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大家好,今天播出《中华文明 复兴讲话》系列第5讲:第一部分:什么是文明的开篇-为何我在法国研究工作10年了,却要用中华文明来改造西方困境呢?

 

2012年8月31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法国的分站邀请我做一个法语访谈节目,谈谈我对法国的看法。法国女主持问了我一个问题:Pourquoi venez-vous en France ? 为何您来到法国? 我回答说:“Choisir la France, c’est le sentiment d’abord ! La culture, la Révolution, les patrimoines, la France est un pays entre la réalité et le rêve, entre hier et aujourd’hui, entre l’audace et le pessimisme, comme une femme séduisante mais compliquée.”翻译成中文是“选择法国,首先是情感。法国的文化,大革命,文物古迹。法国是这样一个国家:她介于梦想和现实、昨日和今天、悲观和勇敢之间。如同一个迷人但复杂的女生。”

法国文明是法国最大的竞争力,是其立足于世界的根本,也是我决定去法国研究西方文明,学习民主,实现做“中国的托克维尔”梦想的关键原因。美国虽然有很多先进之处也要学习,但美国梦毕竟只是个人成功的梦,而法国大革命的精神却是全人类的,是唯一能够和中华天下大同思想比肩的西方文明。我32岁的年纪放弃了政府公职这个金饭碗,拿着所有积蓄出国留学自然对单纯追求个人利益的美国梦没啥兴趣了。法国人虽然清高,但却是西方人中对崇高理想最尊重的。所以我当然要登陆这个被美国开国元勋杰斐逊称之为“每个人心灵的祖国”-法国了。

我是2007年圣诞前夜抵达法国的。到2012年8月差不多已经5年了,亲历了包括法国总统选举在内的全部选举活动。从总统,当时是奥朗德,到街头抗议群众,从法国共产党,到法国的极右党派国民阵线,从党员积极分子到党主席,我都广泛交流。2011年我自己还在所居住的63省所有选区派发传单,上法国电视呼吁法国人积极投票珍惜民主权利。2012年我还给当时进入总统选举第二轮的两个候选人萨科齐和奥朗德提出法国经济振兴计划。这五年的研究和实践笔记大概就有几十万字吧。当年托克维尔不过1年游历就写了《论美国的民主》,我已经5年了,对法国社会的接触远远超过他之于美国,应该也可以写《论法国的民主》了。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动笔,为啥呢?因为我越研究西方民主,就越觉得问题不少,我不愿意刻意美化西方民主,也不愿意因过于批判它而使目前的中国人产生消极态度,所以就先不写了。如果要写,一定是要有解决方案的,如果要批判西方民主模式,那得推出自己理想中的新民主模式才行,这才是建设性的批判。所以,我就试图从法国和西方文明内部找原因求解决方案,但却失败了。当时就感觉法国的各种问题应该出在其自身文明的缺陷上,就好像19世纪的中国问题无解也是因为我们的文明有自己固有的不足,单单靠中华文明自己是无法继续更新进步了,必须借鉴西方的民主与科学,这就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道理。

文明是一个国家的精神,当国家被各种问题,比如经济发展、社会不平等、失业、宗教主义扩张、公民权利等困扰而长期无解的时候,从根本上说是这个国家的文明发生了问题。因为文明危机导致了政治和社会的危机,而如果执政者和社会精英并没有真正理解本国的文明,如果本国的国民也并没有把是否具有本国文明的修养作为挑选执政者的首要条件,那么这个国家就陷入长期的困境中。比如今天的法国乃至西方诸国,而中国要想继续高速发展和建立社会正义与公平,也必须首先复兴自己的文明。

后来我读到钱穆在《文化学大义》里的一句话:“无论中国乃及世界问题,都使我们要着眼到文化问题上去。一切问题,由文化问题产生。一切问题,由文化问题解决。”[1]这就验证了我以前还处于朦胧状态的意见即:治国要从文明复兴开始。所以,我在研究法国和西方时,就更多地从文明角度入手,尤其是通过比较中西文明的方法来进行。而在这样一种中为西用的,为法国,为西方民主和文明的缺陷找原因求答案的过程中,我越来越发现中华文明的价值,越来越觉得中华文明从综合来看,确实是最先进的文明。所以,我回过头来加强了对中华文明的研究,使之慢慢赶上了我对西方文明的理解。其实,直到目前,我读的西方书还是远远多于中国的。即便如此,我已经发现了中华智慧可以给很多西方问题提供解决思路,而且这些想法,在西方非常罕见,因为他们从未意识到中华文明正是西方病症的解药。

所以,我对中华文明的信仰其实来自三个原因:一是天然的民族感情,二是对西方文明从理论到实践的理解,三是我用中华智慧成功地为西方文明更新进步找到了出路。尤其是后者最为重要,因为这是具有非常非常现实价值的。而这一点是我们绝大多数中国人和地球人都没有意识到的,也正是我要在这本书里告诉大家的。

 

下次播出《中华文明 复兴 讲话》系列第6讲:第一部分第一章:文明的定义

                   

谢谢收听,我们相识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欢迎关注“文明之道”书院微信公众号 taoyun2017  

《中华文明复兴讲话》系列微信公众号的配图均选自台北故宫博物院APP中的内容,对此表示感谢。

 

 

[1] 钱穆,《文化学大义》,九州出版社,20121950 p2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