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当恐怖袭击成为常态,就再也不能让人民警觉,麻木的人类更加习惯苟且偷生,直到决战。二战前他们如此面对纳粹,今日他们继续。欧洲是美国的累赘,是人类灾难的发源地。 ​​​​

 

今日人类陷入如此危局,最大的责任人是中国人。作为人类的领袖文明,中国人五百年来没有尽到领导人类文明进步的天职,是严重的失职,应当诚恳地向全人类谢罪,并以更积极奋进的态度复兴中华文明,重新领导并解救人类于危难之中来悔过自新。 ​​​​

 

所谓中华文明早熟论是西方屌丝用来掩盖自身文明幼稚和低端的托词。因为作为有逼格的井底之蛙,西方人无法也不愿接受一个事实:中华文明比西方文明要先进发达得多,而且更早。坚持早熟论的西方学者是因为他们的智商不足以理解中华文明,而坚持早熟论的中国学者是因为他们是捧着金饭碗要饭的乞丐

 

西方文明既幼稚又自私。过去他们并不是尚武,他们只是凶残而好战,今天他们并不是崇尚正义,他们只是懦弱而怯战。世界被如此的西方而领导是全人类的耻辱。 ​​​​

 

中国赢得全球竞争的核心原因不能简单归咎于低人权制度和勤劳奋进等国民特征,核心原因是中华文明确实领先世界太多太多了。在我们看来很平常的教育和思维,比如全球视野下集合全人类智慧的习惯,在西方世界是根本不存在的。西方只是用半个人类的头脑和历史经验和我们整个的人类头脑在竞争,岂能不败? ​​​​

 

就伊斯兰问题而言,法国比美国要严重得多。因为美国从未殖民过任何一个穆斯林国家,所以并不存在视穆斯林为美国人一份子的强化国民教育,无论政治正确多猖獗,民间可以不买账。而法国殖民穆斯林国家百年,国民教育必然强化伊斯兰教也是普通宗教之概念,所以失守的第一线就在被洗脑几代人的民间。 ​​​​

 

西方文明是有自尊的文明,因为它捍卫着井底之蛙的尊严;中华文明是无自尊的文明,因为它恪守三人行必有我师的上进心。 ​​​​

 

百年前胡适提出要用西方方法整理国故,今天我要说应以中华方法整理西方学术。中华文明进化程度比西方高,我们不去帮助他们提高,难道还让他们继续把我们的高等文明搞得一塌糊涂? ​​​​

 

 

西方文明进化程度较低,他们对东方宗教的兴趣更注重形式而不是内涵,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去理解内涵。而中国信仰模式是不可见的内心灵修展现的诗词、绘画和音乐,超出了他们的智商上限。所以他们对低端的藏传佛教之兴趣远胜过高端的儒家和禅宗。正如文化素质比较差的演艺人员也喜欢藏传佛教一样。 ​​​​

 

佛教极端主义不是没有,历史上佛教的极端主义主要是以自残为特征的。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佛教徒也变成了暴力战士?西方脑残从来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这样的西方文明如果还能活着,是对神的圣明和人的智慧的极大侮辱。 ​​​​

 

看了电影:Le Vénérable W(法语),心情很差,深深为人类命运担心。该电影是采访缅甸反伊斯兰领袖僧人阿欣威拉杜为主线的纪录片,导演是伊朗裔瑞士人。讲述了缅甸反伊斯兰爱国护佛教运动及其和罗兴亚人的冲突,影片一边倒地鞭挞了一个所谓的恐怖和尚。该片预演了人类的未来,宣告了西方的死亡

 

任何认为伊斯兰教是和平教的宗教学家、政治学家、历史学家、汉学家和中国人不是脑残就是伊斯兰化支持者。 ​​​​

 

过几年,任何不禁止绿教的国家都将陷入内战。而西欧国家已经不具备禁教可能了,基本无法逃过一劫。 ​​​​

百年来,中国人已尽得西方文明精髓,但西方人只了解中华文明之皮毛和边缘。原因有二:一、如同软件向下兼容,高等文明掌握低等文明远远比低等文明理解高等文明容易;二、西方人自诩为高等文明,所以通常以其低等文明视角去研究中国,而不愿下苦功以中华文明视角去研究中国。 ​​​​

 

对于最最最温和的穆斯林而言,所有对伊斯兰教的赞美都是懂伊斯兰教的,而所有对伊斯兰教的批判都是不懂伊斯兰教在胡说。因此,伊斯兰教改革是不可能的,其结局和纳粹主义一样,大战之后以亿万生命教训愚蠢的人类:你们人类真愚蠢。 ​​​​

 

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发展,虽然开阔了人民的视野,但却降低了人民的智商。因为有太多一知半解的作者,提供了深受群众喜爱,但纯粹胡说八道的产品。这是言论自由时代和国民教育质量严重错位的必然结果,正如西方现行民主模式产生了大量的脑残。唯有复兴中华文明,才能真正把民主自由变成文明前进的动力

 

在法国高中会考哲学科目中,宪法委员会主席法比尤斯曾以满分20分拔得头筹,前任总统奥朗德只拿了13分,而萨科齐则以8分被媒体讥笑为法国有史以来最没文化的总统事实上,三人的政绩排序正好相反。法国当代哲学教育只配装逼用。 ​​​​

 

前几天读钱穆的晚学盲言的时候配古琴,今天读国史大纲配周旋的夜上海,别有生.

 

现代社会礼乐崩坏,道德沦丧,如果道统不能宪法化,法统必定成独大,民主制度对文明进步无益。

 

西方文明是侵略型扩张,一旦自身实力不济则前功尽弃,不再复兴,如罗马、英国。而中华文明是反侵略型扩张,遇强则更强,遇野蛮而化之,所以弱一时为特例,而强一世为惯例,如汉唐得西域,明得西藏,民国复得西域。 ​​​​

 

伊斯兰世界的命运和蒙古帝国一样。 ​​​​

 

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  所谓王者气象,其实就是中国古典式装逼

 

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实在是大智慧啊,非出身名门,不会有此豁达。 ​​​​

 

整个西方只是一口在中国天空下的井而已。 ​​​​

 

钱穆对法国文明了解甚少,如果了解多了,当不会如此看轻西方文明。因为法国文明是西方的奇葩,是进化版的西方文明,更接近中华文明的等级

 

李斯的《谏逐客书》是人类史上全球化理念的第一雄文。 ​​​​

 

制度维护最终要依靠人。相对西方三权分立的硬分权,中华文明以历史评价的软分权更是大智慧。中国人崇拜失败英雄尤甚成功英雄,恰好以历史评价凸显无权者来制约实力派,再结合历史崇拜作为民族信仰,构成一个空间与时间都完整的权力监督机制,比西方当期空间段的权力制衡更加深入人心

 

多年以后,中华文明复兴了,钱穆的作品必然以各种文字传播于世。当西方亡国奴们读到钱穆时,肯定会哭死过去的。因为装逼毁国,追悔不已。 ​​​​

 

仁即权变之智

 

中华文明多灾多难,蒙古人来杀一批,满人来杀一批,黄俄来又一大批。如果上天还有仁慈让我文明复兴,其意义决不仅仅局限在中国人的自救,而在于期待中国人要救全人类的。

 

​​​​中华文明复兴之后,西方诸国只有美国有救。因为老欧洲装逼,不会承认中华文明为最先进文明,所以不见棺材不落泪,等落泪了,也没救了,最终被伊斯兰化后绝嗣。而美国本身没有本土高傲的文明,会务实学习中华文明,或有一救

 

中国的学问是活的,是要用的,因此如果没有活学活用的想法是很难真正掌握中华文明的真谛的。而西方汉学家从未以借鉴中华文明用之于西方自身进步,所以从未真正搞懂过中国,他们学死了。而中国学者盲目做西粉西奴,最多用西方方法来挖掘中国的学问,极少以复兴本土文明来为今日问题找出路的想法 ,所以也没有搞懂中华文明。这是人类的悲剧

 

俄国生于扩张,也死于扩张。 因为俄国本性侵略,非和平民族,一旦止步扩张,就离亡国不远了。

 

​​​​中国人重德轻才的根本原因还是权力制衡。德为虚,才为实,如果以掌握实际权力的才排位于道德领袖的德之上,极易形成实权独裁。然而治国不能无才,故而以德之上位虚权制约才之下位实权。人类政治学真正的大智慧啊! ​​​​

 

西方人崇拜成功之英雄,因为西方各国国弱而纷争不断,没有失败的本钱。中国人崇拜失败之英雄, 是因为国家强大且文明为立国之本,既输得起,也更需要德性为文明核心,才能绵延数千年。说到底,中国是超级大国,才有资本建成德政帝国。 ​​​​

 

德政帝国之三大基石:尚武精神、鼓励生育、同化野蛮。所以,中国史上汉唐为鼎盛。因为德政重道德教化,不图利而图义,为真正的和平主义,如无强大的军事力量,无法确保国防,所以尚武终究为第一大基石。 ​​​​

 

现代政治学将以中华文明为导师,因为中华文明不仅有博大精深之智慧,更有海纳百川之胸怀,各人类文明之智慧非经由中华文明之归纳总结提炼而无法突破创新和普世化。 ​​​​

 

士农工商的排序与其说是不平等,莫不如说是衡平原则的平等:越有钱越贪利越容易干涉自由的阶层排最后,既保证个人自由,也保证制约其自由的扩张而危害他人的自由。实在是中国人的大智慧啊 ​​​​

 

尚武为尊学之根本。 ​​​​

 

传统中国的政治和学术的关系一言以蔽之:学术领导政治,学者在朝为政治家治国,政治家在野为学者监国。 ​​​​

 

中华文明智慧超绝,因为中国人寄情山水自然而吸取天地之灵气,而天地之灵气孕育之千百代中国人之精气神魄。天地人通灵合一,自有大觉悟力而生新智慧

 

说中国没有科学精神,其实是很荒谬的。农业难道不是科学,如果没有农业科学的发达,如何数千年养育这天下人数最多的民族?中国人追求精神的生活,因此缺乏的不是科学,而是缺乏追求物质贪欲的科学。 ​​​​

 

民国初年,国虽弱而乱,但人心是活的,百年后,国强而稳,但人心却死了。 ​​​​

 

 

梁启超的错误根本在于其自我定位与孙文大不同。梁骨子里并没有真正把自己当作是创世的英雄来看,并没有孙文的领袖气质。因此梁过于迁就国情民情,推崇立宪,他并没有如孙那样以教化国民为领袖使命的本能想法。他惧怕革命,是因为他并没有控制革命走向的自信。 ​​​​

 

今日读《中国前途之希望与国民责任》(梁启超,1911),别有一番滋味。此文当年被称之为中国不亡论。百年之后,中国是国未亡,但天下亡了

 

人生经历对哲学理念的形成是最关键的。钱穆中学学历,自学成才,大超车发展,是天地造化的圣人,其境界比历经正常等级序列科班出身的余英时要高了些。所以,钱穆赞美中华文明和批判西方文明,都毫不犹豫。余英时成才和谋职于西方,要谨慎得多。至于我,41岁才读博士,自然不受他们的学术框框限制

 

读到余英时谈百年来政治领导学术的流弊,深以为然:办书院,改变风气先,是正途,要坚持。我赚很多钱来做好书院啊,慢慢做。 ​​​​

 

人当尊圣贤,力行亦可成圣贤,族当尊文明之族,力行亦可成文明之族。 ​​​​

 

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西方教育平民和精英两分,民主之后平民以赤裸裸利益诉求凸显本性,精英装逼掩盖本性,使得西方社会日益分裂,民主异化为谋私工具,道德沦为罪恶帮凶,非借助中华文明智慧而不得救。 ​​​​

 

中国这个大国在全面复兴中,却没有与之相配的哲学思想。 ​​​​

 

俄国天性野蛮凶残,毫无节操,自其独立建国开始,就一直对人类文明造成灾难。因此拴住俄国这条野狗,并驯服它作为人类忠诚的伙伴是维护人类和平和保障俄国人民利益的根本办法。无论采取任何办法,或文或武,必须在彻底打垮它之后,才有在感化院教化它的可能。

 

中华帝国是唯一的长寿帝国,因为帝国精神-宪法和人心永在,所以可以反复重建。所谓改朝换代无非是帝国执政的更替。中华帝国是人类文明的丰碑,也是灯塔,它指引着人类觉醒而迈向更自由的境界。 ​​​​

 

由五四运动开始的长达百年的对中华传统文明的抹黑,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与全盘西化主义对传统文明左右夹攻的打击,使得传统文明失去了其在国民精神层面的领袖地位。人类唯一的原生态世俗国家居然变成了各种宗教角逐的狩猎场,这不仅是国耻更是人类的灾难。 ​​​​

 

中国的宗教学研究不能走西方落后文明的老路。要履行中华世俗文明的领袖责任。作为唯一的原生态世俗文明,中国的宗教学研究之重点不是研究过去和各宗教本身,而是要为全球各种宗教的哲学化寻找合适的路径,让所有人类享有和中国人一样智慧而有自觉力的灵性。 ​​​​

 

今天上课我又语惊四座:我说三大一神教都想传教人类,基督教用相对正常的宗教传教方式,伊斯兰抄袭犹太教和基督教后,通过优化提高传教的绝对性,以外部暴力征服异教徒,犹太教力量最小,但充分利用其是其他两教起源的地位,通过固化核心模块嵌入而不融入异教徒社会,再以内部政变方式征服异教徒。 ​​​​

 

中华文明是人类唯一的原生态世俗文明,伊斯兰绝对不是中华文明的组成部分,也绝无可能与中华文明兼容。 ​​​​

 

每当想起这是一个人对抗整个愚蠢的世界,我就尼玛的特别兴奋。这才是我真正要干的事情,其他的,人生了无生趣。 ​​​​

 

与其说:上帝奉献了他唯一的儿子给人类,倒不如说是:上帝派遣了他唯一的手下来给人类洗脑,造就了亿万奴隶。 ​​​​

 

所谓尊重宗教信仰,不过是各种神的棍们要维持其对教徒的统治。 ​​​​

 

做实体包括对实体的投资都需要消耗很多业务之外的精力,每个人的个性不同,很多人没有老去,只是退休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就经济而言,那几代中国人的主要使命是拼经济的实体性竞争,这个阶段还能持续10-15年。今天大致30岁以下的中国人的主要使命是拼经济的规则性竞争:以中华先进文明为基础的经济学理论和竞争规则再造。而从微观来说,不是复制+赶超模式,而是创新模式直接作为领导型企业。 ​​​​

 

王健林在哈佛的演讲底气明显不足,这和他们这代人的时代背景密切相关,资产再多也无法改变历史。书院这代人如果要去哈佛演讲,气质当然不同,你们要以新的经济学理论和未来的游戏规则去教化他们。没什么客气的,经济学如果没有中华文明的指引,已经走到了绝境。当然更重要的是:是你们决定游戏规则。 ​​​​

 

从政治角度看经济和商人看经济截然不同,中国政治家应当研究:上海如何取代纽约?中国央行如何取代美联储?中国法定货币如何取代美元?如何让世界经济的游戏规则按着中华文明的先进哲学而重构?全球贸易规则和裁判系统如何进行相应调整?简而言之:如果中华文明复兴不能制定新的游戏规则就是失败

 

" 生活在美国欧洲的人真的是井底之蛙 总觉得自己还是那么强 没来过中国的老外总觉得自己比我们强 愚昧的想法把中国推向了一个世界第一强国的位置" - 确实如此啊 ​​​​

 

中国的年轻人,如果你们还看不清自己的未来,还缺乏动力为中华文明的复兴而读书学习,那么我建议你们好好想想:为何你会出生在这个时代?为何不是早10年或晚10年?这个时代给了你什么?又将给你什么? ​​​​

 

美国很脆弱,因为它没有强大而永续的原生文明支持,也没有坚持在自己核心文化的基础上扩张人口,所以一旦发展模式遭遇瓶颈,就会走向崩溃。美国的情况会比欧洲更糟糕。大东亚地区局部会有动荡,但总体可以保持前进的势头,因为得益于永生的中华文明

 

要改变善良人的传统的善良的看法,让他们在生死存亡的危机前觉醒,需要长期的教育和启蒙,非常悲哀,同样也需要无数牺牲者。人类是可怜而渺小,又是愚蠢的,人类从来不缺乏先知指出纳粹和共产极权的威胁,但人类依然在牺牲了数千万生命后才刚刚开始觉醒。我祈祷这一次上天能赐予人类更有力量的先知

 

当年印巴分治几百万人或千万伤亡,所以在历史大冲突背景下,过去什么邻里朋友之情都是没有用,小冲突时期可以相互依靠,但伊斯兰化狂潮一起,大悲剧不是没有历史教训的。国人不要去东南亚穆斯林国家和地区旅游公干投资了,有亲友在那里的,劝他们及早回来,伊斯兰化是历史大潮,没有几代人不会终结的

 

我对菲律宾的局势非常不乐观,因为东南亚穆斯林,比如马来西亚和印尼会介入,同时在本国追随菲律宾穆斯林的圣战之路掀起打击异教徒的浪潮。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亚洲策源地诞生。马来西亚处于文明国家的包围中,会收敛一点,但印尼的华人如果不迅速武装建国,可能会被屠戮殆尽。 ​​​​

 

雨果的作品也只有在19世纪那个贵族遗风尚存的时代才能流行。20世纪的颓废是从文学开始的。人类崇拜放纵,看不到力量,没有脑子,只有器官。 ​​​​

 

有哪个少年时没喜欢过一两位颓废的作家? 多积极想想自己至于人类的使命就好了,过了就是创世的英雄,过不了的也就这样了。已经有小孩和将来准备要小孩,给小孩读的第一部正经作品应当是历史书,三国演义或三国志,上下五千年,英雄的故事是对颓废文人最好的预防针。 ​​​​

 

西方哲学是中国当代的武术,中国哲学是格斗。 ​​​​

 

中国人是肯定有福分的,法国人是有福的,至于有没有福分,我真的不知道了。 ​​​​

 

所谓天才,不过是数十年的习惯孕育下自然开的花。 ​​​​知轻重,其实是更有风范的爱惜羽毛。一般书香门第靠门风家教传承,名门望族则靠公共舆论时刻监督规范,其他平民子弟只能靠天命所归的觉悟来约束了

 

从技术上说,中国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民主了

 

虚心学习的文明才是真正的领袖文明。道理很简单,天然的领袖绝不会担心虚心请教了子民而丧失了领袖尊严与合法性,只有屌丝才用装逼来掩盖自己屌丝的本质。人们在日常工作中其实也大抵如此。 ​​​​

 

客观讲西方文明是没有救了,因为和印度与中华文明的好学精神不同,一神教文明封闭性强而没有向其他文明求教的传统,所以只要其文明发展到自身的局限就走向衰败。而有智慧的西方人则借助全球化纷纷离开本土去东方热土,不会回头徒劳改造家乡,所以社会结构如此不断调整就越来越没有进步的希望。 ​​​​

 

我和法国人说,像巴黎老佛爷百货这样规模的大商场,仅仅在上海就超过20家。而且购物环境和艺术性即零售业态的先进性都比老佛爷好。法国人没来过上海的都以为我这个中国人吹

 

大陆的基建等硬件不能说是虚有其表,因为这是对未来的投资。15年我带法国朋友游中国,像平遥、乐山这种小地方都通高铁,车站空旷乘客很少,新城建设也是很光鲜亮丽但人气不旺。但是只要中华文明复兴,软件跟上后,完全不用受到硬件的限制,因为现在都有了,继续高速增长30年,人均超过美国很自然

 

十几年前,杭州湾跨海大桥还没建,我们兄弟两个去渔山岛钓鱼,要走沪杭高速转杭甬高速再到石浦上船。每次路过嘉兴休息站总要吃两个大肉粽,那个肉化在粽子里实在是美味啊。回程不仅带鱼,也是吃几个再带几个。好怀念啊,想起来口水都流出来了喔

 

人道主义援助的首要在于文明的援助。任何民族如果不是野蛮到极致而自爆,总会慢慢进化到文明的。全球化背景下,人道主义的援助可以帮助其以更小的代价获得进化的加速。最伟大的人道主义是帮助野蛮民族剔去其自爆的陋习,最智慧的人道主义援助是教化野蛮使其自发觉悟达到文明,最豁达的人道主义援助是让拒绝文明的野蛮自爆。

 

野蛮民族的高出生率被暴力、战争、低文明状态的医疗条件所产生的高死亡率所抵消,是上天激励野蛮民族追求文明进步与和平的自然法则,也是避免全人类陷入野蛮的爱心。如果人道援助不能确保野蛮民族对暴力的唾弃和对文明的向往,那么在其高出生率基础上以外力大幅度降低死亡率就是对全人类文明的背叛

 

没有文明教化作为基础,所有人道主义援助只会增加世界的动荡和被援助民族自身的苦难,所谓人道主义者是以亿万生命为代价来满足个人的道德癖。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让各民族自然竞争数千年,让野蛮的人类兄弟最终在文明的人类兄弟带领下进步。以文明而屈服于野蛮违背了神谕,是人类灭亡的前兆

 

那些把西方共产主义祸害的中国当代文化和满清遗留的蛮夷文化当作中华文明的人,我实在是无法理解其智商。此二者显然是外来丑陋文化借助权力的屠刀和枪炮强行推行在我中国社会的,他们为何会那么固执地认为这就是中华文明呢?事实上,如果不是中华文明足够杰出,这个民族早就失去抵抗彻底变野蛮人了。

 

知行比例失调会陷入做事的过渡兴奋或做事失败的苦恼中。因为读书,除非天生弱智,否则不会失败,必定成功。而做事,失败多过成功是必然。人心的绝望不会来自知的失败,而是行的失败,所以要根据自己的特点确定知行之比例平衡。年轻人缺少人生风云起伏的经验,失败后一蹶不振概率极高,应以读书为主

 

台湾要立,是要分家,西藏要立,是要想借助西方势力推翻几千年民族自然竞争的结果,而维人要立,是鸠占鹊巢,分割2000年历史的中华国土。三者之中,维人极端势力最凸显野蛮人的强盗本性。 ​​​​

 

我们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中华文明的复兴。西粉西奴以自由民主开启民智,他们有着不可忽视的历史贡献,但他们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了。未来,觉醒了的小粉红和自干五终将成为中华文明复归世界顶峰的主力。

 

自信是一切成功的根本,对本民族文明的自信是民族复兴的根本,最大的自信就是能以最虚心的态度学习最弱小文明中最微小的智慧。所以,中国人是最自信的民族

 

小粉红和自干五至少有对中华文明传统的自信和敬仰,只要他们认真研习中华文明,自然会觉悟。而黑化中华文明者往往极其排斥对中华文明的学习和再认识,反而寻找一切理由鄙视之,寻找一切机会对抗中华文明复兴,所以难以觉悟。中国的未来在于小粉红和自干五的大规模觉醒,绝不是西粉西奴的鼓吹。 ​​​​

 

中华文明复兴的希望在80后和90后,包括暂时的小粉红和自干五。为什么?因为自信是一切成功的根本,能力和思维可以慢慢培养。但如果没有自信,哪里有复兴中华文明的可能? ​​​​

 

恐怖袭击就像毒品,尸体碎片和异教徒的恐惧会给伊斯兰主义者带来强烈的刺激和享受,而无知群众的逼格提升了他们对异教徒的鄙视,异教徒的生命在他们眼里如同蝼蚁一样卑微。所以,恐怖袭击是长周期的浪潮,一旦启动趋势就会不断滚滚向前,直到最终的决战时刻。我们已经处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前期。 ​​​​

 

人的出身经历和视野密切相关。出身过于低微,往往会以一般格局为人生的顶峰并以为荣耀,比如从国内零起点社会地位而到海外奋斗而进入社会主流的华人。他们往往是西粉的主体,价值观没问题,但过于黑化中华文明,因为其在国内地位低微之故。要改变人的出身很难,唯有人以群分”“近朱者赤一条路。 ​​​​

 

任何文明都追求完美,人的完美和社会的完美。但中华文明相信人的自觉力,以教化个体的人促使其自身的觉悟而成就完美的人,并以人人之完美自发成就一个完美的社会,因此并不诉诸于政治或宗教之外来权力。而西方文明并不相信人的自觉力,所以或借助宗教或政治之外来权力迫使人和社会趋于完美,所以或通向政治极权主义,或神权保守主义。而西方的自由主义却因为没有中华智慧的输入而腹背受敌,陷入今日之绝境。- 非常有趣,这段是我看美剧疑犯追踪时突然觉悟的。

 

我对日杂及西奴很有信心,只要他们的主子降了就好了。 ​​​​

 

我觉得中西文明之本质差异或应从文字上求解。字母文字如神谕,造词组句都无法摆脱字母的束缚,人也就无法摆脱自卑而永生为神的奴仆,所以西方文明始终没有博大的自觉力。而语素文字是人之创造,代表了人的自信和为天地之主的气质,所以中华文明特别信任和重视人自身的觉悟,由此人才能独立自由。 ​​​​

 

西方式民主起源于实践,毁于理论,因为民主乃普世之理念,而西方文明是封闭性的自我陶醉系统,所以不具备将民主普世化的哲学基础。民主理论和模式的进步要靠中华文明来接力,这是我开办文明之道书院(公众号taoyun2017)的主要任务之一。这种为全人类开天辟地的伟业才是中华青年根本的志向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