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复兴中华任重道远,其中最轻松的是穿汉服,最累的是读书。

 

天下巨变之际,人人胆怯,人人观望,人人蠢蠢欲动,人人翘首以盼。这是一个英雄时代,成则独领风骚百千年,败则人人落井下石。 ​​​人民的个性决定其命运,遇上雄主是他们的福分,摊上独夫亦是他们咎由自取。西方旧民主消灭独夫,中华新民主造就雄主。 ​​​​

 

如今的时代荒唐可笑,没读过《论语》的复兴汉服,没读过《美国的民主》的鼓吹美式民主,没读过《宗教本质》的基督化中国,没读过《法国五共宪法》的批判法国民主,没读过宪法学的膜拜联邦制,没开放互联网的号称自信崛起。 ​​​​

 

中华文明是最先进的文明,中国是最伟大的国家,中国人是最智慧的人民。任何不能为全人类崇拜的民主模式都不可能适合中国国情。任何不能成为全人类视为自由灯塔的复兴运动都不会在中国成功。任何不能让全球精英效仿的精神都不是中国精神。 ​​​​

 

 

没有自由环境,广东上海等先进执政地区之经验和品质文化根本无法引领全国各地政府改善执政能力,反而遭到核心权力打压而蛮夷化。改开40年,全国没有变成广东上海,广东上海反而内地化,执政能力服务意识远远比不上江时代,内地则更加东北化。政治改革不启动,经济危机必然爆发,无非一个火星而已。

 

中国经济还有百年大牛市,但目前已见顶。先富带后富模式终结,大城市发展潜力透支,内地尤其是二线外发展受到本地政经文化环境严重制约,无人才回流,无良好公共服务,未来5-10年是大波浪中的猛烈回调。经济回调激发政治巨变。中华文明彻底复兴构筑坚实文化底部,最晚2032年中华百年大牛市启动。 ​​​​

 

法国的购物中心从设计到环境都没有上海新好大,是法国人穷了吗?是法国消费者更加理性而注重产品本身了,上海购物中心多如牛毛,入驻品牌基本一样。更重要的是法国人业余生活多元、健康和品质:读书、运动、园艺、下厨、志愿者、政治活动、讲座、文化。上海人不运动不读书没思想懒动手没情怀而已。 ​​​​

 

没有自由,哪里有文化?当自由越来越少,哪里会有文化的进步?在没有自由的上海,所谓的文化活跃,无非是商业品牌假文化之名的逼格,仿佛不奢侈就没有文化,仿佛不崇拜欧美大牌就没有品质,仿佛不膜拜日本就没有创意。我大中华文明领袖世界的年代,人人以崇贤尚士为荣,哪里有商贩胡诌文化的方寸地? ​​​​

 

虽然上海各种艺术文化场馆建设越来越多,越来越时尚,文化艺术市场也越来越发达,但上海已经渐渐成为文化沙漠。逼格越来越高,但生而为人的,伟大的,人类的灵魂已经没有了。上海不仅是美国低俗潮流的殖民地,而且也在历史上第一次沦为胡化的蛮夷地。上海的精神,非要中华文明复兴而不能重建。 ​​​​

 

没有民主,赚到的奶粉钱都买了芥末。 ​​​​

 

这段时间逛了不少上海的新旧书店,有上海书城、西西弗、大隐书局、衡山合集、言几多、季风书园。只有季风是最好的,因为所谓的文创产品、书店环境设计、咖啡饮料糕点等等都不是书店的主业,只要还挂着书店的名字,只有书的品质才是最核心的评估条件。没有自由和勇气,品质为零。所以,唯有季风被关门。 ​​​​

 

 

大陆人终将为了自己被迫的愚蠢而愤怒,这种发现了被欺骗的愤怒是比觉醒强大万倍的力量,必将谱写一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史诗。 ​​​​

 

20世纪起西方艺术被商业化,虽然艺术行业因而不断发展,艺术市场兴旺发达,但却导致了西方文明的大退步,各种荒唐和怪癖从作品到人都大幅降低了艺术的格调,同时也引起了人类文明的倒退。今日西方艺术和文明从本质而言是比1819世纪堕落的。而今日大陆艺术行业也正在重复西方艺术的商业化歧路。 ​​​​

 

大陆书店卖咖啡饮品蛋糕以及高附加值的设计作品并不能算是业态的发展和创新,绝对不是文化的进步,反而证明了文化的退步和国民素质的下降。因为传统书店模式已经没有足够的读者来支持其生存了。无论是地租高还是读者减少,正正经经卖书无法盈利只能证明一个社会的堕落。 ​​​​

 

中华文明长期是最先进的文明,中国的艺术独步天下千年。如今的现代设计和所谓的奢侈品都以西方审美为标准,国际范不过是西粉范,这决不是中国没有好的设计师,而是中国的设计师没有领袖天下风尚的王者气质,所以无法发挥其最大的潜能。中华文明的复兴就是要充分释放中国人5000年血脉中的艺术基因。 ​​​​

 

一线城市进入发展瓶颈,新模式会不断出现,但不会形成盈利的成功模式,无论商业还是文化,在可预见的未来都会停滞和倒退,甚至会有一个相当漫长的弱熊市。改开40年以先富带后富的模式已经终结。唯有从乡村起步的中华文明复兴运动才能创造新的经济和文化增长。这是一波以后富刺激发达地区的超长期牛市。

 

没有中华范的国际范都是自娱自乐,唯有中华文明复兴后的中华范才是领导人类昂首阔步的天下范。 ​​​​

 

从数据来看,中国图书市场是不断在增长,但为何感觉上读书人越来越少了呢?1、书价翻倍后,市场数据自然翻倍,2、少儿类图书增长迅猛 3、网络小说等娱乐类增长迅猛。所以,真正有涵养的书籍其实是销量是不断下降的。低俗社会最终无法支持其经济的持续发展,因为国民的智慧竞争力不断在下降。

 

虽然上海各种文艺类活动或商业终端这几年发展迅猛,但那只是逼格的发展,和文化底蕴没有关系,甚至装逼远远大于实质的修养进步。实际上,这20年来,上海的文化是不断在腐败和堕落的,如同胸前插满钢笔的土豪一样在远东嚎叫。

 

中华文明气质的电影不要挑战好莱坞,而要教育好莱坞,教育他们如何以推动人类文明进步为核心来创作电影,帮助他们提高电影的层次和电影工作者的个人品质。人类文明的现代灾难就在于没有中华文明领导的人类低俗不堪,以军政经实力来衡量文明的价值,所以让最低俗的西方文明-美国文明摧残了世界。 ​​​​

 

 

西方文明为何是没有自尊的low文明呢?因为他们缺乏集体的荣誉感,比如法国个人会对外国朋友在法的安全负责,但警察就没有对外国游客安全负责的国家荣誉感。因为西方民主只能迫使警方向选民负责,游客无选票,警察根本不在乎,因为西方文明缺乏视天下为一家的领袖本能,是典型的井底文明。

 

创世英雄只不过理解了两个字而已:信和行。 ​​​​

 

中国的未来在乡村,在于乡镇一级的生活质量,在于县一级的经济活力,在于地一级的竞争能量。大城市发展已经饱和,普遍的高地租却对应普遍的低收入。乡村虽然低地租,但经济结构存在严重缺陷,尤其是本土政经文化环境极差。原籍精英退出大城市而回流,则必然引起综合反应,中华文明复兴成大势所趋。 ​​​​

 

天下巨变往往起源于土地。过去是土地兼并,耕者无田。如今90一代无房,也买不起房,年轻人一生劳作不如90前几代人早买了房子。从全球而言,中国的房价并没有高到离谱,但收入和保障过低,所以非有彻底的结构型变化才能普遍提高国民收入。巨变在即,非凡人可以阻挡。 ​​​​

 

 

先要向阿米尔学习。中华文明的复兴必定要以高贵的电影文化来引领人类文明的进步,彻底扭转好莱坞对人类文明的摧残趋势。 ​​​​

 

中国人的信仰是人神之情意两心知,是对世界发自内心的爱慕,对人生积极的赞美。中国人的心就在这样的信仰中变得纯净而高雅。我们在文化中自觉洗涤了心灵,而不需要在宗教的威胁利诱下被动地赎罪。如此高贵的文明民族,自当担任世界文化的领导来帮助全人类同胞获得最大的心灵自由和喜悦。 ​​​​

 

所谓中年人的油腻和青年人的丧,其实都是没文化的表现。准确地说是没有中华文化底蕴的表现。天下的人,无论处境、年龄,只要心怀天下,就只有积极生长的气势,断然不会油腻和丧。千言万语和千思万虑,其实都比不上走一步的路。天下的人和天下人虽然仅仅这一步之遥,却人神各途。 ​​​​

 

天下不过5000万,只是上海一栋老洋房的市价。单单上海,就足以无数个天下。所以,其实钱是最无用的,人不行,万亿不过浮云。 ​​​​

 

房价暴涨带来最大的致命危害是业主极大高估能力。一般市场经济中,财富越多意味着赚钱能力越强,无论文化素养多差,至少有应对生存或危机的竞争力。但房价暴涨和能力无关,5年从百万到5百万,年增值80万,远高于一般中小企业高管收入,但并不意味业主具有和后者同样的竞争能力。中国经济的风险核心其实是在人的竞争力上,危机将导致瞬间雪崩。

 

《春秋左传正义》疏曰:夏,大也。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华、夏一也。” - 中国的服饰设计如不能领袖世界潮流就谈不上中华文明复兴的成功。 ​​​​

 

中国的读书人还是穷啊,所以高端本土服饰品牌总会透着一种没文化的土豪气,如同地主家的账房站在田头独领风骚。 ​​​​

 

所谓极简主义,不过是面对丑陋社会而无能的自慰。 ​​​​

 

20年前政治类的书总是在书店最显眼的地方,如今都在最低层。

 

"一石激起千层浪实在是最高智慧最大觉悟的神一样的大智慧啊! ​​​​

 

如今中国人的荒唐就在于大陆人喜欢在自己完全不懂且毫无基本常识的领域胡说八道。有个开了几家私立医院的放言中国除了他就没有企业家,有从未读过论语的纵论中华文明传统,有未读过毛选的赞美毛,有不知民主为何物的反对民主,有从未到过西方的膜拜西方。这些都是70年弱智化的结果。

 

所谓恨铁不成钢,不过证明了自己的无知、无用、无能、无为。比如通过对中华传统文明的憎恨来表达对大陆世界的不满、对民主自由的渴望。愿望是好的,却从未以创世英雄的姿态来努力改变这个丑陋的社会,所以只会责怪祖先而不是发现祖先的智慧。只会抱怨的人,其实根本没资格奢谈自由。 ​​​​

 

地域歧视极大有利于推进文明的进步。人人要以家乡为荣,人人就应该为家乡的树立好名声做贡献。地域歧视不仅减小社会实践和人际关系的风险,而且督促各地域自我规范提高品质,更重要的是让人人都有羞耻心。 ​​​​

 

中华文明在大陆的堕落,或者说大陆的一切荒唐可笑都源自于地痞流氓在49之后成为主流代表。对文化的鄙视、对知识的打击、对贤达的屠杀,让大陆人以知识为耻为祸,而以野蛮粗鄙为荣。当49年前启蒙的一代逐渐老去,传统文明不断被地痞流氓习气取代。大陆是一个披着文明古国头巾的文盲。 ​​​​

 

大陆经济发展被广泛误读成:专制比民主更易发展经济。这完全不是观点不同的问题,而是无知的问题。1、历史上中国经济最牛逼的时代,中华是当时全球最民主的国家;2、今日全球人均GDP最高的前30个国家,除了产油国全部都是民主国家;3、中国人智商最高,最勤奋,人种优势巨大掩盖了制度缺陷。

 

在绝大多数时候,大陆语境里的个人观点不同其实是无知的遮羞布。因为大陆已经不是一个文明的国家了。中华文明不复兴,中国人只会越来越没文化而且不自知。 ​​​​

 

凡人面对天下,心生敬畏,惶惶恐恐亦不知所措。至于神,天下的风云,不过一次按钮而已。历史大潮,酝酿千百年,只不过等一丝清风而已。 ​​​​

 

天有大德而生,所以,来过,但不能仅仅来过。

 

大陆中年人赶上经济大牛市,是最幸运的一代人。有足够个人条件践行家国情怀,却只会唧唧歪歪,是鸡汤化的大陆低俗底色。

 

周代的文明优秀于希腊文明,汉朝的文明优秀于罗马文明,我们更无需与欧洲中世纪黑暗时代进行任何比较。然而,最不幸的是:在中国政府效率最差之时,稍早于中国崛起的现代国家,闯进了她的大门,干涉她的事务。因此,在某些方面,中国目前滞后于西方国家。- 陈焕章 1911 ​​​​

 

钱非万能,无钱不能,有钱显狠。- 老娘每天要写十二字的感悟。这是今天和我纵论天下后的总结。最后四个字我原来用有钱显能,老娘改成有钱显狠。虽然不够工整了,但这一字之差却把今日大陆社会的丑态刻画得入木三分。这真是做了一辈子语文老师的功底啊

 

中国孩子小学三年级暑假文学必修课的内容,大半为外国文学。在中国,如此广博视野的教育理念从娃娃抓起,而在国外闻所未闻有文学教材收录了中国文学。所谓西方人,不过井底蛙耳。所以我说只要墙倒,中国人百年内全球无对手。

 

这是一个逼士为商的荒唐可笑的时代。 ​​​​

 

为拯救日益堕落的人类文明,还是要以道德修养和理想情怀来分社会阶级的尊卑。读书人要成为文化贵族来领导社会的进步。要复兴中华品质文明来摧毁美国低俗商业文化对人文的腐败。读书人不仅要成为社会的精神导师,也应领导消费者追求有修养的时尚生活,让商业为文化服务,让商人为读书人打工。

 

中国传统读书人是不屑于赚钱的,因为他们有比赚钱更高贵的社会责任-让天下人都尽可能的安居乐业。中国传统士人政府和社会等级从机制上保障了人之理想与其社会地位成正比,所以才有伟大的中华帝国。如今大陆人低俗不堪,单靠理想无法影响社会大多数,非用他们能理解的成功来推进文明复兴事业。 ​​​​

 

古代中国重视教育是有一个完整的投资收益体系来提供保障的。只有读书人可以执政,肩负天下兴亡的责任,事实上决定了天下人的命运。如今读书人,或沦为权力的奴隶,或沦为金钱的婢女,所以要中国人恢复读书的贵族传统,必然要在新环境下建立新的机制来重新树立读书人为天下主人的地位。

 

大陆的商人自以为钱能买到一切商品,如果不能狠狠打他们的脸,中华文明断然无法复兴。

 

在如今这么low而又自以为是的大陆社会,知识一定要值钱才能保证中华文明的复兴。知识要值钱决不是教育产业化,学习重点是投入时间而不是金钱,但学到的知识要有可以量化的价值。比如在本书院的读书和考试成绩都算学习积分,可折算成现金在本集团旗下消费,而且某些顶级产品非有学习积分者概不出售。

 

中国政治传统上排斥商人是保障中华文明永生的重要手段。不仅仅因为商人重利益轻文德,更在于商人短视。倘若治国和文明发展短视,华夏族和中华文明早就消失在历史里了。 ​​​​

 

中国经济总量虽然第二了,但距离领导世界还有相当漫长的距离。单就支付方式国际化而言,离没落的法国还差太多。中国第一大都市上海市区中山公园龙之梦的高端品牌店还不能刷visa外卡,而法国山区乡下土的掉渣的小饭店小超市早多少年都可以用了。 ​​​ ​​​​

 

中国经济抗风险能力是很差的,不仅仅在于系统风险,也在于中国市场人士能力之严重不足。因为改开后他们在一轮国内政策和全球化引起的大牛市里发达,勤奋大胆超过水平,所以容易高估自身能力而变得目空一切。一旦经济发生系统风险而走一波熊市,他们的能力短板将严重加剧经济危机。 ​​​​

如今亲子活动商业外包,不仅孩子失去了父母言传身教的机会,更重要的是父母也失去了因言传身教之需要而努力提高自身修养的机会。

 

《唐六典三·户部尚书》:凡习学文武者为士,肆力耕桑者为农,工作贸易者为工,屠沽兴贩者为商。古代士大夫文武兼修,今日人类文明腐败,士大夫亦要研习商业来领导商人,使之不能继续腐败文明。书院的经济商业研习不能与服务商业的MBA教育为伍,首要在于制定新规则,次要在于确立新模式。 ​​​​

 

独生子女制度是形成今日中国低俗社会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多子女家庭有先进带后进的可能,而血脉天然断无可断,近朱者赤。而独生子女则一损俱损,在如今微信微博等不断封闭强化己见的传播社会中,一旦低俗则几乎永远低俗。 ​​​​

 

书院有向大众弘道的责任,这是知识普及工作,应当以公益为先。但专业研讨要体现对知识和士的尊重,以后专业研讨,凡是交了符合要求作业的都免费参加,因为他们以己身贡献中华文明复兴事业。不交作业而要参加的,10万入场,亦以已之能力支持中华文明复兴。

 

今日中华文明的复兴,固然要教育人民恢复尊重知识与道德的传统,也必须遵循当下弱肉强食的低俗游戏规则。中华文明复兴运动必须要在文化、经济等具体领域获得可以量化的实际成功来证明知识与道德不仅高尚,而且能有巨大商业所得和广泛国际影响。事实上,面对只认强权的low民,复兴中华变得更加容易了

 

中国历朝历代都是以尊重知识和道德为立国之本,即便野蛮如满人以武力窃国,但建政以后依然以文化修养为国家之主流和社会之推崇。从未有过以打击知识和传统价值为执政手段之政府。今日大陆一切皆以强权为尊,或政治或钞票,国人丧失了以文化道德为尊卑的社会秩序观,遂成全球最大的原始丛林。

 

弱智最典型的表现就是没有整体利弊考虑的能力,他们往往只看到利的一面,而无视凡事有利则必有弊,而且弊往往远远大于利。比如西方人只看到平等的好处,而不知道要实现他们理想中的平等必然会失去自由。又如大陆的毛粉总是怀念改开前的平等人民,却不知道这是以数千万同胞的生命为代价的。 ​​​​

 

关于生孩子问题上,大半说可生可不生的和想生就生不想生就不生的都是不想生的;大半说可生一胎或二胎的都是最多生一胎的。女性不想生但又担心不生没人嫁,往往会和男人一样忽悠对方。结婚是大事,下套的男女都不少。当年维多利亚女王生9个,如今女性哪个还能比她还牛?却一个都不想生了来标榜牛逼。

 

面对安拉,无知的汉人如快乐的待宰羔羊。 ​​​​

 

法国房产税(业主交)和居住税(住客交,或业主本人或租客)是地方税,交给本市镇使用,税率也有本市镇议会制定,所以基本用于本市公共建设,比如绿化,治安,文体协会补助,比如我的射箭俱乐部。所以,没有选举权,人民也不能决定资金使用的房产税断然是不合法的。

 

如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等西方励志、治愈或鸡汤书的流行,不是因为其思想有多么先进,而是中华传统文明没有复兴而造成的。中华传统教育足以培养具有完整人格和力量的人,49后传统被抛弃,中国人变成了心智不全的幼童,所以再low的西方作品都能填补思想的空白,如同基督教不断占据乡贤被屠尽的农村。

 

读书虽然是好事,但核心问题不是读书,而是从孩童时代开始就读什么书来先建立何种价值观,如果从中华文明的传统蒙学和四书开始,那么天下情怀就可以建立了。以后再读西方的书就不会走火入魔了。不然,西方书读得越多,对社会进步就越负面,还不如大老粗容易改造,至少不会固执西方谬论来对抗中华文明。

 

中国人推崇西方个人主义,或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个人主义贪图享乐放弃责任,人生轻松混混,贴上西方标签,把low格变成了逼格。二是中国人依然崇洋媚外,不论气质高低,都以西方马首是瞻。实际上,个人主义推动了民主化,但在西方民主巩固之后就变成了推卸国民责任的借口。 ​​​​

 

我小舅舅晚年在一把折扇上给我题词,写了《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我二舅舅去世前一年还给我说了如何用中华传统伦理来解救当代腐败的人心。他们作为黑五类,一生坎坷,可以说从未得志,但也从未放弃弘道的理想,这才是传统的中国精神,西奴西粉哪里懂得着天下的情怀? ​​​​

 

夏虫不可以语冰,西方人就是夏虫;燕雀焉知鸿鹄之志,西方人就是燕雀;夜郎自大,西方人就是夜郎;坐井观天,西方人就是井底之蛙;中国人一定要向西方人学习其文明的长处,比如民主与科学,但绝不能变成他们一样low的人。中国人是顶天立地的伟人,不是个人主义的囚徒,中国人绝不能放弃天下的使命。

 

余华的《活着》在西方受欢迎,甚至被某些政治专业列为了解中国当代史的必读书,并不是因为它代表了中国传统价值观,而是西方人不喜欢有天下理想的中国人。西方low文明不懂得领袖民族的高贵精神,正如燕雀不懂鸿鹄之志,他们仅赞赏一个有底线活着的个人而已。西方人不相信人类可以王者如中国人。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