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大家好,今天播出《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第9讲:第一部分第四章:如何理解文明。

 

普通人觉得理解文明,尤其是其他国家的文明很难,因为我们并不知道窍门。下面我和大家分享一下心得。

德国大文豪歌德说过:“不懂外语的人也不懂他的母语。”德裔英国东方学家缪勒(Max Müller)借用此格式来说宗教研究:“宗教研究,只知其一,一无所知。”钱穆认为也要通过同时借助中西思想才能理解西方文明。所以为了理解文明,哪怕是自己的文明,也是要对其他主要文明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内外两种视角才能构成完整的文明印象。这是第一个窍门。

道理很简单,但在西方文明统治了几个世纪的当今世界,极少有人以如此全球文明的视野来看待世界。不仅西方人固步自封,从不以中国视角看自己和看中国,而且连深受西方影响的中国人也只会用西方视角来看中国和世界了。这个世界虽然已经从物理上全球化了,但绝大多数地球人的脑子还是本地化的。即使聪明如亨廷顿,这样的国际战略家也同样只有小一半人类的智慧。他在《文明的冲突》中说中西文明的冲突是儒家思想和西方思想的冲突,还把儒家文明同伊斯兰文明等同,这显然是个天大的笑话。儒家思想何时变成了共产主义?今天的中西冲突从意识形态来看只是西方文明的“内战”,因为共产主义是西方的极权主义。而世俗的儒家文明和伊斯兰文明根本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中华文明包括了中国、韩国、日本等整个中华文明圈,占了近1/3的人口和经济总量,代表最发达的高层次文明,如果人类连这么重要的中华文明都不了解,依照歌德的说法,又如何了解自己的文明呢?所以,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要真正了解自己的文明,必须要了解中华文明。

这方面,我要给大家推荐一个学习的法国好榜样,法国前总统,法兰西学院院士德斯坦老先生。德斯坦生于1926年,1974年48岁就当上了法国总统,1981年卸任后就开始学中文和中华文明。因为他知道法国问题严重,希望从中华智慧里寻找对法国文明进步有用的内容。他在2000年出版的政论《法国人,关于一个民族命运的思考》中就屡次通过中法文明和两国现实的对比来给法国困境提出建议。他还特地比较了中法文明之共同的普世主义及世界中心主义的相似来源,他说汉字“中”的中间一竖把“口”字分成两部分,意味着中国居于中央之位置。[1] 2003年德斯坦当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在学院的欢迎辞里他被称为孔子门生:“您曾说自己思想的导师是孔子。”[2] 2014年12月德斯坦在学院发布“道德”主题演讲,以孔子推崇文王、周公之治的仁政来批判法国政治腐败[3]。在他的影响下,2016年前总统萨科齐复出政坛为总统选举而出的书里,也在扉页上题注了《中庸》中的一句话来向法国人民表明心迹:“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4]。可惜,大多数法国人完全没有这种好学先进的意识。现任总统马克龙就是法国这种固步自封的民意选出来的,他在电视辩论里居然说:“法国人一直是全球竞争的赢家。”作为中国人,我们只能笑而不语了。由此,我们可以知道,中国和中华文明圈之崛起的根源还在于我们的文明更加先进和开放。

现在我们来谈理解文明的第二个窍门,就是抓住高层次文明的进化程度,因为是它来决定整体文明的进化水平的。在今天全球化的世界里,物质文明基本没有国界限制,而社会文明比如民主制度也差不多成为全球共识了,在诸如哲学、传统宗教、文学艺术等精神文明领域各文明的沟通了解和共识也越来越多了,所以决定文明先进性的因素就来自灵性文明层面了,尤其是信仰观念特别重要。2015年12月美国以宗教研究著称的皮尤研究中心公布了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做的民调,询问被调查者是否认为宗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结果如下面的表格[5]

中国最低,只有3%的人认为宗教是最重要的,日本是11%,法国14%,澳洲18%,韩国19%,美国53%,土耳其56%,印度80%,巴基斯坦93%,印尼95%,塞内加尔97%,最高埃塞俄比亚为98%。对于主要的大文明而言,这个次序基本上就决定其文明的先进次序了,因为文明进化就是伴随着人越来越从神的束缚中解放出来的。大家要知道信仰和宗教不是一回事,这个我会在以后再详细讲的。这就是我说的中华文明最先进的数据性的依据,法国文明在西方文明里也是最先进的。当然宗教偏执狂要反过来看也可以,那么就是埃塞俄比亚文明最先进了。

 

第三个窍门是要关注那些智者的洞见,有时候一句言简意赅的点评可以帮助我们抓住文明的本质认识。我们都不是汤因比,不可能像他一样从1934到1961年用27年时间来写一部12卷的文明研究巨著《历史研究》。何况文明是很神秘的,单纯科学研究的方法并不能揭露文明的全貌,有时自觉的智慧反而更容易抓住文明的灵魂。比如钱穆说西方文明是向外征服型,而中华文明是向内凝聚型就非常精准。丘吉尔在慕尼黑条约签署后的评价对纳粹极权主义和当时西方和平主义可谓一针见血:“你们在战争和屈辱之间选择屈辱,你们最终会迎来战争。”尼赫鲁对伊斯兰文明也有深刻洞见,他早在40年代就说:“印度对于一切宗教信仰,礼拜仪式传统地采取宽容态度,所以伊斯兰教先以一种宗教形态来到印度,数世纪之后,作为一种政治力量前来。”[6] 这真是国家领导人的智慧来决定了一个民族的命运啊。

最后一个窍门其实很简单,我们作为国民了解各种文明不是做纯粹的学术研究,不能空谈理论,咬文嚼字做考古学,而是要为今天的现实问题寻求实际有用的灵感和历史经验。也只有在这种实践中,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中华文明和其他文明。这正是中华文明独一无二的学术和政治一体化的大智慧啊。可惜在今天被西方知行分离的学术模式毁掉了,我们这代人的使命就是要把它重建起来。中华文明就是要在推动民主自由进步、拯救全人类、维护世界和平和正义的伟大事业中,才能真正得到复兴。

 

下次播出《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第10讲:第二部分:今天的世界及其主要文明之开篇。

                   

谢谢收听,我们相识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欢迎关注“文明之道”书院微信公众号 taoyun2017   

为中华文明复兴而读书!

 

《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微信公众号的配图均选自台北故宫博物院APP中的内容,对此表示感谢。

 

[1] Valéry Giscard d’Estaing, Les Français, Réflexions sur le destin d’un peuple, Plon, 2000p. 62. 作者译。

[2] 法语原文:Vous avez dit que votre maître à penser était Confucius, 作者译,http://www.academie-francaise.fr/reponse-au-discours-de-reception-de-m-valery-giscard-destaing  

[3] 法语原文:À l’autre bout de l’Eurasie, Confucius prêche pour que les dirigeants des Royaumes combattants exercent leur pouvoir sur le modèle des souverains Chou, trois siècles auparavant. Il recommande de s’inspirer de « Tan, duke of Chou », qui gouverne par la douceur, et non de « Li » qui conquiert par la force. 作者编译概括,http://www.academie-francaise.fr/discours-sur-la-vertu-2014

[4] 法语原文:L’archer est un modèle pour le sage. Quand il a manqué le milieu de la cible, il en cherche la cause en lui-même. Nicolas Sarkozy, La France pour la vie, Plon, 2016

[6] 尼赫鲁,《印度的发现》,齐文译,世界知识出版社,1956p. 289Jawaharla  Nehru The dicovery of India   Meridian Books LimitedLondon1951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