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我去年暑假里写了本书,书名是《Tao président : la Renaissance au XXIe siècle(陶总统:21世纪的文艺复兴),以今年2017年法国总统候选人的角色为作者全面展开我对法国乃至世界的看法,法语是由我朋友,一个退休的国际法法国教授修改的。今年初所联系的法国十几家出版社全部拒绝出版,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我深信理解法国人民和其真正的精英比如我的法国朋友们,但对普通知识精英缺乏了解,而正是他们主导了法国教育和文化领域。我的书没有出版原因可能很多,比如我写得不够通俗等等,但从最近形势和我在法语FB上的遭遇来看,拒绝出版的核心原因应该是白左当道的政治正确审查。因为我在书里讲清楚了伊斯兰的整段历史,伊斯兰化全球的现状和法国总统应当采取的具体措施,最狠的就是把反对伊斯兰化上升到国防高度,成立总统直属委员会全面收拢地方政府对于学生食堂清真餐和清真寺建设的审批权。白左肯定是要疯的,他们和伊斯兰教有着悠久的同盟关系,他们历来以道德圣人和话语权霸主自居,怎么能允许不同观点存在呢?何况还是一个他们认为根本不可能懂法国和民主的中国人。法国之low,就在于此:掌握代表法国声音的白左们嘲笑着全世界没文化没道德,而全世界嘲笑着他们这群loser 而事实上白左们以为自己就代表了正义、自由和法国价值。萨特,歌颂斯大林的大白左,咒骂所有反共产主义者都是狗,历史已经并将继续证明一切。

 

          下面我节选翻译书中部分关于抵制法国伊斯兰化的具体措施,我们中国乃至全球都是可以借鉴的。亲身经历伊斯兰化凶猛的力量,就会更觉醒人文文明必须强悍崛起。

          这些具体措施可以看作是本书院学员政论类毕业论文的标准参考,我希望有志于未来的年轻人多学习多思考,先看完第一期的基础类必读书目,并坚持做作业,要志在长远,因为中国和人类需要你们。

 

         书的前面已经总结了伊斯兰文明的简史,从起源到现在。我为了避免法国白左的政治正确审查,已经是主要引用李光耀的关于伊斯兰的评论了,同时广泛引用法国等国学者的著作。结论是:伊斯兰化是人类文明的重大威胁之一,穆斯林首先需要自省,宽容对待别人的批评,所有关于对穆斯林的教育都援引自古兰经或历史上的伊斯兰思想家。一句话,我已经做到了非常客观和自我审查了,结果还是被白左封杀了,正如他们在FB的群组里封杀我的事实性表述一样凶狠。这些内容很长,所以我就不翻译了,以后肯定会出版,我自己出版。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一个大学教授告诉我:陶,你看书名,陶总统,法国编辑一看到这个题目就受不了了。我有个美国教授朋友,写了本超好的关于戴高乐的书,可是没有一个法国出版社愿意出版,他们的理由很简单:法国有那么多人研究戴高乐,为啥要给美国的研究者出一本?”  我的法国朋友得知后如此评论:法国的丑闻。

 

          抵制伊斯兰化的具体措施分布在总统竞选纲领关于移民和国防政策两个部分里,括弧内带注释的是就法国国情给中国读者的必要解释。如下:

 

关于伊斯兰化、世俗化、社会融入和移民问题的方案

 

事实上,这四个议题是一个,都是有关于所有族群一起生活的议题,尤其是在法国的穆斯林群体。我们将组织有关该主题的论坛和辩论,所有的活动都面向公众开放,所有的发言和讨论都将通过互联网向全球播放,所有措施都将通过讨论和类似的全民公决(通过网络投票和落地民调进行)后才执行(除了一些紧急措施)。因为法国社会必须获得足够的社会共识来一起行动以避免分裂。

(注释:法国的绝大多数移民是穆斯林,世俗化问题的核心是伊斯兰教,社会融入最难的也是穆斯林。这个措施的核心是两点:一是言论自由全部公开,避免白左和穆斯林垄断话语权,同时向全法全球曝光其伊斯兰化言论,这是对法国目前在政治正确下言论自由被封杀的有力打击,人民的声音可以有平台被听到;二是基于网络和民调的全民公决,既规避了宪法定义的全民公决的复杂性和不能经常进行,同时也真正给予沉默的大多数通过默默投票来支持抵制伊斯兰化措施的权利,这是对人民主权的尊重,严厉打击白左等精英对人民主权的掠夺。因为我理解并坚信法国人民,法国社会其实对抵制伊斯兰化有着相当大的共识,并没有如白左媒体说的那么分裂,我就要把这种被打压的共识表面化以形成公开的强大的民意作为执政基础。我认为在法国,今天的法国,所谓的民粹当然也有,但绝对是极极少数,其他都是被白左们故意抹黑妖魔化的普通人的正常思想。所以,在法国这样一个民主和文化高度发达的国家,我根本不担心会出现80年前的德国式的民粹或50年前的文革。我的基于人民主权的政策就是建立在对法国人民民主素养绝对信任的基础上的。简而言之,法国1848年就有了男性普选,今日早就过了孙文说的训政时代了。这些措施是针对法国国情的,未必适用所有国家,认识这点很重要。)

 

总统本人应该是这些项目的负责人。

(注释:现代媒体环境中,总统拥有最高的媒体关注度,所以必须利用这个关注度去推进实际的工作,比如亲自参加人民参加的抵制伊斯兰化的辩论,把人民的意见通过总统的关注全面推向法国和世界。)

 

所以第一个行政措施就是把原来隶属于内政部的宗教办公室(司局级)转移到总统府直辖。因为今天的世俗化问题已经成为法国和全球第一位的社会问题,它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政治问题,而是决定我们文明、我们的国家和人类大家庭的生存或死亡的关键问题。法国和法国总统必须成为第一负责人。

(注释:这就把宗教事务提升到了部级,因为总统府直辖,实际上就高于政府的各部级单位比如内政部,国防部,文化部等,便于协调和统领各部门一起行动抵制伊斯兰化。这个想法我和某任宗教办公室主任交流过,他非常支持。另外,从法国历史上看,拿破仑一世时代,宗教问题负责人就是直接向其汇报的,所以该措施符合当代情况,也有历史渊源,法国是很讲传统的,有历史渊源,尤其是像拿破仑和戴高乐干过的事情等于就是合法性,寻找历史先例是成功执政的艺术。这就是我说的,杰出的政治家都是历史学家。这个行政措施的关键点在于表达总统对世俗化问题的高度重视和坚定立场,而非仅仅是升格一个部门的行政级别。我理解法国人民,我相信这个措施将极大鼓励他们抵抗伊斯兰化的勇气,能够让更多的沉默的大多数站出来,也能够震撼那些左右逢源的所谓的温和穆斯林,他们必须选择是站在法国人民一边,还是伊斯兰主义者一边。法国人民渴望一个真正的领袖来领导,而不是圆滑的政客来继续祸害法国。我理解他们的渴望。)

 

我们将建立一个总统直辖的世俗化委员会,因为我不仅是总统,也是世俗化和宗教学专家,尤其是我有3000年中国政教分离的历史经验,而中国是唯一一个自古以来就是世俗化的国家。这个委员会里大多数成员是国际和法国的著名知识分子和专家,他们将在社会科学领域进行严肃的政策研究,避免一切政治化和政治正确,政策必须建立在科学而不是意识形态的基础上。我们必须从根本上解决世俗化问题,这就必须搞清楚什么是世俗化,什么是宗教,什么是伊斯兰教。这个委员会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法国总统府举行人类历史以来第一个全球性跨宗教对话,我们将通过互联网和法国国立电视集团向全球直播对话,包括法国人民一样可以参加这样的高峰宗教对话,让全球都听到法国人民的智慧和声音。

(注释:法国是大革命和人权宣言的起源地,它就应该继承这种光荣传统,在全球面临伊斯兰化威胁的时刻,为人类的和平和未来作出自己的贡献。真理越辩越明,各宗教之间的对话就足以证明各宗教的属性,也帮助各宗教走出自我封闭的恶习,相互学习提高。这样的对话更可以帮助法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了解各宗教和世俗化原则,打破各宗教单独封闭洗脑对人类智商的损害。法国作为世俗化运动的领袖和最世俗化的民主国家,举行这样的对话是其神圣的使命。我相信法国人民内心依然有着大革命的灵魂,这是我这个措施的基础,如果他们的灵魂已经沉睡,我就唤醒他们。另外,法国学术界也蔓延着政治正确,作为民主国家的总统,我无法干预学术界的丑陋,但我可以给那些真正的学者机会,鼓励并帮助他们挽救学术和教育。基于法国现有实力,任何一个土著法国总统都不会具有影响世界的关注度,只会越来越弱。只有出身中美两大国的外裔法国总统才可能恢复法国昔日的影响力,所以这些措施能够具备国际号召力和最大的效力根本在于我的华裔身份。这是我说的:法国的福分。我是中国人,无论我是否成为法国总统,中国人最终,在我活着或我死后,会得益于我的思想,这是我说的:我始终有机会。)

 

为此,我安排了六个步骤:1、回到对真相的尊重,这是一切研究、讨论和措施的基础,拒绝政治正确,它已经谋杀了太多的法国同胞和我们的国际朋友;2. 把研究的问题去政治化,用社会科学的方法来揭示问题的本质;3. 充分借鉴其他国家在世俗化方面的成功经验,比如中国,印度,新加坡等;4、在道德和伦理的基础上建立共同生活的规则并向全社会提倡;5、在以上4个步骤的基础上,我们再采取政治的、司法的和立法的各项措施;6、在实践中评估和完善这些措施。

(注释:法国很多问题,包括世俗化和社会融入、移民等问题都过于政治化,政府的措施是建立在意识形态而不是科学研究的基础上的,所以我提出首先要去政治化,回到科学决策的科学之本源,这个想法我几年前和前法国社会科学学会主席也交流过,她很赞同。另外,我也相信绝大多数法国人民的智商,他们会尊重科学的。第四条完全源自中华文明的德政理念,我认为法制必需,但只有德政才能永恒,而西方正缺少这样的历史经验和能力。当然这个规则不是强制的,但由总统和其他社会著名人士一起来提倡。)

 

这将是法国人民在这些项目中扮演主角,而不是那些所谓的精英,更不是利益集团,或政治家,或那些社群主义分子。共和国总统只有当他不考虑某个特殊群体的选票时,才能真正保护法国人。法国应该向全人类展现一个新的法国式的共同生活之典范来拯救我们的星球。

(注释:法国穆斯林选民占大约6-8%的选票,他们投票倾向非常一致,201290%投给奥朗德,至少5%的选票,所以在两个候选人得票率差为3%左右的对决中,这5%等于就决定了谁可以当总统,所以除了极右,没有一个候选人敢于抵制伊斯兰化的。这是民主制度导致法国伊斯兰化的根本原因,因为穆斯林的选票已经多到可以决定一个国家命运了。作为政论,这段当然有一些必要的宣传鼓动性。)

 

国防政策:捍卫和推进人类文明的进步

 

人类的宏伟理想是自由,人类社会的宏伟理想是人类文明的进步,国防的宏伟理想就是捍卫人类文明的进步以保障人类的自由。今日我们人类文明的国防使命就是赢得对极权主义和包括恐怖主义在内的神权主义的战争的胜利。

(注释:这是我对国防的定义,后面还有大段引用中华文明传统的国防理念的论述,顺带把西方文明没有能力带来和平的根本原因分析了透彻。另外简述了我自己建立在东西方文化基础上的军事哲学,因为法国总统是三军统帅,唯一全权决定如何使用核武器的人,但没有其他候选人谈军事哲学的,他们不懂。这里不展开了。)

 

21世纪国防的原则

  1. 通过文明的视角研究战争和国防
  2. 国防的目标是捍卫和促进文明的进步
  3. 国防的战略是集合所有的军事及智力措施
  4. 振兴国家和提升公民个人生活质量是第一武器
  5. 每个公民都通过其在社会中的经济、文化的成功,以及个人生活的幸福度来体现其作为全民国防的成员责任。

 

(注释:这是基于修己安人理论的现代运用,中华文明博大精深啊!大家要好好努力学习,结合当代问题学习。我要强调,汉字的武是止+戈,伟大文明最强悍也是最智慧的和平主义,全球没有一个文明可以与之相比。)

      

实际措施

  1. 全面振兴法国文明
  2. 制定满足军事和智力战争需要的战略规划
  3. 根据以上新战略重组国家安全与防卫委员会以及其秘书机构(法国最高军事委员会及其工作机构)
  4. 新建智力部队司令部(与各兵种平级的司令部)
  5. 在国防层面上启动对宗教和世俗化的研究,并且展开广泛的国际合作以取得对伊斯兰化定义及诠释的国际理论共识
  6. 加强情报工作和军事研究,尤其是对于军事机器人和非致命性武器的研究
  7. 严控移民政策,启动全面完整的移民融入之社会调查,严控所有伊斯兰运动
  8. 严禁任何外来资金援助法国国内的伊斯兰活动
  9. 所有涉嫌伊斯兰化包括新建清真寺、新建伊斯兰私立学校、公立学校设立清真餐等的措施应该全部经过总统直辖的世俗化委员会审核批准。

 

  (注释:这是把抵制伊斯兰化提高到国家生死存亡高度后的强硬措施,若非如此,法国必然陷入内战,我深信大多数法国人民会坚定的支持我,而白左们和装逼犯们会坚定地反对我,这是他们要封杀我话语权的根本原因,他们与人民的渴望为敌。其中,第三条中要补充的成员就是宗教学和世俗化的专家;第四条是要从理论根源上打击神权主义,因为对于神权,纯军事手段没有用的 ,更不能粗暴地从肉体上消灭所有极端分子,而是要仁慈但坚决地拯救他们的灵魂;第六条的主要目的是预防在未来可能爆发的全面内战或社会动乱中减少伤亡;第七条目前因为法国宪法委员会的一个判例而无法实现,法国禁止按种族和宗教统计数据,你看有多么荒谬,因为科学统计是一切科学决策的基础,所以要先解决合法性问题;第八条针对猖獗几十年的海外穆斯林国家和组织对法国伊斯兰运动的金钱支持,他们是分裂法国社会的元凶,所以我一刀切断;第九条的情况也非常猖獗,目前由地方政府审批,往往因为苟且于穆斯林团体的选票而绥靖,因为地方政府无法抵制来自选票的诱惑,以及全法国乃至全球的伊斯兰集团的压力,所以要经过一定程序来把他们的压力集中到总统府,由总统一力承担。这是我和其他政客的根本区别,他们毫无责任心,根本不愿意承担责任。法国必须强势震慑恐怖主义,而不是用鲜花装逼惹得恐怖分子嘲笑,所以作为国家象征的元首必须坚定强势立场以表达全民同仇敌忾的决心。)

 

总之,法国应该成为一个所有人类愿意共同建设的理想国家,而不是如今天那样,所有人类一起要破坏的国家。然而,我们社会的现实是:许多的法国人沉睡或度假中,他们镇压那些少数觉醒并发出警告的法国人,因为他们的警告破坏了沉睡着的美梦。如果我们不能改变这样的态度,如果我们不能重新找回活力,法兰西民族将毫无疑问地面临死亡。

 

节选完

 

        我相信法国人民和真正的法国精英,所以我正在重新改写这部书,白左封杀我,我就自己创建出版社出版发行,市场运作,我会努力让全法国都知道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对法国的看法,作为我在法国人民中间幸福生活10年后给法国人民的礼物。

         我更希望中国的年轻人,无论在国内国外都要立志为中华文明复兴而读书和努力,在国外的朋友可以用所在国作为案例来研究提升自己的能力,在国内的可以进行本地的或本行业的研究。眼光要放长远,坚持努力,你们自然会看到一个伟大民族在你们自己手里复兴的。

          加油!

 

          我们相识是这个世界的幸运。

 

欢迎关注文明之道书院微信公众号 taoyun2017   

为中华文明复兴而读书!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