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世上人人都爱钱,如果你不爱钱,那么至少已经赢了那99.9999999%的人。 ​​​​

 

今天做梦太累了,在一条大油轮环球航程中和各个时代的海盗和海军打了一梦

 

1751年出版的标志性的启蒙著作Encyclopédie(百科全书)对法国文明的进化至关重要。在大革命前该书共发行25000册,在2000多万人且绝大多数为文盲的法国算是很畅销了,其读者几乎覆盖了所有的精英阶层,包括了法官、教士、医生、律师和军官甚至是食利阶级等所有掌握法国军政经济文化命脉的实权阶级。 ​​​​

 

同盟会当年面对一大波人数占优势地位的保皇党,今天我们面对一群不学无术的美粉。 ​​​​

 

 

所以我是无法自己逍遥快活的,陶渊明是做不成的了。因为在目前的认知范围内,能质疑也有能力质疑美国宪政缺陷的,且还属于民主阵营的中国人大概就我一个了。 ​​​​

 

看到那么多美粉兴奋得歌颂美国的三权分立,法律至上,初级联邦法官可以裁决总统令。简直是令人啼笑皆非,按美国法律或许可以,但为何不能质疑这种法律体系本身就有问题呢?人啊,要多学习,多思考,才会有进步,中国民主才有希望。从结果来看,美国宪法是最糟糕的,因为内战就是宪法设计缺陷导致的。

 

中国人首先要有独立的思考能力,不要以为美国宪政体系一切都好,以至于根本不敢质疑其缺陷。我可以负责且专业地说:川普的伟大贡献还在于给我们所有人一个重新检查和反思美国宪政体系的历史机会,是让美式宪政走下神坛,让民主制度得以进步的历史机遇,比如初级司法官是否有权裁决最高行政权的行政令? ​​​​

 

 

中国民主百年来的难产不是神对中国人的惩罚,而是对中国人寄予厚望。反复磨炼和酝酿的中国民主是要成为人类文明复兴中最理想的政体模式的。中国人错过前三波初级的民主浪潮,是全人类的幸运。今天当民主陷入危机,人类文明群龙无首之际,只有还未民主化的中国才有可能和力量复兴并领导民主进步。 ​​​​

 

当你举起战旗的时候,是真的在创造历史吗?还是历史选择了你作为神的凡身昭告人类的新命运?历史和神学刹那间成了基友。 ​​​​

 

大革命与其说是序幕,不如说是谢幕。大革命是对过去数百年法国文明进步以特殊的公投方式进行了确认。法国如此,未来大陆也是如此。未来的剧情早在今日撰写了。

 

Le catholicisme a fait l’homme esclave, la philosophie le fait libre - 天主教把人变成奴隶,哲学使之自由。- 雨果 ​​​​

 

见龙在田 天下文明 - 汉语中的创世纪有着沁人心扉的暖意,基于人文的信仰远胜宗教,奠定了人类最高级的文明。 ​​​​

奇迹不是神之全能在俗世的证明,而是人之神性的世俗表现。 ​​​​

 

 

 

10年前我是带着民主理想来到法国学民主的,以为未来世界之最大的挑战是民主和极权。从未预料到今天我的博士专业居然是宗教/世俗化历史,也没有想到未来世界之最大挑战是人类文明和野蛮神权的生死之战。民主和极权是自由精神而非生死之战。更没有想到,人类文明确实需要中华文明来拯救。 ​​​​

 

 

面对落后文明野蛮入侵造成的本土文明程度下降,比如一神教的入侵,因此适当以落后的方式恢复本土文明的先进性是必须的。比如将世俗化这种西方落后文明的名词写入中华宪法,又如将中华传统哲学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信仰模式保障宗教自由,禁止传教等也写入宪法等。 ​​​​

 

她那么爱你,如果那么坚决地阻止你做一件事情,就一定有为你好的理由。信仰是信任。 ​​​​

 

在大多数情况下官僚系统是民主制度下最反民主的系统,他们为了个人利益会想尽办法对抗任何改革,流动的选举官员如何整肃铁饭碗官僚是民主制度研究的重要课题。有兴趣者可以深入研究。 ​​​​

 

为了确保其政策正常落实,白宫需要彻底整肃美国所有官僚体系,这是对美国民主的最严酷的挑战。也是为何民主制度下任何改革都异常艰难的根本原因,这必须再次依靠人民监督、行政透明、社会全方位压力三大压力,必要时运用司法工具进行打击。 ​​​​

 

文艺复兴以来,法国通过天主教法国化不断削弱罗马教廷的权威,王权不断扩张也就不断削弱教权,在两者的权力斗争过程中,启蒙思想打击神权思想是重要工具,因此大革命之前,教权已经在数百年的斗争过程中几乎被逐出世俗权力的领地,大革命只是完成对教权的最后的致命一击。 ​​​​

 

 

今日之时代,在中国传教不仅是对中华文明的野蛮侵略,更是对人类文明进步的反动,是对欧陆式西方文明进步的否定,基督化世界和伊斯兰化世界一样是对人类文明的摧残。如果川普不及时收手,那么美国将站在与中欧两大先进文明的对立面上,美国社会也将更加分裂。全球陷入更深刻的危机,人类需要中国人。

 

由目前的形势来看,包括基督教在内的一神教系统是制约人类文明下一步进化的最大障碍,任何要基督化中国或在中国大力传教的主张都是反人类文明的,因为他们要把人类最高等文明-唯一的原生性世俗文明-中华文明摧毁,中国基督徒可以保留个人信仰,但复国后必须立法禁止传教,以捍卫全人类文明的进步成果

 

当前学术界最可笑的问题是放着一大堆现实问题不去解决,而去追求那些毫无现实意义的未知,学术变成了另类的小圈子的逼格娱乐。宇宙大得很,永远有细微或宏大的未知领域,国家对学术的扶持包括教育经费只能用在为解决现实问题而求未知的课题上,要搞学术娱乐可以私人搞,不能用纳税人的钱。 ​​​​

 

整个西方文明的进步史就是去基督教的历史。所以美国文明是最低等的西方文明,因为基督教因素太强。当然不能说美国人错了,因为这是美国国情的必须。如果因为美国强大就认为越基督越牛逼,这和绿教觉得伊斯兰越扩张绿教越高贵没有大区别。如果认为反基督教回归就是迎绿教,那只能说明入教以后低智商了。 ​​​​

 

突然觉得:美国人的学术工厂制造模式是有道理的,因为美国人缺乏智慧,所以必须严格按生产流程制造学术产品,不然就乱套了。但是美国这套学术标准只适合缺乏智慧的美国人自己,如果用做普遍学术模式,那就是把欧亚大陆的天才逼成弱智了,这才是人类文明倒退的根源。 ​​​​

 

美国政教分离的早期捍卫者-杰斐逊,美国文明独立于欧洲文明的奠基者-爱默生也是美国世俗文化的推动者,任何一个美国总统如果和这两位对抗是无法成功执政的。 ​​​​

 

 

川普如坚持搞基督教回归而破坏政教分离的立国之本,就是文明的倒退,其支持者会分裂,因为他背叛了美国最智慧的国父-杰斐逊。重建一个国家需要哲学,川普读书少的缺陷是致命的。在以基督教复兴凝聚美国人和坚持政教分离之间还是可以保持平衡的,川普及其幕僚没能力做到。美国人的民主革命可能会失败。 ​​​​

 

 

少年时代看得最多遍的书是红楼梦,看一遍就觉得过完了一生,看了好几遍也就过了几遍轮回,于是很年轻的时候就觉得人生了无生趣了,除非真正干点有益的大事。读红楼梦比佛经有用,所以起码有20年没读了。 ​​​​

 

所有的伟大都是建立在连续的挫折之上,上天在惩罚你的格局太小,辜负了她的宠爱。

 

 

文明复兴的路不是那么好走的,不然还要我们做什么? ​​​​

 

 

传统中华教育先从哲学和史学开始并延续终身,实在是培养高智商民族的基础啊! ​​​​

 

 

世界的混乱在于那些毫无历史经验和精神修养的民族统治得太久了。

 

如果没有我们来拯救西方文明,世界将退回宗教社会,欧洲文明将被伊斯兰教摧毁,全球以伊斯兰教为分割形成战争对峙。美国重回孤立主义,东亚和印度对抗其他全面伊斯兰化的世界。 ​​​所以拯救西方文明不是可以忽略的事情。 ​​​​

 

拿破仑的失败是西方文明进化的失败。欧洲人因为愚昧被上天惩罚,而全人类成为西方落后文明最大的受害者。 ​​​​

 

西方人崇拜达来啦嘛,以为藏文明多么先进,他们不知道老和尚是披着藏袍诠释中华文明,虽然讲得还不够地道,但已经哄了大半个天下。 ​​​​

 

伟大的战车按神谕驶向奇迹的终点,搭车同行的都是神的宠儿。 ​​​​

 

今年是决定西方文明生死的一年,而我个人的态度很关键。 ​​​​

 

 

上天有好生之德,但也救不了无脑的民族,那是他们的命。性格决定命运,人和民族都一样,三岁看到老,民族也一样,喜剧或悲剧都是宿命。历史学透了,不仅看淡人的生死,也会淡然于民族的兴亡。相对地球,宇宙,人类的生命不过一瞬间,如微尘一样不足挂齿。 ​​​​

 

 

人类因为错过对中华文明的学习而制造了无数灾难,拯救今日的世界,减少未来的遗憾,只能以中华文明为领袖文明才行。 ​​​​

 

拿破仑还是文化素质不够高,过于迷信武力和政治,一口气吃得太多,按他的年纪(进攻俄国时候才42岁),如果文化修养高,配合当时最先进的法国文明,先用10-20年时间实现欧洲文明一体化,再找合适的机会解决俄国是完全可以的。说到底是还是一介武夫,不明白文明同化和斗争的巨大力量。 ​​​​

 

人最重要的是思想,因此中国的现代化在秦汉时期就已经完成了,而西方至今仍处于古代期。 ​​​​

德国文明是自以为成年的儿童,所以每次在历史关键时刻做出最坏的决定。 ​​​​

 

拿破仑在加冕礼上从教皇手中拿过皇冠给自己加冕并不是即兴之作,而是和教皇事前商议好的。因为拿破仑认为自己是国家主权的代表,而该主权并不由上帝授权,即世俗权力并不附属于神权。举行加冕的宗教仪式只是让教皇按常规的国王视角承认他的权力。另外,拿破仑也认为作为国家元首,他的信仰至少看起来应该和大多数国民一样是天主教

 

所有宗教或中国化或禁绝,前一代人努力一点,万世太平;前一代人妥协偷懒,族灭国亡。 ​​​​

 

人类作恶多端,为贪婪自私灭人族灭生物族,破坏环境伤害地球,凭什么自觉比动物高贵? ​​​​

 

世界金融体系必将重建,上海将取代纽约成为新的领袖,华尔街将永远退出历史舞台。 ​​​​

 

私有制是民主的基石,中小企业是民主的捍卫者,超大规模商业帝国极易演变成民主的敌人。 ​​​​

在制造设计时切忌刻舟求剑,社会和人心都在变化,过去无法实现的制度今天或许就可以,过去制度诱发的弊端在未来社会发展的基础上未必会是弊端。100年前的川普或许有可能成为独裁者,今天的川普则绝无可能。就算是希特勒今日复活当选总理,德国也不会再次变成纳粹了。 ​​​​

 

民主制度能否确保大型国有控股企业的竞争力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内容。这不仅是对民主制度的挑战,而且是确保民主制度的重要手段。 ​​​​

 

川普废除对全球民主化的支持是大陆民主化的特大利好!在过去的体制下,民主派并不以中华文明复兴为基础来研究民主化战略,而是以西方落后文明和价值观为准绳,导致了数十年连续失败。如今西奴和西粉们断了粮,却可以激励他们反省而重新认识到中华文明的价值,因此大陆民主事业真正走上了胜利的道路! ​​​​

 

未来50年内,韩日将实行双语教育(汉语)以努力晋升为人类文明的领导者。50年内,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科学,中国人(包括汉化的外国人)都将全面领先世界。但是因为汉语比英语更先进也更难学,所以全球体系将以掌握汉语的能力重组结构,从国际事务到各国内部社会结构。 ​​​​

 

如果把国家看做是大家庭,那么福利制度本身没有错,问题是教育,就是对公民家人的家教。你看川普等富人的家庭,他们的小孩可以说享有相当高水平的福利制度,但也没有变成懒人,相反更勤奋上进,这就是家教好。而教育最好的文明是中华文明,西方文明只有学习把平民培养成贵族的中华教育观才能真正进化

 

作为国家责任的现代福利制度使得懒人可以安享陌生人的劳动成果而没有内疚,因为他们之间并不相识也没有直接联系,而中国古代以家庭家族伦理建立的互助机制既可以救急也不会导致养懒人的情况,因为收受双方有着直接联系和社会压力。今天既然不可能回到古代家族福利体系,那就应该重新认识伦理至于公民道德建设的重要意义

 

 

在人文科学方面做比较研究的话,西方人能力比较差,因为他们不承认一个关键的事实,即文明是有先进落后之分的,只要承认中华文明比法国文明先进,法国比英国先进,英国比美国先进,很多问题立刻迎刃而解,根本不需要那么多无聊的废话。 ​​​​

 

美国人的世俗化其实是信各种基督教教派的自由,是freedom to believe,因为早年去新大陆的都是被英国国教迫害的异教徒,而欧洲人的世俗化是信或不信教的自由,是 freedom from belief,因为自由,包括宗教和政治自由都来自于摆脱宗教/天主教的桎梏。 ​​​​

 

西方历史太短,虽然可以上溯古希腊罗马,但其文明都是断裂的,今日意大利人和希腊人完全不是古代人了。每个西方人的历史感最多只有千余年,所以无法具备悠长历史循环中沉淀的智慧。因此不少西方学者穷尽一生的研究结果在中国人看来是显而易见的共识,而遵循西方学术科学的中国人大多变成了脑残。 ​​​​

 

美国为何屌丝多的根本原因之一是普教是由地方政府负责的。 ​​​​

 

''Hence the telling American taunt : “If you’re so smart, why ain’t you rich?”" - 如果你够聪明,为啥你不富有?- 屌丝的美国文明无法理解贵族的境界。 ​​​​

 

不要以为汉人天生就文明,那是野蛮的汉人远祖经过几千年进化而成就的文明。虽然比其他所有人类文明都进步快些,但也是从野蛮过来的。所以,不要幻想那些野蛮文明可以仅仅经过几代人的现代社会熏陶而变得文明起来。小孩子需要成人的监护,野蛮文明同样需要先进文明的监护而帮助其成熟独立进步。 ​​​​

 

和平从来不是免费的。为了文明的生存,在缺乏足够智慧的前提下,人类不得不在良知和正义之间选择正义。只有中华文明复兴了,才能提供人类更多的智慧,避免那些过于粗暴的做法。 ​​​​

 

当印度一些邦在学校推广瑜伽操时,穆斯林群体就提出抗议,以违反世俗化为由诉诸法院。虽然法院最后判决在学校练习瑜伽并不违反宗教自由,全印度穆斯林个人法委员会依然宣布练习瑜伽是穆斯林的一个大罪。- 以此推出打太极拳的穆斯林也是大罪。 ​​​​

 

 

跨国公司有很多是叛国者和人类文明的刽子手。他们被母国养大,反而提倡野蛮战胜文明的多元化来削弱包括母国在内的各国国家权力,目的就是要用世袭极权的商业权力取代人民的民主权力而统治人类。对这样的极权主义的商业帝国要狠狠地打击,他们比纳粹和苏俄更险恶。 ​​​​

 

在中华文明复兴之前,人类文明就没有领袖文明和模范社会的指引,全球右翼民族主义的崛起只是在面对伊斯兰教疯狂扩张等艰苦环境下的自保措施。 ​​​​

 

从历史来看,有三个重要国家是不能允许其独立自主的,日本,德国和俄国,因为凡是他们独立执政的后果都是对人类社会造成巨大的灾难。尤其是俄国,独立建国后就没有为人类文明及其邻邦做过一件好事。在改造其文明之前,国际社会有必要驻军和指导其国策以保证世界和平。 ​​​​

 

不要相信土鸡变凤凰的鬼话。能一鸣惊人的本来就是凤凰,能一怒震天下的本来就是雄狮,看错了是因为人类眼拙,不是励志的谎言。门当户对很重要,不能傲视天下的绝不配做中国人。 ​​​​

 

纽约啊,全球最大的镇。 ​​​​

 

纵观人类历史,不得不承认古代中国的朝贡体系是最和平最稳定最公正最人性的国际关系处理方式。 ​​​​

 

为啥说川普是屌丝呢?比如他说用酷刑等对付恐怖分子,世界为之震惊,因为他不是法学家,不懂法学的表达方式。实际上,关于法制国家如何运用酷刑,早就有两个法学理论支持了:一是地点例外原则,二是比例原则。酷刑是有法学依据的,不是胡说八道的。 ​​​​

 

美国是自认屌丝的屌丝,言行都正大光明的屌丝。英国人是伪装贵族的屌丝,以贵族之名行屌丝之事。法国人是自以为贵族的屌丝,以屌丝的本质欲行贵族之事。大陆人是自认屌丝的贵族,是数典忘祖的逆子。 ​​​​

 

我不认为川普是政治家的模范。但根据美国人的文明层次,川普是他们能够理解并可以接受的最好的政治家了。再多一点智慧和修养的政治家是无法被美国低等文明接受的,这叫与美国人谈哲学。因此力挺川普是基于美国国情下对人民主权的尊重。

 

在历次印度教徒的报复行动中,政府和警察往往以各种方式拖延干涉,旁观甚至纵容暴徒行凶,从人道主义来说是有罪的,从国际社会来看是印度的国耻,但从效果而言,是确保了印度文明不被伊斯兰化。人类历史那么多文明,能够历经5000年劫难活到今天的文明都不容易,没有完美的方法,只有务实的生存之道。 ​​​​

 

 

现实是如此的残酷。你不得不承认那种无差别的大规模报复行动是非常不人道不公正,但极其有效的对抗伊斯兰恐怖主义和伊斯兰化的手段。印度拥有15%的穆斯林,但比10%穆斯林的法国有着更小,甚至没有伊斯兰恐怖袭击。因为印度教徒的报复使得穆斯林无辜者付出上万生命的代价。人类是很可怜的,所以拥有1亿多穆斯林的印度却几乎不出产恐怖分子

 

先进文明对落后文明的妥协让步是绝对自私的逼格主义,是敌视人类的文明进步理想,是打击人类对自由的渴望,是反天道人伦的罪行。先进文明的首要责任是带领落后文明一起进步,要采取一切必要方法教育和帮助全人类走向共同的文明社会。 ​​​​

 

修己安人的前提是修己,作为人类领袖文明的汉文明首先要复兴富强才能泽被天下。汉人优先是狭义自私的民族主义,我们坚决反对。汉文明优先是实现大同理想的基础,是伟大的普世主义,我们坚决支持。 ​​​​

 

贵族是上天的神选者,只要坚持贵族的气质必得神的护佑。倘若苟且向屌丝低头必触怒天意,或不得善终如韩信,或功败垂成如蒋中正。 ​​​​

 

49以后留下的知识份子想最坏的情况不过是做满清狗。没想到居然会被斗死饿死,连狗奴都做不成。 ​​​​

 

制宪最需要是远见以及坚持的决心。戴高乐是一个伟大的榜样,1958年宪法的框架早在1946年就被他推向法国公众,但并没有成功,戴高乐没有为了个人政治利益向谬误妥协,而是隐居起来,直到1958年法国内乱才重新强悍出山一举奠定第五共和国。法国人民应该庆幸戴高乐足够健康,不然早60年变成屌丝。 ​​​​  ​​​​ ​​​​

 

坚持领袖文明的腔调在短期内是有极大困难的,也会延缓成功的时间,但不会导致1949那样的大溃败,这一败就是70年和亿万同胞的生命。中华文明的复兴要的是一场千年一遇的完胜,而不是在苟且中局促的浪花。 ​​​​

 

 

中华文明复兴是领袖文明的复兴,任何有悖领袖气质的策略都是失败的,我们应该时刻以蒋中正改宗基督为教训。宗教信仰是个人自由,蒋公也同样享有,但这种看似策略的选择却是对人类最高等文明-中华文明的羞辱。改宗不是问题,但标志着蒋公整体思路的大问题。无论多困难,领袖文明应有领袖文明的腔调。 ​​​​

 

自从昨天下午看了电影“l'ascension"(讲述一个93省的屌丝为了追求女友装逼要攀登珠峰居然登顶成功的励志故事),每次睡觉都会梦见喜马拉雅雪山。好想在那里住上半年写一本智慧书啊! ​​​​

 

无论中华文明复兴事业多么艰巨,也要坚持做个有智慧的老帅

 

10年前,如果我不是来法国而是去美国,这两种选择在今天来看其结果会有多大的差别呢

 

我想在珠峰下面不远处只看一眼,忍住登顶的心。 ​​​​

 

中国人一定要讲民族主义,因为严格来说,只有中华文明才是普世文明,讲民族主义就是捍卫人类文明的共同价值观和共同进步。 ​​​​

 

上帝独爱美国,可怜的法国只有我来疼

 

想想自己还是很幸运的,那么多会毁一生的人生陷阱都可以躲过。来法国以后,慢性咽喉炎没有了,强直性脊柱炎几乎痊愈了,体重从100公斤降到75,腰围从1米缩到85,体能从1公里跑步到马拉松,我是来法国复兴身体的,为了那天到来之时还有奉献的本钱。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