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大家好,我今天开始写《中华文明复兴讲话》这本书了,我把内容暂且分为100讲,边写边讲,每一讲1200字左右,5分钟上下,播出时间不定期,因为要根据我实际的工作来安排,写完一部分,播出一部分。所以,今天的《文明之声》节目就开始播出《中华文明通俗讲话》这个系列的第一讲:前言之《浪漫与自信》。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这首闻名天下的情诗,是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集《诗经》中的开篇:《国风·周南·关雎》。而这部诗经相传是由孔圣人来编订的,所以《诗经》被尊为儒家经典,从此成为中国人教育的必修课。可以说《诗经》是中国的人文主义《圣经》之一,在这样一部《圣经》中,开篇第一首诗居然是表达男女感情的情诗,在全球各文明中绝无仅有。这就说明,中华文明首先是浪漫的文明,而中国人应该是最浪漫的人类。但是,今天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没有意识到这点。而在国外,中国人通常还被老外认为是最不懂浪漫的人,以至于我们自己也迷失其中,反过来向没有浪漫起源的西方文明求浪漫之道。但实际上,让我们细细品味这首《关雎》,男主对女神的相思虽然强烈却不放纵,是“寤寐辗转”而不是冲动地阳台幽会;男主取悦女神的方式也是高雅别致,是“琴瑟钟鼓”而不是999朵玫瑰。这等君子之浪漫,实在是中华文明贵族气质的体现。这个例子虽小,但足以说明今天,我们和全世界对中华文明的不了解有多么大。所以,我们中国人真正要寻求高贵的浪漫主义,不妨先回头看看自己的文明。

其实,男女之间感情交流中的浪漫是建立在充分自信的基础上的,因为有自信才能不苟且,有自信才能有积极追求之心,有自信才能有创意,有自信才能有高贵的创意,有自信才能把这个创意付诸于爱的行动。而人有自信就像心中有了太阳,它会自然而然向外散发出温暖的气氛,吸引着热爱阳光的人类。

文明之间交流也同样是建立在对自身文明充分信任的前提下的,有自信的文明同样如太阳一样照耀着人类光明的前途。今天,我们中国人虽然在大多数方面不仅走出了百年的被动,而且还领先于世界。但这仅仅是物质和数据等表面上的,中国人在心理上其实还没有真正恢复过去的可以领袖世界的王者气质。而这种气质不仅是中华复兴事业的必须,还是全人类要走出今日危局的必须。

大体上而言,今天的中国人对自身文明的认识可以简单分为四种态度:第一种是完全否定中华文明的。他们中绝大多数是一神教教徒,他们认为“人为贵”的中华文明天然地落后于“神为主宰”的西方文明和阿拉伯文明,所以中国要进步,必须彻底否定自身文明而全盘西化或者阿拉伯化,即以中国宗教化作为进步的必须。第二种是现代否定的。他们承认中华文明曾经优秀过,但因为所谓的“两千年黑暗专制”导致中华文明自身已经失去了更新能力,所以必须全盘西化来推进中国进步。第三种是感性的信仰者。他们就是打心底里不相信中华文明是一种必须被淘汰的文明,不相信中华文明比西方文明落后,但面对百年历史事实和今天中国之种种现状,他们也无法从理论上证明中华文明之于当代社会的积极意义。他们对中华文明的爱,信仰多于理性。第四种是理性的信仰者,他们不仅从感情上深爱自己的文明,而且有足够认识来理性地推崇中华文明,他们不仅认为中华文明必然复兴,而且还将领导人类社会走向新的未来。

笔者本人就属于这第四种:对中华文明理性的信仰者。

下次播出前言第二讲:本书的写作目的。

谢谢收听,我们相识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欢迎关注“文明之道”书院微信公众号 taoyun2017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