以古代中国在保护商人基本利益,允许其发家致富的条件下,也通过各种方式抑制商人也是正确的,不然绝不会有最伟大而永世的中华帝国。 ​​​​

 

除非落后国家主动向往文明进步,否则不宜对其进行国际援助。天道自然,每个民族都须经历从野蛮到文明的转型,自己承担所有代价,这是他们的责任与命运。任何外来的强行干预非但不能帮助他们进步,反而会反噬其身。铁幕下的冷战是英明的,而联合国是文明的断头台。封锁冥顽不灵的蛮夷是对他们的仁爱。

 

井田制的益处,并不是因为土地被划成为不同的井,而是因为它的原则建立在均等的基础之上…… 从表明上看,井田制只是平均地权论,但这并非事实……井田制的基本思想是:人人均应获得均等的份额、均等地享受理财活动,以及社会生活、政治生活、治理生活与道德生活的机会。- 陈焕章牛人啊! 注意机会” ​​​​二字。

 

蛮族崇尚暴力,欺软怕硬,如果不能让他们自卑于文明民族,那么就绝无可能使其生出向往文明而进步之心。 ​​​​

 

所谓观点不同,绝大部分情形下是:我不懂,我也懒得学,但是我就是有自己的观点。这不是观点,这是胡说八道。此种情况在西奴西粉尤其是基督徒和反对民主和选票的所谓的中华民族主义者身上特别明显。民主的书没有读过几本,希腊罗马的民主不知道,连孙文学说都没读过的,就敢出来否定民主了。 ​​​​

 

公元35年,光武帝颁布政令:天地之性人为贵。其杀奴婢,不得减罪。同年八月,光武帝下令:敢灸灼奴婢,论如律,免所灸灼者为庶人。” -《后汉书·光武帝纪下》-1826年后,民主国家-美国因废奴爆发内战。 ​​​​

 

兼于错误的人口政策导致中国生育率的大幅度下降,因此引进难民会极大伤害国民感情。在中国人生育率未恢复到计划生育之前的平均值之前,中国不应该接受任何难民,除了华裔。 ​​​​

 

为鼓励生育,代孕还是要合法化并有各种保障措施配合。因为人口下降导致国亡族灭,男性被屠,女性被辱,何谈女权?异族异教统治下,只能做随时被杀的两脚羊,哪里有女性的独立地位?女性不是生育工具,男性也不是战斗机器人,但民族生死存亡之际,男性上战场,女性多生育,都是一样的责任。 ​​​​

 

拓边胜于进城。进城有近利,而拓边无短功,无雄主之国无远谋,危矣。

 

是故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声音之道与政通矣。- 《礼记·乐记》 - 中国正是古风音乐复兴,而西方继续rap流行。 ​​​​

 

当时外宾问他,你们和越南打自卫反击战,你们没有担心苏联介入吗?当时的苏联是个超级大国,军事比中国强大很多。邓小平是这样回答的:苏联是个超级大国,但是一个小小的阿富汗都打不下来,怎么敢打中国呢?” ​​​​

 

陈焕章把世界执于掌中,但当时中国没有国力来配合他的智慧,所以蛮夷西方人无法接受人类第一个普世主义先驱,一战二战及随后的冷战等人类灾难就无法避免。中国人是最高等种族,所以汉代中国人有能力发现并尊崇现实失败者孔子的思想,从而建立了人类最伟大的帝国。智商不仅救命,而且成就领袖民族。

 

人民是伟大的,群众是可耻的。人民有信心有勇气有智慧选择他们的英雄,而群众只会前倨后恭。民主让人民拥有主权,专制让人民变成群众,一切群众路线都是弱智洗脑路线。伟大的帝国教化群众变成人民,并且从人民中遴选领袖,所以唯有中华帝国万世长存。 ​​​​

 

现行民主制度非但不能保证人民的主权,而且还体制性地威胁到了人民的生命安全。未来各国政治都将进入英雄时代,无论其政体如何,因为人民相信只有英雄才能推动民主的进步和保障他们的安全。而英雄只会诞生在有普选制度的民主国家。 ​​​​

 

各民族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地球,也是要分尊卑的。比如以尊重女性为标准来分,中国人和西方人就是为尊,而穆斯林如沙特人就是为卑的。 ​​​​

 

像陈焕章这种精通西文的进士,基本上是看待西洋人如未进化的蛮夷和未开化的弱智的。这种想法在自以为高等种族后裔的西方居民-辜鸿铭身上也有同样的症状。他们的想法不好,但确实是合乎客观事实的。 ​​​​

 

对财富和对道德的追求都是无止境的,但对财富的无限追求最终必然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利益,甚至导致人类灭绝,而对道德的追求则更能促进公共利益与人类文明的总体进步,所以以财富为社会等级标准的社会必然是最可耻且最终崩溃的社会,而以道德为社会等级标准的社会才是最能持久的社会。 ​​​​

 

对于国际援助,不是要看有多大的手去管多大的事,而是有多大的耐心去期待蛮族的自我进化。只有自我进化才是蛮族走向文明的唯一出路,如果蛮族主动邀请文明来领导,那就可以减少转变中的痛苦,如果蛮族抵制文明的领导,那痛苦则是他们应得的,即使上天也无法避免。 ​​​​

 

如今成人的图书有三类很火,一曰治愈,二曰养生,三曰意淫。足以证明这个民族已经堕落到历史上最可悲的时代了。 ​​​​

 

民国时期有无数好的作品都因为他们而无法进入中国人的国民教育序列。中华文明复兴后,只要精选这些作品进入国民12年普教,不出24年,全民素质、视野和智慧将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大提升,中国人将至少领先世界五百年。 ​​​​

 

西方式的学术训练还是必须的,但只能学他们的方法,而不能学他们的原则。用他们的方法来深入研究和实用化中华文明是最好的中西结合,而如果用他们的原则来搞学术则必然是人类的灾难。 ​​​​

 

任何宗教对当时最先进文明都是毁灭性的,基督教对希腊文明,伊斯兰教对所有文明,佛教对中华文明。所以伊斯兰世界依然在地狱,西方世界半死不活,唯有中华文明因为人文基因实在强大,所以还能复兴起来拯救人类。 ​​​​

 

有些人智商高到人不得不佩服的程度,但大局观,或者是王者观又让人不得不惋惜其和智商不配套。比如陈焕章和辜鸿铭。 ​​​​

 

铁木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屠夫,凡是把铁木真当作英雄的都有反人类的心。 ​​​​

 

素食主义只是一种个人选择,并不意味着有多么高尚,因为素食也是有生命的。甚至可以这么说,凡是自认为高尚的素食主义者其实都是骨子里的种族主义者,因为他们把动物的生命看得比植物更为重要。但是,天下万物都是平等的,即使是看似那些没有生命的泥土、石头、水流也是得到了天地之大德而生的。

 

宋明的学术和乡治已达高级阶段,为何不能拯救民族?因为国无雄主,而且族无英雄。 ​​​​

 

中华文明的能量在中国古典宪政下只发挥了百分之一的功效,却已经建立了人类最伟大的德政帝国。中华文明的核心精神就是民主精神,天下的文明没有比中华文明更能发挥出民主的威力了。中华文明只要和现代民主制度联姻就能发挥出最强大的能量,创下万世不朽的贡献。 ​​​​

 

历史学的全部真谛就是复活那些值得代代传承的灵魂。中华文明之所以可以领袖世界就在于我们的历史教育不仅要理解本民族的灵魂,而且也要传承人类文明中最优质的灵魂。这是其他任何民族都没有的胸襟和思维。 ​​​​

 

将来还是要办国民自卫队,有信仰而无宗教信仰者方能加入为妥。 ​​​​

 

中国人是最伟大的人民,因为中国人是唯一一个以学习为终身使命的民族,也是唯一一个向全人类文明学习借鉴的民族。中国人是最高等的民族,因为中国人不仅仅是中国人,而是中国人的智慧是站在所有民族最优秀智慧基础上的,中国人是唯一的全人类。 ​​​​

 

中华《吕氏乡约》制定于公元1076年,比西方《五月花号公约》(1620)要早544年,而且更加凸显人的自觉和伟大,以道德自律取代法律强迫,内容也更丰富,重礼仪尚集体互助避免个人自私主义,完全是建立在最高等文明和最品质人民素质基础上,由人而非假托神来见证的最高等人种的契约。

 

中国有史以来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而国家稳定繁荣和文明昌盛为常例,可见中国人具有超级优秀的治国能力。这种能力其实并不是专制能力,反而是基于国民素质的高级自治能力。中国人数千年来习惯如此,所以并没有发现自己这种最领先世界的遗传基因。 ​​​​

 

年纪大了,要再帅一点,只有再次运动节食了。人生是一场和时间及食欲的搏斗。 ​​​​

 

广西田林县人口26万,面积5500平方公里,GDP50亿,法国类似山区省Les Hautes-Pyrénées人口23万,面积4500平方公里,GDP70亿欧560亿人民币。田林县县人口和面积均比Hautes-Pyrénées省略多,经济总量却仅为1/11。中华文明复兴后增长潜力巨大。

 

除非最终爆发战争,现有民主制度的局限使得民主国家对极权主义和神权主义的猖獗蔓延毫无办法。如果没有民主制度真正的革命性更新,那么战争就必然爆发。如要产生新民主模式,非得以中华文明传统智慧来激发不可。

 

(宋代)手工业者因为资本的缺乏,往往受高利贷资本的压迫,因而改变其从前独立的状态,而成为商业资本的附庸。。。豪商巨贾们利用行会来压迫外来商人,勾结官府来减免行用,至于中小商人则因负担太重。。。- 手工业者即实体产业,今日全球金融资本对实体经济的欺压和控制不过重复了过去的历史。

 

川普发推越多越说明其权力受到限制而无法施展抱负。美国如果不能效仿法国来修宪突出元首和人民主权之间的联系,必然死于目前已经腐烂的民主之手。

 

物流再发达,商场再豪华,卖场设计再艺术也不代表具备产品的创新能力。

 

在西方,律师已经成为邪恶的化身,恶魔的代理人,这正是西方法制重于德政造成的恶果。法律以他律诱使恶人钻空子,而德政以自律全面提高国民道德素质。中华文明如果不能出来领导人类文明的进步,西方将逐步变成地狱。 ​​​​

 

法国山区Puy-de-Dôme省人口65万,面积8000平方公里,GDP200亿欧1600亿人民币,湖北省南漳县人口60万,面积4000平方公里,GDP230亿。南漳县和Puy-de-Dôme省人口接近,面积折半,经济总量仅仅为1/7。只要中华文明复兴,未来20年至少有7倍增长。中国一个县治及各方面发展可参考法国类同地理条件一个省。 ​​​​

 

法国几乎输掉了所有和中国的竞争,因为法国精英们认为中国人一无是处。而中国将赢得所有和全世界的竞争,因为中国人认为每个民族都有可学习之处。

 

中华文明是最高等最优雅的文明,所以中华文明如不能在扩张中求存,则必然在保守中灭亡。 ​​​​

 

蒙哥死后南宋有20年时间来备战剿灭蒙古,可惜国无雄主,军无英雄,民无血性,民族大难,不尚武的民族只配做奴隶

 

万事开头难,但我们依然要开一个惊世骇俗的头。 ​​​​

 

中国的县治大有可为,是中华文明复兴的关键,年轻人应当加强研究和关注。 ​​​​

 

竞争或对抗美国人或西方人,最终目的还是要本民族繁荣昌盛。为了一带一路而绿化导致国亡族灭是本末倒置。

 

只有中国人才能拯救这个世界,因为只有中国人拥有全人类文明的智慧。中华文明是最好学最开放最自信也是最坚定的人文文明,是地狱的终结者。

 

梁任公曾言:史学者,学问之最博大而最切要者也,国民之明镜也,爱国心之源泉也。

 

陶行知是当年凤毛麟角的留美博士,写出的论教育文章通俗易懂也相当务实,文字运用简单,却更加充满智慧。如今的留美博士,写的东西晦涩难懂,却没有半点智慧。也正因为他们没有智慧,所以只好用复杂的文字来装点门面。 ​​​​

 

读陶行知读晚了点,但终究是读上了。陶行知可算是集中华传统教育思想和现代实用主义之大成者,可以用来复兴中华文明,也可以作为全人类文明复兴的起步。 ​​​​

 

须分别知识智慧。智慧是生成的,知识是学来的。...比如言语:说话的能力是生成的,属于智慧;说中国话、日本话、柏林话、拉萨话,便是学成的,属于知识。人的禀赋各不相同,生成的智慧至为不齐。- 陶行知 ​​​​

 

美国拉美化已成不可阻挡之趋势,无论谁当总统,只要仍在美国宪法内行事就无法改变此此局势。美国将不断分化对抗衰退直至分裂。

 

我们人类的智愚贤不肖,也如树木有能长到十丈长的,也有只能长到五尺长的,这是天生成的。如果你嫌五尺太矮,要把它拔到一丈,它因为力量的不足,是要死的;如果你嫌一丈太高,要把它压到五尺,它因为受了过分的压制,也是要死的。- 陶行知。 - 白左平等观。 ​​​​

 

学生自治是学生结起团体来,大家学习自己管理自己的手续。就是为学生预备种种机会使大家组织起来,养成他们自己管理自己的能力 依这个定义说来,学生自治,不是自由行动,乃是共同治理;不是打消规则,乃是大家立法守法;不是放任,不是和学校宣布独立,乃是练习自治的道理。- 陶行知 ​​​​

 

多元化本来是人类文明高级阶段的现象,如今在西方低等文明的摧残下,多元化变成了懒惰、变态、淫乱、自私、神棍等一切低俗丑恶现象的遮羞布了。 ​​​​

 

读书和藏书都不在多,而在精要务实。无论孔子还是孙文,在读书人里都不会是读书最多的。英雄时代读书不是为了娱乐或装,而是为了解决人类的实际问题。如今的时代博士教授专家多如牛毛,观点多元的背后是各种哗众取宠的私利扩张,好书其实很少很少。所以有人读了一辈子书,反而变成脑残。 ​​​​

 

中国曾经是领先世界数千年的最民主国家,所以任何反对民主的人都不配做中国人。中华文明是曾经是最开放的伟大文明,所以任何反对资讯交流开放的中国人都是汉奸。 ​​​​

 

中华文明要复兴,关键在于为人类提供一个更先进的民主模式,无新民主模式无中华文明复兴,有则中华文明必然复兴。 ​​​​

 

这是一个天下的人和天下人相互歧视的时代。天下人嘲笑天下的人空有天下情怀却仍未扭转乾坤。天下的人可怜天下人只会跪哭喊冤却无半点汉人的热血。但,跪了就有用吗?天下人其实是奴隶的同义词。 ​​​​

 

要回国了,在全球化的时代,巴黎才是中华文明复兴运动的起点。因为法国大革命是属于全人类的,作为最先进的西方文明-法国文明开启大革命的上半场,下半场则由最先进的东方文明-中华文明来开幕。人类进入真正的普世时代,这是一场席卷全球的运动,代表了天下大同的第一幕。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