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大家好,今天播出《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第8讲:第一部分第三章:文明的特征。

 

所有文明,总有些共同的特征,比如语言、城市、宗教、工具的使用、社会集团的生活等等。除了这些归属于科学性的特征之外,我们应该更重视那些属于政治、社会学和大众心理学等相对不可见的特征,因为一国治理的质量就依赖于对这些特征的尊重和运用。

第一,文明是民族之灵魂,它在我们出生之前就已存在,并仍将在我们过去之后而发展,它伴随并影响着我们的一生。相对人生的短暂,文明可以说是“永存”的。美国革命的旗手潘恩(Thomas Paine)说过:“我们的文明越发展,我们就越不需要政府”,因为成熟的文明自有其规则来确保社会的和谐。所以,国家首要的使命就是要确保其文明的进步,因为文明可以提高国民的自治能力。中华文明以教化为政府第一职责,上至君主下到平民都以修身为人生要义,正是在2000多年前就发现了这一规律。一国政治之质量依赖于国民的自治能力,尤其是民主制度。今天西方民主制度的根本危机就在于过度的国家干预降低了这种能力,因为政府用太多短期的政策来取代永续的文明来执政,比如议会通过的法案越来越多,但实际上西方社会却越来越混乱,平民反而丧失了进取心,社会伦理也变得光怪陆离。而一个智慧的政府真正要做的是根据时代演进不断地复兴国民的灵魂-民族文明使之自然协调社会的运行。这是现代宪政国家环境下德政优于法政的根本原因:管得越少才能更好地领导国家。

第二,文明也是民族的密码,这是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情感。所以执政者要理解人民,这就不是简单地听取人民的意见或者参考民调,而是要和人民感同身受那种无法言表的情绪,来掌握民族文明的现状而采取对策。比如流行文化中影视剧的潮流变化就不断提示政府应该如何教化人民或顺应民意。大家可以比较上世纪80年代和今日中国大陆的影视剧,就知道那时的中国人多么乐观而积极。而现在“小鲜肉”“小时代”“神剧”的流行几乎是中华文明的病危通知书了。而从国际上来看,大家也可以比较本世纪以来的奥斯卡最佳影片,也是一届比一届差,也反应了人类文明同样病得不轻。这正需要我们复兴中华文明来恢复人类的基本智商和斗志。

第三,文明是一种集体的精神,而不是个体精神的数学之和。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Gustave Le Pon)的名著《乌合之众》(la Psychologie des foules,1895)就分析得很透彻。印度大诗人泰戈尔在Stray Birds 中也说到:Men are cruel, but Man is kind (1916) 人类是残忍的,但人却是友好的。因为个体之精神往往会随着集团而变化。比如文明而有修养的纳粹个人和实行大屠杀的军队集体。而且文明本身会强迫个体遵循其法则,尤其是那些极端封闭而具有暴力特征的宗教团体。无论教徒个人品质如何,都因为害怕被团体隔离或迫害而遵守集团的指令。比如很多人往往接触一些温和穆斯林之后,就觉得伊斯兰教挺好的嘛,他们就不懂,个人交往的态度并不等于伊斯兰教集团的文明特征,所以他们成为反对反伊斯兰化的脑残党。因为他们没有从更宏观的文明角度去理解伊斯兰教的本质以及该教对所有穆斯林的洗脑和强制能力。如果执政者不懂这个道理,仅仅根据其身边的穆斯林朋友和同事的个人素质表现来制定国家的宗教政策,那必将导致社会的动乱,甚至是亡国灭族。

第四,文明是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它会反抗与其传统不同的变革。比如法国传统上是君主制国家,因此大革命之后经过了80年的反复,共和制才算稳固。而土耳其民族被伊斯兰教征服千年以上,所以仅仅持续90年不到的凯末尔世俗主义就被“安苏丹”的伊斯兰复辟打倒了。因为任何法律和政治等社会文明层面的手段都没有通过哲学、文艺等精神和灵性文明层面的手段改变旧传统来得有效。执政者和社会精英要改革旧传统,构建新文明最基础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教化国民,使之觉醒而主动成为新文明共同的缔造者,而不仅仅是接收者,不然迟早会反弹。因为一代人中简单多数法则决定的法律哪里有足够的力量去对抗百千代人延续的文明呢?反之,当优秀的传统文明遭到野蛮力量迫害时也会有强有力的反抗,最终也会战胜野蛮,比如中华文明历经文革的大破坏,今天还是活过来了嘛,将来还有更伟大的春天。

第五,文明的本质往往可以从其缔造者的性格和人生中发现。因为每个文明都被其缔造者输入了他的个性、价值观和理想,并以此培养了整个民族。耶稣之于西方,孔子之于中国,穆罕默德之于阿拉伯,都是三种文明的重要缔造者。我们完全可以比较三者的人生历程来掌握三种文明的本质。耶稣是宣教士,世俗主义者杰斐逊把他看作是道德的导师,最终他为人民而死于十字架,终身为平民,没有掌权过。加上西方文明还有一半是古希腊学者的血统,所以西方文明中的基督教本质上是以道德教化为根本任务,而政教分离的现代化改革也容易成功。中国的孔子是教育家,哲学家,历史学家,文学家,也做过诸侯国的执政,因此中华文明里教化就是第一要义,学者和文化人的地位最高,而学者和政治家则是身份合一的士大夫,从修身到平天下就是中国人的人生理想。而穆罕默德是集宗教、政治、军事、文化为一身的全权领袖,创建阿拉伯帝国并死于帝国元首任上,所以伊斯兰文明自然变成了神权专制军国主义,而理想的穆斯林则既是信徒也是圣战者。由此而理解世界上不同文明,才能够处理好本国的多元文化问题,和外交国防事务。

最后,文明也是有其生命周期的。除了太强大的外部攻击外,文明的灭亡和衰退往往来自自身的问题。汤因比就说过:文明的灭亡是因为自杀,而非他杀。我认为一种文明的衰退是从它不能再为人类共同的文明大家庭做出贡献开始的。比如满清专制时期的中华文明,二战以后的法国文明,现在的西方文明。而这些文明失去了更新能力的原因,正是其内部局限造成的,因为每种文明都有无法突破的顶部,必须借助其他文明的智慧才能重新焕发活力而更上一层楼。所以民族精英们必须开放眼界,博采众长,才能赋予本族文明新的生命。所谓国运昌盛就来自于文明之新生命周期的开始。这方面我相信中华文明是最具有优势的,因为我们比西方人要谦逊好学得多了,我们把他们看做是肤浅的井底之蛙,而他们却以此作为贵族的骄傲表现。

 

下次播出《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第9讲:第一部分第四章:如何理解文明。

                   

谢谢收听,我们相识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欢迎关注“文明之道”书院微信公众号 taoyun2017   

为中华文明复兴而读书!

 

《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微信公众号的配图均选自台北故宫博物院APP中的内容,对此表示感谢。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