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尊重法国人民的选择,我希望法国有新的一页,但打败勒庞并不意味着打败伊斯兰化和贫困。我们赢的不是选举,而是重建祖国的责任。

         本次法国大选最大赢家:个人是不能亲自上阵的卸任总统奥朗德,而政治思潮的最大赢家是接近第三条路的社会民主主义即社会主义中的右派,克林顿、施罗德和布莱尔是代表。

         奥朗德是法国的代表之一,但法国左翼极其强劲,所以始终无法如布莱尔改组工党一样改革社会党。因此党内右翼众大佬通过支持表面中间的候选人小马跳出社会党党内初选而独立参选,从而达到破坏了社会党传统建制的目的。比如社会党初选胜选的官方候选人阿蒙在第一轮只获得了6%的选票,创下最低得票记录。小马为头马(选举需要明星候选人,不是有实力的大佬就可以登场的)的社会党右翼根据民意的提高和对手的愚蠢,在选战之中不断重组政治力量,达到实现法国式第三条路的目标。

         但是从西方政治色谱而言,第三条路并不是中间路线,和中华文明概念里的中庸之道,以及源自古希腊至今的中间之道,都不一样。第三条路是左翼中的右翼,是随着福利国家破产后,传统左翼必须通过改革赢得选举的政策重组。它并没有改变左翼的政治理念基础:改造社会。所以严格来说,第三条路并不是新的可以独立于现有左右之外的政治思想,而仅仅是为了在新形势下赢得选举的左翼政策重组。

          第三路在911前或许有积极意义,因为它代表了左翼面对现实的反思和进步。但在今日伊斯兰化大举进攻人类社会的战争时期,第三条路就是二战时期欧美各国面对纳粹德国所采取的绥靖路线,甚至更加糟糕,是木马路线。因为第三条路对伊斯兰化的认识完全无知,对伊斯兰化的威胁非但不重视,反而纵容。比如小马要继续接受穆斯林难民,反对在大学禁止穆斯林头巾,反对在海滩禁止女穆斯林全身罩袍式游泳衣,和发表“没有法国文化,只有在法国的文化“的言论等等。在当前,人类社会有着各种问题,但只有伊斯兰化的问题是关于人类生死存亡的“要命”问题,就此而言,小马的当选就是新绥靖政策的胜利, 法国在选后将加快伊斯兰化的进程。

        另外,法国不是美国,勒庞不是川普。法国比美国更左,而勒庞有着其父纳粹主义的历史包袱,勒庞也没有川普的经济纲领和能力,所以被击败并不意外。实际上,小马及其背后的社会党右翼大佬们初期并没有太大预期,因为从各方面来看,勒庞必然进入第二轮,而右翼进入第二轮概率极高,但是右翼候选人菲永的财务丑闻导致相当比例的右翼改投了小马,而菲永却不肯顺从天命让贤,坚持不退选,导致本来几乎注定执政的右翼完败。

         曾经风光的第三条路已经死亡,法国过去不走,现在捡起来都过时了,只能是失败。未来的世界必然是右翼保守主义全面崛起的世界,因为人类及其人文文明要活。法国的失败在于并没有一个真正的有执政能力的保守党,勒庞的国民阵线肯定不是,萨科齐把U MP改组成共和党人党是想完成英美保守党的改造,但也没有成功。就其根本是因为法国传统的雄主本质上都是西方式中庸主义的偏右翼进步人士,如拿破仑一世、拿破仑三世和戴高乐。而且这三人都不是从政党体系内部产生,而是“天降伟人”(homme providentiel) 。社会党右翼试图把小马包装成这样的天降伟人,但是包装或可赢得选举,却无法真正拯救法国。

 

        本文在选后当夜写成,虽略显粗糙,或可为本书院短篇政治分析的标准模式,供各位学员参考。我衷心希望各位学员不要仅仅满足于一般媒体和学术类的政治分析,而要自己潜心读书学习,提高自己独立的思考能力。·

 

          加油!中华文明的复兴需要你们。

 

          我们相识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欢迎关注文明之道书院微信公众号 taoyun2017   

为中华文明复兴而读书!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