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中华宪法应当确定:保护和促进中华文明和人类文明的共同进步,这一条款。因此,伊斯兰化中国和基督教化中国都将导致世俗文明的中华文明之倒退,是违宪的,传教必须被禁止。 ​​​​

我不乖,走过很多陷阱,每次都足以摧毁人生,每次都被她拯救,那是有多么爱我啊! ​​​​

万里江山,万里绿起万里红。 ​​​​

佛教和道教作为被中华世俗文明改造的哲学化宗教应当拥有与其他落后文明的宗教不同的宪法地位,以此激励各种宗教向着自由、宽容、开放的方向进步,从而真正保证信仰自由。

 

​​​​中华文明作为原生世俗文明是人类文明最后的保护人,任何宗教化中华文明的传教都是对人类文明的野蛮攻击,应当全面禁止以维护人类文明的生存和进步

 

老虎并不会因为爬上树梢的猴子远远地看着就变成了猫。而井底之蛙往往把麻雀看得比高空的雄鹰更大。 ​​​​

 

如果要使被西欧所动荡的人类生活再度安定,进而如果要在人类社会中把西欧的变动性稳定为非破坏性活力的程度,那这种变化的创始者必须在西欧之外的世界去寻求。可以现象它可能在中国出现。- 汤因比 - 伟大的史学家应该也是先知,他们不被数十年或数百年的变迁迷惑,而以足够悠长的历史去思考未来

 

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司马迁。 --今日人类史学围着西方不同史学流派而转悠,却无力解决任何今日人类之危机,史学变成了恋古癖,正是中华传统史学理念没有领导人类历史学研究而造成的百年悲剧

 

人民有福的时代,英雄们出来玩耍;人民无福的时代,英雄们看着人民玩傻。 ​​​​

 

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圣经都以历史叙事的方式规范了教义,上帝的形象是人性化的导师,因此教徒可以根据历史发展而重新诠释教义以符合时代的需要。而古兰经中的教义是粗暴的非历史叙事的律令,同时禁止先知的形象化说明先知是违反教义者的威胁者而非教徒的导师,因此古兰经必定是僵化的,事实上更类似于对人类的最后通牒

 

诗歌是世俗文明的圣经,是反神权战争中的精神战线。传统诗歌的复兴是人类文明复兴的重要内容。很难想象美国能作为诗歌复兴的发动机,所以不是中国,就是法国将承担这一伟业。 ​​​​

没有伟人就没有伟业,而他们早就想这么干了。。。。 对政治家而言,没有比保卫国家更光荣的伟业了。- 戴高乐 《剑锋》 1932年。- 法国人爱好和平反对备战,相信希特勒不相信戴高乐,1940年战败沦为德国占领区。 ​​​​

 

德国人很勤劳很敬业,但心志极其不成熟,自从统一成为独立的欧洲大国之后就总是在关键时候选择了极其悲惨的命运。一战、二战、三战,德国骄傲得可悲,无知得可怜。德国文明太稚嫩不足以承担如此实力的大国领导,德国需要监护人。 ​​​​

 

 

这个世界需要我。如果我不够努力,人类文明的进步可能要晚几代人。未来20年是人类的十字路口:中华文明指引下的新时代,还是退回到狭隘民族主义的旧时代。为了生存,人类只能二选一。有我,文明进步,没有我,文明退步。这会是人类历史上另一次创世纪,或另一次长期动荡。无论怎样,都是人类的命。 ​​​​

 

战争中的伟人对自己的角色和直觉的价值一直充满信心。亚历山大称之为期望,凯撒称之为运气,拿破仑称之为幸运星 。。那些具有特别天赋的人,这种能力彰显了他们的人格。。福楼拜称之为:那些注定从事伟业的人拥有难以形容的光辉- 戴高乐。- 法国式表达的天命所归,俗称主角光环

 

虽然我并没有在打热战,但确实在一场一个人对全世界的战争中。所以特别能体会戴高乐说的驾驭不确定性对战争的影响。不确定性直接挑战人的直觉性智慧和本能,战神是真的神,他超越了技术和现场,以神的直觉本能地决策,所以才能无敌天下。 ​​​​

 

 

为了在人民的支持下领导国家走在正确的道路上,领导人需要向人民派发糖果。政治家和政客的区别在于,政客只派发糖果,而政治家还需要领导国家。西方民主成熟的标志是几乎所有学者、研究机构和商业咨询公司只会派发糖果,当然这也是西方民主终结的根本原因。人类文明需要中国人来领导。 ​​​​

 

 

10年前申请巴政时候,我觉得欧盟模式值得人类社会效仿。现在我觉得欧盟的失败就是因为没有好好学习中华文明和中华史。 ​​​​

 

 

在所有人看不到希望的时代,我们要勇敢地站起来指明方向,也要谦逊地坐下来学习知识。 ​​​​

这是一个非凡的时代,不仅是中国人,也是全人类翘首以待的时代,人类文明需要新的内涵和新的方向,唯有中国人可以引导未来五百年的文明进步。所有的毫无希望都是因为我们没有意识到:中华文明的复兴首先要确认其人类文明的领导地位。在今天,任何不以领导世界为目标的中华复兴绝无可能成功。

 

不得不承认我们今天的处境比孙文当年更困难,条件更艰苦,几乎毫无希望

 

其实法国人要比美国人幸运得多,因为他们不仅有戴高乐留下的宪法,他们还有强大的公营电视媒体集团。可惜,法国人逼格太高又懒,没有美国人谦虚勤奋

 

法国人民总是比美国人先知先觉,比如300年前,却又总是在行动上慢一拍,比如200年前。美国人可爱粗暴,想到就去干,毫不犹豫。法国人扭扭捏捏地要么不干,要么就把天捅个窟窿。 ​​​​

 

没有心疼的爱情只是情欲,或者更糟,只是交易。 ​​​​

 

 

在平庸的时代,小丑们上窜下跳,英雄们相妻(夫)教子,过着轮回中难得的假期。在非凡的时代,弱智的人类突然觉醒,小丑们遁形,而英雄们,个个出场,留下千万年不灭的传说。 ​​​​

教育普及以来,西方人是越来越弱智的。在文盲时代,人民会尊重少数知识精英的理性意见。当人民教育程度提高时,他们的理性并没有随着提高,但人民以为自己脱离文盲就自然变得理性了,实际上理性并不和教育程度划等号,有了文凭的人民不再尊重精英,而精英本身也堕落为平民。整个西方文明就彻底倒退了

 

目前我看到的中国学者,体制内外都有,对川普现象和未来美国的分析都非常不足。表面看原因有三:一不懂美国,二不懂民主,三不懂选举。根本原因倒只有一个:他们从未以一个要复兴美国且要赢得选举的美国总统候选人的角色去研究美国,以及和美国人民聊天。他们根本抓不住一个民族在伟大时代的心跳。 ​​​​

 

"i am the son of God who is the people." ​​​​

 

神选民族不是永久的身份。各民族根据其起源都有各自的命运,它在漫长历史里不断被验证,只有完成了应负使命才能继续这种神选的高贵身份,如同古代中国,近代法国,现代美国。如该民族放弃了其使命,或没有英雄降临续命,他们就将被剔除神选之列,堕落为芸芸众生,如今日中国和法国就接近此关键时刻了。 ​​​​

 

领导一个国家未必需要人民的理解,但一定需要人民的支持。领袖的远见和智慧不是一般人可以充分领悟的,在实践中也是永远无法达到的。但是领导权的合法性必须建立在人民信任和委托的基础上。人民有权决定他们自己的命运,他们可以聪明地盲从领袖,也可以愚蠢地推翻领袖,无论对错都应当得到尊重。 ​​​​

 

通常认为戴高乐最伟大的时候是1940年和1958年两次拯救法国。我却认为他最伟大的时候是1946年和1969年两次尊重弱智人民的错误选择而退隐。 ​​​​

 

中国人百年没有民主化是为了全人类的生存做出的最伟大的牺牲。 ​​​​

 

现代西方政治光谱大体分左中右三类:左派以共产主义为思想源泉(不是大革命左派),中就是自由主义(法国共和派+托克维尔+潘恩),右就是保守主义。19世纪其实都是自由主义的天下,普选和大众媒体兴起后,理性的自由主义被左右两个极端边缘化,正等待中华文明对其改造并领导自由主义的复兴。 ​​​​

 

尼采疯了,因为他发现了西方文明固有的问题却找不到解决方案,因为他不懂中文。 ​​​​

 

古希腊和中国对音乐之于文明关系的看法实在精准而有远见。礼乐可促进文明进步道德提升。70年代起西方说唱乐兴起至今和人文文明大衰退同步并不是一种巧合。中华古风音乐的逐步走红恰好也伴随着中华古典文明的逐步复兴。 ​​不同音乐风格有着不同气质和内容,各民族主流乐器往往决定了其文明的特点。 ​​​​

 

自由派知识分子和汉学家一直困惑于诸如:为何民主错过了很多时机而无法在大陆实现?为何历史必然在中国却偶然不发生等? 他们真可怜,白读了几十年的书没有好人来指点。所有类似问题都缺乏两个基本思考:1. 没有规划最先进民主模式的目标如何民主化中国?2. 没有中华文明复兴的基础如何启动民主化? ​​​​

 

在反邪教的斗争中是一定需要伟大的英雄来领导弱智的人民,也一定需要足够智慧和勇气的雄主来彻底粉碎白左建立的文化教育系统而重建人类的价值观。可以说,反邪教斗争的胜利一定是建立在彻底剿灭白左价值观的思想斗争基础上的。只要白左思想不灭亡,人类文明就不会复兴。 ​​​​

 

在这场全球性反邪教的斗争中,中国最大的优势是绿教人口比例只有1.5%,只要控制得当,可以坐等西方国家装逼到内战爆发而形成全球反邪教同盟之后再一步到位政策。在目前挺绿教成风尚的国际环境下,任何正确的决策都会被弱智们集体攻击,因此需要足够智慧与耐心等待弱智们被绿教反手屠戮的时机。 ​​​​

 

在1909年到1922年544名归国的清华留学生中,从事教育者204人,占总数40%以上,居所有职业之首。- 教育救国但不致富,民国的伟大首先在于精英的伟大。今日我们的留洋派实在无地自容啊。 ​​​​

 

天主教国家法国,1847年新教徒基佐就担任七月王朝时期(君主立宪制)的法国总理,而直到1961年,肯尼迪才作为第一个(目前也是唯一一个)天主教徒担任新教为主体的美国之总统。 ​​​​

 

终于发现是件天大的事情,足以影响到人类文明的进步甚至生死的大事。我虽然有那么多新思想,但毕竟不可能在每个领域都成为世界冠军,有些思想也还需要更严谨的学术证明,所以只能依靠更多专业人士来完成。可惜我太穷了,根本没钱去拓展这些研究。第一次觉得自己没钱是很对不起历史的事情

 

少年时代,自我感觉牛逼的时候,我就时刻提醒自己:不是每个牛逼的人都有运气展现他的牛逼的,那是命。现在,自我感觉牛逼的时候,我也时刻警告自己:不是每个牛逼的人都愿意拯救弱智的人类,那是个性。 ​​​​

 

欧洲文明没有将会灭亡,正如中华文明没有也不会进化。 ​​​​

 

 

只有帝国才能保证和平和人类最终的自由,民族自治运动兴起除了导致连绵不断的战争最终毁灭人类之外,不会带来任何自由。帝国文明致力于所有民族文明的共同进步,无差别地保护所有国民的利益,充分整合各民族文明的智慧于帝国文明的总进化。而民族国家间的竞争却是零和游戏,最终导致所有文明的倒退。 ​​​​

 

在农夫与蛇成为逼格童话的时代,中国的地理位置还是非常幸运的,当然最幸运的莫过于日本。大中华的祖先坚持了数千年不断帮助野蛮文明的进步,成就了最伟大的帝国文明,护佑着他们避免未来数百年的劫难。同时也保护着中华文明自己不会因未来疯狂的邪教全球化进攻而灭亡。 ​​​​

 

法国朋友说:你评论川普的时候不要去考虑法国人民怎么想川普的,而是要告诉他们你的想法。- 领导一个国家不是要迎合民意,关键是领导! ​​​​

 

除了中华文明之外,其他文明都有着宗教起源,因此当他们复兴自身文明以应对外来危机时就会回到宗教本身,如穆斯林国家回到伊斯兰教,美国回到基督教。而中国没有宗教可回,就会激发文明的缔造者-汉民族主义,至于法国等欧洲国家,虽然也是基督教起源,但世俗化已久,也是激发各自的民族主义来应对。 ​​​​

 

减肥是一种信仰,是吃货对美食超验世界的崇拜。 ​​​​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不通,为何会有不少人认为我说的中华文明复兴是忽悠呢?我可是真的这么想,而且也是这么做的,我坚信中华文明的复兴也是人类文明21世纪复兴的重要基础。求

 

黑中华文明者的误区就在于把60年鸡国社会的表象当作是5000年文明的内涵。凡是中国人都应该敢说一句话:即使其他中国人都变鸡国人,只要有我在,中华文明依旧是最高等文明。” ​​​​

 

人民因为虚弱和虚荣需要崇拜对象。美国人崇拜川普情有可原,因为美国文明本来就比较落后,川普是他们最不坏的选择。但是作为最高等文明的中国人也去崇拜川普那就很可笑了。或者说是很可悲的。 ​​​​

 

永远不要责怪人民,这不是说人民总是对的,而是说人民本来就是那样。无论教育有多么发达,人民和精英的差异永远存在,因为思维方式不同。所以,精英唯一能做的就是完善自己和方法

 

中年人是个多么恐怖的名称,啊!可我却好想谈恋爱 如果不是和女生,那就和世界吧。

 

中华文明的复兴将标志着汉学的终结。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