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在民主社会,个人都平等地拥有法律上规定的各种自由,但是因为个人之出身及其外部成长环境不同,法律自由未必在实际生活中人人得享。比如权贵子弟生来就衣食无忧,家庭和睦,双亲疼爱,入名校,毕业后谋事也有父辈资源依仗而顺风顺水。而寒门子弟,即使努力上百倍,也未必能达到前者轻松获得的成功,法律所谓自由与平等不过废纸一张。于是西方社会主义兴起,以落实真自由为名来“劫富济贫”,而成功阶级亦以捍卫自由为名与之对抗,争斗以双赢双输收场:福利国家建立而前两者都赢,但寅吃卯粮导致两者后代皆输。而且,福利过度导致积极人生者受消极人生者剥削,整个社会风气逐年变化,社会成功者与失败者日益两极分化,民主制度本身亦岌岌可危。于是民主成为失败和动乱的代名词,专制主义随之骄横而自信,对内强化对外扩张,自现代自由奠基以来,全人类的自由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一切问题都因西方教育失败而起,只能用中华传统教育理念来拯救。

 其一,西方关于“自由与平等的本质”教育错误。西方以对外求物质利益为自由,亦以此为平等标准。对外求利益标准容易统一即经济所得,但人有天赋、际遇、个性不同,所以经济所得必然不同,除非强权介入共产否则永远无法平等。以经济为标准对外求自由平等观念教育人民,必然导致失败者不从自身努力做起,而怪罪社会制度,以至强行分配成功者之所得,从而破环整个社会自由体系。中华文明以对内修身求精神自由为第一自由,以道德和人格追求为平等目标,贫而乐道,富而好礼,经济追求适度,人人可得自由平等,社会和谐而成2000年第一自由民族。现代自由平等观念必须以中华价值来重构才能真正确保人类的自由和平等。

其二,西方因等级制度传统,其教育理念是把贵族打倒成平民,而西方平民重权利胜过责任,无兼济天下之志而以个人奋斗所得为人生自由目标,所以西方的平等是庸众的平等,其自由是不考虑共同体和子孙后代的自由。而中国教育要“人皆可以为尧舜”,是把庸众升级为贵族乃至圣王,重责任胜过权利,如此高贵的追求是为天下人和后代子孙造福的自由。

其三,西方文明起源宗教,因此文教从未成为人生和国家第一重点,这不仅是经济投入的问题,更是人民对教育重视的传统价值观。而教育是保证国民自由和平等的第一因素,教育不济,后者自然不及。而中华文明以文教为立国之本,学习为人生最重要的事,更成为中国人之核心信仰。海外华人移民第一代在底层打拼,而二代三代就可超越原住民而成为社会精英实际得享更多自由和平等,都是中国人重视教育的结果。由此,随着人类文明的进化,普通高等教育免费应该是重视教育的具体体现。同为西方社会,高校免费的法国国民之平均素质就比不免费的美国高,只须美法一游比较便可知晓。

最后,西方古代教育尊上帝和君王,现代教育尊法治民主,以为民主为最高级政体而无需革命。但任何社会,无论其制度如何,都有一天走向崩溃,民主政治最多让这种崩溃出现的频率更低些罢了。人类的自由随着社会的腐败会越来越不自由,需要清零才能恢复活力,这是人类始终要革命的宿命。西方当代宪政体系并不承认此种宿命,所以也没有把革命进行非暴力的法律化设置,所以最终会迎来一场破环自由的革命而重启自由。而中华文明知天道循环王朝更替为自然规律,既教育人民有诛杀独夫暴君的权利,又赞美“汤武革命”和“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所以革命之法律化必将纳入中华民主宪政体系,如此革命则将在和平自由中求更自由。

总之,中国人在古典时期自由了2000年,全面领先世界,都是中国教育的功劳。今日人类如要更自由,非以中华传统教育理念来创建普世教育观不可。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