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除了以色列、美国和印度,在法国,在欧洲,在全球,根本没有政教分离的问题,只有伊斯兰的问题。无论投入多少科研经费,多少叫兽,多少媒体关注,多少全民运动,只要不承认这点,所有研究成果不仅是垃圾,而是是毒药。即使在以上三国,人类历史走到了今天,只要没有伊斯兰,绝无政教分离问题。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他们沉默是因为对这个愚蠢的世界丧失了兴趣。

 

底层人民的思维方式与气质与上流社会迥异。民主以后,平等给了底层拒绝学习上流社会思维与气质的合法理由,甚至赋予了拒绝本身一种反抗的荣耀。所以西方在打倒贵族后,社会整体文化素养是下降的,或越来越low,或越来越无理智的装逼。阶级不断固化,而底层却从不反思自身的问题。 ​​​​

 

年青人,不应该寻找任何理由来掩饰自己不愿学习外语的惰性,很难相信一个学外语都懒的中国人,可以坚韧到为中华文明的复兴而奋斗

 

中国往何处去? 如果不知道世界往何处去,那断然不会知道中国往何处去的。在如今的时代,尤其是在被墙的大陆,如果没有一定的外语水平,也就不可能建立足够的国际观,也就不会知道世界往何处去,自然不可能承担中国往何处的历史重任。 ​​​​

 

美国没有联邦层面的全民公决,总统也无权解散国会,川普无法把支持他的民意转化为执政力量,美国还是会完蛋的。死在各类利益集团和政客手里,美国需要一场彻底的人民革命才能得救。 ​​​​

 

在智慧层面上,中国人只和那些纯正的法国人有共鸣,因为纯正的法国文明也是普世的,它是西方文明的王者。雨果认为巴黎是所有人类的首都,而我们认为中国是中央帝国。 ​​​​

 

中国人有着足够起伏变化,足够悠长而连续的历史经验,蕴含着远远超过欧美的智慧基础和正确的三观。正如我们都会相信文明是民族的灵魂,也决定民族的命运,而欧美中大部可能还需要千年才能明白,因为他们的历史太短太不连续。他们无法如中国人一样作为长者和王者来思考人类的命运。他们给传统中国人带来了科学和民主,这是他们给人类最大的贡献

 

百年来按照欧美模式设置的中国以及东亚教育已经把最高智商的民族变成了弱智,我和你们都是幸存者。即便如此,东亚民族依然全面超过欧美人,因此必须研究中国自己的教育模式,尤其是普教和人文科学领域。我坚信,经过中华文明改造的东亚教育将不仅包揽全球顶级精英,还会拥有最自由最高贵的人民。 ​​​​

 

王者求贤,贵族赞美智慧,平民臣服于声望。

 

事实上西方人1. 先天智商比较低,2. 一神教背景下觉悟能力比较差,3. 没有经历周期性衰落和复兴的历史比较短,所以眼光有限,4. 民主化以后,教育虽然普及,但贵族气质普遍下降,所以他们无法接受中国人可以比他们更快更好的玩转他们特色的东西,小到钢琴,大到民主。这是西方文明屌丝的本质。 ​​​​

 

rap 音乐的流行和占领流行音乐的强势地位,和人类文明的衰退和青年人堕落与脑残是同步的。很难说这仅仅是一种偶然,礼乐对人的塑造是很重要的,这是几千年的中华智慧,是人类文明的伟大经验。 ​​​​

 

愚民们害怕雄主,却甘心做精英阶级的奴隶。 ​​​​

 

必须有能产生救世主式元首的民主机制,因为所有制度包括所谓的民主宪政最终都会被精英体系全部垄断,正义无法伸张,自由无法保证,平等变成特权,精英变成奴隶主。定期清洗精英体系是新民主模式的标配,唯有元首和人民联手才能彻底攻破精英阶级的堡垒。最终决定人类命运的还是人,并不是什么制度。 ​​​​

 

现在任何一国禁绿教,全球脑残集团控制的各国都会攻击它,尤其以欧美弱智国为首。欧洲目前正在全面内战前夜,只有等绿教屠尽了半数白左,他们才会觉醒,所以从战略角度考虑,中国要坚守到欧洲内战才好全面禁教。当然,这个日子不会远了。 ​​​​等欧洲绿化成功引爆内战以后,绿教在中国的末日就到了。 ​​​​

 

科技界我不懂,不好说,但未来半个世纪,世界顶级人文科学的精英绝大部分将是中国人或懂汉语的外国人。其他人要赶上来,百年内是没有希望的。因为伟大的人文科学必然是能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未来一个世纪内,不懂汉语根本不可能推动人类文明进步。 ​​​​

 

 

 

 

 

伟大的帝国是建立在雄主的智慧和人民的信仰之上的。需要被说服的人民根本没有建立伟业的智商。所以,文明的质量决定民族的高度。自文明成型之后,每个民族的命运基本无法改变了。 ​​​​

 

中华文明能成第一等的领袖文明,秦汉两朝居功至伟,秦武统,汉文统,方成盖世之帝国。欧洲错过武统,文统基本无望如今日之欧盟。印度因英国殖民而武统,却因绿教而文统无望,终不能成第一等强国。美国立宪先文统,终因废奴而无法摆脱武统的命运。帝国是人民累世之功,也是神的杰作。

 

交流的障碍不在价值观,而在对等拎得清。毛蒋不会有交流障碍,但江青和宋一定有。从结果来看,西方自1949以后外交输给大陆的根本原因在于此。其中只有两个赢家,一个是戴高乐,另一个是尼克松。而后者遵循的不是美国的战略,却是其早年拜访前者时获得的教诲。国家乃至普通人的外交都一样。 ​​​​

 

当一个国家应该灭亡却还没有灭亡时,就应该多研究研究人民。根本原因或许就是应该灭亡是因为掌权者不合格,而没有灭亡是因为还有人民支撑在那里,真正灭亡是连人民的精气神都没有了。所以,真正的雄主相信人民远甚于精英阶级,古今中外莫不如此,最新的例子就是川普。 ​​​​

 

中国人好学勤奋,因此敏感性强,始终比世界跑得快,除了某方面。因此中国人大脑更新的速度和软件升级的速度一样快。而法国人或西方人,生活优越,200年来一直领先世界,所以因为缺乏危机感而大脑更新慢。虽然中国有5000岁,但正值雄主少年,而西方只有1500岁(西罗马亡),却以老态龙钟了。 ​​​​

 

蒙古人善战吗?非也,更凶残嗜杀耳。俄国人继承了他们。德日文明终究比他们文明些,所以很快失败了。绿教则更邪恶,所以昌盛不绝,人类终将毁于绿教

 

 

我在大陆1997年毕业,2007年去国。这是一个黄金时代,努力的青年可以有进步,股市跌了还能涨出新高,房子还没涨到买不起,赵系子孙家奴还为成年,我们这代是最后的种瓜得瓜一代。如今非赵姓青年即使卖身也只能糊口了。中华文明复兴有望了。不要相信我这代人。 ​​​​

 

美剧看了赏心,日剧看了暖心,韩剧看了开心,大陆剧看了恶心。 ​​​​

 

出国是投胎,国内的一切社会地位给过的标签都无法转移,除了本人的智慧。因此,所有亲近你的人不是高情商就是高智商,他们都会是伟大历史的创造者。 ​​​​

 

拉黑是一种自我修养,相当于考验总统在紧急状态下运用无限权力的能力

 

你怕他千万人造反,最终10亿人头落地。你不怕他千万人造反,反而造福他千万人走向文明和自由。 ​​​​

 

每个伟大的文明都是神选,因为偶然因素往往起着决定作用,比如文明成型之初或关键时刻的政治延续性就非常重要,才能奠定伟大的帝国。比如罗马王政时代250年里只有7个国王,每个执政期都很长。秦统一前200年政策不变且没出一个昏君,汉武帝执政54年,唐朝自李世民、李治和武则天都是雄主,主政80年。

 

 

佛教的创始人是放弃王位的太子,和屌丝+文盲的穆罕默德能比吗?绿教最终变成邪教而覆灭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

 

 

今日做梦梦见我在法国批判伊斯兰教而被法国政府驱逐出境。回到上海后发现一干法国朋友也逃难到了上

 

21世纪是人类文明和邪教的决战时刻,也是中华文明因拯救人类而重回巅峰的时刻! ​​​​

 

人民固然没有精英有足够多的知识,但是他们更有见识,有胸怀,因为他们的觉悟并不需要放弃对权力的垄断及其带来的利益。而精英却截然相反,他们闭塞保守并不是因为真的愚蠢,而是绝对地自私,他们封杀先进的思想,他们对人民洗脑纯粹是为了死守自己的核心利益。所以不摧毁精英体制则必然亡国。 ​​​​

 

"你所谓的正能量,只不过是选择性失明" - 选择性失明是汉奸的雅语。 ​​​​

 

Ce que Révolution veut, Dieu le veut. - Hugo 革命想要的也是上帝所愿。- 雨果;- 天矜于民,民之所欲,天必从之 - 尚书 ​​​​

 

我和雨果最大的区别在于:雨果希望流芳百世,因此面对现实中难以实现的理想,他会放弃政治努力而转为文学创作。而我对青史留名并不感兴趣,所以会坚定努力在现实中实现我对人类社会进步的理想,如果不能,就当作人类福浅吧,我无意留下任何不能实现的只字片语。 ​​​​

 

精英是最早的亡国征兆,而人民是国家最后的希望。戴高乐在30年代呼吁法国军队现代化未果而导致法国被纳粹德国占领的亡国之痛是他日后一直敌视精英体制的根源。因此他非推行总统直选不可,这是领袖和人民齐心协力打倒脑残精英的民主革命。所以,全民公决必须是民主制度的标配。 ​​​​

 

我的思想是21世纪人类的福音,但人类真的有福吗?就我高傲的个性而言,恐怕并不乐观。因为我很难像戴高乐一样忍辱去等待机会而拯救人类,我把人类的愚蠢当作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命运,而无意干涉。 ​​​​

 

西方的文豪很难在作家内心与政治家行为之间自由且理性的切换。中国的士大夫又是如何做到得呢? 我觉得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不同的启蒙教育,西方是从基督教或公民开始的,而中国是从哲学和伦理开始的。或许汉字本身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

 

Les révolutions sont un vin. Les têtes fortes s’en exaltent, les têtes faibles s’en enivrent.
Les ivres sont les terroristes. - Hugo - 革命是红酒英雄们兴奋于此脑残们陶醉其中醉鬼们就是恐怖分子。- 雨果 - 当年没有围脖,雨果把他的感悟写在日记里。 ​​​​

 

 

中华文明,一言以蔽之,曰:贵人而自贵;西方文明,一言以蔽之,曰:贱人而自贱。这是性本善和性本恶的最根本区别。 ​​​​

 

 

伊斯兰困扰中国千年的核心原因是汉人仁慈,有好生之德,导致邪教得寸进尺,涂炭生灵。 ​​​​

最公正评价电影内容质量的方法是在电脑上看,而不是影院的大屏幕。因为大屏幕的震撼效果和音响会使得观众产生审美错觉,好比很多其实根本没颜值没演技的演员只要经常出现在荧屏里就变成了美女帅哥。 ​​​​

 

爱民如子是无上的政治智慧。因为只有把人民当作自家孩子看待,才能做到不抛弃不放弃不嫌弃,以及最重要的:养不教父之过。 ​​​​

 

德国出生率太低,引进青壮年劳力和生育人口对既得利益集团而言是战略利益。他们自己有专门的安保,不担心,而德国人民的苦难对他们来说只是必要的代价。但是,他们根本性的错误在于以为伊斯兰教只是和基督教一样的宗教。世上同化力最强的中华文明一千年都无法同化的绿教,德国文明怎么可能同化。 ​​ ​​​​

 

在美国,很难把一些不公平的对待作为种族歧视看待,但我的个人经验是,如果用法语和美国人理论,尽管他们也听不懂,但明显会收敛一点。国家实力的大小并不完全和公民在海外的待遇成正比的。 ​​​​

 

不管男生或者女生,如果以前在自己父母家都不做饭的话,在给对方或对方表演厨艺前后,最好能给自己父母也先尽份孝心。 ​​​​

 

少年时代功力尚浅,需要依靠强大的沟通能力百分百展现才华以应对职场的挑战。如今相反,更需要强大的沟通能力获得弱智的世界的理解。无为其实是对人类智商的嘲笑。 ​​​​

 

如今爆出各类有头有脸的名人也被美联航强拉下飞机的案例就是典型注重个人荣誉的现代贵族被躲在组织后作恶的屌丝欺负的案例,如果组织不惩处屌丝,最终就被屌丝搞破产,组织倒下,损失巨大,而屌丝本身无损失,可以换工作继续祸害其他组织。而屌丝罪不及刑,只能靠教育完善其人格,但西方文明无能力

 

拯救国家的从来不是精英体系,但最终毁掉国家的却一定是精英体系。政治制度设计最重要的原则就是要保持精英体系的新陈代谢。让精英们惶惶不可终日是必须的。 ​​​​

 

美联航暴力事件是西方现代文明中的典型的个体不要脸。贵族是有个人荣誉的,而去贵族化后的西方个人就丧失了个人荣誉感,尤其是处于大型组织中,其个人行为被职务行为所掩盖,后果也由组织承担,所以个体本性的恶得以充分暴露,根本原因是西方文明没有中华文明那种对所有人进行贵族化荣誉教育的传统,现代西方文明就是屌丝文明

 

西方文明的发展基于扩张性,因此欺软怕硬是其文明特征,虽然进化了千年,但并没有去根,中华文明里相互尊重的美德并不属于西方文明的本质。因此西方人对能闹事反抗的族群就宽容,对宽容厚道的族群就欺负。我在法国说西藏问题从来不用自古以来,而只说中国占领几个世纪的事实,他们反而觉得很合理。 ​​​​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小看了法国政客们的智商,他们只是没有原则地向民众的愚蠢投降了,为了选票他们出卖了一个曾经伟大的民族的未来。百年来,没有谄媚民众的法国政治家只有戴高乐一人,如果不是他身体健康而长寿,法国早就离开世界的舞台。今天的法国消费的依然是他的遗产,没有雄主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中华文明的复兴是多方面的,但对儒家思想的认识和对中国历史的认识是复兴的核心,如果世界不能认识儒家思想的伟大,那么人类是没有救的,中国只能独善其身。欧洲文明的死亡指日可待。美国有百万青年学中文计划,可能会好一点,这是奥巴马唯一的政绩。 ​​​​

 

法国人比中国人更愚蠢吗?不见得,全世界人民的愚蠢度都是一样的。但中国人有一个特殊的优势,勤奋好学,所以就可以克服愚蠢。 ​​​​

 

在过去,中国的学者们可以端坐一整天,沉浸在阅读 诗书和欣赏大自然的满足感之中,他们不会去制造浪费,没有 出门消费的冲动,更没有用钢筋混凝土重塑世界的欲望。这才 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今天的我对此心驰神往。- 贝一明,美国汉学家 - 古今中外书呆子都是一样

 

未来中国经济的飞跃需要以市场经济方式的大手笔,需要国际视野的想象力和运用软权力的智慧。经过两轮普教24年的文明重建可以为中国成为史上第一领袖国家奠定基础了。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