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孟子讲过一个故事:舜父瞽叟杀人后,中央司法官皋陶逮捕了瞽叟将之投入监狱,而舜并没有去动用天子权力阻止皋陶执法,要救父亲只好弃位偷偷背着父亲逃跑。因为国家元首也不能干涉司法独立。- 司法独立是中华文明传统。 ​​​​

 

中国古代宪政之中固然也有党争,但往往因人因具体事务而分,并不是阶级或意识形态之争。因此不会持续数代人的斗争而固化分歧导致社会的严重分裂。实际上古典中国之党争比现代西方更符合民主政治的标准:方法和个性之争。

 

作为目前唯一还追求神权主义的宗教教徒,穆斯林被文明社会批判是很正常的,而且也是对穆斯林自身有利的。因为批判才能促进其反思和进步,穆斯林个人才能从神权下获得解放成为真正自由的现代文明人。相反,如果赞美伊斯兰教,反而激起穆斯林绿化人类的野心和使命感,最终在与全人类为敌的圣战中消亡。赞美伊斯兰教就是要灭绝穆斯林

 

穆斯林和其他教徒或民族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如果面对偏见,其他人都会以自己实际行动证明偏见是错的。而穆斯林相反,他们喜欢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反复证明偏见是对的。 ​​​​

从文化身份而言,印度民族主义者往往不承认印度的穆斯林是印度人。西方砖家通常认为是印度教徒歧视穆斯林,但这个问题是全球性的,而且只针对穆斯林。这不是对伊斯兰教的歧视,而是正确的认识。因为伊斯兰教是政教合一的神权主义,大多数穆斯林是把宗教身份置于公民身份之上的。 ​​​​

 

整个人类历史在地球的生命里不过一瞬间。 ​​​​

 

斯里兰卡佛教徒占70%,印度教徒13%,穆斯林10%,基督徒7%。因此与其他国家世俗化通常是由进步分子推动的不同,该国是有佛教保守分子推动的。虽然佛教力量在该国政治中占有关键地位,佛教也比其他宗教有更高的政法和社会地位,但却反而是政教分离的保证。原因很简单,除了佛教其他宗教都有神权主义的倾向和历史,佛教介入政治反而是压制了神权主义,对国家的世俗化有着积极作用。另外,佛教徒介入政治并不是如其他宗教一样要按着教义立法,而是作为道德力量来制约当权者,并用宽容和谐提出民主政治的理想模型

 

虽然英国统治有一定积极作用,但香港百年来的繁荣根本不是所谓的英国法制精神,而是离开满清部落专制和马教极权的中华文明自然而然就会繁荣昌盛。英国统治最大的意义在于隔离和保护了正统中华文明和野蛮异族异教。但是香港的畸形不平等社会却也是英国统治造就的,政商勾结其实是背叛了中华文明的。 ​​​​

 

 

其实,南亚的很多问题都是英国人的弱智和自私造成的,完全是损人而不利己的做法。可以说英国人对南亚人民的迫害比纳粹对犹太人更深,血债累累。所以,今天穆斯林在英国执行伊斯兰教法,巴基斯坦裔穆斯林当选伦敦市长,以后会有更多的出现。 ​​​​

 

与精英自上而下推动的印度世俗化相反,尼泊尔的世俗化主要由毛共主义下而上的革命方式进行的。尼泊尔绝大多数都是印度教徒,且深受比印度更严格的种姓制度之害,其印度教神权君主制被认为是人民苦难的根源。以种姓底层贱民为主的毛共运动就必然把去宗教化和民主化作为革命目标,最终于2008年废除了君主制而共和,迈出世俗化的关键一步

 

中韩日不仅要大东亚共荣,而且要为人类未来社会创造出一个最优的模型,并以此带领全人类进步。韩国人和日本人将以此贡献真正进入一线国家行列。 ​​​​

 

就事实来看,国家发达与否和政体关系并没有和文明的关系大。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无非两类:一是西方文明,二是中华文明。其他文明即使与以上相邻互通也还是落后。比如和欧洲相邻的阿拉伯文明,又如在亚洲,东亚韩日跟着中华文明就发达,而从未全盘汉化的东南亚就落后,这么多华裔都帮不了他们。

 

其实如果现在普选,撸袖子的一定大胜,因为其用词非常接地气,深受最广大的群众喜爱。 ​​​​

 

书生不识人间烟火而大大高估现实社会和人类的智慧。因为书生经常接触的人物都是名留青史的人物,无论好坏,格局和智慧都与常人大不同,不然又如何能被记入历史呢?而现实社会都是由芸芸众生组成,随风而来又去的人物自然和青史人物有天地之差,所以读书人要多接地气,了解一个平庸而无趣的真实世界。 ​​​​

 

无论是巴基斯坦还是孟加拉国,都从独立以后开始一路狂奔的伊斯兰化,专家们只会归咎于其国内政治斗争的结果,完全没有全球视野。伊斯兰化是战后全球大趋势,尤其是1979年伊朗革命建立神权国家的成功案例,大大鼓舞了穆斯林国家神权化的斗志,这才是主因。亚洲下一个神权国家是印尼。 ​​​​

 

事实上没有比国际社会更垃圾更无耻的社会了

 

面对绿祸,全球都在装傻硬挺,他们都在等第一个挺不过去的国家开始禁掉伊斯兰教,而后无耻地和穆斯林国家一起批判这个伟大的国家没有宗教自由,幸灾乐祸地希望伊斯兰恐怖分子转而攻击该国,从而可以保住本国的安全。可是历史和现实证明,绿教就是欺软怕硬,看看以色列。未来敢禁绝伊斯兰教的国家才最安全

 

 

二次世界大战后,在世界上各种主义中只有伊斯兰主义是大赢家也是唯一的赢家,连续赢了70年,连续打败了自由主义,西方保守主义,小清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攻城掠国如入无人之境。所以,像土耳其选择背叛凯末尔重开现代哈里发制度,中国绿教阿拉伯化,欧洲穆斯林以教圈地都是顺应历史大潮的。 ​​​​

 

 

教育普及后识字率提高,所以人人自以为明理,尤其是拿到高级学位的所谓公知。但人对社会和世界以及人自身的看法根据社会层级(家教)和出身(权势)有关,识字率和学位的提高并不意味着上述看法和思维方式的提高。当越来越多保留底层观念的高级学位分子掌握高层话语权的时候,人类文明实际上是退步的。 ​​​​

 

川普骂CNN记者那段看了多次,真心觉得好,西方记者应该被痛骂很多年才能真正建立新闻的职业道德。不过,又看看长者对记者的教导,更加高段,平易近人且语重心长。川普之骂其实骂不醒记者的,而长者之训对有心的青年新闻人而言是千金难买的教导,会改变其职业人生的。毕竟,长者的水平要远高于川普

 

 

公知们搞普世主义失败百年,最终大陆还是被绿教激起的民族主义而民主化。而真正的民主政体是绝不承认神权主义的绿教为合法宗教的。当年汉帝国击败匈奴最终导致罗马帝国崩溃的历史将在未来50年内重演。欧洲将再次陷入数个世纪的动荡,全球凡是有绿教的现有民主国家进入内战。 ​​​​

 

佛教对中华文明的最大贡献有三:1.“的概念,以宗教的灵感弥补了理性对于历史偶然性的解释空白,比如孟子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实是因缘而生了;2. “轮回的概念,宗教化了我对于的情谊,并承认了功德之于个体在超越世界的意义;3. “,以宗教化的个人灵修化解了人(尤其是执政集团-士大夫)固有的无限进取心,使之不以现实公权力强行改造社会而造成灾难(中华文明是没有极权主义土壤的,所以49后才必须毁灭传统文明,与之相对的就是俄国,因为俄国文明本来就是极权主义的,所以即使有文化审查,也没有如大陆文革那样彻底的

 

佛教否定众生的罪如基督教一样由神惩罚而来,更不承认祖先之罪的继承,也不承认佛陀能宽恕信徒的罪。因为佛陀本来出身王储,掌握生杀奖惩大权,舍弃王位后觉悟自然更加不会以至上权力驱策信徒,反而教人自觉而律己。而耶稣出生平民,如果不借助上帝之手又如何震慑信徒呢? ​​​​

 

佛教鼓励信徒在学佛之余也看看异教的典籍。因为首先宗教无论何种都是人类的智慧或历史,为何要排斥呢?其次凡是自信的宗教就不会担心其教徒看了异教的典籍而改宗,即使改宗也是其教徒信仰不够,与佛无缘罢了。所以任何禁止其教徒阅读异教的宗教不仅仅蛮横而且是不自信,非要排斥所有异教思想不足以欺骗信徒。再则要普度众生也包括了异教徒,如果不了解异教徒的信仰又如何度呢

 

有印度人,認為男女性交,也叫三 摩鉢底──雌雄等至,因那時也有心意集中,淫樂 遍身,類似定心的現象。至於那些說什麼性命雙修 啦,身心雙修啦,就是想從男女的淫樂中修定(見 印順法師《成佛之道》一四四頁)。修定的意義,被附會混雜到如此的猥褻下流,也真可悲可憐! - 圣严法师 - 藏传佛教 ​​​​

 

穆斯林以非暴力或半暴力蚕食的方式诱使文明社会及其执政当局与之让步妥协,如不让步即以小集体或个人恐怖袭击,或大集体暴力攻击作为威胁。因为文明社会和执政当局的软弱苟且和短视,怕了邪教的暴力威胁而一步步退让。最终人类被绿教集体屠戮的命运其实是人类自找的,是上天对苟且人类的惩罚。 ​​​​

 

禅宗对悟性和白左对自由的追求都有极端化的相似处,区别在于禅宗向内律己而不向外谋求社会改造,所以属于和现实脱轨的超越世界之无限进步,个人灵性增长无限,而社会不受其影响,是正面的。而白左则是以一己之愿强迫天下从之,是制造社会的灾难。因此就理论而言,中国知识分子的无限进取心可以通过参禅的个人灵修而解决,但西方知识分子如不信教就只能去坑害社会了

 

伊斯兰教在西方的发展主要以移民及其后代人数的增加为主。而佛教在西方的发展是实实在在的皈依或爱好。除了部分异国情调之外,基督教体系越来越落后于西方文明的现代发展是根本原因,因为西方文明进化到了可以接受和理解佛教的程度的,随着西方文明进一步进化,就会越来越渴望接受中华文明的洗礼了。 ​​​​

 

佛教不相信佛陀可以赦免人的罪行,佛教徒的忏悔不是向佛陀求宽恕,而是对自身的心灵惩罚和内省以希望恢复本性。这是因为佛教发源于高等文明,所以同儒家一样更重视人自身的自觉性,而不是如发源于落后文明的一神教必须依赖神来惩罚或赦免人之罪。 ​​​​

 

佛教无神论,不需要崇拜创教教主佛陀,而看待佛陀为向导和老师,就身份本质而言教主和教徒是平等。这点和儒家完全一样,而和一神教系统不同。根源还是在于教主出身,佛陀出身太子,本来就受万人尊崇,如同尧舜等出身帝王一样,因此根本不屑于靠创教获得教徒的崇拜来而满足屌丝逆袭后的虚荣心。相反,佛陀既然舍了王位而度众生,自然是希望人人都可以如他一样成佛,而不是人人都如原先的子民一样崇拜他。这和儒家希望人人都成圣王是一样的缘由。而基督教并不希望教徒个个成为上帝,伊斯兰教也不说穆斯林可以成为安拉

 

 

在没有希望的国家是年轻一代不如老一代,比如美国和西欧,在有希望的国家是一代胜过一代,比如东亚和印度

 

未来百年甚至更长,人类的主要威胁是伊斯兰神权主义。而作为其同宗同源的西方文明天然地无法对抗伊斯兰化,过度宗教化且穆斯林人口过亿的印度文明也现实性的无能。唯一能够拯救人类的是世俗化的中华文明。中华文明的复兴不仅仅是自救更是救人类,也只有以救全人类为目标才能真正复兴中华文明并自救。 ​​​​

 

人民战争运用得最成功的是伊斯兰教。它在没有一个穆斯林强国,甚至没有一个拥有真正独立能力的穆斯林国家的极其弱势的国际环境下,在战后至今70年里无往不胜,全面占领并垄断了人类社会的经济、政治和文化的话语权,从西方到东方,并且攻入一个至少3000年世俗化历史的国家。目前就其战绩而言,伊斯兰教打败并俘虏了所有其他文明

 

司马谈(司马迁之父)批评儒家博而寡要,劳而少功无疑是中肯的。这是儒家从人类文明最根本最长远计的天然缺陷。但中华文明却真正凭着儒家几千年劳而少功的坚忍和努力成为人类唯一的连续的世俗文明,历经劫难而反复复兴。这不仅令人感动,而且也是最智慧的做法。 ​​​​

 

综合正负能量来看,好莱坞是人类文明堕落的推手。中华文明复兴之重要任务就是要摧毁好莱坞对电影艺术的话语权的垄断,推动人类文明的正面进步。 ​​​​

 

以突破伦理为目标的自由不断制造人类的地狱,自以为代表人类文明进步的逼格白左本质上是没有教养的屌丝在平等之后意图用自己的反人伦价值观取代正常人的操守。毒品合法毁灭积极进取人生、同性才是真爱嘲笑自然人伦、堕胎自由否定生命的权利,这三大左癌充斥的西方文明让民主变成了贬义词是人类的不幸。

 

同性恋非罪化是对人权的保护,但是否要通过公权力强制社会不歧视同性恋,确实还是有必要研究的。一种直接威胁人类这个种族生存的性取向,称之为非正常是恰当的。从各国来看,凡是在同性恋问题上越开放的国家就越衰败,比如法国。承认人权是必要,但把同性恋当作自由的标志是极其荒谬的逼格

 

 

除非知识界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人类将在愚昧无知中死亡

 

就全民而言,中华文明复兴不难,两轮普通教育24年够了。最难的是社会,要在现有基础上有24年连续不弱智不白左不贪污的政府实在太难了。旧体制肯定不行,民主制度也不行。 ​​​​

宁夏应该撤去省级单位,分各部分并入相邻省份

 

 

梁漱溟写《东西方文化及其哲学》的时候只有28岁,还是因为年轻缺少了足够的人生跌宕起伏对心灵的锤炼。虽然他天赋智慧极高,但没有办法把自己的小人生置于人类这个大人生中去觉悟文明的演进。 当然,他也没有尝试过从历史关键人物的角度去看整个世界,这是此书两大弱处。 ​​​​

 

 

 

孔子有一个很重要的态度就是一切不认定。 。。。 平常人是求一条客观呆定的道理而秉持之,孔子全不这样。 -梁漱溟,东西方文化及其哲学。- 外部世界总是变动的,固定的规则虽然容易应用,尤其是对于智慧能力不够的文明而言,人无需自发的觉悟即可遵守而维持社会稳定,但是也容易落后于时代和情势的变化形成教条主义。儒家以教化为中华文明的核心任务,激发人自身的智慧力使之能与时俱进。所以在西方是长期神权,而在中华是人权

 

红出自西方世俗极权主义,绿出自犹太宗教极权主义,所以红绿本一家。 ​​​​

 

如果人类不灭绝于和伊斯兰化对抗的第三次世界大战,那么人类文明总有一天会合流的。这是一个相当漫长而无法预估的时间。在合流之前,由于全球化对文明交流的巨大帮助,以客观外在为标志的西方文明将始终处于以人之灵性为标志的中华文明的领导下。因为人的灵性化要比物化困难得多。 ​​​​

 

西方从古希腊起就以科学方式研究哲学,就容易走出一条思想的所谓的客观规律来,因此古希腊哲学就很容易被基督教神权所利用形成中世纪模式的神学极权。到了近代极权主义,无论纳粹还是共产都起源于西方就不足为怪了。 ​​​​

 

 

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大发展得益于极权主义对传统文明的颠覆。1. 中华传统信仰废除后的农村形成信仰真空;2. 经过极权主义70年的洗脑,人民的文明程度灾难性下降,自身和精英引导(乡贤被杀光了)的觉悟力消失,导致一神教极权主义的基督教在中国有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发展机遇。但是基督教化的中国不会比共产化更好,甚至更加糟糕,因为这是以宗教极权进行的洗脑,只会使人民越来越愚昧,一样是亡国亡族的结果

 

直觉实际就是现代西方学术体系所不承认的人的智慧能力。也就是西方以体系否定人的自觉力,本质上起源于西方不信任人之智慧的屌丝文明,现代用体系取代过去的宗教消灭人的智慧。尤其在一个宗教文化最浓的西方国家-美国垄断学术话语权的时代,不承认人之智慧的学术工业品制造了人类文明之文艺复兴以后的最大倒退

 

其实文化这样东西点点俱是天才的创作,偶然的奇想,只有前前后后的,并没有的。- 梁漱溟,东西方文化及其哲学,实在是大智慧啊。梁写此书时不过28岁一少年,已经大彻大悟了。人文一旦科学化恰恰是文明衰退的开始,因为它不承认人的悟性即神性。而这正是以工厂化的美国学术垄断人类智慧而导致文明大溃败而叫兽遍地的根源

 

在多元民主社会,文明程度较低的群体在投票时更注重本族群候选人,而文明程度较高的群体则更少有偏见。比如美国白人对奥巴马并没有明显的不投票倾向,但绝大多数美国黑人投票给他。尤其是穆斯林群体的投票倾向往往非常一致,因此白人文明程度越高的大城市,伊斯兰分子越是猖獗,比如伦敦,巴黎

 

每个民族都有其命运,从犹太人创立一神教神权主义鼻祖犹太教起,到蒙古人屠戮亚欧大陆,德国今日,因果报应。伟大的文明总因为致力于人类的善举而兴旺发达,死而复生,这是上天的正义。 ​​​​

 

印度人在挣扎中进步,大陆人在拼命堕落。因为印度人的进步没风险有收益,而大陆人的堕落才能使得个人利益最大化。不同体制就培养了不同的人类。 ​​​​

 

就大陆电影而言,中国人的创造力只能发挥在装疯卖傻里,像喝醉酒的孔乙己兢兢战战地偷窥着主子的眼色而决定发酒疯的程度。要么就是以取悦乡村土豪的方式证明对艳俗的崇拜。伟大的中华文明被羞辱至此,是被千秋万代鄙视的懦弱,这是对高贵灵魂的屠杀。 ​​​​

 

所谓困境其实就是选择太多,如果只有一条出路,那么只要努力去做就好了。历史之大变局从来都是一条路直奔到底。所有的逆境都是达到顶峰的必须,没有轻易的成功,奇迹总是需要代价。在没有现实代价的时候,就是对心灵进行千锤百炼。修身而后平天下是人之神谕。 ​​​​

从中国历史来看,即使是满清时期,也没有如此长期连续70年的道德逆向淘汰的精英选拔机制,而且这个逆淘汰从经济、政治和文化等全方面展开的。在78年以前以人斗人的运动完成逆淘汰,之后以各种国家收买方式完成逆淘汰。所以今日大陆社会之罪恶并不是国民性的问题,而是政治力量对传统文明的彻底背叛

 

今日农村的道德问题,不是传统中国农村固有的,而是49年后对乡村士绅进行了集体大屠杀的后果。而且在起家为流氓无产者的执政集团中,本来就是道德逆向淘汰的人才选拔机制,因此新的农村执政就越来越流氓化,经过好人死绝的大饥荒后,农村就变得完全去中国化了。所以中华文明复兴才能真正救农村。 ​​​​

 

这些穆斯林圣战者很少有缺乏教育的、无技能的和贫困的。一些人接受了西方最好的教育,却仍然没有放弃投入针对西方的圣战。这点让西方人非常困惑,他们无法相信这些生于西方且已经成为西方社会精英和既得利益者的穆斯林依然会成为狂热的圣战者。- 道理很简单,因为伊斯兰教和人类文明的价值观相悖。如果人类不能从批判伊斯兰教入手,越精英的穆斯林对人类威胁越大

 

如果你是一个有自尊的伊斯兰主义者,你就应该超越国界,你可以需要本地的权力但你的最终目标就是让伊斯兰统治整个世界。- 因此,所有穆斯林都齐心协力在本地攫取权力,在欧洲在中国在任何他们居住的土地上,最终为了从肉体或灵魂上消灭异教徒。 ​​​​

 

在欧洲,那些反对圣战的穆斯林头面人物不能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出现在公共场所,而那些放弃暴力主张的前极端穆斯林则受到严重的死亡威胁。2011 Pew研究中心调查显示有18万美国穆斯林认为人弹是某种正义行为。- 所以在法国电视上经常看到穆斯林组织的领导不愿批判圣战,甚至连法国穆斯林部长都如此

 

年轻的穆斯林圣战者大多有很强的能力和上进心,但是他们在现行制度下很难出人头地,因此他们选择圣战这种竞争少但成名快的方式。他们希望一鸣惊人天下知,但是他们却没有以革命旧体制的创新方式进行。因为穆斯林和文明世界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在人类看来罪恶滔天的事情,他们却当作美德,因为伊斯兰信仰

 

 

伊斯兰异议分子包括要求重新修订古兰经的改革者和批判伊斯兰的脱教者在西方并不少,但是都不被主流媒体和政党所关注。核心原因是他们并不代表大多数穆斯林,相反他们被大多数穆斯林仇视,因此他们是政党的票房毒药,为了越来越多的穆斯林选票,除了民粹无一政党敢支持他们。这是以下一场选举为核心的西方民主给自己挖的活埋坑

 

 

今天伊拉克的同性恋面临着比萨达姆时代更严重的死亡威胁。很多宗教都反对同性恋,但只有伊斯兰教对其处以极刑。不得不承认,虽然专制很罪恶,但世俗专制是唯一有能力把伊斯兰神权国家变成世俗国家的方法。阿拉伯之春是伊斯兰主义给民主挖的大坑,埋葬的是全人类。 ​​​​

 

伊斯兰教的全球性大扩张除了西方文明自身衰落之外,也和人类文明进步有关。进步的文明更加非暴力,甚至面对暴力会引颈就戮。这在根本上鼓励了穆斯林对文明社会的进攻。任何手软的文明一定会被野蛮灭绝。 ​​​​

 

宗教都有教规,一般都是约束自己而不涉及他人的。唯独伊斯兰是要求穆斯林不仅自己遵守,而且要主动干涉他人。穆斯林被要求通过各种方式包括暴力来说服异教徒遵守伊斯兰教义。理论而言,每个穆斯林都是圣战者,仅在短期内有暴力和非暴力之别。在西方在中国,无数穆斯林正在人类的土地上执行伊斯兰教法

 

伊斯兰极权对社会的控制还得益于大量草根志愿者监督者甚至是执法者。他们怀着对伊斯兰教狂热的忠诚到处寻找那些背教行为和背教者,不仅批判和要求后者改正,而且往往诉诸于暴力和死亡威胁。他们成了伊斯兰极权的志愿打手和刽子手。这是一种全方位的控制,把穆斯林牢牢地熔化在教义里

 

21世纪的极权国家已经非常困难地要让家庭成员之间相互攻击。但是穆斯林国家并不担心,因为伊斯兰极权对社会的控制本来就是始于家庭。家庭成员之间通过相互监督,相互批判,甚至相互残杀来捍卫伊斯兰教义比如荣誉谋杀。 ​​​​

 

1842年英国人以死刑威胁要烧死寡妇的印度人。今天西方国家为了照顾穆斯林的情绪而对侵犯基本人权的伊斯兰教法无动于衷,甚至当穆斯林移民在西方国家执行教法时也是如此。文化相对主义是白左给全人类挖了一个巨大的坑。民粹主义的崛起是人类无法避免的自救,会有越来越多的川普。 ​​​​

 

 

以资本主义精神鼓励穆斯林重视今生而放弃进入天堂的圣战是不可行的。因为1.资本主义和西方文明自身的缺陷正是伊斯兰复兴的条件 2. 不参加恐怖形式圣战的穆斯林重视今生的利益,比如大陆的回教徒享受特殊利益的同时继续疯狂蚕食公共利益。而在西方,穆斯林移民早就资本主义化和民主化,他们却学会了利用民主进行扩张而打压自由。这些将最终毁灭人类文明

 

和西方刻画的那些年轻穆斯林圣战者是被洗脑的相反,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成熟而有理性的。有些是工程师,有稳定工作,买了房子和车子还结婚了。他们参加圣战就是因为相信穆斯林的信仰要求他们(为圣战)而牺牲。- Subhi Al-Yazji 加沙伊斯兰大学。 ​​​​

 

 

犹太律法是完成于古以色列王国崩溃很久之后。基督教教义讲述了罗马帝国之前的故事。他们与现实政权本来就是分离的。而古兰经是伴随着穆罕默德建立伊斯兰国和其军事扩张而不断扩充和完善的,它本身就是政治军事工具甚至包括了抚恤和战利品分配方案。因此伊斯兰教是无法政教分离的。 ​​​​

 

伊斯兰教没有如天主教教皇这样的代表和教会等级结构,世俗力量就没有明确可以施加压力的对象,除非与全部的阿訇和穆斯林对抗。在低能政客充斥的世界里,21世纪的人类就只好不断地被中世纪的伊斯兰教吞噬。而人类自身的愚昧使他们一次又一次被装逼的白左所坑害。被利用的善良本质是邪恶。 ​​​​

 

 

人类的苦难起源于他们总是惩罚那些拯救了他们的英雄。

 

 

基督教改革的基础是西方文明的人文主义崛起带来的西方文明发展大高潮,佛教中国化的背景是汉唐盛世,20世纪初的伊斯兰世俗化是西方文明霸权的鼎盛时代。今天在中华和西方文明全部衰退的背景下,伊斯兰教的军国主义扩张如入无人之境。人类社会如没有新的圣贤,只能以世俗军国主义与之抗衡

 

那些前世等了千年,迫不及待地挤进了今生。 ​​​​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