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政教分离是汉文明的核心传统,是汉文明优于其他任何文明的首要特征,宗教问题在中国就是任何宗教都要进行本地化,即汉文明化,除此之外,任何政策都是短期或长期的毒药。

未来20年,美国外交政策将受到法国的巨大影响,法美合作是世界稳定的保证。

轻易宽恕罪大恶极的人是一种罪行,神会震怒,因为那些受害的灵魂无法安宁。圣人公正而不徇私,伪圣人为一己之欲祸害苍生,历史反复在教育人类要天下为公。

绿教兴起对藏独倒是一个打击。因为绿教再暴动也不可能灭了汉人,但西藏一旦独立,分分秒秒被绿教撕碎。达赖在90年代放弃独立纲领还是有远见的,因为当时绿教全球化已经颇具起色,为了藏人未来的生存,只有坚定地站在华夏大家庭里才有可能避免被灭族。毕竟藏人数量太少而地理位置太过危险。

极左极右或封闭式儒粉和崇拜式西粉都有满腔的憎恨,这种憎恨不是没有理由的,但是他们因为憎恨而放弃了优雅的气质,正是后者才能用开放的胸怀看到问题的实质并找到出路。

即使是受西方教育的中国人还是看不到中华文明的先进性是因为他们中的大部分只知道美国文明,不知道法国文明,须知美国文明的进化程度是低于法国文明的,一 个依然依赖宗教信仰维持社会伦理道德但犯罪率依然很高的文明怎么可能更先进?站在法国文明的肩膀上才有足够高度看到中华文明的先进性。

你的老父亲被黄俄捉了去做了奴隶,你觉得脸上无光了,你没有努力去解救自己的父亲,却狠狠地抽自己的父亲,埋怨他为何被黄俄捉了去让你没面子。

中国人对今天徳共黄俄沦陷区的绝望不能导出对自身文明的否定。尤其不能因为自己仅仅知道一点中西文化的皮毛就凭一种气愤的蛮劲彻底否定中华文明的先进性。多读点书包括外语书可以去掉蛮劲多点优雅和智慧。

我说中华文明是最进化的文明不是因为我是中国人,那种以本民族自豪感催生的本文明最优等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是人类社会自相残杀的根源。我的依据恰恰是因 为我是法国人,我清楚地知道法国文明正处于一种新的进化过程中,而这个过程中华文明早就完成了。其现代性的不足不否定其主体上的最进步。

文明分为四层次:物质文明、社会文明、精神文明、灵性文明。前三者是理性的,最后是超越理性的,是广义的神学,是文明的最高阶段。因此,中华文明是目前最高等的人类文明。当然一定要按物质文明的高下来排序,那西方文明就是最高等的。但即使西方最文盲土豪者也决不会以物质文明为文明发达的依据。

你要中伊友好,他们要你尸横遍野。

汉学之难在于汉字,因为汉字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语素文字。其他任何表音文字本身没有特殊含义,因此即使研究者不掌握原文,也不妨碍他通过翻译掌握其他文 明。但汉字不同,本身具有实体意义又是图腾,是灵性的,如果不掌握汉语就无法真正理解中华文明。这就是世界从来没有真正了解中华的根本原因。

如果说中华民族或汉族或任何种族是优等民族,我是坚决反对的。但如果依照文明而言,确实中华文明是最发达的文明。好比一个华人,如果从来没有接触中华文 明,怎么能说他是优等民族呢?但一个俄罗斯族裔的中国人几代都生活在中华文明之中,就具有了最发达的文明,不能因他是俄罗斯族就不是优等民族。

韩国人创造了韩语实现了和中华文明的身份切割,却失去了成为最高等文明的机会。

真正的出世是听凭内心的召唤,说想说的,做能做的,而不在意俗世的态度: 有福份的俗世受其护佑,无缘的俗世自生自灭。圣人传播美德,并不刻意要说服俗世要实现,而是让俗世决定自己的命运。能活得长久的文明极少,都是整体智商较高的俗世

无论现代苏菲主义者的原始动机是绿化欧洲或纯个人灵修,这个是心灵审判,是不对的,但至少可以从历史来看,苏菲主义就是伊斯兰最强大的扩张工具,所以只要作为源头的伊斯兰教自身没有被政教分离,或者苏菲主义没有脱离伊斯兰教,苏菲主义最终会成为伊斯兰教侵入欧洲的木马。

哲学目的不是追求个人的精神段位,那是宗教和灵修的领域(广义上的神学),哲学是为了人类文明的理性进步提供指导,是以现实中的人生为核心的具有社会性的 思想探索,哲学的成果不是个人的,而是社会的,是应当经受历史考验的。单纯追求段位的哲学从历史来看是人类文明的杀手。

哲学家个人的生活和工作经历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今天的康德可比王阳明有名的多,虽然两者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康德一生未离开德国,也没有从事实体工作, 而王阳明文武全才,美誉大明军神。所以哲学相似性背后有着天壤之别。中国人倾向德国哲学的死在夹边沟,而阳明迷蒋中正保卫了中华文明的根。

德国和中国哲学都很发达,而且都具有想象力。但中国哲学的想象力是建立在足够悠长的历史基础上的,所以是有理性的现象力。而德国的历史太短无法为其哲学提 供理性的论据,所以德国哲学往往是非理性的想象力,比如黑格尔的历史哲学,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尼采的上帝已死,都是缺乏历史经验的结果。

德国从未成为欧洲的领导者,但德国始终具备领导欧洲的实力,但其德国文明却不是普世的,也不是欧洲普世的,比如德国曾经发明文化一词以特指德国特色的文明 来抵抗欧洲普世文明。所以这种实力和文明的落差导致德国从来没有一种领导者应该具有的大局观,也从来没有具备应当有的对欧洲集体的责任感。

苏菲派的崛起是因为伊斯兰的扩张达到了武力传教的极限。比如其秘密传教不需要清真寺的理论,完全是针对无法公开传教的高等文明地区。而在全球化下,苏菲派 认为所有的土地都是“纯粹的清真寺",即使是被污染的土地。- 普天之下莫非绿土。

苏菲主义以其构建的苦行和不问政的形象化解了文明社会对伊斯兰化的警惕性,土耳其现执政党AKP(前几天该国议长说要伊斯兰教教法修宪变成伊斯兰共和国) 就是以苏菲主义迷惑西方企图加入欧盟的。而早在13世纪,苏菲派大师诗人兼神学家鲁米也长期参与政事。

十几年前我经常在嘉定钓鱼,中午通常会叫兰州拉面的炒饭外卖,非常好吃,而且店员会骑着自行车直接送餐到鱼塘边,然后和我们聊聊天,看看我们钓鱼,有时吃着饭就有鱼来咬钩,多么美好的日子啊!

苏菲主义所谓:伊斯兰教是宗教的终极出路之宗教,本质就是 : 伊斯兰神教一统天下的代名词。

如果苏菲主义同伊斯兰切割,或者把伊斯兰教改造成纯属个人而非教会的灵修形式,否则苏菲主义是最有扩张野心和力量的伊斯兰教派。正是苏菲主义的假仁假义使 得伊斯兰教可以扩张到高度发达文明的地区:波斯,印度,中亚,中国,以及19世纪的北非。苏菲主义以文功方式弥补了伊斯兰武力无法深入的地区。

伊斯兰的野心就是要趁西方信仰模式进步的真空来积极抢占西方信仰市场,达到伊斯兰教一统天下的野心。当西方文明越加圣母的时候,伊斯兰主义者却学会了民主 方式的圣战,他们通过影响选举和立法逐步在西方文明社会建立了伊斯兰教法。

研究宗教尤其是伊斯兰教的学者往往分成截然不同的两类:脑残类被洗脑为伊斯兰教辩护,这说明知识和智力不能解决人类文明的进步问题,必须依靠智慧。一种宗 教即使是邪教能够发展壮大1400年,一定具有强大杀伤力,普通学者智慧不够就被邪教征服为奴隶。西方文明智慧远逊中华,所以脑残者遍地。

苏菲主义面对西方主导的现代化的解决方法是取而代之,用沙里发教法一统天下,这就是最宽容温和的绿教教派绿化全球的野心,尽管其教法不会比传统教法更残 暴,但终究是神法不是人法和自然法,势必挑战全人类文明,所以苏菲要么脱离其教会属性成为单纯的个人灵修方式,要么死亡。

川普如果当选美国总统是全人类的重大利好。因为短期内可以抑制绿教的扩散,中长期因为其执政理念和人类文明进步所需背道而驰,所以必将引起西方世界全面的 反思,即为何现有民主制度会让他当选。由此,一场伟大的民主改革浪潮将再次推动人类文明的跨越式进步。

苏菲主义宣称的普世主义依然是在伊斯兰教法统治下的普世。这是自上而下的普世主义,他的立足点是真主,而不是人。和法国文明及中国文明的自下而上的普世主 义完全不同,法中的立足点是人。所以苏菲主义依然是具有极权特征的政教合一模式,是伪普世主义。苏菲主义允许不同地区的人拥有不同方式的伊斯兰教教法 这只是在强文明地区扩张的权变,第一步是:只要你们信主,形式不重要;第二步:既然你们信主,就要认阿拉伯为祖宗;第三步 : 认了阿拉伯为祖宗,多年后就没有了自己的文明。最后:你们只有伊斯兰文明,所以你们倘若不信教,你们就没有了文明。

那些忠勇的热血洒遍了异族残暴统治的土地,养育了代代同胞,给奴隶的后代基因里加入了远古的血脉,延续着祖先渴望自由的灵魂和高贵的气质,文明因曾经的顽抗而永生。复国是义士们归来的颂歌。

对伊斯兰教的研究只要紧紧抓住一个原则:政教合一,相当于党国体制,即21世纪的共产主义,就能彻底理解所有的问题,所有的教派在本质是无非是苏共,朝鲜,古巴,大陆的区别而已。对穆斯林的研究同样抓住一个原则就好:纳粹德国下的德国人民,共产国家下的人民。

只有法兰西文明和中华文明这两种普世文明可以帮助穆斯林摆脱宗教的桎梏走向心灵自由。但法兰西文明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政治实体可以依赖,所以最终人类需要中华文明的复兴来自救。

沙特要比朝鲜邪恶得多,前者是蔓延的病毒,后者是固化的脓疮,所以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是非常荒谬的,是西方自己的自杀之路,并且拉上全人类来陪葬。

古兰经是长达23年的天启,不同时期有着不同功用的经文,从传教之初到帝国强盛,形势不同而经文不同。有极端有宽容均依政治形势而定,西方人性善者以宽容 为目的看到了经文中善的部分,而绿教圣战者以仇恨看到了恶的部分,所以宽容的人类就毫无知觉地被圣战者屠戮。非暴力圣战者则以善来为屠杀洗地。

伟大的文明在危难之中不悲观,在生存挣扎之际不放弃高贵的气质,在局促困顿之时也不忘记关怀全人类命运的信念。

康德等欧陆启蒙时代哲学家的错误在于认为人类的和平理想可以因人类的理性而自发完成。但只有依靠帝国实力的文明才能实现,有时不是武力,而是庞大帝国的威 慑力和高度发达文明的魅力构建的向心力。因为人类在终极时刻永远是感性的,他们对超自然和超能力的崇拜与生俱来,他们心甘情愿做帝国的粉丝。

威斯特伐利亚条约被西方人认为是成功的,因为西方人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这是最不坏的游戏规则。而我认为这是失败的,因为中华帝国对其辐射范围内的国际和平之维护是长期成功的。人类社会,从来没有一个地区如东亚那样和平超越了战争,成为国际政治的主旋律。

西方有力量领导世界,但他们缺乏和这种力量匹配的文明,所以我们看到的这个世界始终战乱不止。

世界和平是依靠一个或极少数超大帝国模式维持的,而不是多元均势。除非多元建立在各自文明的共同价值观上。威斯特伐利亚从中长期结果而言,是失败的,这验证了前者。而欧盟是成功的,证明了后者。

台湾体量太小,一场小型的国际旋风就足以改变其目前的历史发展方向。到最后,民进党会手足无措,任何去中国化的思维会变成文明自我矮化缩水的国际笑料。

基辛格的成功实质上是人类文明的失败。

美国缺乏领导者必须的文明素养和思维方式,让美国领导世界不是因为美国领导有方,而是因为我们没有选择。

看那些公元前2000年的古代文明史,就像神话一样让人景仰。

从领导人而不是人民的视角出发,在危机时刻做领导人相对简单很多,因为人民在危机前会理性一点,不会胡闹了。有时并不是领导人无能,而是人民在常态中无法保持清醒的头脑。这是民主制度的缺陷。

宗教本质上要教人类相爱,而爱就是要给人类自由,信教或不信,今天信或明天不信,信这个宗教或那个,都是自由的,没有一种宗教是限制人类信仰的自由,因 此,凡是限制人类信仰自由的就绝对不是宗教,也绝对不是任何神的旨意。

法国大革命的支持者中有相当比例是为了离婚,因为旧制度禁止离婚,所以非常有趣,是个人私事不是理念使那些对政治毫无兴趣的人居然也参与革命了。在中国,房产到期续费会是同样的例子。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