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我那么聪明,如果不刻苦尽全力,如何对得起老天? ​​​​

 

俄国明智的战略是放弃其以往的野心而不动声色地退回欧洲。任何试图保留在世界第一集团国家的努力都将耗尽其资源,只能加速其最终的大崩溃。俄国人从建国之日起就是他们自己愚蠢而狂妄野心的牺牲品。不仅自己死掉数千万人毫无价值,还拖累整个人类。俄罗斯民族是人类史上最凶残而愚蠢的民

 

一国之命运真的寄予一人啊!倘若孙文能活到蒋中正的年纪是88岁,能执政/影响中国到1954年。别说中国了,世界局势也有天地之别。人类的命运其实也寄予大国领袖一人而已。

 

知轻重缓急是一条巨大的封锁线,淘汰了绝大多数的进取者。 ​​​​

 

同样对比美剧、日韩剧和大陆剧,女生卖萌,男生耍宝,前三者喜悦可人,后者令人生厌。可见大陆一代,几乎是一个不男不女的贱时代。 ​​​​

 

实际上,小鲜肉的流行是维系政权的大谋略,难道要大陆人崇尚真正的男儿英雄吗?那还了得? ​​​​ ​​​​

 

体制内还是有人才的。大家都非议小鲜肉来演建军大业,其实这正是其宣传口精英的高明之处。如今的时代,此等作品还能忽悠谁?拍得再好,拍得超越了《意志的胜利》也不能扩大其忽悠群体。唯一能被忽悠而产生宣传价值的就只有那些小鲜肉的脑残粉。如此精准的忽悠受众定位实在是非常务实的。 ​​​​

 

重要的是看到光明,一步步向它走近,路,自然就在脚下。 ​​​​

 

中华文明复兴之基础是中华精英的大批涌现在博大的历史舞台上,复兴是他们的功绩亦是他们的舞台。人类历史将第一次经历这么一场这么多世界级领袖人才同时出场的壮丽时刻,中国人不仅在中国,还将在全球各国掀起文明革新进步的大浪潮。 ​​​​

 

 

 

 

中华文明复兴后,从原则上来说,应当遵循民间教育为重的传统,但不能操之过急。因为今日中国之学术教育已经被各种西方思想彻底破坏,正统中华文明毫无立锥之地,更多所谓国学教育不是舔党就是糟粕还魂。所以必须先有国家通过训政教育,重新树立传统文明价值观和理想,拨乱反正成功以后,才能恢复教育自由精神

 

和老娘聊天说人生多么幸运。她说幸运不幸运,最终要看你放多大的炮

 

今天睡觉做了很多梦。人生处处是陷阱,活到现在还能对未来有无限想象,实在是太幸运了,要一辈子感恩上天的厚爱。人可以绝顶聪明,更要懂得谦逊,因为能够毁掉未来的细节太多,防不胜防。不是每个比你聪明的人会有你那么好的运气的。但也要保持自信,如有神助,从来不是一句谎言。 ​​​​

文言非有高雅之气质不能欣赏其美意,故现代社会白话文流行之后,不是书香门第出身,除非天资聪慧,否则很难接受文言之雅意。因而在文言中华传统思想和白话翻译西方之间,他们更愿意阅读西方作品,因为他们看到文言就头大,一气之下就认为中华文明一无是处,其实是用黑化掩盖他们自己读不懂的事实

 

倘若人民有幸,不须我自己来写一部新民主理论的巨著,如果人民没这个福分,等我老了爬不动了,再留给他们吧。 ​​​​

 

中华文明复兴后,必然创制最先进民主制度,经济等诸方面将继续高速发展百年,不出50年,中国将独占世界经济总量2/3以上,科技及军力将独行天下,文化亦成人类的信仰。所以,任何有一己之私的西方国家及其精英都绝无可能支持中国真正的复兴。所以,凡是他们支持的大陆民主化道路必然是失败的道路。 ​​​​

 

这个时代有太多信了耶稣的神棍自由派,顿时从伟岸智慧的中国人降格成了西奴弱智,民主事业不因他们得以进步,反而因他们的愚蠢变成了中国人避之不及的瘟疫。什么时候这些神棍民主派退出了历史舞台,中国才有希望,民主才能救我华夏亿万人民

 

出身平民的孩子往往不知轻重,因为父辈的社会地位不需要他们谨慎处事。这是他们人生快乐的幸运,如果他们保持在同一社会阶层。但也是他们人生的痛苦,如果他们试图进入更高的社会阶层。由此,儒家一视同仁的教育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它是按皇族的要求来训练平民的子弟。 ​​​​

 

颜值是胡闹的本钱,颜值越高,能闯的祸越大。所以,颜值太高的话,智商就比较低。当然,颜值太低,智商也不会太高,因为缺乏试错而提高的机会。

不同阶层的人有不同的想法,有些想法是相互之间永远无法想象的。国民教育和社会教育非常重要,公立学校必须在质量上全面超过私立学校,否则社会的分裂最终会引发清零运动。 ​​​​

 

修己安人的通俗说法是:我们树立文明社会的榜样,你们野蛮人好好学习了是你们的福份,不然我们就冷静地旁观你们的自相残杀。 ​​​​

 

我估计那些说中华文明不好的,应该是没有读过中国的书,而没读的原因是49年以后的教育,古文能力太差,看到文言就读不进去,内心生厌,自然觉得翻译成现代汉语的西方作品来得亲切。我父母辈是受民国教育启蒙的,自然懂得文言之美。如我舅舅生于1938年,到了晚年,依然能通篇背诵《大学》。 ​​​​

 

中华帝国是人类文明的丰碑,帝国的公民是理想人格的化身。帝国维护着世界的和平与正义,帝国的公民以身作则教化人类成为圣贤。

 

​​​​未来如果中国没有十个以上城市超越纽约,这场中华文明复兴运动就决不算是成功的。伟大的帝国领袖世界,必然有伟大的城市作为世界不同的中心而成为人类心中的圣地。每座伟大的帝国城市代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正义和仁爱,它们像灯塔一样指引着人类前进的方向,它们又如天国一样成为人类的信仰! ​​​​

 

如果知识分子不从政而成为士大夫,又如何理论联系实际完成他们对国家的责任呢?他们尽责的方式就必然通过舆论来哗众取宠而变成极端的白左。这就是法国乃至西方政治迄今不断衰退的根本原因。西方知识分子非得没有变成平衡中央集权的力量,反而自己蜕变成要推翻的更加具有专制性质的圣母集权了。 ​​​​

 

西奴西粉基本都是不学无术之人,或者是缺乏读书能力的智商欠缺者。他们和左愤毛粉其实是同类。 ​​​​

犹太圣经中《撒母耳记上》里写道: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使我们像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统领我们,为我们争战。而我们中国人说:人皆可以为尧舜。西方人等渴望被元首统治,而中国人则以人人为元首的教化成为人人有担当有智慧有胸怀,人人要对家国天下对历史负责的王者文明。 ​​​​

 

 

所谓出身论,就是知书达理之家庭熏陶,有教养的门风,这不完全依靠经济或知识,更加和权势无关。今日出身最低贱的,其实都是红二代三代,因为他们既继承了父辈的地痞流氓习气,又有现世霸道的权力,根本上是人渣出品率最高的家庭阶层了。 ​​​​

 

 

人的出身对事业影响太大,因出身决定了视野和方法论。出身不好,就要跟对一个出身好的领导,可以弥补一下。像朱元璋出身太低微,却没有出身好的来领导,所以成为大一统以后少有的暴君,而毛出身也差,成了中华历史第一暴君。而出身不好的,再跟了出身不好的领导成为执政集团,那么国民就要大吃苦头

 

专制与民主是现代政治术语,对今天的政治体制可以以此界别,但对于古代则不尽然。一旦过早以专制或民主定性,则会丧失研究问题的客观立场。因为政制总有专制和民主两面,以专制定性来看,则只看到了专制一面,如此反复循环论证,则不断加深了研究之初的专制定性,从而拒绝了所有民主的一面。这是今天很多看似认真而聪明的中国人却脑残般以黑化中华文明为毕生理想的根源,因为他们通过只寻找缺陷来不断强化固有的专制定论

 

悠扬历史沉淀下的中华智慧把人的教化更重要,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就是充分重视人自身的活力来通过创新而不断延长制度的生命周期,或创制新制度来适应新时代。比如从分封制到郡县制,从举孝廉到科举。一部中国政治制度史其实也是一部曲折的创新进步史,而不能如无知小儿一样以黑暗专制来定论。 ​​​​

 

如新疆这个名字也完全错误,好像是新加入的国土,成为西方卑鄙分子分裂我中华的借口。其实新疆这块土地在他们的耶稣诞生之前的西汉就已经成为我大汉帝国的国土,为西域都护府管辖,那时还没有维吾尔人呢。中华复兴之后,也应当废除新疆,重新按中华古制分立安西、北庭两省或另分出西域第三省。 ​​​​

 

其实革命的本质,应该是推翻制度来迁就现实的,绝非是推翻现实来迁就制度的。- 钱穆 - 一语道破革命的真谛。其实也是左派之革命和自由主义之革命的根本区别,左派就是推翻现实来迁就制度,所以必然走向极权主义,而自由主义则是推翻制度来迁就现实,所以就变成与时俱进的制度进步。 ​​​​

西方政治学术的分离是产生各种极权主义导致亿万生灵涂炭的根源,其所有政治理论逻辑再发达再有美感都无法避免和挽回如此巨大的人道灾难。而中国因为政治和学术的结合,虽然不是最完美,但却不会产生空想主义。而空想主义因为脱离人的本性和社会现实,所以必然依靠国家暴力来强迫人民执行空想的政策,由此走向极权主义。纵观5000年中国历史,从来没有一种政治理论导致和西方极权主义那么巨大的悲剧的,这是中国人之福分,中国人应当惜福才对

 

如果中华文明不复兴,或者复兴后不领导世界,西方这个称呼将在50年内消失。世界只有三大板块:中国、印度、伊斯兰。 ​​​​

 

复兴中华要从理论上从历史上算算蒙满回的旧账。要弘扬先进文明的崇高地位以使得国民人人尊崇它而效仿它最后继承和融入它,要批判野蛮文化的残暴和自私以使得国民人人瞧不起它而唾弃它。天地有正气,国家才有根本,人民才能有道德。

 

满清专制能够延续300年的根本原因是中华人才凋零,300年无英才。而民国精英荟萃也正是上天对前300年的补偿。如今又是一百年空白过去了。 ​​​​

 

说到底,西方民主只是满足那些虽然不愿努力为国为民工作而承担责任却一心也要享有政治权利的懒汉庸人的制度,是屌丝对精英的反动,是自私对奉献的打击,是权利对责任的专制。因此,在西方low文明中,民主变成了祸国殃民的制度。只有尊崇人皆可为圣贤之教育观的中华文明才配得上运用民主制度。 ​​​​

 

中华文明复兴之后,要废除这个称谓,改回,废除蒙元异族的余孽,恢复我中华古制。 ​​​​

 

民族的兴亡虽然依靠雄主,但更加需要高智商的人民。因为没有人民的支持,纵有雄主的人,也成不了创造伟业的主。中华民族能够绵绵至今都是因为高智商的人民在生死存亡之际懂得拥戴雄主。那些被历史淘汰或正在衰弱的民族都是那些弱智者占多数的集体。中国人把教育看做是国家的第一责任实在是太英明了。 ​​​​

 

俄国人民自建国以来用累世的生命牺牲来和全人类结仇,为了他们心中的帝国和光荣。这世上的民族,还没有比俄国人更愚蠢的了。俄国总将族灭,是上天对它们的鄙视。

 

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或者说在人类命运的十字路口,神会降临尘世以拯救人类,或者说人会彰显神性来荣耀人的至尊。宗教起源的文明都会期待前者,而伟大的中华文明将实现后者。人类因中国人而神圣,因追随中华文明而自由! ​​​​

 

中华文明复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事业,年轻人应当为此多学习多努力,不要去研究孙什么才的问题。这种已成或即将成为历史尘埃的,除了变成平民茶余饭后的谈资,根本不值得创世英雄撇上一眼。 ​​​​

 

作为天才,如果不能努力为现世中的人类做出实际贡献,实在是愧对天地的大罪啊! ​​​​

 

所谓海外推特党,大半是穆斯林屠杀我汉家子弟的帮凶。 ​​​​

伊斯兰教在西方的扩张不是民主制度的问题,而是白左存在的问题。有白左这样的脑残,或者说只要有不认同伊斯兰教为邪教的思想存在,在任何政治制度下,伊斯兰教必定会得到扩张机会。剿灭邪教,首先要形成伊斯兰教为邪教的全民共识。 ​​​​

 

凯末尔开启了伊斯兰教世俗化的全球浪潮,从土耳其到北非、中东、中亚。50年后伊斯兰教扩张的根本原因是西方左派为夺取政权而鼓励穆斯林利用民主制度在文明社会内部的扩权。这种扩权不仅帮助穆斯林获得了实际政治利益,并且激励了其占领民主国家的野心,最终他们将以人口优势全面统治西方诸国。 ​​​​

 

未来天下50年,一言以蔽之,有绿教在,我们谁都活不成。 ​​​​

 

没有比汉语更有智慧的语言了,母语为汉语的人是天生的哲学家。中国人智商领先全球有相当大的功劳要归功于汉语。韩国和日本智商也高于其他民族,也要归功于他们文明中汉语思维。汉语不仅是神和圣的语言,而且也是世界领袖的通用语。不会讲汉语就没有智力上的资格担任世界的领袖。 ​​​​

西方用来解决宗教冲突的办法,是以法律来严格界定国家和宗教互不干涉的权力领域,并没有从信仰模式的根本上来解决。虽然雨果也提出用文学和诗歌这种很中国化的方式来重建西方人的精神世界,但他走的太超前了,已经达到了中华文明的先进程度,所以其理念就一直无法被西方民众和主流思想界所理解。 ​​​​

 

 

反攻复国力量其实不全在军事、经济等硬实力上,也不在政治制度等软实力上,而在于对于中华文明复兴事业的贡献上。在两蒋时代,从根本上而言,两岸争的不是军力的此消彼长,而是谁才是中华文明的正统。所以,这场竞争,民国政府一直赢到本世纪末,陈水扁执政之前。因此,过去台湾对大陆的影响力、吸引力和大陆民众对台湾的高评价和高认同其实也都是来自对台湾军民数十年坚守中华文明传统精神和底蕴的敬仰。而今天,大陆对台湾越来越看不起,甚至越来越反感,而台湾也越来越内乱,越来越没有前途,也正是因为台湾在民进党去中华文明化后越来越丢失中国的灵魂,而变成了美日奴粉之故

 

今天是2017723日,一个时代正式宣告结束。从20077月算起,整整十年,今天是一个终结,也是一个新的开始。一个充满沮丧的时代将因我变得伟大,人类的未来也因此充满阳光。 ​​​​

 

一战灭俄可确保我中华五百年边境无战事,确保世界五百年无大战,确保天下大同事业五百年无障碍,灭俄之战,利在当代,功在千秋,造福全人类。 ​​​​

 

不是中国人好战,而是我们洞悉历史演变的规律。战争从来无法想避免就可以避免的,事实上所有避战畏战都导致亡国甚至灭种,古有宋明,近有法国。中华复兴后,日本必回归中华正统,唯有俄国必因恐惧而伺机破坏,其不敢开战但必搅乱我西北安定。我若避战,西北百年血雨腥风。唯有力战灭俄,拔掉此毒瘤。 ​​​​

 

灭亡俄国的战争是这一波中华文明复兴运动最后的一步,是一个圆满的句号。不灭俄国,此番中华文明复兴绝不能算完成。人类需要领袖来拯救和教化,领袖国家必须匡扶正义,替天行道。俄国是人类走向和平繁荣的最后障碍,举天下义师围剿俄国是人类构建理想社会的第一次合作。 ​​​​

 

未来中日未必有一战,但中俄必有一战。战后俄国或亡国或全面退回欧洲。数世纪野蛮扩张的罪孽是无法洗脱的。这一战不是中俄之间的,是上天对罪恶民族的惩罚,以此教育人类要文明和平。俄国亡了是天理,不亡是为了在将来再次警示人类:除恶务尽是正义的本份。 ​​​​

 

天地只生了这人,却不是生他作圣人,圣人要人自己做。自己做了圣人,天地会点头,说你做得实合我心。这是我们中国人的最高信仰,同时亦是我们中国人的最后理想。- 钱穆。 - 这样的文字和境界,只在汉语才会有

 

中国人的信仰是人神之情意两心知,是对世界发自内心的爱慕,对人生积极的赞美。中国人的心就在这样的信仰中变得纯净而高雅。我们在文化中自觉洗涤了心灵,而不需要在宗教的威胁利诱下被动地赎罪。如此高贵的文明民族,自当担任世界文化的领导来帮助全人类同胞获得最大的心灵自由和喜悦。 ​​​​

 

神总得与人相亲。- 钱穆 - 感动得竟无言可表。 ​​​​

 

今日非常多的基督徒,面对大陆人的道德沦丧,希望通过基督化中国的方式来重建道德,其动机或出于善念,但方法却完全错误。中华文明比基督文明领先2000年达到性本善共识的先进程度,根本不需要开2000年历史倒车用性本恶来纠正,只需要复兴我中华传统文明即可。 ​​​​

 

莫迪的政治形势一片大好,印度经济等改革形势也一片大好,根本没有理由和中国开战。印度增兵数十万是为了不战。中国方面打这一战收获太多,即使是民主政府也值得一试。印度太大耍不了流氓,军力比不上俄国却要做俄国之事,所谓印度世纪恐遥遥无期。 ​​​​

 

凡间很有趣,她会越来越羡慕我的。大时代就要来了,她会越来越关心我的。总有一天,她会越来越憋不住的。 ​​​​

 

为啥中国经济的形势远远好于美国及任何一个西方民主国家?因为经济问题症结在于经济制度和利益集团,在西方民主国家,以上两者将毫无改变可能,而在中国则必将有一新世纪。 ​​​​

 

印度文明历史虽长,但至今未能成熟,所以心智不全,往往会做一些匪夷所思的蠢事。因此印度的成熟和发展往往会在关键时刻被自己毁掉,反反复复5000年,从来没有长大过。每一种文明,真的都有其宿命,和人一样。 ​​​​

 

中国字千千万万,最容易写的是情义两字,因为是人的天性,最难写的也是情义两字,因为是人的本能。 ​​​​

 

人类失去对未来的判断力是因为他们无法预见一个中华文明复兴后的民主中国对世界巨大的影响,除了极个别的西方人,整个西方完全不了解中华文明,除了少数中国人,整个中国完全不理解中华文明,除了极少数未来中国的创世英雄,整个精英阶级无能力展望中华文明该如何领导世界。 ​​​​

 

当地狱之火燃起的时候,必然有天堂的大门敞开。 ​​​​

 

网络的封锁和舆论的管制,从表明上看是不自信的表现,实质则是体制内虽然尽得大陆精英,但精英质量极其有限不足以对抗任何舆论风暴。即使算上港澳台和海外侨民,中国当代时任人才凋零,为五千年来之最捉襟见肘之际。由此可见他日中华文明复兴之时,必然英雄汇聚,精英璀璨,为五千年来之最辉煌时刻

 

自崖山国殇之后,在异族专制统治下,中华传统文明出于长期衰退中,国民文化素质与道德修养也随之长期衰退,明代虽有反弹,终因朱元璋废相权谪孟子而成专制,文化复兴比不过前后之衰退。所以这700年里,政权不断趋向专制,人民不断趋向暴虐,士大夫精神越来越凋零,绵绵至今达到文明之历史最低谷。 ​​​​

 

伊斯兰教教法大于国法,因此穆斯林不得担任公职,此为帮助伊斯兰教进行改革,和拯救穆斯林人民的第一步措施

 

 

今日世界的领袖国必然是以本国文明为内核,广纳天下智慧不断自我更新进步之国,今日天下的名士必然是以本族文明为基础,以人类各文明为师而修学之士。由此,就当下来看,西方诸国无一国可为领袖,无一人可称名士。天下的名士只在东方,而领袖之国惟我文明复兴后的中华。 ​​​​

 

网络时代是中华传统文明大放光芒的时代,因为我们的文明是最讲道德和尊严的文明,是最鄙视个人自私主义的文明,通俗地说,中华文明是最要脸面的文明。而西方以个人利益、集团利益、国家利益为不要脸的合法理由的文明在网络时代必然无法生存下去。因为凡是人,不管东方还是西方,终究是要脸面的。

 

精英主义和相信人民并不矛盾。如果连领导人民走向真理的信念都没有,哪里有资格自称精英?今天或许会失败,但精英主义拥有未来。他们领导的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民,他们领导的是人类历史的进程。 ​​​​

 

钱穆一生唱多中华文明,却也一生孤家寡人。所以他敌视普选,因为在他眼里,人民是愚蠢的。但是他忘了一点,选举权是人民的权利,哪怕给一个脑残。人民可以愚蠢地追随魔鬼,也可以勇敢地追求真理。真正的王者能以实力证明真理,也能忍心看人类自产自销的浩劫。事实上愚蠢的不是人民,而是奴隶。 ​​​​

 

我是工科出身,人生中走过路见过的人比读过书多,虽然书也读了相当多,所以我从来不信单靠文章和研究可以证明一种文明是优秀的,写文章是责任心,和认同中华文明复兴的创世英雄们分享。然而天下的平民看文明优劣都是胜王败寇的,我非常清楚,等以后天下各国都来膜拜中华文明了,今天的论战毫无意义

 

等目前的工作安排完成后,应当写一本专论谈台湾的前途《台湾的未来在哪里?在重新做回伟大的中国人》。 ​​​​

 

在油管上看到一个台湾街头的采访,问台湾人觉得哪个国家的人智商最高,台湾人说了美国、芬兰、印度、德国。我觉得如果在大陆做这个调查,受访者多半首先说是中国。因为中国人智商最高是毫无疑义.

 

没有去中国化的话,台湾人是世界上最骄傲的英雄,现在和将来会沦为全球的最笑话,好可怜。 ​​​​

 

只有在将来能成为传统的,才是真革命,否则只是暴乱。所以汤武革命是真革命,法国大革命也是真革命,而苏俄革命,古巴革命,伊朗革命等都是暴乱

 

文明高低有别,单从艺术鉴赏上就可分别。一般高等文明通常容易理解低等文明的艺术,而反之则难。比如中国人就很容易理解西洋绘画并懂得欣赏其美,而西洋人则无法理解中国画之意境,更不要说欣赏书法了,这不是文化的不同,而是文明的先进程度不同。 ​​​​

 

全人类都应该感谢中国人有这么多人口,才可以护佑着人类唯一的人文主义领袖文明至今。因为有中华文明和中国人,未来人类才能从浩劫中得以重生。 ​​​​

 

我父亲中国象棋下得极好,我从未赢过,让我车马炮可勉强一战。但是他不会国际象棋,初学时我赢,没多久我也无法赢过他了,因为棋理是一样的。中国人人文主义大幅度领先西方,以前不懂现代民主,不太重视科技而落后了。一旦都重视了,玩起来也必然很快超越西方,因为中国人智商高,根底好。 ​​​​

 

与其说是中华文明给了我当代的智慧,不如说是我把自己古今中外结合的智慧都给了中华文明了。 ​​​​

世界总将在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之后才会来学中华文明。人类的悲剧其实都是自己的愚蠢制造的。 ​​​​

人贵有自知之明,袁大头就属于典型的拎不清。他手里有戊戌君子的血,自己是满清的狗,出身就有血债,本来应该乖乖地报效民国保一晚节,或可青史留名。结果自持手里有兵,反而开倒车回去,终于身败名裂,遗臭万年了,自己也只活了56岁。这百年来的枭雄,没有比他更蠢的了。 ​​​​

 

如果我不能独自开启一个新时代,又如何向世人证明我的思想可以拯救他们呢?过去所有的成功与失败都是为了把我引导到这一条道路和这一时刻。 ​​​​

 

而非洲人智商低也是因为其文明进化得晚。古代希腊高智商人种今天不存在的核心原因应该有二:一是希腊亡国2000年,被奴役的种族文明退步会逐步降低智商、二是作为弱势小民族和大量蛮族杂交。古罗马、古印度也是同理。而古埃及古波斯则因被伊斯兰教奴役千年而大幅度降低了智商。所以西方人赶上中国人的智商,要么把中国人变得和他们一样蠢,要么中国人大量通婚。前者是他们今天做的,后者应该是将来要做的

 

各民族的先天智商确实有高低之别,但非恒定不变,而是随该民族文明的进化而提高的。中国人智商为全球之冠并不是我们祖先生来就优秀,而是我们的文明比其他民族进化得早成熟得早。中华文明比其他文明早成熟2000年,因而我们的民族也就多了2000年的智商提高时间,所以现在的我们生下来就是高智商。 ​​​​

 

其实西粉西奴都是对西方文明一无所知,或一知半解的。而他们之所以不明白中华文明的高妙,正是因为被西方低层面文明降低了智商,而无法理解更高层次的文明。好比一个小孩长期听说唱乐,又如何能欣赏古琴的渔樵问答呢? ​​​​

 

无法理解钱穆的,或者说钱穆西学浅薄的,基本上都是西学盲,即使其有几个西学的博士学位或者在西方大学任教。 ​​​​

 

西方现成的民主都没有能力来改造,哪里会有能力来搞中国的民主化? ​​​​

 

为啥今日民主变成了邪教猖獗,政党恶斗,贫富分化的代名词?为啥民主变成了西方失败的根源?因为民主是迄今最先进的政体,而西方文明是低等文明,没有能力玩好民主,而高等文明的中国还没有机会玩上民主,所以民主就变成明珠暗投的替罪羊。只要中华文明复兴而领导世界,民主才能真正如千里马而遇伯乐! ​​​​

 

中华文明是领袖文明,是全人类未来的希望。认识不到这点,哪里有资格谈具体的救国纲领? ​​​​

 

一个人的品德和能力是不同的,伯夷叔齐获贤者之名是因为在野,若在朝岂不是助纣为虐? ​​​​

 

已经是次日了,所以应该很公正严肃地警告天下:他若掌权,绿教横行,边疆内战,汉人必遭大难。他是一个典型的西方公知:有心救天下,却从未认真学习研究过政治学法学社会学等基本治国之道。除了字面上的理念,其政治纲领必祸国殃民,且全面把人类置于死地,因为中华文明将毁于其手。 ​​​​

最大的自由是成为历史的创造者

 

一个时代结束了,新的时代开始了。任何文明复兴都不可能从开始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从洋务运动到戊戌变法到全盘西化,每一代人都以他们认为最优的方式来爱国,最终的成功来自无数先驱者的失败积累。康有为推崇君主立宪是错误的,但爱国是无疑的,他也一样。要民主自由,坚决反对联邦制! ​​​​

 

这个世界依然长期是男人主宰的,这不是男尊女卑的延续,而是女尊男卑的结果。核心原因是男人被公认应该接受最严厉的批评而成长,但女性应该被温柔地呵护,因此无法在批评中达到最顶级的状态。 ​​​​

 

不要看不起印度,如果说文明的独立是国格独立的象征,而电影又是当代文明最灿烂的明珠的话,印度精英文明已经远远领先大陆中国了。单单一个阿米尔-汉的电影就彻底打垮大陆电影的总和。人家已经有了自己的电影哲学和表现方式,并且领先于西方,大陆的所谓著名导演还只会跟着西方屁股后面转。 ​​​​

决定丑闻或绯闻的不是其他,而是颜值。 ​​​​

 

中国人百年来经历的苦难是我们为全人类的生存而承受的,一如中华文明作为这世上最伟大的先进文明。如果有一个民族可以与日月同辉,天地同寿,那只有我华夏子孙了。 ​​​​

 

最保险的婚姻还是青梅竹马的好。由此看来,娃娃亲是有社会学依据的

 

人类因有了中国才有了希望,人类因中国还没有民主化而有了活路,人类因西奴西粉的自由派还没有掌权中国而有了光明的前途。中国今日的绝境,注定将有一场最伟大的文明复兴而照耀人类的未来。 ​​​​

 

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化是美国文明重建的决定因素。这不是一种政治性或社会性的判决:好或坏,而是科学的分析。我们现在还无法预知结果,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传统的老美国特质正在消失,而且不会再回来了,美国精神的未来取决于其文明的演化结果,或者更技术化一点,取决于其对中华文明的价值发现。 ​​​​

 

中华文明怎么能复兴呢?中华文明复兴后,世界将匍匐在其脚下。可是,中华文明怎么能不复兴呢?中华文明不复兴,世界将毁于一旦。 ​​​​

 

中华文明怎么能复兴呢?中华文明复兴后,世界将匍匐在其脚下。可是,中华文明怎么能不复兴呢?中华文明不复兴,世界将毁于一旦。 ​​​​

 

从神学理论来看,中华民族是神族,因为人人可以为神,而其他所有宗教起源的文明都是人族,因为他们都是神的仆人,所以中华民族领导人类才是世界和谐相美的根本保证

 

资本市场越发达,文明越退化,人类越走进死亡。 ​​​​

 

大陆有大量的丘吉尔粉丝,他们崇拜他远远超过了对蒋中正的敬意,难道他们不知道英德的工业和军事实力差距远远小于中日吗?难道他们不知道美国对英国的支援远远大于中国吗?难道他们不知道英国国内远远比中国团结吗?从面对的挑战来看,蒋中正远远比丘吉尔伟大得多了。这样的西粉我看真的是西奴了

 

中华民国绝非一个历史名词。 ​​​​

 

凡是说不得的宗教都是邪教,凡是说不得的名族都是蛮族。凡是说不得的政府都是纸老虎。 ​​​​

 

我华夏文明中最值得尊敬的是秦穆公时代的秦国。我们不推崇以后的军国主义,但是我们要牢牢记住《史记》里《孔子世家》中孔子对秦国的评价秦,国虽小,其志大;处虽辟,行中正。身举五羖,爵之大夫,起累绁之中,与语三日,授之以政。以此取之,虽王可也,其霸小矣。这才是世界第一等帝国的灵魂。 ​​​​

 

我非常看不惯对大明王朝的褒奖。评估执政者业绩首先是政绩,国都亡了,就不要谈什么忠勇,那是缺乏执政能力的愚蠢。明朝不是南宋,它有整个中国的资源包括上亿人口,足够的战马,先进的火器,而满人也不是蒙古拥有当时最强大的军队。一个从文明到军事都全面领先的王朝之失败只能用来谢罪,而不是歌颂

 

只有少年,女人,出身于穷乡僻壤的苦孩子才会喜欢纽约。 ​​​​

 

在于现行的西方外交理论没有能力处理国际问题,在西方领导的世界上从来没有一天消停过,西方外交官们与其说是在解决冲突,倒不如是在利用和制造冲突而给自己和同行们留口饭吃。 ​​​​

 

创新不是资本主义的必然, 创新是人类的天性, 蔡伦发明造纸和爱迪生发明电灯的初衷可不是为了赚钱. 回顾人类历史, 几乎所有伟大的发明都不是出于赢利, 赢利只是创新的副产品. 所以, 资本主义并不是创新的必要保证. -2010411日心

 

如果以后还有机会重返人间,我就什么也不做,一心一意只谈一场恋爱就好了。可是,只为着爱一个的人,会让我回来吗

 

如今很多自媒体关于时政类的文章都是搞投资理财还不是专业财经人士写的胡说八道的东西,用来骗粉骗钱的。他们的市场定位倒是很清晰,谁信他们的粗制滥造就是他们可以骗钱的目标客户。 ​​​​

 

忍辱负重,是神的人间历练。所谓家族,只不过是世代的凡人。 ​​​​

 

遇到抗议,有自信的领导人,或者出身高贵的,首先考虑到的是如何解决抗议者的实际问题,或者干脆置之不理。没自信的领导人,尤其出身低微的,首先考虑到自己的脸面。他们对抗议者没有通过内部渠道下跪伸冤,恨之入骨。 ​​​​

 

我生性懒散,有小得即满足,不思进取,却天赋极高。所以她非要让我受着二十年的折磨来明白自己究竟为啥活着。 ​​​​

 

现在的小孩很奇怪,我那个时候,知道将有个弟弟或妹妹,不知道有多么开心。有了弟弟以后,还希望妈妈再生个妹妹出来。一个小孩不孤单吗?有兄弟姐妹多热闹啊! ​​​​

 

救济制度不能让被救济者在工作和接受救济之间的选择变成一个怎么做划算的收益评估问题。救济制度应当成为不幸者的最低保护,要能帮助其改变过去导致失败的行为,而重新努力获得成功。除了极少数确实无能为力的人之外,接收救济应当承受一定的社会压力而迫使其恢复尊严

 

愚蠢的人类自有他们的命运。但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因为无论我们前生后世是什么,我们来自何处又将去哪里,在今生里我们是他们的一份子。

 

通常70年前出生的人大多是责怪中华文明里缺少自由,这大概是把切身影响的49后和文革错认为传统。年轻人如说中华文明里没有独立的人格,要么是因为自己被父母管束而怪罪到中华文明头上去了,要么是觉得只有不承担任何家庭、社会、国家和天下责任的人生才算有独立的人格,而这个正是西方文明衰退的根源。 ​​​​

 

崇拜西方的中国人和西方人有一个最大的区别:当我讲文明复兴,西方人很清楚这就是基于传统文明的新生,没人会认为是复古而背上祖宗的包袱,而是站上祖先的智慧。而中国的西粉一听到中华文明复兴,就迫不及待地跳脚骂,这是为古代文明招魂,是背上祖宗包袱。所以凡是西粉西奴其实都不懂西方。 ​​​​

 

川普用推特时刻面对全体美国人民讲话,小马回到凡尔赛宫面对全体国会议员演讲。川普是人民的总统,小马是贵族的头目。美国代表未来,法国回到昨天。 ​​​​

 

中国的困局,乃至世界各国的困局,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发牢骚批评乃至骂街的亿万人数,真正上下求索的不过三位数。 ​​​​

 

祖国强大了,再也没有谁能来就救你们啦!” - 这是最棒讽刺,也是最深刻的反思。这么多年来的失败,根本原因就是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世界的主人,人类的导师。 ​​​​

 

中国500年来最伟大的创新是什么?每个有志青年都应该说:是母亲生育了。因为中国有了,而就肩负起了身为中国人而要为世界贡献伟大创新的责任。 ​​​​

 

大踏步倒退,又不敢直接转身,迟早摔一大跤。 ​​​​

 

西方文明下的大众娱乐业的发展导致社会两极分化,平民越来越屌丝,贵族越来越贵族。最糟糕的是,平民并不以屌丝为耻,反而以屌丝为乐,根本没有对高尚文明之崇敬之心。而贵族也更加不愿和平民互动交流,根本没有教化平民之志愿。这样的社会分裂非由中华文明复兴不能够弥补。 ​​​​

 

香港的城邦绝不是独善其身的绝望,而是21世纪人类新雅典的梦想。未来的香港是中华文明复兴而领袖世界的宣言。从此中国成为人类自由的灯塔,民主的圣地。顶得起这样荣耀,才配做真正的香港人。 ​​​​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成为先知,因为你们再也不能像芸芸众生一样乐呵呵的活着。 ​​​​

 

我们是这个时代的先知。我们不能对愚蠢的人类袖手旁观,所以只有尽到一切努力,让他们不至于坐以待毙。得救是神对他们觉悟的嘉奖,尽管历史上他们总是因无知而得到魔鬼的惩罚。爱人类吧,因为你们是他们的神! ​​​​

重建民族文明的方法因领导人而异。川普是耿直汉子,却不是学者,所以退回到基督教保守主义重建美国。普京特务出身,痴迷权力胜过人民主权,所以复兴俄国蛮族文化来饮鸠止渴。莫迪印度教信徒,群众心理学专家,所以复兴印度教文明来文统印度。马克龙出身金融却无哲学底蕴,以政治投机妄想复兴法国。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