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在苏州给外婆舅舅扫墓,放一段《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给他们听听。外公是我校友,民国时代的专家型知识分子,舅舅们深受传统文化熏陶,直至晚年依然能通篇背诵《大学》,虽然生不逢时,但中华文明的正统价值观还是传承了下来。未来百年必将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壮丽的时代!

 

人性有没有对错?当然有。标准是什么?不是意识形态也不是道德标准,而是一个基本的原则:倘若人人以此人性行事,人类还能生存吗?比如西方推崇的自私主义的人性。 ​​​​

 

中华文明复兴刻不容缓,但只有先国际化,才能有中国化。 ​​​​

 

各部门一把手全部让位给人才自然留得住,要人才来为奴为婢,脑残才来,中华文明复兴后,一把手统统得是人才而不是官混混。

 

大理白族自治州面积3万平方公里,人口360万,GDP140亿美元,人均近4000美元。斯洛伐克面积4.9万平方公里,人口543万,GDP900亿美元,人均近16500美元。两者地理及经济有类似,大理的第一步目标要达到斯洛伐克的发达程度。 ​​​​

 

人民是褒义词,人类是中性词,而天下人则是贬义词。 ​​​​

 

在西方教育体系引入中华经典作为普及型教材比如四书之前,中国人领导世界的地位不会遭到任何实质性挑战。其实,只要西方不学习中华经典,基本会如罗马一样被蛮族灭亡。 ​​​​

 

中西思维方式不同,但人性应该相同,所以不是中西应该各按其思维方式来运作,而是西方思维本身就是错的。这些错误被发现的时间或长或短,或早或晚,比如被历史证明了的神权主义、封建等级制度,极权主义,真正被证明的文化相对和多元主义,最终西方文明的进化将以彻底否定宗教主义和性恶论为标志。 ​​​​

 

在我的微博上了解中国大陆是非常不全面的,你们太家国天下了,而真正的大陆不过是蠢国愚民而已。 ​​​​

 

以前回国都来玩的,基本不工作,这次回来还是准备写点东西,结果才真正体会到:享有过自由,就无法接受被奴役。海归中凡是没有此感觉的,多半也是渣渣。 ​​​​

 

回国以后,只能读书,根本无法写作,因为百度实在是太渣渣了。即使写了部分,也总觉得极不靠谱,因为缺了很多资料来源,没有Google,没有全球的资源,可想而知,国内出品的东西有多么弱智。学而时习之是中国人第一古训,任何对知识的封锁都是对祖先和传统的背叛,大不孝。 ​​​​

 

大陆的精英自以为发达是因为自己有本事,其实只不过是赶上了一大波中国经济牛市而已。70后早点买房买股票,什么都有了。由此建立的资本壁垒和房价壁垒将长期使得9000后变得绝望,尤其是出身于乡村的实力派青年精英,他们有实力却没有未来,所以要么生要么死。中华复兴栋梁决不在70后,一定在90后。 ​​​​

 

大陆的精英一定是民主的敌人,因为民主以后,平民及其子弟也可以享有低廉的文化体育健身活动,他们今天用钞票树立起来的逼格不再了。所谓大陆中产阶级的发展会推动民主不仅是个笑话,而且越来越被证明是个谬论,他们不仅没有勇气,而且也没有道德。 ​​​​

 

重商的帝国和重抢劫的帝国,没有一个活下来的。只有最重视文化道德建设的中华帝国,活到了今天。 ​​​​

 

西方诸国中还是法国政治力最强,因为其国际影响力远远大于国家真实的实力。 ​​​​

 

中国未来希望的主力,还是在体制内或曾经体制内,包括机关事业国企,断然不会在体制外。前者是假装low,后者是真low ​​​​

 

没有伟大理想的剩女,多半是自以为美玲的蓝屏。 ​​​​

 

在没有士大夫群体作为社会领袖的时代,朱者越朱,墨者越墨,人民不仅分化,而且封闭固化。大陆中产精英越来越如土鳖,知识群体越来越清高,人民无所适从,民族亦不知未来。 ​​​​

 

在家庭里,父子之爱就足以报偿父亲对孩子的关怀了;但是在国家之中,首领对于他的人民既然没有这种爱,于是发号施令的乐趣就取而代之。- 卢梭-因为西方低等文明没有从修身到平天下的教育,所以卢梭之言在西方语境立是对的,而在中华传统环境下是错误的。中国人如果不了解中华文明而先学了西方,定然变成脑残来祸国殃民

 

lowlow民没有智慧,只懂得强权,所以中华文明复兴,唯有两种方法,要么用棍棒打他们的屁股,要么用钞票砸他们的脸。 ​​​​

 

在全球领先的电子支付、商业模式、基建等背后,是一个完全彻底空虚的灵魂,是一个完全弱智的大脑,是一副虚胖的行尸走肉。 ​​​​

 

在大陆,写一本能发行一百万册的书,赚的稿费还买不了中环的房子,这个国家的价值观一定是堕落的,文化是完蛋的,修养是死亡的。 ​​​​

 

中华文明复兴大有希望,为啥?因为再不复兴,就是亡国灭族了。

 

士农工商的排序确实是真理,商人地位最低并不是因为中华文明传统上歧视商人,而是商人天然素质最低,但却最有钱,商人有钱且素质低,所以往往会觉得自己可以聪明到万能,但其视野智商却无法支持这种妄想,所以社会必须把商人打入社会等级底层,让他们不能出来对国家天下胡乱指手画脚。

 

精英阶级其实更喜欢昂贵的各类小孩培训班,因为他们可以用钱建立一堵竞争壁垒,拉开和平民子弟的差距。从他们的角度而言,没有错,但从国家民族整体利益而已,教育产业化是祸国殃民的政策,绝对不行。 ​​​​国家应当全面降低培养小孩的成本,以提高优秀人才产生的概率。 ​​​​

 

总的来看,大陆各阶层群体,素质最差的还不是体制内的,而是商人。甚至可以说,素质和赚钱多少成反比。而且成功商人比不成功的农民素质更差,危害更大,是中华文明大幅度倒退的主力。 ​​​​

 

多子女对父母的付出并不是和子女数量成正比的,因为大可以带小。我弟弟从小到大所有的游戏能力,从最早的乒乓吧到最晚的钓鱼都是我教的,中午带吃饭,放学后还要做炒饭辅导功课,父母出去旅游,我在家带着。我不觉得累,即使多两个弟妹也会累,反而多了玩伴。父母最累的也不过是教好老大而已。 ​​​​

 

精英和天赋关系最大,后天培养收效不大。一个小孩的话,只好被迫以精英来培养,大人累小孩也累,其实最终不过如买彩票而已。多几个孩子,自然发展终有一个杰出的,大人小孩都轻松。 ​​​​

 

老娘算是我见过最牛逼的女人了,我问她如果不是计划生育,你准备生几个?她说4个,因为5对夫妻正好一桌多热闹。所以她很难理解现代人居然不喜欢多生孩子。我觉得少子化根本上不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而是文明退化,人心腐败导致的。天生万物为大德,人类道德退化才不愿多生孩子。

 

总的来说,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普通人傻乎乎地乐着,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一夫一妻制是造成剩女的重要原因。因为女性往往偏好往上找,过去一夫多偶,上层家庭可容纳多人。如今只能一人,但女性择偶标准依然处于过去一夫多偶时代,所以必然大量过剩。 ​​​​

 

雄性动物有复制基因的强烈愿望,普通女生愿意多生的话,往往比杰出女性有很多机会。因为精英男性其实啥也不缺,根本不需要配偶多么牛逼,但小孩多倒是绝对重要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普通女孩子读书不多,但有自知之明,傻得可爱。杰出女性初通文墨,自比李清照,蠢得可笑。其实,男人也一样。 ​​​​

 

经济越来越发达了,但文化缺越来越文革了。用惯了百度,不知道Google强它亿万倍。人民在牢房里嗨皮,祖先在天堂里哭泣。 ​​​​

 

最高之孝是人类的公益,以天下苍生幸福的叛逆虽然违反了常规的孝,却是最崇高的大孝。汤武革命灭暴君桀纣看似不孝其君,但却孝了天下人,因为国民利益远在君王社稷之上,是为大孝,所以《周易·革卦》赞曰: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元末义军推翻蒙元暴政、清末革命党驱除鞑虏都是形式上的叛逆和本质上的大孝于天下,满蒙暴政表面上以孝治国,本质上却奴役天下父母,为大不孝,其罪当诛。

 

今人往往把孝道理解为对父母的百依百顺,其实这是不良浪子对传统孝道的污蔑来掩盖自己的恶行。东汉赵岐著《孟子注疏》:於礼有不孝者三事,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家穷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三者之中,无后为大。其中一条就是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为不孝,何来百依百顺之说?

 

庶民孝自己的父母,天子以天下的庶民为父母来孝顺,这是中国孝道的双向积极循环,全然不是全盘西化者胡说的由下对上单方面的服顺,而是基于每个国民社会角色的责任分工。 ​​​​

 

生子繁衍后代即为婚姻至于家族乃至人类社会之责任。独身不育或丁克固然为个人自由,旁人不得干涉,但社会决不能以此为风尚而加以鼓励,否则国灭族亡,人类岂非逐步灭绝?西方自由之浅薄和自私,就是以特例为光荣来否定常例的天道自然。中华文明是人类最先进的文明,文明的载体是人,中国人占全人类人口的比重客观上决定了人类文明的先进程度,因此对中国人来说,多生多育更是对人类文明进化的积极贡献。

 

家族天然血脉断无可断,无论今人如何独立自由,终究无法因婚姻而完全脱离原来家庭,所以在承认二姓之好的现实基础上来考虑婚姻对象才能提高日后家庭生活的质量。少年人对未来充满勇气与幻想,以为爱情可以超越所有社会习惯,虽然偶有奇迹成千古美谈,但这是以我们都不知道的大基数悲剧才成就了小概率的幸福。

 

这个污浊时代的爱情非但没有了家国情怀,连修养情趣都以包包价位、戒指克拉来计算,而且更成了生理私欲扩张的遮羞布,一个字道尽败坏了的文明。坊间戏语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固然有偏颇之处,但如今的混乱确实是只讲爱情,不讲婚姻了导致的。 ​​​​

 

周易·序卦曰: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夫妇之礼是原始情爱的修养化,由此出发达到礼的最高阶段-天下之礼亦非冷冰冰的法律制度,而是热乎乎的感情互动,礼教的根本意义不是对人性的专制,而是教人类相亲相爱的方法,老吾老幼吾幼讲的也不是外在的道德规范,而弘扬人类发自内心的同胞之爱。- 这是人性本善为起点之文明的独有特点

 

重要的不是知道民主制度哪天能实现,也不是知道民主实现了能不能拯救乡村,而是知道自己作为中国人应该干什么。

 

西方人好在公众场合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一定要气死单身狗。而中国传统则公私分明,四目相对即心印,十指相扣而情浓,何必嘴舞鼻蹈于街头巷尾?爱情本来为最隐私也是最高贵的两性关系,大鸣大放于公众之前,岂不是破坏了情意互动的神秘感? ​​​​

 

西方科学论美,简单明了,对美人的欣赏者要求甚低,只需懂得计量单位,无须任何文化修养,所以适应了这个日益粗俗的社会。而中国的风情之美,倒有大半需要欣赏者的文化修养,得有识美懂美赞美的能力,这种能力既是欣赏美人的前提,也在欣赏美人的过程中得到提升。因此,即使在人类最动物性的男女之情中,中国人亦放进了艺术教化的功能。倘若各国男女都如中国人这般高雅,人类社会的情趣当令诸神都艳羡而下凡了。

 

如今的西方式选美都要论三围、身高、体重,还要以泳装示人,是迎合平民大众的心理。按中华传统的审美观来看,只有身着汉服才能真正展现美人的仪态万方,因为汉服呈现的不是人的肉体身材,而是后天文化教育养成的举止气质,是贵族文明对美的要求。 ​​​​

 

昨日在上海北郊骑车转了一大圈,深入乡村部落,对比以巴黎为中心的法兰西岛大区的情况,基本可以说,上海至少还有50年高速发展的条件。但是,中国真正要成为唯一的领袖国家,其经济总量要超过50%的世界总量,只有中国的乡村真正发达了才行,这非要靠民主制度不可,没有民主,乡村不会有人才流入。

 

中国人什么都不缺,就缺文化了。中国什么都不缺,就缺民主了。只要中华文明能复兴,就什么都不缺了,就缺小孩子了。

 

政治是所有人都自以为懂,却又极其专业的学问。无数个不懂法学,也不懂政治学的知识分子推崇联邦制就是典型,大陆民主化失败至今,就是因为其话语权被弱智们垄断着。所以,中华文明复兴的首要任务还是要先学习,绝不能重蹈他们的覆辙。 ​​​​

 

现代社会之low就在于知识结构不完整,实践经验其缺,从未有过领导团队办成实事经历的职业作家自命为社会进步的引路人,而且还吸引了大批文青以为真理。比如王小波之流否定中华文明拯救世界。一个既不懂何为政教分离,又不懂邪教,更不懂人类危机的写手也敢胡侃天下,是人类生命的杀手。

 

现代社会包括西方民主社会越来越弱智和混乱的重要原因在于没有能力和学识引导社会的思想不完全群体却具有了引导社会的超额影响力,比如娱乐圈人士、职业艺术家、体育界人士乃至各类职业写手等。所以过去中华传统的品流分类是经过历史检验的大智慧,若非如此,华夏族就成了今日西方一样的low民族了

 

少年时代看电视剧《京都纪事》,有一种匪气,印象极为深刻

 

士农工商中的士是通识教育,其他为专门教育,通识教育造就全面正常理性思维的社会领导者,以其为尊代表了社会的理性发展。如今各类专门教育忽视通识基础,虽然造就了专业人士,却导致社会的变态。因为各杰出专业人士获得了和士一样可以指点江山的资格,却缺乏足够的通识知识,往往愚蠢而不自知。 ​​​​

 

中国传统艺术家是源自士大夫的特殊专长者,所以同样有着天下的胸襟和广博的智慧。西方艺术家却是职业化的专业分工,所以缺乏完整的人文素养,往往只能通过走火入魔来提升作品的质量,因此涌现出大量的变态和脑残,还自以为是社会的灵魂,其实是白痴一般。中国人学了西方艺术,也纷纷以弱智为荣。 ​​​​

 

西奴天生贱骨,毕其一生用放大镜寻找中华文明的缺陷,却不肯花一分钟读一点好书。 ​​​​

 

所谓独立思考,已经变成了不读书思考的脑残固执己见的借口,以西奴艺术家最为典型。

 

法治社会的文明程度远逊于礼治社会,因为法治是被动而钻空子的,而礼治是自觉的。法治社会如同需要裁判的职业足球比赛,而礼治社会就是小伙伴们的足球游戏,前者以犯规求胜为荣,后者以犯规为耻,而且会被开除出团体。所以,正统中国人是文明人,而西方人本性上是野蛮人。 ​​​​

 

大陆是个巨大的鸟笼,笼子里的精英鸟个个都以为自己是飞翔在高空的苍鹰。

 

1909年,上海曹氏宗族筹建族会,仿效立宪章程拟出族会简章,到冬至祠祀时经族众讨论通过,选举办事人员,正式成立族会。1924年后,章程规定宗族成员16岁以上有选举权,25岁以上有被选举权。由此,宗族首领由民主选举产生,而不再由辈分、年龄而决定。- 冯尔康等《中国宗族史》

 

人类面临大难,唯有汉人可以拯救。因此,任何政策都要紧紧围绕扩大汉人人口数量为核心来制定。社保乃至教育政策,都要以提高生育率为首要目标。 ​​​​

 

族学的目的在于造就适应科学与入仕的政治型人才,但是族中子弟能取得功名的毕竟是少数...因此,家族子弟在接受蒙学教育的基础后,大部分必须转向农业生产苏州陆氏宗族自九岁至十五岁均可入塾,若十六岁以后,有造就之材,务为竭力成全,如难造就,则听另习他业- 冯尔康等《中国宗族史》 ​​​​ - 因此农民亦是有文化修养的农民。

 

义田这种宗族的优秀传统完全可以在现代社会继续发扬光大。 ​​​​

 

振兴宗族传统应该是鼓励生育的一项重要基础工作。

 

准确的说,百年来中华文明的大倒退是从49开始的,但全面低俗化则是从90开始的。 ​​​​

 

门当户对是通例,但应该容忍特例的门不当户不对,这是对积极进取者的鼓励和支持。但不能鼓励门不当户不对,因为这是激励各种小人歹念。前者是保持社会充满活力的必须,后者是社会整体腐败堕落的起点。 ​​​​

 

 

教育的普及使得学历成为智力的简易标志,士与其他农工商业者混为一体,不再具有传统的地位。因为,虽然灵魂和情怀有天地之别,但大家学历都一样了,中华文明程度因此大幅度下降。因此,有必要研究重建一种具有显著特征的士大夫识别系统,使之可以重新来领导社会,促进文明的进步。 ​​​​

 

无论有多大多正确的理想,都不应该去做一件从一开始铁定了要失败的事情,尽管可能是注定要失败的。注定失败而去做,是身为人类的使命,铁定了失败而去做是愚蠢。 ​​​​

 

北方诸异族,如匈奴、鲜卑等等,依其向中原的迁徙和战斗,各持其宗族的传说,加入了民族融合的过程。- 陶希圣 - 这是蛮夷向往文明,欲与华夏同族,就以远祖传说来和汉人攀亲,以消除种族的区别,达到主动融合为汉族的目的,根本上也提升了本民族的文明程度和个体无限发展空间。 ​​​​

 

征服及统治的贵族渐次融和,夷、戎的贵族加入中国的文化生活。。最有趣味的是把宗族的传说来隐蔽种族的差异。楚本是蛮夷,但压服了汉上诸侯以后,欲以观中国之政,便说:吾先鬻熊,文王之师也,早终。成王举我先公,乃以子男田令居楚,蛮夷皆率服。” - 陶希圣 - 今大陆少民背道而驰,必起分裂内战。

 

汉高祖起事时,沛城的城内响应,但响应的人却是官厅的小吏,而不是商人。汉光武入长安,市民喜见,汉官仪,这虽是商人欢迎谨厚长者的表示,但商人有实力的表现没有呢?
- 陶希圣商人趋利,一避风险二投机,有发财梦,无人文理想,为任何事业中最首鼠两端者。 ​​​​

 

 

在没有足够强度的国家竞争的前提下,重农抑商完全是正确的。今日全球化下,金融商业寡头利用经济手段削弱国家权力就是削弱人民主权,因为民主国家公权力不能继承,但私有产权可以继承,所以私人巨富必将凌驾于人民之上。其以资助各类宗教和地方分离势力以瓦解国家而强化资本权力,毁灭人类也在所不惜。

 

后来袁世凯死后,黎元洪继任,党内同志又不能继续奋斗到底,人人以为黎氏复职,民国致治可以逐渐整理,不肯继续革命”(孙文之国民党改组演说词) - 国父最伟大难得的地方就是愿意和一群脑残混了那么久。 ​​​​

 

尊卑之别不在人格,因为人格是平等的,却在道德修养。尊者为卑者之道德模范,以先进带后进来共同推进这个社会的文明进步。自乡贤被屠尽,尊卑已废,社会无道德模范可以遵循,所以城市化进程加剧之后,新城里人无所适从而带入乡村习惯,如随地便溺,乱穿马路,高声喧哗,导致城市文明日益下降。 ​​​​

 

普通法国人认为伊斯兰教没问题,只是极端分子有问题,这是他们天天被杀的根本原因。今日中国人必须提高警惕,首先从拒绝任何清真标志产品做起。

 

在小店买东西,用微信付款,感觉好发达。然而,不能用google,不能用维基,一下子打回原形,所谓发达,只是一个发达的朝鲜。 ​​​​

 

 

在顾颉刚发起古史辨运动后不久,陶希圣辞去安徽省立法政学校的教学工作,转入商务印书馆法制经济部做编辑。当时陶希圣抱定的志愿是要以民族学社会学与历史学的方法,把疑古派破坏的历史重建起来。- 天下的智者如过江之鲫,有行动力者凤毛麟角。这是为什么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或萌蠢可爱,因为大智若愚才是创世纪的本能

 

 

宋亡以后至今,中国人的智商是不断下降的,因此才会觉得弱智的西方哲学胜过中华传统哲学,因为智商下降了的中国人不再有能力理解高等文明的智慧。如今的中国人,凡是智商高的都觉得中华文明要复兴来领导人类文明的新进步,智商低的才会要求各种方向的全盘西化。

 

天下民族,能活这么久,还能不断在逆境中复兴而发达的,只有中华民族。所以中华传统的做人道理,立国之道,都是经过数千年历史考验而沉淀下来的大智慧,决不应该断然否认的。即使是现代人,西方人看来无法接受的观念,比如士农工商之流品,政商分开,政学一体的政治传统其实都是永恒的真理。 ​​​​

 

百年前,中国羸弱,经济民生皆落后,可是中国人,无论富人子弟还是考取公费的平民子弟,留洋的却都去学政治学求治国救民之道,全然不考虑自身的发财之道。如今,留美的中国人皆富人子弟,衣食无忧,却远离政治学等救世济民之道,可见大陆人心文化的堕落,国决不应该由富人掌权的。 ​​​​

 

联邦制于中国现实情况,显然是不适宜的。不幸如采用,甚至是危险的。所有认为需要应用联邦制的原因或是不存在,或是没有什么困难就可以补救。中国人民是很单纯的人民,同属一个种族,有统一的文字一致的伦理道德,虽然有少数民族,但在中国民国中所占的比例很小,无碍大局- 1924 鲍明钤。以前留美的政治学博士是真博士,如今不过脑残美粉耳

 

 

(孙文让位于袁世凯)虽然在当时为了国家的和平与统一时必要的,但是却为中国以后的内乱埋下来种子...本来行政和立法机关是需要相互协调的,通常需要其大部分成员具有相同政治面目,才能保证他们之间的和谐。现在袁世凯主管行政,而国民党则在立法机构占优势,这种结构不可避免地将导致两种后果:要不就是解散立法机构i,要不就是袁世凯倒台.-1924 鲍明钤,霍普金斯大学政治学博士,民国政法教授,1956年被捕,61年死于狱中。

 

 

改开以来形成的精英其实都是屌丝。

 

 

以士为尊,不是尊士人本身,而是尊其理想和公益精神。国家要有理想才能成就伟大国格,民族要有理想才能成为高贵的民族,人民要有公益精神才能继承祖先的灵魂。图利是人之常情,无须激励,反而要节制。而理想与公益是伟大而奉献的精神,定要放在首位来肯定,才能弘扬正气,这是中华文明永生的大智慧。 ​​​​

 

 

虽然我是读书人,但一直觉得万般皆下品 惟有读书高过于抬举书生了,直到今日。中国传统士农工商之社会,以士为尊是民主自由国家的基石。社会非要由心怀天下之士来领导,其他各行各业才有发展的基础,而人类的文明也能高雅地进步,人民才能成为有情趣的人。不以士为尊的社会必定道德沦丧低俗不堪。

 

 

用着巴黎戴高乐机场免费提供的行李推车,突然想到在纽约肯尼迪机场里那一长串用结实的链子锁住的行李推车,这是要付费的。这是号称自由灯塔的美国和国际第一金融中心的纽约。究竟有多么low,才会让世界通行的机场服务变成小钱袋子?所以由小商贩个性美国领导的世界从未有过安宁。中华文明要复兴啊!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