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大家好,今天播出《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第7讲:第一部分第二章:文明的层次

文明有着不同的层次,代表了人类积极向上的追求。

钱穆说:“人生必须面对三个世界。第一阶层里的人生,面对的是“物世界”;第二阶层里的人生,面对的是“人世界”;须到第三阶层里的人生,才始面对着“心世界”。面对物世界的,我们称之为“物质人生”;面对人世界的,我们称之为“社会人生”;面对心世界的,我们称之为“精神人生”。我们把人类全部生活,划分为此三大类,而又恰恰配合上人文演进的三段落、三时期,因此我们说人类文化有上述的三阶层。”[1]中国哲学讲究人与世界的和谐,文明就体现在这三个层次上的人与世界的关系上,第一层是物质文明,第二层是社会文明,第三层是精神文明。

崇尚儒家的法兰西学院院士、法国前总统德斯坦认为:文明是一个复杂而坚固的整体,它由文化而决定,伴随着生活方式,由哲学和宗教思想而发扬光大,并由科技为强烈的外在表现。[2] 法国式的哲学表达反映了四个层次的文明:物质文明、社会文明、哲学文明和宗教文明。前两个层次和钱穆的看法是一样的。后两个哲学和宗教在中国思想里是统一在一个精神文明层次上的,这点不同就是我要展开讨论的。

因为西方文明里哲学和宗教是不同的,传统上宗教高于哲学。而在中国思想里宗教或是起源于哲学,比如道教起源于道家,或被哲学化,比如外来的佛教被禅宗化,因此哲学文明并不低于宗教文明。而哲学化了的宗教就不是对神的崇拜,而是个人精神灵修的飞跃,是灵性的思想游戏,所谓“见性成佛”和“天地物我合一”。因为人因自身的觉悟而感应一个超验的世界,并不需要借助对神的盲目崇拜。因此中国人的宗教发展到了更高的信仰阶段就超越了传统的有组织有强烈外在表现形式的宗教,而变成了个人自己修炼的法门了,信仰完全个人化,不再是一种集团行为了。所以不同信仰的人不仅不需要相互厮杀,而且可以相互交流共同提高个人的灵修水平,这就是中华文明远远领先于西方之处。所以,在中华文明里,其实精神文明可以分出另一个更高级的层次,就是灵性文明,其进化程度要高于哲学与宗教文明。

当然,西方文明也在进步,也有极少数悟性极高的西方先贤在反对教会的斗争中,达到了中华文明中灵性文明的进化程度。比如法国大文豪雨果就采取文学化宗教的形式来和天主教会竞争指导法国社会的灵性权力,小说《悲惨世界》就被认为是世俗的圣经,而雨果更被尊崇为“共和国之父”。美国文明独立的缔造者爱默生在1838年7月15日于哈佛神学院的演讲也以个人的精神灵修反对传统的宗教理论:“当人的心灵和精神向德性情感打开大门时,一种更隐秘的、更迷人的,而无法抗拒的美就出现在人的面前。”[3] 法国哲学家儒夫鲁(Simon Joseph Théodore Jouffroy)这样总结哲学和宗教的关系:“哲学将是成熟世界的宗教,如同宗教曾经是蒙昧世界的哲学。”[4] 因此哲学可以等同于传统的宗教。

关于中华文明中哲学和宗教的问题,我会在以后详细讲,现在就先说到这里了。由此,我们可以结合中西文明的共识来把文明分成四个层次,由低到高依次是:物质文明、社会文明、精神文明和灵性文明。除了那些还出于神权专制的国家,这样的分类基本上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了。这也是我们评估文明先进与落后的核心标准,层次越高的文明越发达,则其文明越发达,因为层次越高的文明进化越难。

下面我介绍一下根据物质文明、社会文明、精神文明和灵性文明这四个层次的分类表,大家听完后可以看看文件里的表格,这样就更加清楚了。

四个层次的文明分类表

文明层次

作用

具体内容举例                             

物质文明

延续生命的需要和人生的快乐

农业和工业生产,商业流通,医学,科技,电视广播,互联网等有型的物质保证。

社会文明

和谐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让人类可以和睦相处

政治制度、民主模式、法律、政教分离制度、政党、工会等社团组织、以及移民、社会融入、税收等具体的政策和不成文的习俗。

精神文明

追求人生的崇高

道德、文学艺术、绘画、诗歌、电影、哲学、传统的宗教等

灵性文明

在人的内心深处寻求人与宇宙万物的超验关系

信仰、灵魂、自觉、中国禅宗、灵性意义上的文学诗歌,电影以及其他所有超验的心灵活动

 

最基础的第一层物质文明,其主要作用是为了延续生命的需要和人生的快乐,比如农业和工业生产,商业流通,医学,科技,电视广播,互联网等有型的物质保证。现代人不仅要活着,而且要活得开心,所以不仅是温饱,而且一切文化和娱乐活动所必须的科技条件也包括在了物质文明里了。这是中华文明在最近几百年里不如西方文明的地方。

第二层社会文明其主要作用是和谐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让人类可以和睦相处。今天的法语里特别流行一个词叫“vivre ensemble”,直译成中文是“共同生活”,不过它指的不是同居,而是政客们竞相鼓吹的口号,强调在多元文化背景下,人类要和谐相处。因为西方社会有着千年以上的宗教战争,即使是本国同胞,同一家族的骨肉,也因为信仰的不同而相互残杀,比如法国天主教徒对新教徒的大屠杀,英国国教迫害清教徒而迫使其迁徙到了新大陆而成立了美国,但美国新教徒也有对天主教徒的百年大迫害,以及基督教对犹太教两千年的迫害等等。所以,当西方人从愚昧的宗教偏执狂中解放出来后就特别强调不同宗教文化背景的人要和睦相处。除了外来的伊斯兰教对异教徒的屠杀,这种宗教导致的人道主义灾难在中国历史上是没有过的。因为我们从未以信仰不同来区分敌我。社会文明的主要内容是政治制度、民主模式、法律、政教分离制度、政党、工会等社团组织、以及社会融入、税收等具体的政策和不成文的习俗。结合中西政治制度的总体历史来看,中国和西方在社会文明上打个平手,各有优缺点。

第三层精神文明其主要作用是追求人生的崇高。这是超越了物质和群体和谐生活之上的精神追求和享受。它包括了道德、文学艺术、绘画、诗歌、电影、哲学、传统的宗教等等。中华文明在这个层次就远远领先于西方了,因为宗教冲突只有到了这个层面才有可能解决,而西方还仅仅有能力在第二层社会文明中处理,他们通过法律手段来强制性的分离国家和宗教远远不如我们在个人文明素质上的信仰多元化来得更高级有效。所以大家都知道宗教问题在西方迄今还没有解决,因为西方文明的进化程度不够。而今天宗教居然也成为了中国的现实问题,正提醒我们复兴中华文明的紧迫性。

最高第四层次的灵性文明是指在人的内心深处寻求人与宇宙万物的超验关系。人在精神领域完全融入了自然宇宙之中,而后者也在人心中完全呈现,人、神和天地同一。庄子在《齐物论》里说:“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19世纪的法国大诗人拉马丁(Alphonse de Lamartine) 在他的《人类》(l’Homme)这首诗中也表达了相似的意境:“虽被躯体所羁绊,却有心愿之无限,人是坠入凡尘而思念天国的上帝。”[5] 由此我们看到,西方文明在摆脱了宗教的制约之后,终于接近了中华文明的灵性程度,我相信人类最终将先后抵达同一个心灵高度。灵性文明的主要内容有:信仰、灵魂、自觉、中国禅宗、灵性意义上的文学诗歌,甚至电影,以及其他所有超验的心灵活动。

这四个层次的文明并不是严格对应某一个具体事物的。而是每个事物都有其各部分对应不同层次的文明,但以其中一个层次为主。比如电影主体上归于精神文明,但其技术部分和纯粹的娱乐电影属于物质文明,电影产业政策和政治类宣传片等属于社会文明,而某些探索信仰问题的电影或就属于灵性文明,比如2014年阿米尔-汗的电影《PK》中文是《我的个神啊!》,以及2007年的《The Man from Earth(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大家看看这两部影片就知道印度文明在灵性文明上就比西方更先进。而中国电影,很遗憾,还没有真正反映我们文明先进程度的作品,这就是中国电影业缺乏自信,整天跟着西方潮流转而导致的。他们不明白我说的:“电影是俗世和灵界的交汇”这个道理,因为他们并没有发现中华文明的高层次的价值,也根本不懂西方文明的真谛。

最后我补充一个比较专业的例子来说明这四个层次的文明。宪法主体上属于社会文明层次,但它也有分属其他三个层次的内容。

宪法的文明层次分类

文明层次

作用

具体内容举例                             

物质文明

确保国家的安全和物质生产的稳定以满足国民生存的需要。

宪法的最基本功能

社会文明

国民能够和谐地生活在一起即社会稳定

国体的确立、机构分立和权力分配、公民权利等

精神文明

彰显国家的崇高追求

法国宪法第二条确定了法国的国家格言:“自由、平等、博爱”

灵性文明

对接例外状态

例外状态下赋予元首全权

 

在物质层面上,宪法最基本的功能是要确保国家的安全和物质生产的稳定以满足国民生存的需要。在社会文明层面上,宪法要确保国民能够和谐地生活在一起即社会稳定,这包括了国体的确立、机构分立和权力分配、公民权利等,宪法的条款绝大部分内容都在这个层面。在精神文明层面上,有些国家的宪法里有内容是彰显了国家的崇高追求,比如法国宪法第二条确定了法国的国家格言:“自由、平等、博爱”。而宪法中的例外状态可以理解为处于灵性文明的层次。因为例外状态可以理解为神学中俗世与灵界的交汇点,宪法赋予国家元首在危机时刻处理国家事务的一切权力,元首是作为人民主权的代表而成为临时的“全能的上帝”。这时基本上就完全依靠元首个人的觉悟来履行其历史责任了。

 

物质文明、社会文明、精神文明和灵性文明,这是我在中华文明传统的基础上考虑到西方文明进化的现状而发展出来的四个层次的文明理论,这是我认为的具有普世意义的治国之道。我会在全书中贯彻这一理论来谈现实问题的解决之道,下面先做个简介。

首先是国家之根本大法-宪法必须符合其传统文明的特点,只有如此,国家才能稳定发展。比如法国和中国,传统是中央集权国家,那么单一制国体就比联邦制更符合其文明特点。而美国和德国传统上是地方分权的自治邦组合,因此联邦制就比单一制更适合。而战后美国违背正义原则而保留了日本天皇,也是考虑到日本传统更适合君主立宪制,在人类正义和日本稳定之间美国人放弃了正义而选择了稳定。康有为认为中华文明传统是君主制,所以君主立宪比共和制度更适合中国。但是他没有考虑到满清的异族部落专制根本不是中华文明传统,因此以满清皇室来建设君主立宪是和中华文明最大的冲突。而当满族皇帝被打倒之后,中国已经再也不需要一个新皇帝了。可以说当时中国除了共和制,根本没有选择。而孙文后来提出的军政、训政和宪政的三个时期理论就既符合中华文明的传统,也符合时代的需要。至于联邦制的提议更加是个笑话,是既不理解中华传统,也不懂联邦制为何物而跟着美国人屁股后面转的表现。我会在第四部分《社会与国家》中展开批判。

其次,不同层次的文明一直都是相互影响的。通常情况下,低层次文明的问题会引发上层文明的革命性变化,但最终是由上层文明来指导下层文明的进化。比如法国旧体制属于社会文明层面,因为它缺少自由从而引发了精神文明层面的革命-启蒙运动,但最终是启蒙运动用属于社会文明的共和制取代了旧制度。中国古代的政体发展也不是由生产力发展(物质文明层面)而决定,其古典宪政的创制和完善(社会文明层面)都以儒家等政治哲学发展(精神文明层面)即属于当时的中华文明复兴来引导的。所谓中产阶级发展(大体是物质文明层面)导致民主自由(社会文明层面)发展就已经被证明是个笑话了。一个没有中华文明自觉意识不追求崇高的中产阶级哪里有能力有资格推动社会文明的进步呢?

最后,文明进步的标志是在高层次文明上取得越来越多的共识,反之则意味着文明的退步。比如国家与宗教关系的问题在传统中国属于精神文明和灵性文明层面都有共识的,如今却倒退到社会文明层面(立法、司法和传统习俗)都有冲突的地步,显然意味着中华文明的退步。而法国也一样,自1905年政教分离法案推出后,在社会文明层面上基本无宗教冲突了,今天同样因为伊斯兰化而面临文明的倒退。而从全球范围看,伊斯兰化在整体上降级了所有的人类文明,包括伊斯兰文明自己。所以,各国人文文明的复兴,尤其是人类唯一非宗教起源的中华文明复兴就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因为宗教属于精神文明层面,而法律和习俗属于社会文明层面,怎么可能解决其上层文明的宗教问题呢?西方的基督教保守派和印度的印度教保守派就试图用同属于精神文明层面的宗教与伊斯兰教对抗,效果就明显好于法律,当然也又退回到了宗教冲突的老路上去了。因此,在最高层面灵性文明上最先进的中华文明就是最有效也是副作用最小的选择了。只是西方人固步自封,而中国人妄自菲薄不懂这个道理而已。

最后再来谈中国500年来最伟大的创新是什么?每个有志青年都应该说:是母亲生育了“我”。因为中国有了“我”,而“我”就肩负起了身为中国人而要为世界贡献伟大创新的责任。

 

下次播出《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第8讲:第一部分第三章:文明的特征

谢谢收听,我们相识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欢迎关注“文明之道”书院微信公众号 taoyun2017   

为中华文明复兴而读书!

 

《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微信公众号的配图均选自台北故宫博物院APP中的内容,对此表示感谢。

 

[1] 钱穆,《文化学大义》,九州出版社,20121950 pp. 10-11

[2] Valéry Giscard d’Estaing, 2 français sur 3, Flammarion, 1984, p. 264 法语原文:une civilisation est un ensemble multiple et fort, dominé par la culture, accompagné d’un mode de vie, éclairé par une réflexion philosophique et religieuse, et fortement marqué par la technologie. 作者译。

[3] 英语原文:“A more secret, sweet, and overpowering beauty appears to man when his heart and mind open to the sentiment of virtue.  作者译

[4] Pierre Poux. Le Cahier vert de Théodore Jouffroy, Paris, Les Presses Françaises, 1924 : rééd. de Comment les dogmes finissent et lettres inédites, 1822-1836. 法语原文:La philosophie sera la religion du monde vieilli, comme la religion a été la philosophie du monde enfant. 作者译

[5] 法语原文:Borné dans sa nature, infini dans ses vœux, l’homme est un dieu tombé qui se souvient des cieux. 作者译。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