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历史有时非常偶然,有英雄的文明才有未来,不能诞生英雄的文明就是死亡的文明。英雄不是完美的,但没有英雄主义的民族是绝不会有未来的。

 

一种文明能够绵延至今虽然和人民有关,但关键时期决少不了几个英雄组成的团队。比如汉朝初期,汉匈两大帝国都在上升期,如没有刘彻,卫青等狂徒般的英雄,华夏族必然被屠尽,中华大地将四分五裂陷入2000年的内战如罗马被蛮族摧毁之后的欧洲。而宋明末年就缺了这几个人物,大中华文明倒退至今。

 

超级大国将重建所有的标准体系,比如战后美国以它的评价标准统治了民主体系,外交体系,艺术体系,学术体系。20年后,当美国彻底拉美化而崩溃,欧盟分解而死亡,民主中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和超级发达文明系统之后,这些体系也将引来新的规则制定者。人类文明将获得最伟大的进步。

 

法国人民整体素质比较高,可以以理性来说服。大陆人就比较差,理性在未来20年不具备实际意义,只能让其心向往之的方法来进步。至于台湾人,要比韩国人和日本人都觉悟得晚些。而香港人的转变会最快,因为曾经做过英国殖民地。

 

在灵性这种人类文明最高等级的领域,西方文明远远没有中华文明发达,所以他们纠结于人道主义和宗教神学的矛盾之中千余年直至今日。他们无法自由自觉地在天国和尘世里穿越,无法同时享受到为人的幸福和为神的荣耀。

 

落后的文明缺乏让人民自觉的能力,所以不得不通过宗教来建立道德体系。希腊罗马的文明缺乏普世和平等的精神,所以教化蛮族只能依靠基督教。

 

每一个以伊斯兰恐惧症为名指责对伊斯兰教批评的人都是未来人类最残酷内战的凶手。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所以才可以做到: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过去宗教极端派的高出生率是被极端派引起暴力战争和低水平的医疗条件所导致的高死亡率而平衡,所以高出生率并不大幅度增加极端派的人口。而在今天稳定而有医疗保障的民主国家,极端派的高出生率就必然大幅增加了其人口,如果不能加强世俗化教育和禁止向未成年人传教,就会严重威胁人类的文明和生存

 

这么多年研究之后,我可以说2122世纪确实是属于中国的。当然,是在民主化以后。

 

西方世界对中华文明的无知,是西方文明未来几个世纪或者更长时间的倒退的重要原因。

 

自由社会的根基确实是人类公共道德的文化进步。但宗教垄断人类公共道德文化的时代在启蒙时代之后就结束了。在西方以法国大革命为标志,而在东方,应以汉字的实际运用为标志。就这点而言,中华文明领先西方3000年以上。

 

神留着一个正要民主化的中国是为了拯救全人类。从当前人类文明进程来看,唯一能够继续进步的文明是中华文明和印度文明,未来的世界需要中国,韩国,日本和印度(如果其国家构建顺利完成的话)来领导。其他地区的文明已经进入全面倒退的趋势中。

 

以中华文明征服世界的第一人,其实是个西藏人。

 

一种文明死亡或者说走向死亡的时候,其实就是该文明已经不再有代表起文明气质的人物了,也再也不会产生这样的人物了。就这点而言,法国文明就是走向死亡的。

 

文明的复兴需要符合该文明本身气质的群体来完成。虽然民国以来,大师辈出,但中华文明直到今天依然没有真正复兴,关键原因是大师们的水平到了,但气质却没达到。中华文明是王者的文明,没有王天下的自觉心就没有适合中华文明的气质,民国时代中国非超级大国,大师们就先天性缺乏王者的气质了。

 

见性成佛这种宗教理念是绝无可能被一神教神学系统所接受的,因为禅宗是目前可知的最高等的还算有点组织性的宗教。远远比一神教发达得多,所以禅宗才能诞生在古代中国,而今日流行于西方。禅宗是传统宗教能够达到的极限了,再往上就是纯粹的私有制宗教形式了。

 

钱穆这样的人也只有在中华文明的体系里才能脱颖而出,在西方学术体系下,他可能连小学教员都没有资格。因为中华文明开放性远远强于西方文明,这是世俗化文明强于一神教文明的必然。

 

法国早就离开了世界的舞台,除非奇迹,她永远不会回到全球的中心,目前阶段,只有美国是世界的焦点。这一现状将持续到中国民主化之前。

 

全球化是人类社会的发展必然,但本土主义的崛起,英国退欧,川普当选,欧洲民粹的复兴,都标志着全球化的倒退。但这种倒退并不意味着人类文明的退步,恰恰相反,这是宣告脱离了文明价值的全球化的失败,只有先倒退才能深刻反省错误的全球化方向和原则,这种倒退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必须。

 

帝国文明的天下意识和文明的优先原则对公民个体的思想观念和道德修养是完全不同于其他区域性国家的。因为帝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通常情况下,无论是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它都没有等量的挑战者,它并不需要考虑太多的现实利益,它只要按自己高尚的道德标准行事即可。这是中华文明领先世界的根源。

 

 

胡适政治性太强,消弱了其作为大学问家的作用,其政治性又不够强,无法达到其作为大政治家的顶峰,不过中庸期间,他是冠军。钱穆始终以帝师和万民师为己任,而成为中华文明现代化转型的学术导师。孙中山兼有大学问家和大政治家的能力,而专注于政治,也成为现代中国之国父。有此三人,中华之幸。

 

伊斯兰化和任何为伊斯兰化洗地的做法的唯一结果是把人类社会变成地狱。

 

除非由中华文明的世俗化思想领导西方文明的进程,否则不出百年,西方文明或亡于伊斯兰化,或亡于新纳粹。

 

 

上海人太文明,所以上海成了不文明人的天堂。

 

大陆知识界舆论界乃至自由派充斥着不认真学习思考而喜欢任性地胡说八道的风气。从刘某人大谈联邦制适合中华文明开始,我敢说其从来没有学习过什么是联邦制和国家治理。

 

今天拔了牙,所以吃了很多冰激凌,仿佛回到了儿童时代。

 

据说哈佛大学拒绝很多SAT满分的中国学生,表面理由很装逼。但实质上只有一个理由:你不姓赵。

 

除非所有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同时达到一块无主领地共同开始新生活,否则总有先来后到,新的个体必须要尊重老的集体的传统。而不能说既然集体中现在有了,就要按的规矩进行改变,这是强盗逻辑。而坚持伊斯兰化的穆斯林就是这种强盗。况且伊斯兰化本身就是反人类的罪行,是现代社会不能容忍的。

 

未来千年的人类命运在于中华文明的复兴,而西方世界扭转灭亡的命运在于他们意识到只有中华文明的智慧才能拯救人类。

 

中国人为何要反对政治正确?因为不反对政治正确,凶残而狡猾的伊斯兰化运动就会杀光所以人类包括穆斯林自己。

 

应当反复思考两个问题:1.为什么现行的所有文字中只有汉语是语素文字(文字本身就有意义)?2. 为什么中华文明是人类唯一的原生的世俗文明? 想明白了这两个问题就可以洞悉中华文明和人类文明的命运了。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20多年前,我还是交大学联主席的时候,因为经常说理想啊为学生服务啊,通常被认为是在打官腔,其实都是我的真心话,我也是这么干的。20多年以后,我确实还在谈民主理想,踏踏实实做为人类自由而努力的事情。

 

因为西方人和阿拉伯人等在一神教文明下的智慧和修行不够,他们无法做自己的心灵主人。而法国因为文学特别发达,所以法国人是西方人中的最优等生,是西方世界的中国人。

 

每个民族都有其命运,衰败或兴盛,一半天意,一半是其自身的选择。宋代中国无远见之雄主和执政精英,人民苟且于富足却死于安乐,华夏民族就此衰退近八百年,未来20年内可以重回世界巅峰。而今日法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正好也进入可能长达千年的衰退期,非凡人可以扭转乾坤的。

 

因为当东方人数百年来以西为师并超越之的同时,西方社会精英还在怀疑用刀叉的如何向用筷子的学习呢。所以说中国新一代精英的竞争力将在百年内毫无对手。

 

围观不能改变世界,但围观可以提高改变世界的能力

 

年轻人88万买深圳6平米的窝,不如出国留学,海外发展。大陆年轻人可以有胆子做房奴,却没有勇气走向世界,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道之将行也与?命也。- 大道正行是为王道。

 

为什么要黑上海,因为上海是中国最遵守社会文明和商业文明的城市,任何陋习在上海都会遭到指责,任何不守规则的商业欺诈和不文明现象都不会被容忍,所以不文明的商人和人就不爽了。黑上海是一种屌丝的时尚,如同一边黑美国一边打破头去美国

 

美联储硬挺资产泡沫,全球金融体系崩盘不会太久了

 

所谓战斗,一要为自由与和平而战,二要坚持正义和道德,三要坚持到底。纵观全部人类历史,能配得上战斗民族的也只有华夏族了。所谓俄国人,那只是以残忍野蛮著名,既无战斗力也无战士的美德,是匪兵。而其他西方民族则往往为非正义而战,难得为正义而战时却计算得失,不能坚持到底。

 

我理想的生活就是在远离大陆的海岛上享受大自然,读读书,钓钓鱼,睡到自然醒,看日出日落染红海天间,邀月对饮,写写书法,拍拍照,画画画,弹弹琴。不理那些俗世的纷争,只和星星说说话。

 

如果人类世界有正邪,神的世界一样有天使和魔鬼,当他们以你为目标角力,你的生命就会跌宕起伏。直到那天来临,当天使和魔鬼都只能扮演观众,而你的时代才算真正开幕。

 

 

这个世界正在酝酿一场历时数十年的风暴,一触即发。

 

整体性的人类社会被只有半个人类脑子的政治家们统治着,曾经是人类自由灯塔的西方民主已经在今天结束了她的历史使命。因为她已经不再适应21世纪的新情况了。但是普世民主将在她的遗产上诞生,这就是21世纪文艺复兴的真谛。

 

人生有很多奇遇,不得不承认神的力量,因为你,她会无所不能。

 

这个时代对人类很不公平,神会看不下去的。

 

人生是和命运的对话,你们相爱相惜,如神的传说和人的奇迹

 

要让人民怀念你,而不是因羞愧难当而忘记你

 

如果没有现实的历史条件去那么真实地体会他们最艰难时刻的心灵感受和坚守的勇气,那么上天自然会设计另一种方式来同样磨练你,让你明白在那些闪亮的历史书背后永不为人知的心路历程。

 

世界总是需要英雄的,因为人类是凡人,而凡人即使超级能力,也往往会不自信,他们需要看到英雄的神话,才能发现自己同样具有超能力。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