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blog
Editer l'article Suivre ce blog Administration + Créer mon blog

著作

Ma France Idéale - l'amour d'un "Tocqueville chinois",Ma France Idéale, juin 2019 304p. ISBN 978-2-491198-00-8

法语专著:《我理想中的法国:"中国的托克维尔"之爱》,20196月,

Pages

Publié par 陶赟

现有的以西方学术标准建立的人文科学学术体系完全忽略了智慧和灵性对于学术研究的关键推动作用,这个体系把人类智慧变成了工匠流程,把傻瓜训练成学术权 威,而把天才流放。这就是为何百年来人类文明非但没有进步而在本质上却倒退的根本原因。

中国的人文科学在西方学术界看来是不发达的,因为中国人的思想有着太发达的灵性和智慧,却无法按照严格的西方学术方法来论证,即使中国人是正确的。而西方 缺乏高等文明灵性智慧的学术界是很难懂的,因此西学体系占领中华以来,中国人文科学就完全退化了, 因为脑残成了学术泰斗和权威。

汉语是高等级文明的宗教,是用简单规律表达复杂意义的语言,所以对使用者和学习者的文明觉悟能力要求非常高,需要在理性之外有着足够的灵性。而一般西方成年人很难自由地纵横在理性和灵性之间,所以非常难学。

清真是伊斯兰教对人类社会发动圣战的一种,比较印度教犹太教佛教的饮食禁忌和他们对异教徒世界的态度就可以准确的知道:清真不是穆斯林用于保护自身的饮食 禁忌,而是用于进攻人类社会的武器。是一种以宗教自由为名的蚕食战略,最终将以异教徒的呼吸不清真为由铲除所有异教徒。

目前的文明中只有两种文明是真正普世的,而不是宣称普世的。一是中华文明,二是法国文明(启蒙时代后),因为只有这两种文明是围绕普世的人而建立的。

圣母圣父们是被自我满足的自私主义而买通的职业杀手,他们以全人类的痛苦为自我迷幻的毒品。

西方了解中国太晚,以至于对中国的误解极大,因为他们往往认为崖山以后的中国是中华史的顺延。这体现在早期就是西方把蒙满部落专制和蛮夷化的文化当作是中华传统,近期以亨廷顿为标志的儒家文明作为文明冲突的一方,但实际上大陆目前只是西方极权文化的一个部分,大陆和西方的冲突只是西方文明的内战。

汉字使得每个识字的中国人都成为祭司,汉语使得每个中国人成为文明的信徒。每次阅读,写作,甚至开口说话都是一种礼拜和修行。

汉语对人的文明程度和智商要求太高,不太可能,或许永远不可能成为像英语一样的世界语,无论中华文明和国家实力有多么强盛。

1936年戴高乐上校写信给前部长Reynaud表达忠心,希望他能团结法国进行军事革新以对抗希特勒。但是他们失败了,1940年法国的溃败是注定的。 或许,在希特勒德国的时代即使戴高乐掌权也未必能挽救法国,但不在位的戴高乐反而像是上天给法国复兴留下的种子,因为法国需要一个戴高乐的时代。

像我这样天真善良的人能够太太平平活到现在,一定是有天使常伴。所以要经常感恩且不能独享好运。

中西文明里的君权神授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西方的神指上帝,君王的权力来自超自然力量而不是人民,所以君主是不会犯错的。而在中华文明里,君主为天子,天 其实是人民的集合体,是人民主权在灵界的代表,人民以非世俗世界的投票形式确认君主的合法性并授权其代表天来统治,所以无道昏君是可以被推翻的。

反对法兰西五共宪法的人,通常认为这是个君主制在共和制度下的变体,是法国不民主的根源。其实他们缺乏来自历史沉淀的智慧,他们是庸众所以完全无法理解个体的人在特殊时期的唯一的决定作用,因为他们只是将心比心。

中国的共产制度和苏俄的不同,也和其他东欧的不同,与其说是中国特色,不如说是蒙满部落专制的回魂,是蛮夷的现代形式。

上海话里有一句:拎得清。简直是人生所有智慧的精要。

现代精英主义之所以被认为是反民主的,并不是因为精英本身反民主,而是现代的精英本质上工厂制造的蠢蛋产品,他们反民主的实质是排斥那些真正洞悉人性的古 典精英出来领导社会。精英来源人民,永远是民主的支持者,西方民主今日所有问题的根源是精英被蠢蛋专制了。

国民教育的普及使得越来越多的人获得高等学位,甚至成为著名的学者。但知识和智力都不代表智慧,比如萨特这种拥护斯大林和腊肉的著名知识分子,就是个十足 的蠢蛋。因为智慧是和运动艺术能力一样的天赋,并不因教育普及而会普及。相反智者在因为其反庸众的冷静反而失去了话语权。现代社会被傻瓜统治。

如果没有蒙田的生活环境,确实很难获得蒙田式的智慧,因为他虽然离群索居,但他始终是个世俗世界重要的政治人物。在这两者间的游离和穿梭才能成就一种独特的感悟。

藏传佛教是佛教在欠发达文明社会的异化,是人类灵修的退化和反文明化,今日藏传佛教的流行证明了1.西方文明对宗教的认识还非常落后;2.中国人的文明程度大幅度下降了。

这么多年了,又一次梦见踢足球。

祖先或历史崇拜是适应不同时代需要的理性选择,而这种选择是在足够长期的历史沉淀基础上自发形成的社会共识,代表了几乎完美的“完整”的公共利益:过去, 现在和未来的公共利益之总和。因此这种信仰既是开放包容的,也是与时俱进的,是一种稳健的连续的社会进步,是一部连续稳步修正的宪法。

人类很少见到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小丑国家,一个被神权捆住自由的国家居然要谈亚洲价值观。

今日所有先进文明国家都在衰退,欧洲被伊斯兰化,美国被拉美化,且毫无扭转的可能。唯一中华文明只需一夜便可站在世界的顶峰。

深圳的问题绝对不是懒政,而是政府在没有制约力的专制统治下的野蛮行政,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做法是不对的。

“在中国和日本,皇帝即上帝”-亨廷顿。--所以我说中国青年精英的竞争力天下第一。因为在可预见的时期内,除了中国人,我还看不到西方会有一个足够数量级的群体可以纵横在东西方文明之间的。

如果汉语取代英语作为世界通行语,那么人类文明将会有一次革命性的飞跃。不过中国人不必太高兴,那也是中国人在文明竞争中优势地位真正的丧失。

不来法国学不好民主,来了法国不能不研究伊斯兰教。人类总是必须浪费很多精力,时间,生命在许多人的常识性问题上,极权和神权。人类的命运总是那么悲惨,本来应该相爱却相杀。

在对宗教的认识和政教分离方面,中国人领先世界3000年,迄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集体而言)达到或者接近中华文明的水平。

我相信绝大多数法国的穆斯林没有没有伊斯兰化法国的主观企图,但只要他们遵守没有改革的伊斯兰教,他们就是被教义绑架的人质和伊斯兰化法国的工具,他们必然在无主观意识下以实际行动来伊斯兰化法国。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善良,而是因为教义足够邪恶。

智慧来源于那悠长而经历无数历史考验却依然幸存并不断新生的文明之中。

法国过去关于政教分离是不同意见,但都是在民主制度基础上进行政治论战而非暴力冲突的。而穆斯林社会迄今还没有完成民主制度的文明转型,因此法国或其他民 主国家过去世俗化的经验并不完全适用于伊斯兰教。所以要从进一步完善政教分离的哲学和宗教理论,才对伊斯兰教的世俗化有效。

Pour être informé des derniers articles, inscrivez vous :

Commenter cet article